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用回忆去旅行 | 澳洲 #2

26 6 3491
The_Tanya
#1
旧 2020-06-10, 23:26

混沌不安的这一年,人们停止旅行,拉开社交距离,但你是否有过旅行片段画面突然飞入脑袋的经验? 在那些俗不可耐的日子里,昔日的旅行片刻以不同形式闪进脑袋里。突然一股脑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只因为某个旅行当下感觉涌上心头,或是某个空间的味道,让人一下子掉进回忆漩涡里。旅行中的所见所闻不会为你往后日子带来什么实值的效应,但这些旅行中的过客将在平淡无奇的日常中不时出现,提醒你曾经的美好/特别时光,让人莞尔一笑,这些旅行中温馨可爱的事件将会鼓励你,在困难抑郁的时候,擦干眼泪时便化作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养份。


那些闪进脑海的画面 : 画家的解读 | 爱丽泉 Alice Springs


突然怀念起工作一上午后,在仅剩的一点点时间冲到朝思暮想的Sunday Market 去遛达,那是个无聊小镇每两周举办一次的假日市集,逛来逛去就只有那几个摊位吸引人,但就是对这氛围爱不释手。点杯冰摩卡,是上头有鹅黄色鲜奶油的那种,再来片被韩国人嫌贵的Veggie(类似蔬菜煎饼),偶尔心血来潮坐在Red Dog露天座位啜饮咖啡,享用班尼迪克蛋以及挥霍不尽的暖阳和蓝天。小镇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令人拥有单纯的美好,不是人们口中的小确幸,而是感受到自己用心生活在其中的一股温暖踏实感。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30784

市集的草地上常有澳洲原住民(Aboriginal)在卖画,他们会直接把画一张张摊在草地上,不会开口叫卖,就是像放空一样让有兴趣的顾客自己来欣赏,又或是在一旁席地而坐直接作画;用色大胆鲜艳,画作内容常与大自然相关,或是表现澳洲原住民的文化传承,他们的文化里没有文本记载,而是用唱歌的方式传给下一代,或是画在岩壁上。

大自然与他们融为一体,房子关不住他们,睡河床比睡床垫舒服自在,天冷就在河床边生火取暖也不愿进屋里开暖气,他们的语言里没有”画家”这个字,因为他们认为画画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是一件和生活融合在一起稀疏平常的事情,而我们这些外来者把它称作”艺术”。


她的名字叫做Lily,我猜那只是她的英文名字,她应该有一个属于母语里的姓名,就像我们也有一个自己的中文名字一样;我从她手中的三张画挑了一张,作为这几个月来的纪念,画中的内容是女人们绕着营火,还有巫蛴螬(Witchetty grub)及蜜蚁,是一个富足且向大自然感谢的画面,与我当时的心情非常吻合。

如果你对澳洲原住民的故事也充满兴趣,可以去看『旷野的声音』这本书 去博客来看看

那些闪进脑海的画面 : 佛心的五金行老板 | 爱丽丝泉 Alice Springs

喜欢爱丽丝泉的原因一 : 即便前一天下雨潮湿,隔天马上又恢复她该有的样貌,情空万里,蓝到很假的天,随时随地可挥霍的暖阳,找个地方背靠着阳,看看自己的影子,看看眼前的光景,和身边的人随意聊聊天,冷冷的手搭配热呼呼的茶或咖啡,然后这么渡过星期三的上午,好奢侈的惬意。


曾经在澳洲内陆车子零件坏了,跟姐姐两名弱女子没辄只好找人修,荒野中的小镇只有唯二的车行,而车行不是没办法修就是没材料,我们转而找唯一的五金零件行帮忙,老板佛心的帮我们找替代零件,姐妹两跟老板一起趴在地上,研究了半天还是不吻合,最后英文太烂还听不出老板婉转的拒绝,好像那样的日子吃点苦还笑得很开心,现在的日子总觉得缺少什么,太固定的日常反而让人不知所措。人总在被迫离开或失去的时候才惊觉原来不喜欢的也暗藏令人感到幸福或是珍惜的事物,原来一直身处在幸福当中,原来自己还不够享受人生;其实很多时候转个念头,你所看待的事物将会变得很不一样。

那些闪进脑海的画面 : 把自己丢进荒野里 | 乌鲁鲁 Uluru
一辆小巴士,一台拖车,一位身兼导游、司机、厨师的澳洲人,带着15个来自不同国家,说不同语言的人前进荒地;随身携带熊猫玩偶的加拿大老师、从小被瑞典人收养的韩裔女生、会说中文的韩国弟弟、活泼有趣的韩国女孩、感性的德国母女、长得像卡麦蓉·狄亚的德国女生、家族名称叫Best Man的澳洲人…每个人带着不同目的前来,不同国家背景、生活方式的我们要一起贴近生活三天,除了每天走的行程之外,所有吃喝与生活起居都要在只有简易设施的荒地内完成,睡的是温热的红土大地,吃的是大家携手一起准备的料理,当然还有随时随地恼人的苍蝇…这是当时的我无法想像的旅行方式,虽然辛苦却很天然,结束后竟然无比的想念。


想念清晨的冷风,虽然冷得发抖,但日出美得让人陶醉。
想念当时的艳阳,夏季直逼45度的高温,把这些大石头晒得更耀眼,它所带来的震撼久久不能散去。
想念睡在暖哄哄的红土大地上,没有帐篷没有任何屏蔽物,眼睛看着银河入睡,亮的好像没有关灯。
想念亲眼见证森林大火,生平第一次的野地惊吓,是视觉、嗅觉、触觉的三观体验。
想念牛肉香肠的骚味,还有出手相救代烤袋鼠肉的滋味。



导游小时候曾经拥有一只袋鼠小宠物,所以烤袋鼠肉是导游不愿下手的料理,他征求代烤自愿者,我跟韩国弟弟当然马上出手相救。澳洲人与大自然非常亲近,十之八九有豢养野生动物的经验,或是小时候家里养过袋鼠,因为一般人只要资格符合也可以申请做袋鼠baby的妈妈,帮助那些袋鼠孤儿长大。

那些闪进脑海的画面 : 大自然复育与摧毁的能力 | 袋鼠岛 Kangaroo Island

2019年底澳洲森林大火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新闻中野生动物受灾难的画面让人伤心欲绝,袋鼠岛烧掉三分之二的新闻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脑中闪过一幕幕的画面,想起当初误打误撞流浪到袋鼠岛上的日子,它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外岛,岛上孕育许多野生动物,人类活动范围比例远远小于野生动物,我们在那里遇见最美的日落,最细白的沙滩,最奇特的岩石,海豚家族的晨间游泳,随处可见的袋鼠、无尾熊、海豹;还有一直很想聊天的德国女作家,17岁独自旅行的瑞典女孩,眼睛锐利总是第一个看见野生袋鼠的英国爷爷,突然冒出来说一口流利中文的老外,还有好多好多小故事…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30784


▲ 袋鼠岛有最美的日落,最佳观赏的位置放有一张长椅,地上写有每个月日落的时间,超级浪漫 !

澳洲对我来说别具意义,它是我心中第二个家,在那生活的两年时间改变我很多人生的视角与价值观,想看动物就应该走到户外野生区去寻找而不是进动物园,带孩子亲近大自然最简单的方式,是赤脚踩在草地上晒太阳;大自然的力量不是人类可以抗衡的,它拥有神奇孕育的能力,以及无止尽摧毁的力量,我们无法控制她,而是要谦卑的向她学习,与她和平共处。



那些闪进脑海的画面 : 成为当地人的资格 | 爱丽丝泉 Alice Springs
『Todd River 淹水了!』 第一次听到的反应是”这是什么怪逻辑”,既然叫做”河”那么里面有水也是正常的情况,为什么这个镇上的人对于河床里有水感到如此大惊小怪 ? 好像是镇上的一件头条大新闻,难道是我听错吗 ? 还是这条河有什么特别之处 ? 可是这条河在哪里 ? 已经来到这小镇好一些时间,怎么没看过河呢 ?


这个小镇位于澳洲内陆中心,一个沙漠型气候的地区,但因为小镇有永久泉水,而成就她是一片荒芜红土中的一点丛绿,也因此形成一个小聚落,一年下雨次数大概手指头数得出来,所以这条Todd River平常跟一般砂土路没两样,某几段河道还铺有柏油路让车子方便过路,难怪外人难发现镇上有条”河”。若未来几天有下雨的可能性,街上民众都会纷纷讨论,身边朋友、房东、同事也会在聊天时特别提到『明天会下雨唷 !』,更有传言说『如果你看过Todd River满水位三次,便有资格说自己是当地人了 !』。



假如你够幸运,可以看见爱丽丝泉下雨,可以遇见Todd River满水位,你会发现镇上许多人纷纷跑到河里去踩水,镇上人们这些行为看在雨水丰沛的岛国子民我的眼里根本是奇观,可爱又好笑,是否老外看我们台湾人冬天跑到山上争相赏雪的意思一样呢 ?

欢迎来【飞行日记 Flight Diary】看更多文章

Photo Credit: https://www.instagram.com/ayi05113/
此帖于 2020-06-13 10:33 被 The_Tanya 编辑。
感谢 20
3491 次查看
小眼睛先生 的头像
小眼睛先生 小眼睛先生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2
旧 2020-06-11, 11:36
引用:
作者: The_Tanya (原帖)
假如你够幸运,可以看见爱丽丝泉下雨,可以遇见Todd River满水位,你会发现镇上许多人纷纷跑到河里去踩水,镇上人们这些行为看在雨水丰沛的岛国子民我的眼里根本是奇观,可爱又好笑,是否老外看我们台湾人冬天跑到山上争相赏雪的意思一样呢 ?
全篇文章,每段都很好看,非常喜欢。
但请原谅我消失的越来越快的瞬间记性。
所以就只先回文末这部分了。

真的,小时候,每次提到合欢山飘雪,大人就会说:要不要去山上看雪,或提起他们曾更在合欢山看过雪的事,还不时会拿出相片重温。

跟爱丽斯泉的这段相比,可以发现,其实大家享受的是"一种当地生活生活中少见"的时光。
这跟到黄种人少的地方,大家会围着,好奇。
以前还数位相机还不普遍时,到偏乡如果拍照,大家都会想看相机上的小萤光幕,看了显像后都露出”唔...唔...原来是这样....再看一次好了”的神情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让居民赞叹或惊奇的,并不是数位相机的 "科技",而是一种"少见"。
也就是 日复一日的 时间之河里 的一种 "珍稀" 呀:)~
感谢 2
lotusdragon
#3
旧 2020-06-11, 12:48
悉尼住了四年,还没有去过Alice Spring,很想从那里往北自驾到Darwin。谢谢介绍。
感谢 1
The_Tanya
#4
旧 2020-06-11, 22:49
引用:
作者: 小眼睛先生 (原帖)
全篇文章,每段都很好看,非常喜欢。
但请原谅我消失的越来越快的瞬间记性。
所以就只先回文末这部分了。

真的,小时候,每次提到合欢山飘雪,大人就会说:要不要去山上看雪,或提起他们曾更在合欢山看过雪的事,还不时会拿出相片重温。

跟爱丽斯泉的这段相比,可以发现,其实大家享受的是"一种当地生活生活中少见"的时光。
这跟到黄种人少的地方,大家会围着,好奇。
以前还数位相机还不普遍时,到偏乡如果拍照,大家都会想看相机上的小萤光幕,看了显像后都露出”唔...唔...原来是这样....再看一次好了”的神情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让居民赞叹或惊奇的,并不是数位相机的 "科技",而是一种"少见"。
也就是 日复一日的 时间之河里 的一种 "珍稀" 呀:)~
谢谢你喜欢
rcchen 的头像
rcchen rcchen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5
旧 2020-06-12, 14:38
平时常会因为闻到某种味道,听到某首歌或尝到某种味道而回想起过去所发生的情境,而这些偶然回想起的情境总能帮枯燥的日常增添些许活力的甘露。

很喜欢你每一段,因为你的文章我也想到一些不知多久没有重游的回忆,谢谢你。
感谢 1
The_Tanya
#6
旧 2020-06-12, 23:06
引用:
作者: rcchen (原帖)
平时常会因为闻到某种味道,听到某首歌或尝到某种味道而回想起过去所发生的情境,而这些偶然回想起的情境总能帮枯燥的日常增添些许活力的甘露。

很喜欢你每一段,因为你的文章我也想到一些不知多久没有重游的回忆,谢谢你。
谢谢你喜欢,这是很棒的鼓励。
感谢 1
蛋头娃娃
#7
旧 2020-06-18, 20:43
好棒的分享,谢谢你
有机会还想回澳洲再逛逛
记得第一次看到大洋路的风景,内心还是激动不已啊
感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