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2019 俄罗斯三城之间(莫斯科、圣彼得堡、摩尔曼斯克)

35 3 2883
whostopia
#1
旧 2020-01-03, 00:28

「所有真实的追寻,皆在这个花园终止,鲜血自裂开的果实中倾泻而出,被切成两半的果实则可让旅人和朝圣客止渴充饥。食用果实意味着要离开花园,因为这果实叙说的是别种的事物、别种的渴望。因此薄暮时分,你告别这心爱的地方,茫然不知他日能否归来,只晓得你将永远无法循着同样的路回到这里。说不定有那么一天,你偶然打开一扇门,发觉自己又来到墙的另一边。」-Jeanette Winterson。

重返莫斯科



天光微亮,在莫斯科市中心一间涂满绿色油漆搭配酒红丝绒窗帘和地毯的小房间,躺在床上透支的我像是溶解在房间底部,少少的家具除了镜子、书桌只剩一只仿旧行李箱造型的床头柜,周围弥漫复古的木质气息,我却确定那味道来自环绕的颜色而非任何物质本身,窗外微光一缕缕稀释残余夜色,安静且缓慢。



下塌酒店的名字带有「Orange」这个字,然而从装潢外观各方面都找不到和橙子或橘色有关的元素,前一天在Uber上错误定位,我被送到另一家应该是钟点酒店的Orange Hotel,阴暗的入口塞满杂物,边吆喝俄文边急着想关上门的门卫,让我像个多疑又神经质的独游女子,一阵比手画脚后,两个神似「死亡金属版」Noen Eubanks的青少年帮我把行李拖回大门前的长廊。果然没错,下次挑住宿要避开柳橙、布丁之类太可爱的关键字,这点可能放诸四海皆准。



我的旅途绕俄罗斯左半圈再回到莫斯科已经是尾声,比起圣彼得堡井然有序的古典街道排列,在莫斯科可以明显感受到更为现代的城市规划,以克里姆林宫为中心向外发散,巧妙配置的环状交通网络、公园林荫道到沿河而建的七姊妹等史达林建筑。每个国家逃不过两大城间的「瑜亮情结」同样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间上演,我在两座城市都曾和当地居民聊到对于另一座城市的看法,圣彼得堡的人认为他们住在国家最美的城市,言谈中隐约自带对于当地艺术文化的一种自豪,认为在西化这一点上莫斯科无法与其相提并论,莫斯科的人则和我分享薪资的差异,一般情况下,莫斯科的薪资是圣彼得堡的两倍,如果和其他农村例如高加索山区的城镇相比的差距则来到三倍之多,于是不管是莫斯科或圣彼得堡,皆可见大量从外地迁入后就此长期定居的年轻人。



在莫斯科停留最久的两个景点分别是普希金美术馆和俗称「一只蚂蚁」的伊兹麦洛沃跳蚤市场。把普希金美术馆摆在第一站起初打定主意想去看看馆内收藏的几幅高更在大溪地的作品,奇怪的是逛了一天竟没看见半幅,反而意外看了许多古物,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亚述王朝的巨型雕刻和古埃及文本科普特语(Coptic)的几幅手稿。平日的普希金美术馆人潮不多,来的多半是老师带队看展的学生,一连从冬宫逛到普希金,最强烈的感触是-丰沛的艺术资源对于人类精神生活真是扮演太重要的角色了,即使这几十年来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低落、远不及欧洲多数国家,但这些无价之宝却仿佛源源不断的薰陶着一座城市于无形之中,曾经称霸大陆的印记历经政权更迭依旧如往昔闪烁着。




「一只蚂蚁」是莫斯科郊区一个着名贩卖手工艺品和二手商品的市集,选在热闹的周末中午造访,市集入口先是两侧的苏联式老店铺,摆满枪械和古董相机,再往里面走一点便能看见两大排纪念品店家,不外乎各式造型的俄罗斯娃娃、木制品和几家琥珀专卖店,这才知道俄罗斯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琥珀产地。另一侧周末摆摊的跳蚤市场,卖的东西来自世界各地,有些看起来简直是破铜烂铁,脏脏旧旧的布娃娃、烂靴子还找到一枚微章写着眼熟的简体中文-「上海市第二届运动会」,我漫不经心逛着,最后在一个老爷爷的摊位上入手一张苏联时期黑胶。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97514




圣彼得堡夜不眠



圣彼得堡是不需要睡觉的城市,有趣的事情从清晨到半夜时刻在每个角落发生,以致于前几晚每天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亢奋又缺乏睡眠的下场就是我在后面某晚盛装去看芭蕾舞剧的时候,整场几乎在昏迷状态中挣扎度过…



旅游网站Culture Trip上罗列出十几项体验圣彼得堡的玩法,包含看凌晨时分的开桥和参加本地人带队的爬屋顶行程,带你爬上几个废弃大楼的屋顶,用不一样的视角鸟瞰这座城市,类似的爬楼、爬屋顶摄影也一度流行于上海,但出于安全考量几乎是红一个禁一个,看到这类活动在俄罗斯竟是政府合法立案的收费行程时觉得好奇,后来才了解他们的爬屋顶活动各种防护措施确实做的非常完善。




抵达圣彼得堡前一晚,年度的World’s 50 Best Bars名单刚公布,圣彼得堡一家主打墨西哥风格的El Copitas连续几年榜上有名,立刻打电话敲定了当晚的位子。身为一家地下酒吧,酒吧只会给出一个大概位置,酒客需要在约定的位置等待酒吧人员出来带你进入隐身民宅区的店内。El Copitas定期更换不同的主题调酒,从摆设到食物调酒器皿走一种墨西哥亡灵风格,一口喝下Tequila Shot后不禁顿了一秒-恩…我在俄罗斯的第一杯献给龙舌兰。离开前,El Copitas酒保会给一小纸杯加了姜的可可饮品,再三强调要踏出门后才能喝,于是我带着一小杯解酒饮继续步行在初秋微凉的圣彼得堡大街,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The Hat Bar。



The Hat Bar是圣彼得堡当地受欢迎的一间Jazz Bar,酒客大多是年轻人,是个很随意、适合聊天的地方,和同样独自出来喝酒的俄罗斯女生Alina畅快聊了一夜,从俄罗斯的女性、婚姻、文化到社会,刚结婚没多久的她把老公放在家里看书自己出来享受周末夜晚,或许她以为无名指戴着戒指的我和她一样自己出门找乐子吧,其实那只是我独身旅行时的小习惯,就将错就错吧,如果因此不经意拉近了一些距离。回想那一晚,好几次我们都因为彼此碰巧说出对方心里的想法感到惊讶(我第一反应是确认她生日是不是跟我同一天…),她一千公里外的家乡摩尔曼斯克正是我旅行的下一站,严格来说不算是热门的旅游地,甚至在我未提及前就主动推荐了我几家格鲁吉亚餐馆,那是我前往俄罗斯前期待已久的菜系,荣格所说的共时性指得便是这神奇频率吧,一个人的所思所想、所渴望的总会在未来的某些时刻获得洞悉般的回应。



摩尔曼斯克追光



俄罗斯的追光行程本来不在我这次旅行的计划内,但搭长途火车穿越西伯利亚一直是多年的愿望,考虑到有限的假期不该过度耗费交通上而放弃,后来在纪录片「欧洲边缘的列车」看到有段从圣彼得堡驶入北极圈小镇摩尔曼斯克的24小时列车,幸运的话还有机会看见极光,火速在出发前排入这段行程。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97514



随着全球暖化加剧,北极圈在大国的政经战略中越显重要,冰川融解岛屿浮现、潜在的不冻航线和丰沛的能源等,许多评论都谈及俄罗斯的未来和北极圈的开发息息相关,作为俄罗斯首要的军事基地,我觉得摩尔曼斯克真不是个适合观光的地方。



白天市区景点晃晃不需要太长时间,间接让晚上的追光行程变得格外吃重,连续几天跟着极光猎人在寒冷的黑夜中不断转换阵地,随时紧盯复杂的气象即时动态,极圈内的气候十分不稳定,我看着挡风玻璃前一下冰雹、一下大雪、一下大雨,转个弯又倾刻回到一片平静的黑暗。





比起明信片上的着名地标或教堂,旅行中那些吸引我的多来自和当地人的细微互动,有时候我也观察街头广告设计和文案背后透露出的审美与价值观,另外还满讶异俄罗斯人沈迷西方媒体Instagram的程度,机器人刷粉假帐号垃圾讯息泛滥,这次所到之处的俄罗斯人只有少数无法以英文沟通必须出动Google Translate,不懂俄文对于在俄罗斯旅行没有想像的困难,据说是和前一年刚举办完世足赛有关。



上个月读「人类学活在我的眼睛与血管里」,作家刘绍华写到「比起时间,年轻是一种直视与描述世界的状态」,借由书写也许能让自己记得此时此刻那些我所在乎的和那些轻如羽毛的,暂且抛开一些需要时间揭晓答案的事,回归原点,踩在暧昧不明的边界地带仍然重要,那是保持故事完整清晰的前提。

原文发布于:https://medium.com/@whostopia


感谢 34
2883 次查看
Likle
#2
旧 2020-01-04, 01:37
嗨,我也去了哪里
感谢 1
ofey 的头像
ofey ofey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3
旧 2020-01-04, 09:38
感谢分享美景与靓女及特色
小咖肥 小咖肥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4
旧 2020-01-04, 10:44
昨天晚上还在挑灯看着九月东欧行程,今天早上就欣赏到妳的文章,写的真棒。查交通数据还真麻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