PDA

2010 星马渡假(槟城、吉隆坡、马六甲、新加坡) «««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17:06
因为在印尼认识了竹彤和逸帆,他们成了我在吉隆坡和新加坡的地陪,所以这次旅行,可说是爪哇之旅的延续,合起来才是我完整的南国之旅。


旅程还有另一项意义。我在博物馆的工作结束,我决定以这次自助游来展开新的开始。原本想直接玩到13日过年前才回国的,但是捷星的机票在过年前以每天几十新元再涨,到过年前夕单程要465新元(含税,平时最低185),这太恐怖,接近一万台币了,只好提早在8日返国,235新元还在可以接受的价位。


还要感谢背包客栈两位网友的协助,炳洲带我槟城地陪和gloria送我地图集。简要的行程如下:


日期 行程

----------------------------------------------------------------------
1/30 台北飞吉隆坡,吉隆坡飞槟城。
1/31 [KL-PN]槟城老市区。
2/1 [PN]槟城西郊、西北郊,市区补完。
2/2 [PN-KL]搭槟威渡轮到北海,搭巴士前往吉隆坡。逛吉隆坡中国城。
2/3 [KL]China town及附近。远郊:马大、国家皇宫、黑风洞等。
2/4 [KL]国家博物馆、KLCC(Twin), Ain Arabia, Bukit Bintang, 小印度、Masjid Jamek。
2/5 [KL-Melaka]欧洲区及中国城。
2/6 [Melaka-SG]Melaka:三保山、马六甲华人抗日纪念碑。SG:欧洲区、鱼狮尾、牛车水、芽笼。
2/7 [SG]国家博物馆、圣淘沙、小印度、亚拉区。
2/8 [SG-TPE]武吉士附近。

含图片的遊记请看我的blog
http://blog.xuite.net/hqq.hqq/blog?st=c&p=1&w=2090182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17:08
1/31 [KL-PN]槟城老市区:甲必丹吉宁清真寺、玛哈玛丽雅安曼印度庙、潮州会馆、观音亭、圣乔治教堂、槟城州博物馆、市政厅、旧关仔角、钟楼、康华丽堡(不开放)、姓氏桥、邱公司、孙中山故居、小印度、侨生博物馆(peranakan mansion)、关帝庙、爱情巷、 Chowrasta市场、汕头街、大英义学(Penang Free School)、USM

这个行程看起来很惊人,其实槟城老市区(或者说世界遗产城市的核心区)的景点很集中,基本上靠步行都可以到达。不过我前一天两趟飞行跟中转都没有睡,在烈日下这样冲一天,也真的是够呛的了。

没法睡的第一个原因,是我搭Air Asia的航班是30日23:55分起飞的,而且这是我机票定下去才注意到(我以为是下午3点,所以我还订了热食XD),原来它的飞行时间在周间是下午3点,周末是半夜,当下我是省了一晚住宿,但是我在飞机上一向难睡,宁可在LCCT住一晚阿!

往吉隆坡的航班,除椅背完全无法后仰外,一切安好。旁边坐着一个可爱的高医的归国侨生,她的手机不见了,借我的拨号找寻,藉此攀谈了一些话。她是吉隆坡人,念独中出身的,她颇讶异我连「独中」都知道,因为我大学同学就有马来西亚侨生阿。

我买Air Asia机票时,在订位时顺道勾选了购买tune talk(SIM卡),为了这事造成我一大麻烦。在吉隆坡LCCT机场找到负责柜台花了一段时间,到Air Asia 70号柜台,又告诉我太早了,要早上9点才开。我到槟城,结果告诉我这服务只有吉隆坡才有,结果我只好在槟城机场另外买一张SIM卡,RM 8.2元,结果比tune talk(NT$ 95)还便宜。

谢谢背包客栈网友炳洲兄当我槟城地陪,他还来机场接我,带我去吃各式槟城小吃当早餐,并绕了市区一圈告诉我该怎么走,他还有工作,最后他载我到酒店tune。我准备check in,结果柜台告诉我tune的规定是下午2点check in(上午10点check out),现在还不到早上10点,我只好把行李寄放柜台了,贴心的收费是每件行李RM 2元。

步行开始今天的旅程。中文的槟城可能是指Penang State,这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包含槟榔屿(Pulau Pinang)和对岸的一长条陆地(威省, Province Wellesley),通称槟州;也可能是指一个城市,也就是槟州的首府乔治市(George Town)。tune在槟城(George Town)的西郊,很靠近槟城的最高楼「光大(Komtar)」,光大是槟城的地标,我辨认方位时常得靠它,光大也是槟城公车的枢纽站之一(另一个是轮渡)。
我从新街(Lebuh Cambell,去年起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同意槟城与华人有关的街道,路牌加注可中文名)进市区,这条路当年是新建街道,现在也已经是古色古香了。第一个景点走到甲必丹吉宁清真寺,清真寺我已经逛过很多间,内部一般都蛮素雅,我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倒是附近的玛哈玛丽雅安曼印度庙(Sri Mahamariamman Temple),是我第一次看见「活的」印度庙(之前在日惹看到的Prabanam印度庙是千年遗迹),就令我相当好奇了。我此行下来逛到6间印度庙,基本上印度庙的建筑格局似乎都是长方形,正门那侧会有高耸的塔,雕饰各种神像,庙里有主要的神龛,回廊也立有各种神像或绘画。就我的感觉,印度庙里的神像都非常华丽,色彩艳丽,表情、动作丰富,除了人形的神明外,也有许多动物(象最多)长相或半人半兽的神明。我时常看到求办法事的人,或五体投地拜服的信众。

槟城的景点太多,有些我直接略过。另个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观音庙,今天正在办热闹,我去的时候恰好遇上舞狮团表演,许多洋人拿著摄像机拍摄,也有许多本地学生穿著制服来观看。我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寺庙没见著印尼那种超大蜡烛,不过超大线香还是有的,每支都比人高。观音庙庙埕的一边,还挂著有三个神佛像的台,中间的应该是观音,左右两个明显是印度神像。(回头问炳洲,他觉得可能是大宝森节留下来的台,前一天是大宝森节,会多拜个几天。此外,他说观音信仰也是来自印度,所以跟印度神明放一起也不奇怪罗)

圣乔治教堂是为了纪念英人经营槟城的开创者—Francis Light而建的。虽然已经改朝换代了,不过可能因为马来西亚的独立是比较平和的,所以后殖民的仇恨史观就比较淡薄,也不太刻意抹去殖民者的印记。炳洲是大英义学(创立于1816年)的教师,他说学校每年还会派毕业生去Light的墓前献花,这种情形如果移到台湾那就不可思议了。

槟城州博物馆在圣乔治教堂旁边,这栋老建筑本是大英义学的原址,不过它对我的重要性是,这是我走过槟城所有景点中唯一有冷气的。歇息一下后,才有体力一路经市政厅、旧关仔角、钟楼、康华丽堡(周日不开放)、轮渡,走到姓氏桥。

姓氏桥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方,本是19世纪中期一些华人移民的违章建筑,盖在轮渡南边滨海伸出的栈桥上,过起水上生活来,分别称为姓*桥而得名。这一带属于比较乱的地方,一般槟城居民也鲜少进去,所以炳洲跟竹彤(也是槟州人)都没去过,我知道后就更想去了,呵呵。

姓氏桥有几十个桥,我只走了前三个,就是姓王桥、姓林桥、姓周桥,其中姓周桥是姓氏桥中最大的聚落。这三个桥都有个特色,就是入口处都有间庙(姓王桥是阴阳殿,拜大士爷;姓林桥是日月坛,拜金天大帝,刀光剑影的;姓周桥是朝元宫,拜保生大帝),看告示牌,各个姓都来自一个原乡(姓王桥是銮美社;姓林桥是同安县后村庄;姓周桥是同安县杏林社)。槟城成为世界遗产城市后,姓氏桥也成了观光胜地,拿相机的游客多了,有的高脚屋就地就成了民宿,尤其以姓周桥看起来最观光化了。

找邱公司花了一段时间,因为它是小巷内别有洞天的地方。邱公司也是一个很妙的地方,「寺庙、宗祠、企业」三位一体,中文全称「龙山堂邱公司」,英文地图有的标著Khoo Kongsi,有的标Khoo Temple。这种集合应该是适应当时华侨移民的人际关系网络而生,在槟城这样的单位还很多,著名的还有谢公司、叶公司。它刚大修过,形容「金碧辉煌」也不为过,所以虽是庙宇也得收费。在邱公司的文物陈列馆里,一个列著40代辈份用字的表,以及邱家大人物穿著唐装的大合照,可以看出槟城邱家有多么重视宗族谱系。

孙中山故居其实因为转手的关系,里头没什么与孙中山直接相关的文物了,但是看看一个大户人家以前的房舍还是可以的,里头的小导览员是个小娘惹。

不过若要看看真正槟城峇峇娘惹富贵人家的住居,那还是推荐侨生博物馆(peranakan mansion),那是19世纪甲必丹郑景贵的故居。这个侨生博物馆跟马六甲的峇峇娘惹遗产博物馆,性质相同,也都是2008年新加坡电视台拍摄「小娘惹」连续剧的场所。比较这两个馆,槟城的侨生博物馆是转卖过的,所以郑景贵家族的文物很多都不在了,不过室内可以拍照;马六甲的峇峇娘惹遗产博物馆仍属原家族所有,屋内陈设仍基本按原貌保存,但是室内就不准拍照了。

傍晚就有劳炳洲带我逛Chowrasta市场(二楼有旧书摊,买到了好几本教学用地图集,炳洲说现在地理在马来西亚不列必修,地理课本跟地图集以后会越来越难买了),槟榔屿西南郊的大英义学(Penang Free School)和USM大学,远望了槟威大桥。还在汕头街等地吃了好多小吃跟娘惹糕,炳洲对美食真是超熟悉阿!我在槟城一直都是好饱,呵呵。

晚间还去炳洲老家晃了一下,原来炳洲的爷爷还曾经是国民政府的军官呢!我一入门就看到蒋中正写给他爷爷的字迹呢。

晚上八点多天暗了,回酒店去check in。奇怪冷气怎么打不开,原来冷气要另外付费(好吧tune有一个免费,就是住一次送上网30分钟,我询问是不是每天30分钟,当然没这种好事)!我买了24小时的冷气,第一天用掉9小时还剩15小时,第二天我用了7小时时居然就冷气跳掉显示off,再1小时整个房间都停电,隔天看报纸说是槟城大跳电…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17:10
2/1 [PN]西郊:升旗山、Sri Ruthra Veeramuthu印度庙、极乐寺。市区:邮局、康华丽堡、基督教墓园、张弼士故居、天后宫(琼州会馆)。西北郊:缅佛寺、泰佛寺、锡兰佛寺、Plaza Gurney、新关仔角。

炳洲跟我约早上6点多载我去升旗山,所以今天起很早,等到电话一来就立刻到酒店门口。哇,早上6点多天全是黑的耶,不过想想也是,西马按国际标准时区应该是东7区,却设定为跟台湾一样的东8区,等于时间拨快1小时。只是苦了学生们得摸黑上学,不过经打听他们都很习惯了。

升旗山的第一班缆车是早上7:30,我买了票等缆车开来,其实第一班缆车到的时候,天还是黑的呢,不过一路往上开,天就矇矇亮了。缆车线坡度很陡,车厢座位不是平行高度而是阶梯状,上下山还不能一线到底,在中间站得换车。今年农历年后,槟城缆车就要封车大修,据说修完后就不需要中途换车了。

山顶一片雾茫茫,原来标高已经八百多公尺了,比我想象中还高,雾散以前还有一丝凉意呢!山顶有古炮和一座印度庙、一座清真寺,还有一些英国人盖的别墅—当年英国人到了这里毕竟还是不耐热,所以喜欢住在山上,槟城缆车是英国在东方最早盖的缆车。

印度庙刚开庙门,做一些清晨的早课。我晃了晃,然后经过清真寺,看见一间别墅,铁门开著但是有标语写勿进,地上有两只猫,好像看门猫似的。我逗弄这两只猫一阵子,回头雾已经散了,可以看到阳光已经散落在槟威海峡间,天气也开始热起来了。

下了山要走去极乐寺,我记得炳洲提醒我会经过一个纪念碑、一间小学,一间印度庙。我走著遇见一个阿婆卖著福建面,我问她极乐寺怎么去,她指点我就从这岔路进去。结果是一条小路,所以我没经过小学就到了印度庙,也就错过了槟城华人抗日纪念碑(回头炳洲提醒我,走在乡间小路是很危险的行为)。

逛完两间庙,下山搭公车回市区去。升旗山、极乐寺是乡下了,靠近槟榔屿的中央,从方位上看算乔治市的西郊,我搭公车搭了45分钟才到轮渡,然后步行到昨天没开放的康华丽堡(Fort Cornwallis)。

有一个入口门没锁我就进去,结果这不是古堡的入口,是灯塔入口,既来之则安之,我就爬上灯塔顶,可以眺望整个城堡,呼呼,其实我有惧高症阿!

平安下了塔,绕古堡半圈进了真正的入口,有人装扮成18世纪的英国卫兵在门口收票。

康华丽堡是英国人的城堡,建筑上是4棱郭(类似台南亿载金城),里面却有座炮上面刻著VOC(荷属东印度公司),我看了旅游资料,原来这是荷兰人送给柔佛苏丹的著名大炮,传说还具有妇女求子的功用勒。

离跟炳洲约定的时刻还有一点时间,我想那就去张弼士故居吧,这也是昨天预定要去但没顺路就放弃的点。走著走著先到了基督教墓园,找到了Francis Light的墓,这里除了英人的坟墓,晚期也有华人葬在这里。

张弼士故居本来应该还有园林,不过园林的部分很多已经陆续卖出去而不存了,现在就是主建筑物还在,而且刚做好修复,并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奖。张弼士是19世纪槟城巨富,不过该旧居也是转卖了,家族的文物大部分已经不在此。

和炳洲约定在天后宫,我到了才发现天后宫也就是琼州会馆,以及益华学校。这有点类似邱公司的状况,不过这是「寺庙、同乡会馆、华校」的集合。炳洲到了,他是虔诚的信徒,上香拜拜先。我提及这些市区华校的校地好小,几乎都没有操场、跑道。他跟我说,这些学校设立都很早,设立时都还没有有关建校的教育法规呢,而且这种老市区内的华校经营越来越困难,因为这里的居民越来越少,大多迁移到郊区居住了。

赶在佛寺关庙门前,我们匆匆去了缅佛寺、泰佛寺、锡兰佛寺,其中缅佛寺(有两百多年历史了)跟泰佛寺事隔街相望,都非常华丽,锡兰佛寺就比较偏僻一些。这三间佛寺风格各有差异,但如要叫我指出各自的民族风格,我可就说不清了,大概就缅甸那个神兽比较好认吧。

晚上到Plaza Gurney,炳洲做运动,我逛书店(先买了几张接下来要逛城市的街道地图)和新关仔角。关仔角是海堤的意思,旧关仔角在康华丽堡北侧,新旧海堤我是都逛到了。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18:26
2/2 [PN-KL]PN:槟威渡轮、北海车站。KL:茨厂街、Sri Maha Mariamman印度庙、仙四师爷庙、中央市场、富都车站(Puduraya)、尊孔独中、China town书店区

今天是移动日,要看前两天槟城行的进度决定几点去吉隆坡。因为预计的景点都有走到,甚至还超过预期,所以今天就打算直接出门准备前往吉隆坡了。

Tune很「贴心」地在早上7点把冷气断掉,当下我就醒了,梳洗收拾行李,再1小时整个房间都停电时,我立刻拉行李去退房了。然后拉著行李箱去光大搭公车,前往轮渡,运气好搭到免费市区旅游公车,结果轮渡往北海(Butterworth)也是免费的(反向好像要钱,但是也是非常低廉)。

渡轮有两层,上层坐人,下层停车。船行途中会见到槟威跨海大桥(13.5公里长,曾经是亚洲最长的桥梁),然后抵达了北海。北海是一个交通要冲,渡船、火车、长途客运都在此交会,尤其火车不进槟榔屿,搭火车一定得从这里出发往大山脚站,然后才接上西马西海岸的南北铁路干线。因为打听到火车不快,所以我打算搭长途巴士,搭巴士可以在槟岛的Sungai Nibong搭,这是槟威大桥槟岛的那一端,不过来这里的交通还不如去北海方便呢,而且搭渡轮也是不错的经验,所以我决定到北海转车。

竹彤曾提醒我马来西亚的客运良莠不齐,搭Konsortium的车的车比较有保障。所以我到Konsortium的柜台,柜台却要我去另一家(到吉隆坡买车票也是同样的现象),于是就买了别家的车票,看看票价好像比本来打听的还低一点。
巴士有两个司机轮流开,车上最吵的就是司机,而且还抽烟。中间在某处休息站,下车让乘客尿尿买中餐,我买了一个粽子,蛮特殊的,是白饭包小鱼乾。车子开了近五个小时到吉隆坡,其实本来该更快的,在进城的快速道路上塞了一阵。

车子停在Tun Perek路上,没有停进富都车站(Puduraya)。这一带交通流量很大,可是行人也不太守红绿灯,而且路边还有工事,我也只好在车阵中拉着重行李穿越马路。路过有名的尊孔独中,沿有高架桥的陈贞禄路(Jl. Tun Tan Cheng Lock)走一段路,就看见茨厂街(Jl. Petaling)的牌坊,这就是吉隆坡China Town的大门了。

我的酒店就在Jl. Petaling上,南北两个牌坊之间。这条路是China Town南北向的中央道路,设为步行街,还有采光罩当天棚,整条路密密麻麻都是摊贩,要从马路的左侧走到右侧还不容易勒。

话说中国城在吉隆坡,还算接近老市区中心(吉隆坡的意思就是两河交会之处,那这个发展点应该就在Masjid Jamek,离中国城地铁一站地)的位置,以今日的区位来看,中国城也大约位于新发展区KLCC和KL Sentral之间。Check in后是4点多,离日落大概还有3小时的时间,我决定争取时间在China Town周边先逛逛。第一站先到了Sri Maha Mariamman印度庙,可惜它的门面正在整修,只能看看里面。关帝庙庙门是关的,还好仙四师爷庙还开著,就进去参拜。(话说吉隆坡中国城的庙都很狭窄,庙的左右都紧贴大楼)

仙四师爷庙并不是拜四个师爷,而是拜仙师爷和四师爷,这2位师爷也就是开辟吉隆坡的华人甲必丹叶亚来的恩人,所以是本地神明,这是相当特殊的。庙里也供奉叶亚来的神位,我查资料上说,叶亚来本来写在马来西亚公立学校的历史课本里面,近年已经删去了,隔天竹彤也跟我说,吉隆坡的叶亚来路以前很长的,现在也剩其中一段而已,这些都是要想淡化华人的历史事迹吧。

中央市场(Pasar Seni,网络上许多地图都把Pasar Seni地铁站的位置标错,它在Jl. Sultan的西端,陈贞禄路的南方,而不是陈贞禄路的北方,国际运通出版的地图和华航网站提供的地图均有错)本来是菜市场,现在改建成摊商聚集的小工艺品商场。我到中央市场本来是想找锡罐的,但是一时也分辨不出哪些是锡制品。

傍晚我到富都车站,买2月5日去马六甲的巴士车票。富都车站类似台北的交九转运站,是一栋大楼把客运包办,里外还挺乱的,售票柜台快一百个,乞丐跟黄牛都很多。不过富都车站规模更大,也比较老式,行李上下楼梯要用手提,候车和上车是上下层,没有玻璃门隔开,空气不好,也没有看板告示车到了与否,要自己下去探。

折回时就到尊孔独中探探。尊孔独中在大马的华校有特殊的历史意义,当年带领教总争取华文教育的林连玉就是这所学校的老师。我来之前马来西亚因为发生伊斯兰教徒丢汽油弹攻击天主教学校的事件,竹彤说很多学校都戒严,还好尊孔独中还是让我进去参观。独中在马来西亚其实经营得很辛苦,念独中的学生都有放弃公立学校升学与政府谋职的觉悟,未来的升学管道就要往美国、台湾、中国发展了。尊孔独中就在车站旁,校地小小的,只好向上发展,校舍盖得很高(其中一栋就命名林连玉楼),学生的运动空间就在其中一栋楼的屋顶,被其他更高的楼给围起来。尊孔校园一部份做独中,完全不受政府津贴,有自己的华文教材;另拨一部份校地做尊孔国民型学校,受政府津贴,以马来文授课(科学用英文授课),但有一科华文。竹彤说中马、南马的华人普遍还有念独中的传统,北马的华人学生可能就优先选择国民型学校了,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就这么辛苦地经营著,不过比起印尼那是又好多了。

逛了中国城附近几间中文书店,包含大众、上海、商务等等。我其实想看本地的书,所以商务最推荐,这里有卖独中的教材,我买了独中初中的地理与历史课本,写得很有意思,尤其华教那些章节,着实发人深省。星马各有1个人因坚持华文教育被政府褫夺公权,马来西亚是教师林连玉,新加坡则是南洋大学的发起人。马来西亚政府要普遍推行马来文,我还可以理解,新加坡是华人执政,却连保留一所大学可以用中文教学的空间都没有,将南洋大学没入国立新加坡大学,不禁让人嗟叹了。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19:45
2/3 [KL]China town:陈氏书院、中华大会堂、观音寺、锡克警察庙(Gurdwara Sahib Polis)、关帝庙。其他近郊:中央邮局、吉隆坡车站与铁路局、独立广场、Masjid Jamek(不能进)。远郊:马大、广东义山、国家皇宫、烈士纪念碑、黑风洞(Batu Caves)

今天先靠步行,后驾车,整天都是竹彤带我走的,竹彤是槟州人(大山脚),但是在吉隆坡念大学、硕士班,也待好几年了,所以对吉隆坡也很熟罗。

我们先从中国城区域近的地方走起,昨天我已经走过的地方就省略了,所以第一站从茨厂街南端的陈氏书院走起。陈氏书院应该是宗祠+学校的集合,不过现在没有学校了。去中华大会堂得过高架道路,那里有个华社研究中心,刚好也有新年前的舞狮表演,更重要的是里面有很凉的冷气,哈哈…

小巷里有一个锡克警察庙(Gurdwara Sahib Polis)。锡克教也是源于印度,但锡克庙比印度庙可是俭朴多了,里面只有一个神龛(?),然后有一个红地毯通往神龛,进去参拜的男女都要戴头巾,男生和女生的绑法还不一样,我跟竹彤就变装进去参拜,善哉善哉。

关帝庙今天庙门开了,原来它也是广肇会馆,还兼办广肇义学。南洋的华人寺庙常有艘船形雕刻,关帝庙的特别大。

为了买邮票渡巴生河(Klang)到中央邮局,然后到吉隆坡车站与铁路局。这个吉隆坡车站是老车站,百年车站了,竹彤说常有人来拍婚纱的,不是新的KL Sentral。车站里头有个小铁道古物陈列区,我最想要那几张老地图了,图上面海峡殖民地还包含霹雳州的Dindings呢!

马来西亚的独立广场不像印尼的那么「坚硬」,不用把所有政经文化象征都放在独立广场周围,自然也不需要铁栏杆围著它。英国时代的总督府正在装修,所以只能过过乾瘾。我们步行的最后一站是Masjid Jamek,但是门口的告示牌告诉我跟竹彤都不能进去,因为我穿短裤,她没戴头纱,所以我们沿外墙拍拍照,然后搭轻快铁去竹彤住的地方,换乘汽车。

吉隆坡的轻快铁已经发展到6条线了,它跟台北的捷运一样,也是分属不同系统,有高运量,也有只有一节车厢电车的(很像毛毛虫)。但是吉隆坡轻快铁有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他每一条线都由不同公司经营,不同线之间的转乘还挺麻烦,都要出站再进站,而且往往要走好远(尤其绿线跟紫线相交那两站),规划不是很理想。

竹彤有汽车,她载我去马大,我们看了马大文学院还有很多建筑。竹彤说马大不大,但我感觉还挺大的,可能台湾的校园都太小了吧。

驾车的主要目的本来是广东义山,可惜叶亚来纪念馆刚好没开。接著经过许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比如国家皇宫(国家元首是一任5年的喔)、国会(旧硬币的图案)、烈士纪念碑,到烈士纪念碑突然大雨降下,避了一阵感觉不是立刻会停,就冒雨又冲上车。

竹彤曾问我布城跟黑风洞我想去哪一个,前者是新的中央政府所在地,感觉只是一堆新的大建筑,所以我选黑风洞(Batu Caves),那是印度教的圣地。于是车行往北进雪兰莪州的地界,大至是云顶高原的方向,到了黑风洞。

黑风洞前立一个金色大神像,远远就能看到这个地标,黑风洞本身是一个石灰岩洞,得爬272阶才能进入。才到附近,竹彤就说闻到一股浓浓的印度「味」了,我鼻子差,这这么灵敏,呵呵。

路边有很多人在砸椰子,唉呀,当下感觉很浪费,竹彤说他们是在还愿,后来看到猴子跟鸟会来吃椰子的果肉,想想这样也是餵食动物,就不浪费了。雨后爬那阶梯可得小心滑跤,尤其我整个鞋都湿了。回头看,竹彤说她走不动不想上去了,我说不上来太可惜了,慢慢走,还是上来吧。总算我们都爬上了洞,上面别有洞天呢,洞穴里除了许多神像,还有一间印度庙,还有很多猴子。竹彤说这里面的规模,比她小时候来大多了。

晚上我们在万利肉骨茶吃,逛了一下KLCC的夜景。竹彤说今天走过的好多地方,也是她十几年来未游了,都变化很大了。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20:21
2/4 [KL]国家博物馆、KLCC(Twin), Ain Arabia, Bukit Bintang, 小印度、Masjid Jamek, China Town

昨天跟前天下午,我在吉隆坡也逛得够精实,预计要去的地方只剩国家博物馆跟KLCC未去,所以今天算是此行最悠闲的一天了。

早上搭轻快铁去KL Sentral,这是集火车和机场快线的新建中央车站,非常宏大。国家博物馆就在KL Sentral的北方,但是从车站过去实在不是人行的路,这边都是好几个车道的快速道路,而且全无人行道,没办法,实在找不到路,只好硬著头皮穿越马路。

这国家博物馆是新式建筑,展场依国家历史,分史前、马来诸王国、西方人殖民与日本占领、国家独立后几个部分。馆藏算是丰富,实物、模拟、影音都有,户外陈列一些过去的车辆船只,以及传统家屋,还有一个小馆简单的介绍东马丛林的原住民。

再一次穿越快速道路,搭轻快铁到KLCC。我知道双子星早上有排免费的观景台门票,但是懒得早起去排,既然中午才到,吃吃中餐,小逛一下卖场就走了,计画今天的重点在阿拉伯区(Ain Arabia)与小印度。
阿拉伯区跟Bukit Bintang是一块儿,这里就是旅行书上最推荐的购物区。KLCC在绿线,Bukit Bintang在紫线,偏偏这两线的转乘看起来最麻烦,我在地图上看至少得走7、800公尺,干脆坐市区巴士过去,虽然小绕了一下,但还是直达Bukit Bintang。

公车上的女学生不知道阿拉伯区在哪儿,不过一下车我就看到Ain Arabia的牌坊。可能我走得不得法,我进去只看到一个有中东气氛的公园,两三间有阿拉伯文的招牌,其他没感受到什么阿拉伯的气息。回大马路上,有人劈头就问我云顶怎么去,我说到富都车站吧,她有些失望说想从这里直接去。

过马路的时候,乖乖!看到一台画满台湾观光好的出租车。Bukit Bintang应当真的是购物天堂,可我不是来购物的,我在土产店买了一个锡灌后,就决定闪人了,搭这只有一节车厢的毛毛虫状电车到Meden Tuanku,然后步行到小印度去。

吉隆坡的小印度也让我有些失望,除了看到几栋老房子,看到商家有卖印度服饰,以及小广场有印度音乐外,没感受到太多印度味(或许又是我走得路线不得法),感觉比槟城的小印度还没气氛得多,更别说新加坡的小印度了。

再走就是Masjid Jamek,昨天服装不及格没进去,今天穿长裤了,就进去瞧瞧,原来门口有一处提供纱笼的地方,有几个老外当场就套上罩衫。但就算服装合格也只能在外面看,大概我一脸就不是伊斯兰教徒的脸,我一踏上教徒闲坐的屋檐下那个平台,就被吆喝下来了。想想真没意思,就回唐人街了。

回唐人街才下午四点多,变天了开始下雨,我在书店看了几本本地小说,等雨停,吃吃晚饭,就回酒店K独中课本了。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20:38
2/5 [KL-Melaka]三宝宫、圣芳济天主堂(Church of St. Francis Xavier)、基督教堂 (Christ Church Melaka) 、荷兰红屋 (Stadthuys) 、圣保罗教堂 (St Paul's Church)、圣地亚哥门(A Fomosa)、峇峇娘惹遗产博物馆 (Baba-Nyonya Heritage Museum) 、Kampung Kling 清真寺 、青云亭 (Cheng Hoon Teng Temple) 、Hang Kasturi's Mausoleum, 鸡场街(Jonker Street)

昨天早早休息是对的,因为今天又是精实的一天。早上9点的车,但我8点就出门了,原来就算拉行李从酒店到富都车站也只需要10分钟。在等车区枯等到8:45,我问旁边乘客说会有人来说车子到了吗?他说不会阿,要自己注意,我赶紧提著行李走楼梯下楼,原来车子已经到了,但是时间还太早,他也不开门,大概又等了5分钟,车子才开门让我上去。

吉隆坡到马六甲要两小时,现在长途客运不进马六甲市区,停在北边离市区还有好几公里的Melaka Sentral新车站。我马六甲的酒店订在Jl. Bendahara,就是盘算客运站在这里,没想到客运站已经搬走了,不过仍不失是一个交通便利的地方,搭17路公车就在站下,进欧洲区、中国城(前两区就是马六甲世界遗产城市的Property Zone主要区域)与三宝山也都是步行可达。

中午12点开始今天行程。我先东行到三宝庙,原本我以为与郑和有关,但庙里乾隆年间的碑文显示是甲必丹蔡士章收枯骨于三宝山而建。三宝山现名Bukit Cina,就是「中国山」之义,是一个很大的义塚,我想我今天的重点应该放在马六甲市区,烈日下逛枯塚不会是好选择,于是出庙南行,经三宝山路、天猛公路,看到一大排红色屋子,上面写著”Welcome to Melaka World Heritage City”,就到了欧洲区。

欧洲区混杂著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的遗迹,其中跟荷兰有关的几个重要地标,如荷兰红屋 (Stadthuys)、基督教堂 (Christ Church Melaka) 都是大红色。如果加上钟楼跟Jl. Laksamana路上整排都是红色房屋,红色可说是欧洲区的代表颜色了。荷兰红屋就是当年荷兰人的总督府,现在闢为历史博物馆,前面有一小块喷水池公园,一般游马六甲的旅客都从此开始。上楼可以眺望钟楼和马六甲河(对岸就是中国城),里面有葡萄牙、荷兰、英国各统治时期马六甲欧洲区的模型。

荷兰红屋往后山走就是圣保罗山,制高点上留著圣保罗教堂 (St Paul's Church)几面墙的残迹,教堂前立著圣芳济的像。过去葡、荷时代的马六甲城就是包围圣保罗山而建,在山上架设炮台可以居高临下,控制整个殖民地。圣保罗山有舒爽海风吹来,远眺河口,是看夕阳最好的地方。

在圣保罗山背著荷兰红屋的方向,有一个小小的老城门(城墙都已经不在了),那就是圣地亚哥门(Porta de Santiago),或称A Fomosa,这是葡萄牙人仅存的遗迹,也是马来西亚最早的欧洲人遗址(1511)。

欧洲区这样逛得差不多了,于是下山过河,进入中国城。中国城位于马六甲市区的核心位置,以鸡场街(Jonker Street, Jl. Hang Jebat)为主要商业道路,不过我先绕去跟它平行的陈贞禄路(Jl. Tun Tan Cheng Lock),去看「小娘惹」拍摄场景之一的峇峇娘惹遗产博物馆 (Baba-Nyonya Heritage Museum)。这是一栋很华丽的洋房,匾额上挂著「瑞兴」,里面看到许多拍摄场景,比如「追远」、留声机、还有月娘被推下去的井等等,可惜不能拍照,只好从剧照里面去回味了。

在陈贞禄路和鸡场街几百公尺的路上,就看到许多很漂亮的洋房、寺庙和各地会馆,很多会馆本身也是庙(比如福州会馆就是天福宫),不过最重要的庙宇是青云亭 (Cheng Hoon Teng Temple)。

当年葡、荷统治马六甲的时代,华人的事物归给甲必丹去管理,甲必丹办公的地方就是青云亭。英国人接管马六甲以后,不再任命华人甲必丹,但是华人遇到纠纷,仍喜至青云亭理事,就以青云亭亭主的身份来仲裁,这样变相的甲必丹又持续了好几代。青云亭还供奉著历任甲必丹/亭主的排位,以及纪录他们事迹的颂德碑。

晚上鸡场街摇身一变变成夜市,摊位林立,非常热闹。路中间有一舞台区(文化坊),今晚恰好办「第四届全国华族舞蹈公开赛」的推介会。问办活动的学生得知8点开始,我料华人的习惯必定推迟,就放心先拍沿路夜景,吃了本地有名的「鸡饭粒」。

果然晚会过8点半才开始,主持人说赞助比赛的两位贵宾--两位拿督大人还未到场,但是时间已经到了所以先开幕。过了几个表演和活动,台上相声正进行中时,两位拿督大人驾到,此时不止表演嘎然中止,学生代表列队欢迎,开幕重新再举行一次,还安排盛装的礼仪小姐撑伞(突有小雨)服侍,果然威风。不到半小时两位大人倦了,大伙又簇拥他俩离去,台下私语「这么快就走啦」,走了表演才能正常进行阿。

10点多雨势突然转大,表演活动暂停,我也就走回酒店了,应该还有好几个表演节目。又可惜钱币摊因雨已经收了,不然我想买几个旧钞古币当纪念的。我想我很庆幸选择住马六甲一晚,而不是住吉隆坡然后搭巴士往返马六甲半日游,不然就不能悠闲地见识古城晚上的风光了。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21:37
2/6 [Melaka-SG]Melaka:三宝山、马六甲华人抗日纪念碑。SG:欧洲区(市政府、St. Andrew教堂、The Padang、林谋圣纪念碑)、鱼尾狮、莱佛士登陆地、牛车水(马里安曼印度庙、天福宫)、Central Market、克拉码头(夜景)、鱼狮尾(夜景)、芽笼

甲新快车有早上9点跟11点的车票,我昨天买了11点的,所以早上还算悠闲,就往三宝山一逛。

早上8点的三宝山还不是太热,我从培风第三小学旁的入口上山,路过几个很像「小人国」的小模型,然后沿路就是许多坟塚了。墓碑上都刻著中国正朔,写著明、清、民国的都有,还有一些字迹已经不清楚,应当也都很早。我走到山顶平台是一个永春义塚,从另一出口下山,然后又绕回三宝庙。

此时见三台游览车停在三宝庙门口,是一大团中国游客。我跟著进去,导游整队也花了不少时间,进去在庙旁讲著什么汉丽保公主的井的轶事,我眼见庙后方正透著青天白日的中华民国国徽,正觉得惊讶,但导游随即就把游客都带上车离去了,这一站停不到5分钟。我出了庙,往青天白日徽走去,哇,还是蒋中正题字的「马六甲华人抗日纪念碑」,写著「忠贞之式」。

回头整理的行李退房,因为马六甲的马路很多都是单行道,花了点时间找到公车去Melaka Sentral,还好马六甲的华人多讲福建话(闽南语),讲话都通。

到站离表定发车时间只早15分钟,我想来不及坐下吃午餐,所以随便买了麦当劳外带,连剩下的马币70块也来不及兑换。上了车,结果乘客很少,3个客人2个司机,大概想招更多乘客结果等到11点15分才发车。

车票上写著过关检验只停20分钟,逾期自行负责。我要离港马来西亚关,到港新加坡关,两个关口所有人都是奔跑冲刺,我只有跟著跑。离港一切顺利,重上巴士后看到一条水沟,唔,原来是新柔海峡,车子行走在新柔长堤(不是跨海桥梁)上,汽车道旁还有火车铁轨和输水道,我进到新加坡了。

到港Woodland关口时,海关却告诉我台湾人除到港卡还要另填一张visa卡(新加坡海关出到港章就只盖章在这张卡上,不会盖在台湾护照上),挖勒,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花了我一段时间,拉著行李箱冲出关已经不见同车旅客,还好到巴士停车场找了一下还是找到我的车。我觉得我在新加坡这几天都是一直在赶赶赶,到港新加坡用赶的,等我要离开那天也是一路赶,就算平常在马路上走路,人行道的绿灯一般都只有15秒,刚闪绿灯就开始跳跑步灯了,新加坡人的生活实在是太紧张了。

新加坡的市容的确蛮漂亮,不过国民住宅也是晒著万国旗的,破除了我第一个疑问(另一个疑问是,新加坡还禁口香糖吗?竹彤提醒我非但不能吃,还不能带进去,所以我赶紧在马六甲吃完了,经证实还是禁止的。)巴士在市区快速道路绕一绕后,停在Kalang一处停车场。

我拖行李到最近的Lavendar(劳明达)捷运站,要去柜台买票,柜台告诉我用机器就可以买票,可收纸币。我试了一下机器,果然好用,买隔两站到Aljunied(阿裕尼)的票,啧啧,要2.2新元(差不多台币50,后来我才知道其中1新元是可退的)。

我住的酒店在芽笼(Geylang)16街。芽笼是新加坡的红灯区,类似废娼以前的万华华西街,有色情业,也有许多小吃,是很繁荣的区域,也有很多平价酒店。拉著行李找到酒店,单单这一个Hotel 81连锁店在这一带就开了好几间,甚至16街就有2间。

酒店算很干净,有对外窗,我一个人住但订双人房,所以第一间房间也还蛮大。不过第一间因为冷气坏了,我反映后柜台帮我移到另一间,比较小但view比较好,但是电视有问题(一开始以为坏了,拍几下突然能看一阵子,还是很麻烦)。

洗了衣服(马六甲只住一晚不能洗),然后趁天还没黑(下午4点多),轻装(只手拿一瓶水,连背包都没带)先去欧洲区逛一下。出门就看小巷里有人在赌博,赌骰子,我拿起相机拍照,差点被追打,我赶紧逃了,怎么新加坡比马来西亚还危险哪!

搭4站去City Hall,出站在Raffles City(英国殖民新加坡的奠基者,感觉新加坡很爱这个人,到处有以他为名的马路、建筑、铜像),一个mall,对面是St. Andrew教堂,是一个小巧精致的建筑。

City Hall附近是一整片保存完整的殖民时代建筑,包含市政府、法院、纪念维多利亚女王的歌剧院、纪念印度总督来访的方尖碑等等,还有一片叫The Padang的绿地。The Padang的东边立有林谋圣纪念碑(二战的华人抗日将领)、一二战的战亡纪念碑等,远眺是炫目的滨海艺术中心(The Esplanade),还有兴建中的船型大厦。

过Anderson桥(跨新加坡河)就是有名的地标鱼尾狮,在这里拍照的游客多的像什么似的(听口音很多是中国旅客),想来个独照是很不容易的,鱼尾狮背后新加坡河南岸的高楼群,是新加坡的骄傲,隔天我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看到新加坡影片的结尾就是这些高楼。

回新加坡河北岸,我顺著河畔上行,路边有很多装置艺术的铜像,比如英国人给留辫子的中国人讲古,小孩跳下河等等。在维多利亚女王歌剧院前和新加坡河畔各有一个Raffles像,河畔这个是纪念Raffles的登陆地。附近是一个新加坡和游船码头及售票处,我没买游船票,但在这儿买了张明信片跟邮资,准备寄给自己。

在Elgin桥过河到桥南路(South Bridge Road),前行往中国城(当地叫牛车水,这个奇怪的地名,来自这地方地势较高,过去的人以牛载水饮用)。Elgin桥在新加坡河诸多桥梁中应该有特别的意义,我看电视剧「当我们同在一起」,新加坡河以北是「小坡」(North Bridge),以南是「大坡」(South Bridge),郊区称「山顶」,现在就往大坡去了。

顺桥南路南行,过克罗士街(Cross Street)路口有倒「福」字的牌坊,就越来越有中国城的样子了。其实新加坡应该大多数地方都是华人为主的聚落,但是牛车水这一带因历史因素特别称为中国城,也保留比较多的传统,新加坡也只有这一带的马路路牌加挂中文路牌,比如路牌”Temple St.”下加挂「登婆街」,”Smith St.”下加挂「史密斯街」。

我走了很长一段路都没有看到邮局或邮筒,在桥南路问了一个老伯伯,他说可能要到车站(Tanjong Pagar)才有,那还相当远。老伯伯说他是金门人,他建议我先逛逛马里安曼印度庙(Sri Mariamman Temple),可惜里外都在装修,所以我逛不一会儿就出来了,走小巷花一番功夫找到此间的华人大庙天福宫,可惜庙门已经关了,不过邻近小街道都是洋房建筑的老房子,相当有风味。

回到牛车水夜市的主要街道:史密斯街和登婆街,大概因为是农历年前最后一个周末,挤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我在史密斯街点了大东肉包、菜头粿加虾($6),排了好久的队。吃完更是挤不出来,朝著珍珠坊大厦的出口牛步移动,在登婆街经过一区,好几摊都是卖台湾名产,「正宗台湾麻薯」、「正宗台湾果冻」之类,挤了一、二十分钟才挤出牛车水区域。

我走在新桥街(New Bridge Road)上,往北想折回欧洲区。路过Central Market,看这栋楼的二楼有书店,走进去瞧瞧,结果都卖日本书,有点失望,走另一个出口出来,却发现是一个有夜景的地方,原来对面是克拉码头(Clarke Quay)的高空弹跳(蹦击)区。现场有很多人围观,勇士们从高空划下,总伴随著尖叫声(从勇士身上)和叫好声(从观众),这时候我就得装小孬孬了,看看就好,呵呵。

过桥沿河又走到鱼尾狮公园,拍摄夜景,然后就从City Hall搭捷运回去了。回酒店路上,走进一间「e网情深」网咖上网,听周围人的口音,感觉都是中国客,在网咖我查了Page One书店的住址,原来有一间分店就在Harbour Front,往圣淘沙岛的前一站(一开心就把明信片给忘在座位上,还好隔天早上去找还在)。听说晚上的芽笼就是红灯区,我走在大马路上还感觉不到,到小巷一晃,许多穿著入时但是又有点暴露的小姐,旁边站几个男人(保镖还是马夫呢?)应该就是站壁的吧,走过去还会眉来眼去。虽说没图没真相,但这真的没办法拍了,这时候拿出相机,我想我就回不来了吧。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21:44
2/7 [SG] 国家博物馆、圣淘沙(Beach, Siloso碉堡)。牛车水(采访)。小印度(实龙岗路、维拉玛卡理雅曼印度庙)。亚拉区(甘榜格南苏丹王宫、苏丹回教堂)、芽笼

今天是在新加坡唯一完整的一天,但奇怪昨天传简讯给益帆却无回音,想说周末睡晚一点是应该的,到国家博物馆以后再拨电话吧。

搭车去City Hall,步行往福康宁公园(Fort Canning)方向一个隧道口的北侧,有一栋漂亮的白色欧式建筑,那就是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了。外头看板这一带是突然高起的小丘,可扼守新加坡河出口,所以这里有马来的古城墙,也有英军的碉堡。

国家博物馆有老建筑和新建筑两栋,老建筑有一个画廊和小吃的展示(用影片与声音煮给观众看),主要的展场在新建筑,门票10新元。新加坡因为历史很短,有文献可循基本不到两百年,因此国家博物馆花了很多功夫在炫丽的影片和声光效果上。展示的设计以时代区隔,但每个时代又区分国家历史和个人历史,目的还是塑造新兴国家的认同。我比较有兴趣的展品是二战时被日本俘虏英军的「俘虏邮便」,昭南特别市的展品(可惜没有说明特别市在日本帝国的架构位置)以及新加坡怎么解释从合并到独立的转折(还蛮诚实把鼓吹合并到宣布独立的文宣品都陈列了)。

在博物馆打电话还是不通,仔细瞧瞧原来我用马来西亚的SIM卡,即使仍有余额也不能在新加坡拨打,看来只能找个投币式公共电话了。出博物馆已经是艳阳天了,走在福康宁公园里,挥汗如雨,也没兴致去找英军碉堡了,路过集邮博物馆,这里总算有邮筒了(新加坡的邮筒还真不好找),赶紧把明信片寄出。

在Central Market旁吃了海南鸡饭套餐,感觉还不错,含饮料售价9.8新元(感觉是台北的两倍价)。饭后搭捷运到NE线的终点站Harbour Front,找到投币式公共电话打给益帆,喔喔,终于联系上了,益帆说他晚上要在牛车水拍摄节目,跟我约在牛车水见(后来确认我的马来西亚SIM卡拨不出去,但是他打来我可以收到)。

那么下午的时间就在圣淘沙(Sentosa)好好渡过罗,往圣淘沙有搭电车(Sentosa Express,有点像吉隆坡的毛毛虫小电车,但是有两节,搭乘处在Harbour Front站附近的怡丰城商场)和缆车(搭乘处离捷运站比较远,在Faber山)两种方法,我本来想选电车去缆车回,但是缆车正在维修中(我后来看到缆车一直在跑,上面零星坐几个人,原因不详),只好买电车来回,去程就直接搭到海滩站(Beach)。

圣淘沙有三大海滩,我直接往最大的Siloso海滩去。海滩游泳跟做日光浴游客很多,海滩的沙很细白,真后悔我穿了长裤来,只好卷起裤管脱了鞋去泡泡水,海风吹来十分消暑。
有一个区域是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简称也是NTU)办运动会的地方,有划船、沙滩排球等项目。

圣淘沙岛内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免费,但是景点各自得付钱,我没打算去看摩天塔、鱼尾狮塔或蜡像馆,我往西乐索炮台(Fort Siloso)去,门票是8新元。看板上说西乐索炮台是1885年由英国所建,在二战中对日军还发生过激战,现在整个阵地跟营舍都还完整保留下来。二战时英国误判日军不可能穿越马来亚的丛林南下,所以重兵都在新加坡南侧,结果日军正是从北面过来,而且掌握了制空权,使有重炮部队经营的新加坡也是很快就陷落了。

回到新加坡本岛上,原来Page One书店就在圣淘沙电车下车处(怡丰城),书店很大,但是找不到我想要的中学教科书和教学用地图集,店员告诉我要去大众书局才有,建议我到百胜楼去。

因为我跟益帆有约,我还是先去牛车水。一出牛车水捷运站,乖乖!所有的广告看板都被台湾观光局给包了,原来观光局有在做事的阿!无论柱子、天花板、验票闸口上都是台湾旅游的广告,「超值台湾,非玩不可!」

益帆是怡保人,在新加坡的电视台做编导,礼拜天还要工作,要拍牛车水的年前气氛。我们去吃晚餐正好巧遇他的亲戚,就一起吃。他说我跟他的时间正好,因为早上跟朋友去看了航空展,此时他表妹说,是和未来的***,哈哈…

我跟著去观察益帆团队专业的电视录制,又走进牛车水夜市,还是跟昨天一样人山人海。小的藉这层机缘,就当起台湾观光客的代表,给新加坡的朋友拜起年来了,「祝大家虎虎生威,恭喜发财!」摄影大哥说我讲得气势很好,歹势啦。

我跟录了刺绣春联的那一摊,益帆在采访的时候,很多游客也都停下来围过来看,老板娘还给我一对春联当纪念。益帆接下来还有好几摊要采访,不过我还得抓紧时间去小印度,只好先告退了,我应该多讲两句,邀大家来台湾玩的,科科…

捷运就有一站叫小印度(Little India),到那一站果然下车的全是印度人面孔。出站看到Tekka Market是一个大商场,地图上标著「德卡」中心,但是建筑上写著「竹脚」,我想用闽南语翻「竹脚」还是比较亲切。转角走上南北向的实龙岗路(Serangoon Road),这条路算是小印度的中心道路,这条路就太有印度味了,怎么说呢,道路两旁,坐着、站著,满满都是印度人阿,而且95%以上全是男人(再看一次我拍的照片,说路上99%是男人也不为过,而且全是成年男人),莫不勾肩搭背牵手。沿路店面,除了金饰店有华人外,全部也都是印度人,卖跟印度相关的东西,比吉隆坡或槟城的小印度更热闹、更具印度味许多。

再走就是维拉玛卡理雅曼印度庙(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虽然已经晚上8点多了,不仅庙门没关,里面也是满满的信众,三不五时就见一个人跪下来五体投地,祭司拿著火一直为人消灾解厄。印度庙北边有一个夜市场,里面也是满满的印度男人,我觉得小印度路面跟店面的人口密度实在太高了,压迫感很重,我根本不敢进去逛,所以实龙岗路只走了一半(北边还有一座印度庙、两座华人寺庙就放弃了),赶紧折向东拐往亚拉区。

亚拉区(Arab Street)其实已经不那么阿拉伯了,感觉华人跟马来人已经占据了这个地方。甘榜格南苏丹王宫(Istana Kampong Glam)、苏丹回教堂(Masjid Sultan)是这里标志性的两个地方,都在小巷弄间,前者听说还有王室后人居住,所以不对外开放的。

益帆跟我说芽笼的流莺以8街最多,由此为核心往外递减。回程我实地去考察一番,结果是12街最多,有10几个,10街看到3、4个,8街一个也没有了。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0, 22:10
2/8 [SG-TPE]SG:国家图书馆、亚美尼亚教堂、峇峇娘惹博物馆(未开)、百胜楼。

今天是13:50分的飞机,本来没有预计行程,没想到为了买书,这天又变成超级赶的一天。早上上班时间出门,就见识了新加坡人走路速度之快,我想我在台北算步行速度快的了,结果在新加坡居然连穿高跟鞋的女生走路都比我快,我想新加坡发展奥运竞走项目应该是很有前景的。

昨天因为晚了,来不及去百胜楼(Bras Basah Complex),所以挪到今天早上去,我原本想说它可能10点开,那我11点回来还OK。结果早上9点从武吉士(Bugis)捷运站,经国家图书馆走去百胜楼后,才发现百胜楼跟这附近的许多书店,都是早上11点才开业的,这可就苦了。

我绕了国家图书馆、亚美尼亚教堂、峇峇娘惹博物馆还有附近许多老建筑,因为太早都还没开,或周一根本没开。新加坡的峇峇娘惹基本是从马六甲迁去的,那个峇峇娘惹博物馆(Peranakan Museum)是1910年盖的洋楼,很漂亮,规模比马六甲的「瑞丰」大很多。

绕回来百胜楼,它的汇兑中心已经先开了,我把没用完的马币也全部兑成新元,然后去网咖打发一下时间(这里网咖消费的价位是芽笼的2倍)。10点45分出来,见有的书店已经开始整理了,原来百胜楼小巷内有一间邮局,而百胜楼一楼有一间永新书局卖二手教科书。

我在永新先挑到历史1(东南亚用)和地理课本,还买了一本华文课本第1册当纪念,新加坡的市场小,有些学科直接用英美的课本。这边的商务店面小,没有卖课本,四楼的大众有完整的教科书,本来要找历史2,店员跟我说没有历史2,学校一般用新加坡史,我另外还买了一本英国的地图使用指南(也放教科书区)和新加坡版地理地图集。

花了20分钟买书,赶回酒店12点整,跟酒店柜台说了声我拿行李立刻退房,虽过了12点7分钟,他没给我加钱。我换了一件上衣再拉行李去捷运站搭车,结果还是湿透。

捷运去到樟宜机场是第2航站楼,搭捷星还得转电车到第1航站楼(还好不是廉价航站楼,不然更麻烦),拿到登机牌离起飞只剩20分,买一个三明治当中餐花掉8块(是对的,捷星的海南鸡饭飞机餐一份就要10块新元,而且看照片跟我昨天吃得完全没得比),现金用到只剩2块。正奇怪怎么没有行李检查,原来樟宜机场的行李检查是在每个登机门办理,前面突然警铃大作,居然有人背包里放把剪刀。时间到了还有一堆人等安检,我看空姐的表情都很怪异,结果飞机晚了20分钟飞,但还是准时抵达桃园机场,这趟渡假之旅结果不免还是一趟紧凑的行程。

查看完整图文版

gloriachew
2010-02-20, 22:42
感恩,终于写完了。
好快哟,看着看着也看完了。
看着你真的到了不少地方,
下次可以到怡保(看钟乳石和游山洞)和金马伦(高原茶园菜园花园)看看
你说不定会更喜欢,
是比较贴近大自然~ :-)

查看完整图文版

hqq
2010-02-21, 02:17
感恩,终于写完了。
好快哟,看着看着也看完了。
看着你真的到了不少地方,
下次可以到怡保(看钟乳石和游山洞)和金马伦(高原茶园菜园花园)看看
你说不定会更喜欢,
是比较贴近大自然~ :-)

嗨,谢谢你的地图,我在槟城很有收获
靠tf兄的帮忙,又搞到一大批!

我朋友是怡保人,看看将来有无机会罗

我在马来西亚的时候K了一些独中的历史、地理课本
感觉新山、旧柔佛、哥打丁宜也会是有趣的地方。

查看完整图文版

lichee37
2010-03-05, 22:31
感谢你的遊记分享阿~暑假想去马来西亚探险啦~
很有用的信息哩~

查看完整图文版

hy5677
2010-07-10, 12:12
那个你在马来西亚半路的休息站买的应该不是粽子,而是叫做nasi lemak 的马来椰浆饭。
这是在本地很流行的食物,这种用叶子包的小包又金字塔状的比较简便。
有些档子/店铺专门卖这个,有许多配料可以选择。是马来西亚民间非常流行的食物,可说是各民族都喜欢吃。 我在英国看过马来西亚投资的酒店写的宣传稿,上面有一句就是“在这里你也可以吃到椰浆饭”,可见有多受马来西亚人的喜爱。 
:-)
搜索一下,维基上写的是这样:
椰浆饭(Nasi Lemak)是在文莱,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很常见到的一道美食。事实上,它是马来西亚的非正式国肴。在登嘉楼与吉兰丹东海岸,“搭冈饭”非常普通。在印度尼西亚也有类似这样的美食,称作“乌督饭”。
在马来文化根基里,椰浆饭的马来文拼音是Nasi Lemak,Nasi 是饭,Lemak 是脂肪,指的是椰浆。这个饭的名称来自它的烹饪过程,那就是把饭浸泡在浓椰浆里后再把饭与椰浆的混合物拿去蒸。有时候,会在蒸煮过程中把打了个结的班兰叶放入饭里,以增加它的香味。必要时,也可加入其他的香料如黄姜与香茅,以给于附加香味。
传统上,一盘椰浆饭里有黄瓜切片、小凤尾鱼、已烤了的花生、已搅炸过的蕹菜、全熟蛋、印度式腌菜与热辣酱料(马来话称作Sambal)。椰浆饭也可以有别的佐料,如鸡肉、章鱼或乌贼、鸟蚌、牛肉咖哩(把牛肉焖在椰浆与香料的混和物)或“巴鲁”(牛肺)。传统上,大多数的佐料是热辣性质的。
椰浆饭传统上被用来当早餐吃的,而它也在清晨开始就在马来西亚的路边档口卖出。它通常是被报纸、麻浆纸或香蕉叶包住卖的。无论如何,也有些餐厅把它盛在盘上当午餐或晚餐吃,让它有机会被论为一大佳肴。

查看完整图文版

2010 星马渡假(槟城、吉隆坡、马六甲、新加坡) ««« 查看完整图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