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交换生成背包女子,花五个月又七天独自走了半个中国

315 186 107255
chouchien
#1
旧 2011-08-02, 23:36
是这样的

大概是看完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情绪激动,心绪难平,总觉得自己该到书中故事场景地方走一回,随便填写申请表,选学校的志愿表,就依地点新鲜度依序排列,代表老爸签个字,没抱太多期待。一直以来,只对感兴趣的课,作业和考试认真些;不想上的课就随便应付了事,考试就单选题全写B、多选题总是ABCDE,问答题就写篇今天日记(偶尔可以得到披卷老师的回应或是勉励的话喔)。对反正自己交代的过去就好,没必要为成绩汲汲营营,高中三年只求毕业,大学阿,作品分数很主观, 学到什么自己心知肚明, 以这二位数字来断定对自我的价值实在太愚昧,就这样,成绩单一直都不是太好看,考大学是个意外但非侥幸,能申请的上交换生算我走运。

大连理工大学,心中关键词是:东北、雪、冷、爽,猜大概能过着台湾没有的雪地生活,体验寒冷刺骨的零下气候,一切太完美了。虽然学校不承认大陆学分,无所谓,反正我是抱着悲壮情怀要去体会书中场景。爸妈那,我费尽唇舌把这交换生事讲的天花乱坠,而那对天才夫妻深深认为我是被诈骗集团骗,偷偷打到学校确认是否有此事才肯相信,这行径真的非常白痴,你女儿都能投票了,我说的话竟然还不信。(虽然确实有自动的省略了一些事情,一切都基于孝道阿)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台湾—大连

出发前,怀抱着满满抱负和理想,一定会好好学习,七月课程结束再去旅行一个月,实在完美。刚到的时候,怕生活太无聊就选了六、七几门课,要让生活非常充实,连帮我办理学校事务的老师都夸我认真 。一周后,体验了两堂课,天气冷出门上课,有点煎熬,再去找了老师退掉了一半,剩三门主修课。

又认真的上了两周课,渐渐融入了学校生活,生活上了轨道就会想如何翻车。 北京、大连直线距离不远(当时还对地理位置分布不太有概念),搭个火车睡一晚就到了,偶尔翘个课出去旅行,老师大概能谅解,去个五天北京应该可以!出发就对了,后来自行延长成九天,同时冲动买了去长沙的机票(买机票依照对国高中学的中国历史、地理残存印象的关键词,湖南:曾国藩和湘军,那应该不错,买)

在大连和我相依为命的另外两个台湾人,一个是台科研三的学长和台大大五的也算学长,他俩如果有搭讪到妹,有饭局,偶尔会很有义气的问我要不要去,让我跟屁。但我之后一直往外跑,就几乎没机会碰头,他们也都比我早回去,我只能在这里祝你们当兵顺利阿!Have fun!退伍后再见!


毛主席矗立在校园中

大连理工大学


大连—北京—大连

吞了安眠药,醒来就北京。买张地图,四处乱走,每次都坚信自己的绝对方向感,但出错率大概50%,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切随性。要去看长城,不知道怎么搭车,看到觉得应该是它就跳上去,转了三次车,到了一个偏僻的乡村,不知道到几百环了,看了一下地图,惊然发现我已经要出北京了,赶快回头。

在回去的某段公车上,有个让我感到莫名亲切的阿公,跟前面女孩借了手机,我猜是打给他孩子,说:「我快到了,快来接我!」大包小包,有点惊慌的背影,像是第一次来。这画面,脑中瞬间浮现这广告(蔡莺妹—母亲的勇气),莫名鼻酸(可能是来到北京如此有文化的地方,让我突然变得非常感性,当时应该去旁边葬点花)。北京景点,简单来说就是花钱观人山和人海。

地铁很有趣,每天的尖峰时刻就像台北捷运跨年当晚拥挤瘫痪的景象,每个出口都必须用挤的才下的去,我在那绕了三圈,坐在一旁吃肉夹馍看人潮,吃饱后,决定还是不要去跨年好了。公车也堵,下车走还比较快。

北京回来,耳鸣到快听不见,摊死在床上好几天,发炎持续蔓延,看到药随便抓了就吃,当起周医师,这个没效吃那个,吃了一堆药,完全没有好转迹象,我真没当医生的天分。耳鸣如鬼哀号, 搞得很焦虑,不了解医疗体系,跑到附近大医院,拖着病重反复在诊疗室和缴费柜台走,在这,任何事都必须先缴钱才能进行,医生一付就是要赚你钱的样子,感觉不太好,护士又用他妈的土法炼钢的方式帮我通耳,很不舒服且一点效果也没有,花了台币两千多,换了两罐点滴,拿着它到有点破旧的社区医院。

到那重复一次挂号,让医生开单,缴费进程,领取注射工具,才能打到点滴。生病时候特别想家,在台湾,生病就拿健保卡,花个两百块就能了事,到大医院,也没有那么多重复的手续,当下觉得全民健保真美好。躺在拥挤的诊疗室,忍着泪水,当下领悟到「没人帮的了你,你只能靠自己」。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514886
第一次搭卧舖火车

北京

沙尘暴迎接

穿梭在胡同中



大连—长沙—南昌—庐山—景德镇—婺源—黄山—千岛湖—杭州—海宁—大连

又过了四天,耳鸣没好,但周医师估计死不了,就去了长沙,这一去就又一个月。我还是有点羞耻心,一路上背着厚厚一本Dreamweaver的书,想说路上时不时就来做点作业,以免大陆师长对台湾人留下不好印象,那书就这样随我上了庐山、黄山,坐了艘船到了西湖,观了钱塘潮,始终没被我打开过,也不舍搁下,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包里成负重训练工具。

从杭州回到大连,被江南文人气息熏陶一圈后,神清气爽,觉得自己真的该好好学习了,奋发读书,期许能完成一门课。隔几天早上,起个大早,还买了杯咖啡,充满干劲的上课去,老师疑惑的看着我问:「你是我们班的学生吗?」我:「是,只是前几周有事情无法出席。」问问同学目前上课的进度,随便画个草图,和老师鬼话连篇乱扯一番设计理念,讲完,倒头就睡,享受美好的上课睡觉时光,飘飘然,似乎回到高中时光。在高中,从一进到教室把晨考考卷 垫好在桌上,然后就睡死到中午, 隐约记得老师走到身旁,不知道是梦还是真实,我只记得抬头对他微笑,倒头继续睡,这回忆真美好,大学就都直接翘了,哪还有机会趴在桌上睡。这也成为我这学期最后一堂。

研三的学长,完全没课,天天找妹吃饭,大五的学长,只有堂英文课,但心情不好,必须翘,心情太好,也必须翘,出席率不高,自费到外头学唱歌,两个非常悠闲,不远千里,四处找美女,也不停鼓励吹我不要去上课,上课太累。 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听从了他们的建议, 之后就没去上过课了。


湖南长沙_天心阁

湖南长沙_岳鹿书院

江西南昌_滕王阁


江西庐山_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最好的摄影位子就会被摆上小贩张椅子,实在煞风景

江西婺源_理坑



我的小导游_余康

江西婺源_月亮弯



安徽黄山


黄山日出,都是人

浙江千岛湖

浙江杭州_丝绸博物馆

杭州海宁_盐埕




大连—七台河—佳木斯—哈尔滨

宅了几天,过了几天无聊的日子,整天听韩国室友和她中国男友吵同样的事情,真想拿过她的手机跟她男友说:「你先帮她提升汉语能力再跟她吵好吗?不然每次都说那几句,我听到都烦了。」

在想着要去哪的时,一个在北京认识的朋友来电,先去公安局办了延签,买张车票,搭了两个晚上的车,到了七台河。七台河四周都是煤矿山,暴发户很多,在朋友家混吃混喝,学包北方粽、做了台式炒饭予以回报。被朋友妈妈念了一顿,她说:一个女生太危险,随时会变成压寨夫人(这词是爬贡嘎的队友教的,就是被抓去山里当小老婆,幸运的话可以当大老婆喔!),再举了几个在黄土高原窑洞中发生的可怕故事,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但我始终相信人性本善,无法预料的事情,就交给上天吧。

之后就在黑龙江四处晃,台胞证在加签,一路上没有证件,旅社不给住宿。还好哈尔滨青旅被我的悲情攻势说服,跟他说证件两天就会寄到,中间又出了些状况,最后,是隔了十多天我才拿到证件,体会到证件的重要性。青旅里有两个台湾人,一个是上个月才到这做前台,每天都在等帅哥客人进门;另一个,是个中年色老头,来作生意的,抽烟总是翘着小指,整天开黄腔, 见人就讲他的嫖妓史,是个十分空虚的老头。就因为等台胞证,比记画中的多待了一周多,偶尔去松花江畔跑步,散步到对岸,街头四处游走,看笔记猜测那是哪个风格或主义的建筑。

在青旅认识了,以色列71岁老先生,在中国因为语言关系,旅行不是很顺利,(一直以来会主动搭讪的类型是老人、小孩、动物,和这三者在一起可以很自在,他们不会用社会价值评断你,没有利益关系,和他们身上散发的纯粹。)我能帮的的上的就帮,帮他找旅游信息,他用Google earth跟我分享他的旅行经历,他是个以色列退些军人(我把算了一下,二次大战末期出生,当军人时应该是以色列独立初期,应该经历过不少激烈战争,真酷阿),退休后就独自四处旅游,休息两年,旅游一年(出境超过三个月国家就会暂时停止给付退休金,休息的两年待在以色列存旅费),除了伊斯兰国家拿不到签证外,大概全世界都走遍了,google earth转阿转,一年从非洲北走到南,走遍南美洲,还在那学了西班牙文,已经环游世界好几周了,我不时会问他,那些我们一般认知很危险的地方会不会危险。他总是很激动的回答:No, it’s not dangerous. 他说以色列人都狠独立,很年轻就会四处去旅行,男生女生都一样(大概征兵制有影响,男生当兵三年,女生当兵两年)他网页是希伯来文,我中文,用着破英语就这样沟通。最佩服他的是:他很勇于学习新的事物,真的是活到老,学到老,我们相差五十岁,一样用着电脑,说着破英文。他经过无敌多的波折,现在终于到蒙古了。

某天下午,在要走回房间的长廊上,一个身上挂着奥运金牌的小男孩冲了过来说:toilet! toilet!,我带了他去到厕所,他叮咛我要在外头等他,不停出声音试探我还在不在外头,非常可爱。(我们大概都只能用比手画脚来沟通,他英文只会一点点点,中文会:谢谢和我是法国人,法文我听不懂)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514886

这法国人家,总共有有六人,爸、妈、16岁的大女儿、11岁的二女儿、5岁的儿子、四个月的小女儿。二女儿,过来问我有没有纸或画笔, 她和弟弟要用以前人留在青旅的油画颜料画画,我拿来几张A4纸给她,用报纸卷起来给她当画笔。我看他们画的很起兴,过去问能不能让我也试试,女孩很惊讶的问:我真的愿意要跟他们一起玩吗?两个这么可爱的小孩,怎么能错过,女孩跟我解释:他们画的是French design,是法国小孩常玩得画画,可以训练想像力。边画边聊, 这法国人家计划一年在欧亚大陆旅游,从法国出发,中南东欧,印度,泰国,然后在泰国待了三个月,因为妈妈在泰国生产了最小的那个妹妹,生产完没几天,就又继续旅行,妈妈非常的勇猛!之后去了越南,就到了中国,哈尔滨是他们在中国的最后一站,之后从绥芬河到俄罗斯去。11岁的小女孩非常懂事,弟弟把东西整个乱搞,衣服弄脏,都是她收拾、清洗。英文也说得很好,如果无法沟通的话,google translate(法文—中文)就派上用场了!

卡通动画永远不分国籍和年纪,也是骗小孩的最佳工具,我们三个就看了一整个下午, 小男孩很爱撒娇,他哭着说他年纪太小不愿意一个人坐,就做在我腿上,心情好就会转过来亲你脸颊一下,我乐翻了。法国人对于情感表达不会相中国人扭扭捏捏,或许就是这样他们比较浪漫吧。从马达加斯加到龙猫,他们早就都看过好几次,虽然没法文发音且是中文本幕,那两个孩子还是可以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台湾色老头过来说一些疯言疯语(当时就说:法国人都很爱搞乱轮之类的无聊话) 法国小弟当然不知道色老头讲什么,但影响到他看卡通了。他帅气的按了暂停,先比了『嘘』,在挥手意思要他走开!色老头摸摸鼻子,喃喃自语:「你这个死兔崽子,给老子记住。」

这种全家长途的旅行,在台湾社会很少看到,很少家长能放下自己的事业和孩子的学业就出来周游列国,和法国小孩接触一天半下来,感觉他们很独立,比同龄小孩懂事多了,他们爸妈也很放心让他们尝试任何事情,不会限制不能怎样又怎样,不是放任,而是让他们自由发展,这跟我们的生活很不一样。


黑龙江七台河_当地女孩,一起跳上拖拉机,好心农民拉我们一段路

黑龙江哈尔滨


法国小姊弟

寄笔记本回家,有寄到喔!满满的邮戳!

哈尔滨_虎林园



长春—满洲里—海拉尔—阿尔山—白城—大连

离开哈尔滨,直奔,满洲里,风很大,太阳也很大,隐约可以感受到紫外线非常强烈,招牌满满的都是俄文,路上也充斥着来购物的俄国人。走了八九公里到「国门」,是个大门,台湾不曾看过的边境,出国不用搭飞机,有些震撼。但因为当时非观光旺季,呼伦贝尔草原四周的小城市几乎看不到游客,每个旅社柜台都会用气音问:那你一个女生要住喔。我只能很不爽的点头,心里OS:不然你是在我后面有跟着鬼喔!

之前看完《狼图腾》对草原充满了期待,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会隐约出现几个白色蒙古包,四处有帅气的牧民骑着骏马放牧,偶尔狼还会出没其中。不知道是我去错草原,还是怎样,我在呼伦贝尔草原几乎没看到有牧民骑着马,大多就在一旁看着牲畜或开着拖拉机,蒙古包也不多了,很多都是搭给游客住的。当时不想花钱去旅游景点,反正 随便乱晃都是草原阿,其中一天,在草原的公路上走了二十多公里,没有地图,全凭绝对方向感,完全看不到尽头,不断看到海市蜃楼的景象,很酷。之后到了空城般的阿尔山,都已经四月底了,晚上气温只有2度,冷到睡不着。这一路,搭了不少黑车,在黑车和客运上看到许多豪放的母亲,孩子肚子饿,不管周边有多少人,衣服掀起就喂,附近的人都没什么反应,只有我看得目瞪口呆,可能我从来没喝过母奶,也不知道母奶怎么喂的,只是觉得这些母亲真伟大!

晃晃晃,又晃回大连。

回到大连,把全部东西翻出来洗好,再塞回去,待了两晚,和大工的朋友吃了顿贩,他们问:什么时候还要出去?我:明天中午,重庆。



内蒙古阿尔山_路上只有我一个行人



我最爱的东北菜_蘸酱菜,健康又好吃!尤其婆婆丁

吉林白城_乱搭了辆黑车,就到这了

吉林白城_四处乱走,累了,就找棵树乘凉




大连—重庆—成都—峨嵋山-川藏-昆明-大理-大连

重庆是个山城,高高低低的坡,随便走一段路便满身大汗。

闷热的天气,走起来很没劲,很缓慢的从重庆到了成都,晃到峨眉山,原本很缓慢的移动就在两度遭受他妈的跋扈野猴攻击后不停的赶路,因为惊吓过度,一路上把所有认识的神都请出来,不停的在心中飙脏话希望野猴不要靠近。在人烟稀少的深山,遇见野猴恶霸们,瞬间变成小瘪三,被如婴儿般的黑色小手抢走我的武器,三四只同时往身上扑,干,那天晚上一个人住在破旧的山腰小庙,小姐还叮咛我小心猴子会进来,睡觉都不停出现这画面,惊吓到失眠,隔天路上看到人就问有没有猴子,绷紧神经快速爬到山顶,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我以后绝对不要去有猴子的山了。

在这趟出发前,看四川在地形图有一大块是褐色,而台湾地形图上只有两块鼻屎大小的褐色,到四川当然不能错过褐色区块,但不敢冒然行事,听了朋友的建议上网找徒步团,看了更兴奋了,去年我一个人带了一颗柳丁就冒然的去登Hallett Peak,爬得又累又饿,海拔也不过三千九,台湾怎么爬也爬不到四千,但徒步团随便一个都有到海拔四千多的地方,四千多的空气应该十分美好。挑了一个体力能负荷的就参加了。

贡嘎山西南坡,地理位置就在四川褐色那块,想一想,真有点荒谬,从来没想过交换生的日子,会要穿上登山鞋跑到山里去。一车队友,大多都双双对对,或结伴,感觉都有备而来,而我行程、地名几乎都不太清楚,完全是乱入,一心就只想着:吸四千的美好空气、吸四千美好空气。四千多的山上,要很努力的吸空气,很美好但不容易,山真的很美,必须亲自走过才能体会。难得不用自己走,就跟着大伙儿一起行动,不用想要住哪、下一餐吃什么、下一站要去哪,反正跟着走就对,每个人都非常亲切,教了我不少辞汇,例如:他们说我到大陆「打酱油」。塞车时,学玩一个叫「炒地皮」的扑克游戏,我原本以为就是大老二,但完全不同,大叔解释的我也听不太懂,围观的藏族大叔们完全看不下去,笑我是傻子,我果真没有玩游戏的天赋阿,塞了七、八个钟头,我啥游戏都不会,只能观察四周的人,藏民的机车旁的两个小篓子里头有小猪、小羊、还有小鸡,实在是太神奇了。

在成都修整了几天,在朝着云南的方向晃去,到大理的火车, 完全进入梦中,隐约听到很多声「起来了」,以为是梦中情节的妈在叫我起床,不以为意,继续睡,后来出现个很低沉的男人声说「还不下车阿!」突然惊醒,靠腰,全车都没人了,赶快急忙跑下车,原来是梦一场阿。大理气候十分宜人,很舒服,每天,天一亮就带着客栈养的拉不拉多犬去绕古城,路上买个早餐,我一口她一口,偶尔等她和其他狗儿追杀,回到客栈,我看书,她就会钻到椅子下面或是趴在一旁,有条狗相伴的感觉很好,就这样惬意的结束这趟旅程。 我之后一定要养条狗。




藏族孩子,很有礼貌的会和来车敬礼

马帮


子梅垭口4450m_彩虹

贡嘎寺_贡嘎主峰若隐若现

观光客和藏族孩童,很讽刺吧

川藏线,像走在天堂




大连—大连—大连—石家庄—清河—济南—青岛—烟台—大连

回到大连,学校这学期课程已经结束。大连宜人的天气,平均大概都二十多度,我当了二十三天的宅女,活动范围仅限于学校附近,每天出门两趟觅食,顺便找个大树下,拖了鞋,翘个脚,看书。打包行李、整理心情。

一趟小旅行,河北、山东,没有行程、没有计划,七月气候非常闷热,青岛榨啤很好喝,山东买的馒头和眷村卖的口味一模一样,1949年迁徙来台的老兵逐渐凋零,但他们老家的味道已在台湾深根。

够了,厌倦了一个人四处乱晃的日子,彻底累了,流浪五个多月,想回家了。一个人走,很自由,没顾虑,没牵挂,吃饭可以不用讲话;一个人走,很累, 没人分享喜悦,没人舒发的情绪,好与坏只能独自承受,长期处于精神紧绷状态,在彻底崩溃边缘载浮载沉。想找个人伴,但这个人可遇不可求,与其呆等,先走再说,自然会遇见。

五个月又七天,《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内的场景地名,早已模糊,唯一记得「长春围城」曾经带着悲壮情怀到长春,想感受到书中的「长春围城」当时的壮烈惨况,时过境迁阿,几乎感受不到历史痕迹,长春现在是个汽车城了。

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个背包客,也不知道什么是背包客,我就背个包出门,不小心就越走越远,越走越久,不清松,路上有太多意外、太多乐趣、太多故事让人舍不得停下脚步。 一个背包,走着,很多事情在路上就会慢慢自然学会。

刚开始会担心那个担心这个,东西都还有点讲究,带上自己习惯使用的保养品、盥洗用具、吃觉得安全的食物、喝瓶装水、排好行程、订好旅社再出发,确定好一切,减低意外的发生。而现在,就一张车票、一张中国地图、踩着卖鱼人穿的鞋(有个长春大叔说我那双鞋在长春是卖鱼的穿的)就出门,下一站去哪,到汽车站决定,看哪个地名顺眼就去那,晚上住就随便找个地方住(拿台胞证非常麻烦,小酒店大多拒绝接待。)肚子饿了就看路边有什么就买什么,不饿就好,拉肚子就当做定期性的体内环保,水果不洗也可,不会死就好,只带简单盥洗用具,常常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就变成狼狈不堪的流浪汉了。

从小就常被长辈说:「女生要有女生的样子」或「不要忘记你是女生」,这样一路走来才发现,台湾社会非常保守,重男轻女、男尊女卑,女生就必须依着固定模式,不然就会遭受怪异眼光,这些观念早深根蒂固于我们生活,习以为常而毫无察觉。从小就会被灌输「好」女生形象就是要怎样怎样,要淑女、要有气质、要文静、走路要走直,很多规矩。我妈也在这领域很努力,但我从小叛逆,八岁开始学书法,最初用意是希望能让我文静些,但常常练一练就练到把「王」写到额头去,偶尔画个小胡子或麻子脸,妈妈对不起,要我作违背我性格的事,我真做不来。台湾女性同胞要解放阿。

形象对我来说如浮云,翘着脚,不爱梳头,不爱只有装饰性的东西,一切方便就好,从不会为了迎合人去勉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讨厌虚伪。

和学校生活脱节了五个月又七天,还没回去,就可以嗅出某种压力排山倒水而来。卢梭名言:「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

LET’S ROCK!剩下四个月又二十七天,二〇一二即将到来,心中深处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想说但不敢说的话,快去做吧!不管世界有没有毁灭,事情成功或失败,at least we’ve tried!

走吧。 人生就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大连—香港—台湾—?

五个月又七天前,有个无助孩子,望着抽象的未来,大喊:『干,你到底是他妈的三小。』在这浑沌的社会中,随着社会价值观载浮载沉,不快乐。

跑吧,对过去不必的眷恋。人生宛如流星,华丽而短暂,只有挑战才是永恒。很多挫折,很多挑战,没有事情是不可能。跌倒了,站在路边,像孩童般无理取闹的哭泣,大街上空无一人,很快就意识到,这条路只有自己,哭不但无济于事且太废体力,赶紧眼泪擦干,继续前进。未知的变量,令人着迷。

旅行中,找个安静的角落,阅读,走累了,就在阅读中继续旅行,多享受。享受生活,享受人生。

第五个月又六天的夜晚,索性找个草皮躺下,翘着脚,望着依旧透彻的同一片星空,纪念这些日子。

第五个月又七天,太阳依旧升起,睁开眼,我很快乐。背包上肩,又是崭新的一天。下一站是哪里?




第一次发文,请多多指教
my blog: blog.sina.com.cn/chouchienwen
此帖于 2012-08-24 00:54 被 chouchien 编辑。
感谢 150
107255 次查看
寻梦像扑火
#2
旧 2011-08-03, 22:48
很好的文章很好的女孩
感谢 2
novem9th
#3
旧 2011-08-04, 14:33
写得真棒, 我很喜欢这篇文章!
感谢 2
小眼睛先生 的头像
小眼睛先生
#4
旧 2011-08-04, 14:39
引用:
作者: novem9th (原帖)
写得真棒, 我很喜欢这篇文章!
我也是!

悠悠晃晃,言散情长。

小眼睛先生
感谢 1
chris_s
#5
旧 2011-08-04, 15:09
很生动的旅游记 ~~

这句话太贴切了...
一个人走,很自由,没顾虑,没牵挂,吃饭可以不用讲话;一个人走,很累, 没人分享喜悦,没人舒发的情绪,好与坏只能独自承受,长期处于精神紧绷状态,在彻底崩溃边缘载浮载沉。想找个人伴,但这个人可遇不可求,与其呆等,先走再说,自然会遇见。

每次出去如果要找伴, 都要配合彼此的时间, 很麻烦. 而1个人走是自由的很但些许的寂寞..
感谢 1
李青
#6
旧 2011-08-04, 15:47
cool !
i like it
感谢 1
0925038 的头像
0925038
#7
旧 2011-08-04, 16:16
典型年轻人的fu
典型20岁的style
不免让我想起了最近刚看完的简媜所写的顽童小番茄
现在的小番茄...年纪与你相仿
当然你绝对不是那粒小番茄啰
感谢 1
chiuyi0405
#8
旧 2011-08-04, 16:47
非常棒的文章!
希望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能有相同的心境,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感谢 1
oxox
#9
旧 2011-08-04, 19:10
大陆很好玩吧。。。我们也想去台湾啊。。。。
感谢 1
shangheng shangheng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10
旧 2011-08-04, 19:54
这篇文章,又燃起我出走流浪的热情!
感谢 1
idadai
#11
旧 2011-08-04, 20:13
非常赞喔,期待自已也能像版主一样精彩
感谢 1
fufuvery38
#12
旧 2011-08-04, 20:17
看的出来你很用心的发文呢
文笔很不错,很直接,一点都不模糊
照片都好美啊~~你有学摄影吗??
我觉得你的性格好,挺不做作的ya!!
"形象对我来说如浮云"-→我笑了,但是我会翘脚也会梳头喔~~
感谢 1
helga 的头像
helga helga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13
旧 2011-08-04, 20:54
哈哈 我在云南的时候
也发现这里的孩子 会跟来车敬礼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
看到第二次才确定 我没眼花
事隔八年
现在孩子们 看到来车 还是敬礼
真是太妙了
感谢 1
tycho tycho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China
#14
旧 2011-08-04, 22:40
这——就是种生活态度!
感谢 1
june1224
#15
旧 2011-08-04, 23:11
写的挺悠闲的。其实路途中也会遇到很多麻烦事吧。
这就是旅行。
享受的是过程。
结果只是浮华。
感谢 3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