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小试牛刀之世界文化遗产系列(帝国的囚徒)

14 23 9252
greataugustus
#1
旧 2013-04-05, 22:00
伦敦塔―帝国的囚徒
(Tower of London)

“Let's talk of graves, of worms, and epitaphs……For God's sake, let us sit upon the ground, and tell sad stories of the death of kings : How some have been deposed, some slain in war, Some haunted by the ghosts they have deposed, Some poison'd by their wives, some sleeping kill'd; All murder'd — for within the hollow crown” —William Shakespeare,《Richard II, Act III, Scene II》
崭新的伦敦
可以说英格兰的历史就是伦敦的历史,而伦敦塔的历史就是伦敦的历史。一座小小的城堡,曾经一再上演着改变英格兰命运的悲喜剧;而一座中世纪古城,因一场大火,却像火凤凰一样浴火重生。这座小小的古堡正是伦敦塔,而这座中世纪古城正是伦敦。伦敦是一座新旧交织的城市,以伦敦桥为界,桥的一侧是像伦敦塔等洋溢着古意的历史建筑,另一侧则是充满着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在今天伦敦是世界级的大都会,与纽约并称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国际大都会。但伦敦的历史却远超过纽约,尽管今天世界舞台中心由欧洲转向美洲,世界经济中心也从伦敦交易所移至美国华尔街。但说起伦敦的历史、人文的背景则使美洲大陆上所有大城市都黯然失色。
早在二千多年前,罗马人就看中了泰晤士河口的战略位置,创建起一个由城墙围着的小城市。而这个小城只有今天两个海德公园般大小,罗马人称其为Londinium。罗马帝国灭亡后,盎格鲁人、撒克逊人、维京人、诺曼人相继蹂躏了这片土地,中世纪初英格兰的心脏在约克,伦敦因地处南方没得到足够重视。自罗马人撤退之后数百年,伦敦也只是一个小城镇。可是瑕不掩瑜,诺曼王朝后,伦敦因地近泰晤士河,得地利之便,可用河运和英伦岛上其他城镇沟通,加之其地处南方,正是一扇面向欧洲大陆和海洋的窗口,故此伦敦开始急速发展。(诺曼人本身来自欧洲大陆,本身为法国一个公国,自诺曼人征服英格兰后,英格兰开始偏离了原来的历史轨道,由原来属于北欧的丹麦文化区向地中海的拉丁文化区急转弯,以致后来「撞上了欧洲大陆」,爆发了和法国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世纪后期,伦敦急速发展,成为王家常驻地和第一大城市,人口由公元1100年的15000人急增至公元1300年的80000人。除十四世纪因黑死病流行以致人口急减外,在十二世纪以后伦敦的人口呈飞跃式增长。及至十七世纪伦敦已成为一座欧洲大城,人口已达数十万,但伦敦毕竟是一座中世纪城市,城内到处皆是中世纪以来遗留下来的古建筑,街道曲折迂回,欠缺整体规划,没有完善的排污系统和卫生医疗设施,以致城内瘟疫流行,消声匿迹数百年之久的黑死病又再蠢蠢欲动,这正是公元一六六六年前夕的伦敦。

图一:图中残存的城墙是伦敦最早的城墙,是大约在公元两世纪末至三世纪初兴建。而图中的雕像是罗马皇帝图拉真,伦敦城墙正是在他在位时开始兴建,故英人立此雕像作纪念
旧的世界开始失序,燃点起新时代的火星却在这一年九月的某个星期三在Pudding Lane中某间面包店燃烧起来,大火一发不可收拾,几乎吞噬了整个伦敦,就连伦敦当时的地标―圣保罗大教堂也在大火中被焚毁。火势一度迫近当时英国宫廷―白厅宫(Palace of Whitehall)(十六、十七世纪时英国国王在伦敦的主要居所,也就是当时的王宫,后来在1698年被焚毁,只有英尼格‧琼斯(Inigo Jones)所建的国宴厅(Banqueting House)保留了下来),大火烧了整整三天,由九月二日一直烧到九月五日,火势才得以控制。城中大部分中世纪留下的建筑几乎尽数烧毁,大约七万房子受到影响。当时的着名作家塞缪尔.佩皮斯(Samuel Pepys)目睹了火灾的混乱情景,形容大火为「令人哀伤的大火」(lamentable fire)。但也正是这场无情之火,烧光了城中所有的老鼠和尸体,制止了瘟疫继续蔓延。一座混乱无序、主要由木造建筑组成的中世纪城市消失了,一座新的规划、新的风格的城市在旧的废墟中创建起来。今天伦敦大部分建筑物都是大火后所建造的。只有这座石制的伦敦塔,屡经考验而屹立不倒。
图二:左侧是英尼格‧琼斯所建国宴厅的外观,是整个白厅宫建筑群中唯一幸存的一幢。而日后斯图亚特王朝的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正是在国宴厅前被处死。而右侧正是国宴厅内的天花板,由当时着名画家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所绘
塔旁的景观
伦敦塔位於伦敦市东部,紧靠泰晤士河与塔桥。初到伦敦的游客,很容易被伦敦塔的宏伟外观、引人入胜的历史典故、耐人寻味的诡异故事所吸引,以致忽略了周围一些不起眼的景点。前往伦敦塔可乘搭伦敦的地下铁(英语称为underground,当地人俗称为tube),但我却选择了乘搭伦敦最具特色的双层巴士,在过程中可欣赏到周围的街景,而且经过伦敦市许多着名的地标如女皇剧院(Her Majesty's Theatre)、国家画廊(National Gallery)、林肯法学院(Lincoln's Inn)等,这是搭地铁所不能比拟的。伦敦塔对面的一条街有一座外观不太起眼的小教堂,名为All Hallow by the Tower。没有圣保罗大教堂的雍容华贵,没有西敏寺的皇家气派,也没有林肯大教堂的巍峨雄伟,但它却是忠实的历史见证人。这座小教堂有1300年历史,比很多主教座堂也要古老。美国第六任总统 ― 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尚未任总统时,代表美国出使欧洲,在伦敦停留期间邂逅了美国驻英公使的女儿露易莎‧凯萨琳‧詹森,后来正是在All Hallow by the Tower里结婚。而1666年伦敦大火的目击者之一,作家塞缪尔.佩皮斯(Samuel Pepys)正是在这所教堂的塔楼观察到火势的。但这座在多次大火都幸存下来的古老教堂却敌不过无情的战火,二次大战中纳粹德军的空袭完全摧毁了这座教堂。今天的建筑是在原址上重建。教堂里的地下室藏了许多罗马时代和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留下的文物,在今天伦敦的教堂中实属罕有,可说是都市中一个历史宝库。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883103
除All Hallow by the Tower外,伦敦塔旁外还有伦敦着名景点之一的伦敦桥。伦敦桥的正式称呼是“Tower Bridge”,中文应翻译为「伦敦塔桥」。伦敦塔桥是一座横跨泰晤士河两岸的一条机械推动式悬索桥,连接着伦敦的新城区和旧城区。平日有船在河面驶过的时候,伦敦塔桥会用机械拉起,待船过后则放下。在1894年建起时,是一条非常新颖的开合桥。
图三:左上方是女皇剧院、右上是国家画廊、下两图是林肯法学院,都是伦敦市有名的地标建筑
图四:图中是伦敦市内一所有悠久历史的小教堂,可追溯至公元七世纪,可惜在二战中被毁,配为原址重建
而童谣中「伦敦大桥垮下来,垮下来,垮下来」(原文为: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中的伦敦桥和这座伦敦塔桥没有任何关系,那童谣中指的伦敦桥是在泰晤士河上游的一座石桥。而据考证「伦敦大桥垮下来」这座童谣最早在十七世纪已有纪录,歌词可能是纪念公元十一世纪英国国王为延缓维京人入侵已烧毁泰晤士河上的木桥的历史故事,甚至有学者提出和中世纪早期活埋小童在桥的地基中进行血祭,以防止大桥倒塌有关,但尚无任何证据。这歌词的真实意图始终无人知道,但这童谣的节律传到欧洲其他国家如法国、德国和意大利,成为近代家传户晓的童谣。顺带一提,在殖民地时代,英国人把它带到香港,当时香港人把它改了一改歌词就叫「有只雀仔跌落水」。伦敦塔旁还有一艘二战时留下来的巡洋舰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HMS Belfast),现已改为博物馆供人参观,对海军史有兴趣之人士不宜错过。
图五: 左侧是伦敦桥现址,也是童谣「伦敦大桥垮下来」中的伦敦桥,位於伦敦塔桥的上游。而右图则是建于1894年的伦敦塔桥,在伦敦塔旁边
图六:巡洋舰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HMS Belfast),现属帝国战争博物馆管辖,供游人参观
英国的遗产―伦敦塔
伦敦塔就像是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集宫廷阴谋、军事谋略、民间传说、灵异鬼怪的元素于一身。伦敦塔的官方名称是「女王陛下的宫殿与城堡,伦敦塔」(Her Majesty's Palace and Fortress, The Tower of London)。在一九八八年因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ii) 能在一定时期内或世界某一文化区域内,对建筑艺术、纪念物艺术、城镇规划或景观设计方面的发展产生极大影响(教科文组织认为征服者威廉创建伦敦塔,并使之成为王室力量的象征,而且伦敦塔的石制塔楼在十一世纪末是英国城堡建设的范例,英格兰很多其他城堡如Rochester, Hedingham, Norwich, or Carisbrooke Castle都是依伦敦塔而建)、iv) 可作为一种建筑或建筑群或景观的杰出范例,展示出人类历史上一个或几个重要阶段(教科文组织认为伦敦塔中的白塔是十一世纪诺曼王家城堡建筑的杰出范例,而伦敦塔的整体建设则是中世纪军事建筑的主要范例)等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伦敦塔与其说是塔,不如说是城更合适。伦敦塔实际不是一座单一建筑,而是由塔楼、要塞、城墙、小教堂构成的建筑复合体。说到伦敦塔,熟悉英国历史、文学的人可能马上联想到负心国王―亨利八世。他把那厌倦了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王后(Anne Boleyn),也就是伊莉莎白一世的母亲,关进伦敦塔并处死。伦敦塔已和监狱一词划上等号,英语中有一句着名的谚语叫“sent to the tower”,就是指入狱的意思。这句谚语中的tower是指伦敦塔。如同中国的电视剧或电影中每当皇帝振怒时便说「拖出午门斩首」(和历史不符,详细见第二章),以致不少中国人也以为午门是斩首的地方,同样地,不少英国人视伦敦塔为一座监狱。尽管伦敦塔内的确处决了不少犯人,也有不少着名人物被关押在塔中,可是伦敦塔最初却不是用作关押或处决囚犯。
图七:伦敦塔建筑群外景
故事的缘起
今日的伦敦塔始于公元1066年,征服者威廉一世(William the Conqueror)带领诺曼贵族征服英格兰。威廉一世用武力夺得英格兰王位,但他和他的贵族们毕竟是外来者,为防止当地人的反抗,他有必要修建城堡以起震慑之用。因此威廉一世从法国北部运回大量硬石,并采用中古欧陆先进的建筑技术,在1087年建成了今天伦敦塔中最引人注目的建筑―白塔(White Tower)。白塔以其外墙漆成白色而名,是整个伦敦塔建筑群中历史最悠久的建筑。白塔大约高27米,有厚厚的城墙还有很多防御设施。白塔在当时,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堡垒,也是威廉一世的宫殿。伦敦塔的规模在诺曼王朝和金雀花王朝不断扩张,在狮心王理查时代更动用巨资以扩建伦敦塔,他更计划修建护城河并引入泰晤士河水。在此前伦敦塔一直是作为国王的宫殿。一直到约翰王在位时,伦敦塔作为一座军事堡垒,才初试啼声。伦敦塔曾挡着反抗国王的贵族联军猛攻。此后伦敦塔角色由宫殿转为城堡。那么为甚么现在人们想起伦敦塔就想起监狱?这要从一个悲剧国王说起。
图八:白塔正面。伦敦塔内历史最悠久的建筑,建于十一世纪,最初用作宫殿及城堡,后来英国国王迁至西敏宫,白塔则多作监狱用
图九:伦敦塔中城门上的垛孔提醒人们它原本是一座城堡,塔中洋溢着中世纪欧洲城堡的布局。像是左上图的小孔可放枪和箭。而上图中是士兵藏匿在建筑物上方,以长矛刺向入城的敌兵
塔内的故事
宫廷阴谋
宫廷的角落,往往就是最黑暗的地方。伦敦塔自成为国王的宫廷,也注定和阴谋诡计扯上关系。第一个囚禁在塔内的,是英王理查二世(Richard II)。
理查二世幼年登基,大权落入大贵族约翰‧冈特(John of Gaunt)之手。在十六岁的时候面对英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农民暴动,他向暴民高呼说「我将是你们的领袖」,震慑了起义者。成年后又远征爱尔兰,为筹措战争经费开始向贵族开刀,尤其是富可敌国的约翰‧冈特,又借故流放了约翰‧冈特的儿子,也是理查二世的表兄―亨利‧博鲁林(Henry of Bolingbroke),却因此埋下祸根。亨利‧博鲁林打着恢复其合法继承权的旗号举兵反叛,得到心怀不满的贵族支持,迫理查二世退位并将其囚禁在伦敦塔。亨利‧博鲁林则在教俗贵族和伦敦市民支持下加冕为王,是为亨利四世(Henry IV),标志着兰开斯特王朝开始。理查二世是第一个囚禁在伦敦塔内的国王,他的祖先为防御外敌而加固的防御工事,却变成一道诅咒,埋葬了国王的自由。后来理查二世被带到庞蒂弗拉克城堡囚禁,次年身亡。官方声称理查二世死于绝食,但大部分人不相信,而致在理查二世死后多年仍有人相信他仍然生存。后来的英国人也宁愿相信理查二世像莎士比亚剧中描述一样是被人暗杀。理查二世年幼即位,政权先是旁落在大贵族之手。他的生命数度受到威胁,但多能转危为安。忍辱负重多年,甚至被迫看着自己亲信朋友被处死而无能为力,后终得掌大权。但可惜始终敌不过时代的洪流。早在理查二世的时代,英国社会已确立了「王在议会」的原则。即便是国王,也只能透过议会施政。虽然那时距离民主政治尚早,但一人专制早已经过时。命运像对理查开了一个玩笑,如莎士比亚笔下的理查二世所言:「Sometimes am I kings ; Then treasons makes me wish myself a beggar」也许背叛他最深的是时代吧。
叔侄阋墙
1674年,工人们在整修伦敦塔时发现一个装有两具小骸骨的盒子,一个小盒、二具骸骨揭开二百年前一段王室血案。那时是15世纪末,围绕英国两大家族的战争、英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内战―玫瑰战争,已经接近尾声。约克家族的英王爱德华四世(Edward IV)已经坐稳了王位。他镇压了贵族沃里克的叛乱;和法国国王签订《皮奎尼协定》,暂时终止了英法长期纷争;他更处死了宿敌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六世(Henry VI),而处死的地点同样是在伦敦塔。那一年,公元1483年,正值盛年的英王爱德华四世意气风发。他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十二岁和九岁,而爱德华四世消灭了一切潜在的敌人,为他的儿子铺好了一条康庄大道,只等儿子长大后,约克家族便可把胜利果实永远继承下去。可是世事无常,命运女神突然的干预使其如意算盘落空。死神突然降临爱德华四世头上,死时仅四十一岁。权力从来是最诱惑人的,古今中外也一样。国王一死,大权旁落在国王的弟弟格洛斯特公爵理查身上。国王死时,爱德华四世的长子正被舅父、里弗斯勋爵监护。理查马上把新国王强行接过来,「挟天子以令诸侯」,自任摄政王并扬言要保护新国王到伦敦加冕。接下来,理查开始清除忠于前国王的势力,首先开刀是的大贵族黑斯廷斯勋爵。16世纪历史文献中关于此事描述,故事带有一点奇幻的色彩,而故事的舞台也是发生在伦敦塔。
话说那是1483年6月13日,政务会在伦敦塔召开。早上理查来到政务会会议厅,心情似乎很轻松。还对与会的莫顿主教讨论花园的草莓。后来会议召开后,理查出去大约一小时。回来后带着一群士兵,杀气腾腾问道「有人谋害像我这样和国王有近亲关系且治理国家的人,应受甚么惩罚?」。黑斯廷斯勋爵答到应处以和逆君者一样惩罚。理查卷起他那衣袖,高声叫道,「你们当中有人用巫术残害我身体」,只见理查的胳膊已经萎缩,不像是一只正常人的手。接着他命令把在场与会者逮捕,并把黑斯廷斯勋爵带到伦敦塔内院子里斩首。黑斯廷斯勋爵是第一个在伦敦塔内被斩首的人。此后理查决心除去先王的两位小王子,他把两位小王子接到伦敦塔。塔的大门关上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们。直到十六世纪理查被亨利‧都铎打败后,两位小王子的悲惨故事才揭露出来。两位小王子成为伦敦塔内的又一牺牲品。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883103
风流韵事
伦敦塔内最着名的死囚,莫过于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受到小说、戏剧、电影等艺术作品的影响,亨利八世可算是英国最着名的国王,曾有过六段婚姻。他是英国皇家海军创始人,也是第一位摆脱罗马天主教会的英国国王。但民间对他的风流韵事更感兴趣。他一生有六任妻子,第一位妻子是他已故长兄的未亡人,西班牙公主阿拉贡的凯瑟琳。但凯瑟琳并不能为亨利八世产下男性后裔,只生下一个女儿,就是后来着名的玛丽一世(Mary I)。生性风流的亨利八世很快对其厌倦了,且此时亨利八世遇到善解人意的女侍官―安妮‧博林。亨利八世对她一见倾心,马上发起热烈追求。安妮•博林熟知风流国王的心意,提出绝不当国王的情妇。这下国王可为难了,因为和西班牙公主的婚姻是罗马教皇许可,而解除婚姻关系也要得到教皇批准。而当时罗马教皇克莱孟七世不愿得罪西班牙国王而不予批准。出于男性的欲望和追求子嗣的渴望,亨利八世下决心和罗马教会断绝关系,没收修道院财产,规定英国国王为英国国教最高权威。他「怒发冲冠为红颜」却改变了英国的命运。十六世纪已经开始萌芽的宗教改革运动在英格兰发展缓慢,但因亨利八世的反叛反而加速了宗教改革在英国的进程。但安妮‧博林终不能为亨利诞下男性继承人(和凯瑟琳一样只为亨利生下一个女儿,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伊莉莎白一世女王),加上国王已对其厌倦,就以通奸和叛国罪处决了安妮‧博林,而斩首地点也是在伦敦塔。而讽刺的是亨利第两任妻子和她的苦命女儿的命运也在伦敦塔这个监狱内相交。不过母亲在这伦敦塔内香消玉殒,不单生前肉体被囚禁在伦敦塔,死后连灵魂也被禁锢在这所监狱,以致多年后经常有游客声称在伦敦塔内见到安妮‧博林无头的鬼魂在伦敦塔内游荡。但她的女儿伊莉莎白则幸运多了,先后避过负心父王的惩罚和王姐玛丽一世的报复,能够活着走出伦敦塔,最后登基成为英国女王,打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开创英国的盛世。
图十:叛逆者之门(Traitors' Gate)的远近观。大部分囚犯都是从这里被带到伦敦塔,包括伊莉莎白一世
 帝国的囚徒
英王理查二世是第一个被囚禁在伦敦塔的英国君主,但绝非最后一个。多少英国历史上的国王、王后、大臣都在伦敦塔内消失。本身为防御外敌而建的铜墙铁壁,却变成一所大监狱,断送了无数囚徒重获自由的希望,也幽禁了无数孤魂。当中有人在塔中被暗杀,也有人因失去希望而死,也有人尝试逃亡失败而死(例如1244年威尔斯王子被囚禁在伦敦塔,他尝试用被单卷成绳子以爬出白塔,可惜因被单撕裂而跌死)。所有斗争中失败者的命运交织在这伦敦塔,大部分人在大闸关上后便在世上消失,只有小部分人可绝处逢生。他们都可说是「帝国的囚徒」,伦敦塔也像是法国巴士底监狱一样成为专制王权的象征。可是随着英国的转型,伦敦塔也跟着转型了。往昔作为城堡、宫殿和监狱作用开始褪色,之后伦敦塔变成一座军械库、国库、铸币厂。时代在转变,伦敦塔角色也跟着转变。今天的伦敦塔已再非监狱,而变成一个旅游景点。昔日恐怖的气氛被熙来攘往的热闹取代。而以往的伦敦塔守卫(Beefeater)今天也变成热情的讲解员,为世界各地的游客讲解塔内的历史典故。从伦敦塔不再作为监狱起,帝国的囚房开始消失,人的思想开始自由,灵魂开始解放。在英国开始成为一个不能未经审判而随意逮捕的国度时,英国开始真正释放她自己能量,改变了自己也影响了世界。
图十一:伦敦塔后来作为军械库、国库、铸币厂之用。现已成为一座博物馆收藏了像武器、火炮、中世纪的货币等各种展品
图十三:不同角度下的伦敦塔
伦敦塔 (Tower of London)
国家 :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位置 : 英格兰大伦敦区西堤区
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年份 : 1988年
列入准则 : (ii)(iv)
简介 : 宏伟的白塔是诺曼第军事建筑的典型,对整个英国的建筑风格产生了巨大影响。伦敦塔是威廉一世沿泰晤士河建造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伦敦,并占领领土。伦敦塔围绕白塔而建,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堡垒,也是王室权力的象征。
Source: UNESCO/ERI
开放时间:
每年三月一日至十月三十一日:星期二至星期六:09:00 - 17:30,星期日至星期一:10:00 - 17:30;每年十一月一日至二月二十八日:星期二至星期六:09:00 - 16:30,星期日至星期一:10:00 - 16:30(每年十二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和一月一日关闭)
入场费::₤17
上传的缩略图
 

 

 

 

 

 

 

 

 

 

 

 

 

感谢 4
9252 次查看
mysmalllamb
#2
旧 2013-04-06, 00:37
谢谢你分享这篇深度历史导览,不过我建议可以把排版再调整一下,尤其是分段与插图片,免得让整篇精美文章变成大堆头文本难以下咽。图片不一定要在客栈上面上传,你也可以在自己的博客或网络相册上面上传,然后把 image url 给复制下来,并在编辑工具列里面选择插入图片,把这个 image url 给粘贴,就可以任意选择图片出现的位置。

另外,你对 Tower Bridge 和 London Bridge 都用了中文「伦敦桥」来称呼,这是很多观光客都会搞混的,不过你文中又显然对两桥的分别与个别历史非常了解,因此我猜你是不是找到了外界把 Tower Bridge 谬称作「伦敦桥」的参考文献呢?我以为一般正式出版品都会把伦敦桥和伦敦塔桥分得很清楚...

还有一点也许可以商榷一下,就是「帝国的囚徒」这个字眼。英国的 British Empire 一直是个实质存在但名义上有点模糊的概念(毕竟历代英王有称帝的只有称过印度而已),不过一般史家能追溯的实质 British Empire 最早也只到 1583。而伦敦塔从 11 世纪起就开始有监狱功能了,既然你都引到了 16 世纪初的 Anne Boleyn、14 世纪的 Richard II 和 1244 的 Llywelyn the Last (btw, 既然有了 Llywelyn 那么 Richard 应该不会是「第一个囚禁在塔内的」吧?),要说他们是「帝国」的囚徒可能有一点点牵强...

期待你更多的世界遗产文章!
greataugustus
#3
旧 2013-04-06, 02:07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帖)
谢谢你分享这篇深度历史导览,不过我建议可以把排版再调整一下,尤其是分段与插图片,免得让整篇精美文章变成大堆头文本难以下咽。图片不一定要在客栈上面上传,你也可以在自己的博客或网络相册上面上传,然后把 image url 给复制下来,并在编辑工具列里面选择插入图片,把这个 image url 给粘贴,就可以任意选择图片出现的位置。

另外,你对 Tower Bridge 和 London Bridge 都用了中文「伦敦桥」来称呼,这是很多观光客都会搞混的,不过你文中又显然对两桥的分别与个别历史非常了解,因此我猜你是不是找到了外界把 Tower Bridge 谬称作「伦敦桥」的参考文献呢?我以为一般正式出版品都会把伦敦桥和伦敦塔桥分得很清楚...

还有一点也许可以商榷一下,就是「帝国的囚徒」这个字眼。英国的 British Empire 一直是个实质存在但名义上有点模糊的概念(毕竟历代英王有称帝的只有称过印度而已),不过一般史家能追溯的实质 British Empire 最早也只到 1583。而伦敦塔从 11 世纪起就开始有监狱功能了,既然你都引到了 16 世纪初的 Anne Boleyn、14 世纪的 Richard II 和 1244 的 Llywelyn the Last (btw, 既然有了 Llywelyn 那么 Richard 应该不会是「第一个囚禁在塔内的」吧?),要说他们是「帝国」的囚徒可能有一点点牵强...

期待你更多的世界遗产文章!
多谢你欣赏
首先因为我是首次在这里贴文,不知道如何排版
我没有博客或博客,因为我经常打了很多,却从没有人来看,我不太喜欢这样感觉所以试试在这里和知音同好分享一下。当然如果看的人多了,我也会去开博客的。
另外,tower bridge的确是伦敦塔桥,是我的笔误,多谢指正。
而「帝国的囚徒」是文学润饰下的标题,毕竟不是历史学专着或论文。而british empire,根据剑桥大学的剑桥英国史中,应该是指1783年七年战争后,压倒法国时期。标志为英属东印度公司在印度确立霸权时期。1583年因英格兰和苏格兰尚未统一,英苏在1707年才正式合并,因此也不能称为帝国。而Llywelyn ap Gruffydd是在爱德华一世(电影braveheart中有描述其事迹)囚禁,但其不是国王,我所指richard是第一个被囚禁的国王或王族成员,这点应该是没有错的
mysmalllamb
#4
旧 2013-04-06, 02:38
引用:
作者: greataugustus (原帖)
多谢你欣赏
首先因为我是首次在这里贴文,不知道如何排版
我没有博客或博客,因为我经常打了很多,却从没有人来看,我不太喜欢这样感觉所以试试在这里和知音同好分享一下。当然如果看的人多了,我也会去开博客的。
另外,tower bridge的确是伦敦塔桥,是我的笔误,多谢指正。
而「帝国的囚徒」是文学润饰下的标题,毕竟不是历史学专着或论文。而british empire,根据剑桥大学的剑桥英国史中,应该是指1783年七年战争后,压倒法国时期。标志为英属东印度公司在印度确立霸权时期。1583年因英格兰和苏格兰尚未统一,英苏在1707年才正式合并,因此也不能称为帝国。而Llywelyn ap Gruffydd是在爱德华一世(电影braveheart中有描述其事迹)囚禁,但其不是国王,我所指richard是第一个被囚禁的国王或王族成员,这点应该是没有错的
你说的是,「帝国的囚徒」的确念起来更有历史悠悠的沧桑感(讲王国的囚徒听起来莫名其妙地就是不太对味)

关于照片,其实也不一定要博客或博客,只要网络上有个地方让你上传照片就好了,譬如我都用 Flickr 和 Picasa,其他地方也有不少选择,甚至 Facebook 上的照片也可以。这边有列出一系列网络相册的选择,如有兴趣可以参考看看:http://sophiestudio.pixnet.net/blog/post/204681...8%89%E5%A4%A7%E5%84%AA
greataugustus
#5
旧 2013-04-06, 03:14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帖)
你说的是,「帝国的囚徒」的确念起来更有历史悠悠的沧桑感(讲王国的囚徒听起来莫名其妙地就是不太对味)

关于照片,其实也不一定要博客或博客,只要网络上有个地方让你上传照片就好了,譬如我都用 Flickr 和 Picasa,其他地方也有不少选择,甚至 Facebook 上的照片也可以。这边有列出一系列网络相册的选择,如有兴趣可以参考看看:http://sophiestudio.pixnet.net/blog/post/204681...8%89%E5%A4%A7%E5%84%AA
谢谢啊,兄台也好像对历史有很深入的了解呢
Rainbowbubble
#6
旧 2013-04-06, 04:17
照片可以上传到你的背包客站的account, 然后在文中"插入照片:选择已上传的照片".

文写的很用心, 谢谢分享.

我个人的感觉, 一开头说的1666年的伦敦大火跟伦敦塔其实没有很大关连吧...?
伦敦塔并没有消失在那场火中, 所以也没有在那之后"重生".
另外个故事述说伦敦大火会比较妥当...
greataugustus
#7
旧 2013-04-06, 10:34
引用:
作者: Rainbowbubble (原帖)
照片可以上传到你的背包客站的account, 然后在文中"插入照片:选择已上传的照片".

文写的很用心, 谢谢分享.

我个人的感觉, 一开头说的1666年的伦敦大火跟伦敦塔其实没有很大关连吧...?
伦敦塔并没有消失在那场火中, 所以也没有在那之后"重生".
另外个故事述说伦敦大火会比较妥当...
谢谢赞赏
其实为何加入伦敦大火的部分,一来是加深对伦敦城市发展的认识,二来,因为我曾说伦敦塔是伦敦的缩影,因此欲知伦敦塔,先知伦敦城°故然可另开新故事,但我的想法是放在这里也没有不妥°多谢你意见
greataugustus
#8
旧 2013-04-06, 20:39
引用:
作者: Rainbowbubble (原帖)
照片可以上传到你的背包客站的account, 然后在文中"插入照片:选择已上传的照片".

文写的很用心, 谢谢分享.

我个人的感觉, 一开头说的1666年的伦敦大火跟伦敦塔其实没有很大关连吧...?
伦敦塔并没有消失在那场火中, 所以也没有在那之后"重生".
另外个故事述说伦敦大火会比较妥当...
大大的Blenheim Palace的照片拍得很美
感谢 1
greataugustus
#9
旧 2013-04-10, 17:02
如果对英国文化遗产有兴趣的可一齐讨论下
mysmalllamb
#10
旧 2013-04-10, 22:24
引用:
作者: greataugustus (原帖)
如果对英国文化遗产有兴趣的可一齐讨论下
那来八卦一下「世界文化遗产」好了。我就借用你的标题来修改一下吧:【伦敦塔 - 联合国的囚徒】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UNESCO 一直对伦敦很感冒,因为相较于严格维持 19 世纪花都天际线与城市景观的巴黎,采发展许可制的伦敦一直都不是个乖孩子,尤其是 City of London 几十年来的摩天大楼发展政策。不过,伦敦照顾自己的两个世界文化遗产(西敏寺建筑群与伦敦塔)还是照顾得很好,盖高楼归盖高楼,伦敦的古迹保存也不含糊。

但是 2005 年 UNESCO 通过的维也纳备忘录 (Vienna Memorandum) 给了这个感冒一个官方的令箭:historic urban landscape。这个概念就是:保存古迹与古城并不只是保存古的那部分就好了,连新发展对古迹和古城的「冲击」都要管制;而所谓冲击,对这些西方专业者来说绝大多数就是视觉冲击,主要就是天际线的视觉景观问题。

这其实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 20 世纪初欧洲开始试着学美国盖摩天大楼时就有了。当时的声浪是「商业大楼怎么可以比优美的教堂尖塔还高」,于是这一波古城中的摩天大楼潮迅速胎死腹中。譬如比利时安特卫普于 1920s 尝试盖了 Boerentoren,就成了安特卫普老城最后一栋摩天楼;譬如法国巴黎于 1972 盖了 Tour Montparnasse,就成了巴黎市中心最后一栋摩天楼。日后欧洲大城的摩天楼,多半都只敢盖在郊区而不敢盖在古城墙范围以内,少数的例外是德国法兰克福,还有伦敦的 City of London。


于是自 2006 年起,每次伦敦塔的世界遗产保存状况 (state of conservation) 报告都有针对 City of London 的高楼提出质疑,并且祭出 UNESCO 对世界文化遗产的威胁令:威胁将伦敦塔列入濒危世界遗产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UNESCO 这个威胁令箭总是非常吓人,因为它知道全世界都在争着申遗,世界遗产总是被大家当作一种无上殊荣,同时也是观光的摇钱树,因此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就等于列入了全球文化与观光的黑名单。

City of London 的高楼大厦到底破坏了 Tower of London 的什么景观呢?根据 2007 年的世界遗产保存状况报告,伦敦塔景观的重要性在 "iconic views of the Tower from the south over the River Thames",其实也就是征服者威廉选址在中世纪伦敦城墙最角落、船只由泰晤士河进入伦敦时的重要战略据点盖出伦敦塔之景观,能让入伦敦的船只第一眼就看到伦敦的权力象征-White Tower。而今,从这个角度看过来,伦敦塔的 White Tower 四根尖塔之天际线已经被背后一群高楼大厦取代了,这是 UNESCO 2005 年通过的维也纳备忘录所无法容忍的。

可是我个人认为这背后具有贵古贱今的偏见,因为最先破坏了这个景观的建筑物是谁呢?其实不是伦敦塔后面的 20 世纪末高楼们,而是伦敦塔前面的 19 世纪末 Tower Bridge;世界遗产专家们容不下 City of London 的高楼们,却无法以同等标准批评早已成为今日伦敦最重要地标的 Tower Bridge。



当然,一方面基於伦敦对於伦敦塔的妥善维护,另一方面也基于各种专业政治角力,最终伦敦塔还是顺利通过了 UNESCO 的评鉴,没有被列为濒危世界遗产(甚至去年刚完工的新摩天大楼 The Shard 也被睁一只眼闭一支眼容忍过去了),不过在 UNESCO 近年来推广 Historic Urban Landscape 的活动中,伦敦塔伴随着摩天大楼天际线的照片,一直被拿来当成负面案例宣导。

然而,伦敦塔已经算幸运,没有真正成为联合国的囚徒,毕竟伦敦自己的城市发展还是走自己的,也没让 UNESCO 成功打进黑名单,尽管 UNESCO 多次威胁(可参考 2007, 2008, 2011 的报导)。欧洲另外两个追求现代发展的城市就被 UNESCO 用濒危世界遗产绑架为囚徒,而且其中一个已经被处决了:

(1) 德国德累斯顿 Dresden 易北河谷景观,因为要在两岸绕路绕很远的河段上盖一座桥解决长年来的交通问题,于 2006 年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并于 2009 年被除名,算是 UNESCO 对不乖乖听话的世界遗产城市们杀鸡儆猴。


(2) 英国利物浦 Liverpool 海权时代贸易城市,由于在世界遗产城市区域北边正在计划中的大规模新建筑开发,于 2012 年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而就在一个月前,2013 年 3 月这个开发案已经通过地方政府核准,准备运行,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 UNESCO 要不要处决第二个囚徒吧。


当然「世界遗产」是一个黄金招牌,多少全球旅行社针对世界遗产安排旅程、多少全球背包客走访各国收集世界遗产。不过也可以问问看德累斯顿市民与游客:多一座桥,碍着什么河谷景观了?或是问问看利物浦市民与游客:在世界遗产范围外盖新建筑群,碍着什么海权城市景观了?或是问问伦敦人与游客:City of London 碍着伦敦塔什么事了?城市的新生活,碍着世界遗产什么事了呢?

此帖于 2013-08-24 10:18 被 mysmalllamb 编辑。
感谢 1
greataugustus
#11
旧 2013-04-11, 00:04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帖)
那来八卦一下「世界文化遗产」好了。我就借用你的标题来修改一下吧:【伦敦塔 - 联合国的囚徒】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UNESCO 一直对伦敦很感冒,因为相较于严格维持 19 世纪花都天际线与城市景观的巴黎,采发展许可制的伦敦一直都不是个乖孩子,尤其是 City of London 几十年来的摩天大楼发展政策。不过,伦敦照顾自己的两个世界文化遗产(西敏寺建筑群与伦敦塔)还是照顾得很好,盖高楼归盖高楼,伦敦的古迹保存也不含糊。

但是 2005 年 UNESCO 通过的维也纳备忘录 (Vienna Memorandum) 给了这个感冒一个官方的令箭:historic urban landscape。这个概念就是:保存古迹与古城并不只是保存古的那部分就好了,连新发展对古迹和古城的「冲击」都要管制;而所谓冲击,对这些西方专业者来说绝大多数就是视觉冲击,主要就是天际线的视觉景观问题。

这其实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 20 世纪初欧洲开始试着学美国盖摩天大楼时就有了。当时的声浪是「商业大楼怎么可以比优美的教堂尖塔还高」,于是这一波古城中的摩天大楼潮迅速胎死腹中。譬如比利时安特卫普于 1920s 尝试盖了 Boerentoren,就成了安特卫普老城最后一栋摩天楼;譬如法国巴黎于 1972 盖了 Tour Montparnase,就成了巴黎市中心最后一栋摩天楼。日后欧洲大城的摩天楼,多半都只敢盖在郊区而不敢盖在古城墙范围以内,少数的例外是德国法兰克福,还有伦敦的 City of London。



于是自 2006 年起,每次伦敦塔的世界遗产保存状况 (state of conservation) 报告都有针对 City of London 的高楼提出质疑,并且祭出 UNESCO 对世界文化遗产的威胁令:威胁将伦敦塔列入濒危世界遗产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UNESCO 这个威胁令箭总是非常吓人,因为它知道全世界都在争着申遗,世界遗产总是被大家当作一种无上殊荣,同时也是观光的摇钱树,因此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就等于列入了全球文化与观光的黑名单。

City of London 的高楼大厦到底破坏了 Tower of London 的什么景观呢?根据 2007 年的世界遗产保存状况报告,伦敦塔景观的重要性在 "iconic views of the Tower from the south over the River Thames",其实也就是征服者威廉选址在中世纪伦敦城墙最角落、船只由泰晤士河进入伦敦时的重要战略据点盖出伦敦塔之景观,能让入伦敦的船只第一眼就看到伦敦的权力象征-White Tower。而今,从这个角度看过来,伦敦塔的 White Tower 四根尖塔之天际线已经被背后一群高楼大厦取代了,这是 UNESCO 2005 年通过的维也纳备忘录所无法容忍的。

可是我个人认为这背后具有贵古贱今的偏见,因为最先破坏了这个景观的建筑物是谁呢?其实不是伦敦塔后面的 20 世纪末高楼们,而是伦敦塔前面的 19 世纪末 Tower Bridge;世界遗产专家们容不下 City of London 的高楼们,却无法以同等标准批评早已成为今日伦敦最重要地标的 Tower Bridge。



当然,一方面基於伦敦对於伦敦塔的妥善维护,另一方面也基于各种专业政治角力,最终伦敦塔还是顺利通过了 UNESCO 的评鉴,没有被列为濒危世界遗产(甚至去年刚完工的新摩天大楼 The Shard 也被睁一只眼闭一支眼容忍过去了),不过在 UNESCO 近年来推广 Historic Urban Landscape 的活动中,伦敦塔伴随着摩天大楼天际线的照片,一直被拿来当成负面案例宣导。

然而,伦敦塔已经算幸运,没有真正成为联合国的囚徒,毕竟伦敦自己的城市发展还是走自己的,也没让 UNESCO 成功打进黑名单。欧洲另外两个追求现代发展的城市就被 UNESCO 用濒危世界遗产绑架为囚徒,而且其中一个已经被处决了:

(1) 德国德累斯顿 Dresden 易北河谷景观,因为要在两岸绕路绕很远的河段上盖一座桥解决长年来的交通问题,于 2006 年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并于 2009 年被除名,算是 UNESCO 对不乖乖听话的世界遗产城市们杀鸡儆猴。



(2) 英国利物浦 Liverpool 海权时代贸易城市,由于在世界遗产城市区域北边正在计划中的大规模新建筑开发,于 2012 年被列入濒危世界遗产。而就在一个月前,2013 年 3 月这个开发案已经通过地方政府核准,准备运行,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 UNESCO 要不要处决第二个囚徒吧。




当然「世界遗产」是一个黄金招牌,多少全球旅行社针对世界遗产安排旅程、多少全球背包客走访各国收集世界遗产。不过也可以问问看德累斯顿市民与游客:多一座桥,碍着什么河谷景观了?或是问问看利物浦市民与游客:在世界遗产范围外盖新建筑群,碍着什么海权城市景观了?或是问问伦敦人与游客:City of London 碍着伦敦塔什么事了?城市的新生活,碍着世界遗产什么事了呢?
大大写得非常好。但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大都来自「旧欧洲」。旧欧洲思维来自建筑单体要和都市融为一体,而不是突兀存在,尤其强调天际线。所以很多世界遗产项目都是以一个城市整体列入而非单一建筑。比如1990年列入的罗马历史城区,而不是以罗马竞技场等等单一建筑申遗。依这种观点,不单西欧,甚至世界,我认为意大利也是做得相当不错。在罗马鲜有高楼。但依这种严苛、务求将城市原貌保存下来条件审视,亚洲大部分地区都不合格,即使是保育比较好的城市如日本京都、中国苏州皆有高楼大厦。
但新思维不只集中在古代宏伟的教堂、王宫、庙宇,更加强调对人类发展重大形响的某一景观,可以是农业景观、工厂景观、民居等,开始向多元化发展。
不过我一直不明白,至今好像鲜有以大学为主题申遗。尤其是英国的剑桥、牛津不论在建筑、规划还是历史意义可谓范例,但教科文组织一直没列入,是英国人根本不屑申报还是甚么原因?大家不妨讨论一下
mysmalllamb
#12
旧 2013-04-11, 01:50
引用:
作者: greataugustus (原帖)
不过我一直不明白,至今好像鲜有以大学为主题申遗。尤其是英国的剑桥、牛津不论在建筑、规划还是历史意义可谓范例,但教科文组织一直没列入,是英国人根本不屑申报还是甚么原因?大家不妨讨论一下
以中世纪大学城为主题的申遗目前有两案在候选名单上,分别是葡萄牙 Coimbra (June 2013 更新:已于 2013 登录世界文化遗产) 与比利时 Leuven。已登录为世界遗产的则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意大利 Padova 则是大学植物园被登录。(近现代大学城就另当别论了,在美洲有几个案例)

不过只要有去过上述几个大学城,再回头对比剑桥,大概谁都会承认剑桥才是真的经典呀!这又是另一个八卦了 (我从一位荷兰学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学术论文中读到的,不过现在网络上已经找不到这篇文章了):英国作为 UNESCO 的国家用户,在 1989 年曾将剑桥申请为世界遗产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剑桥学院们与它们的后院),而且 UNESCO 也相当有兴趣通过它。不过由于世界遗产仍然强调地方参与的正当性,因此还要问过剑桥大学与剑桥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遗产会带来的优势(文化上的尊荣、观光上的财源 - 这两个剑桥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迹修复经费呢?这个 UNESCO 一毛都不补助)以及负面效应(更多观光人潮以及未来新建案限制 - 剑桥早就已经为爆多的观光客所苦了,而且作为一个当代顶尖大学当然不想理会外人强加的发展限制,譬如要盖新实验室难道还要等 UNESCO 点头吗),最终剑桥自己拒绝配合申遗。

当然啦,在看见已出版数据的佐证前,这个八卦听听就好,毕竟剑桥里面的声音恐怕也很复杂,光是大学和市政府就是两个有历史情仇的团体...
此帖于 2013-07-02 07:52 被 mysmalllamb 编辑。
感谢 2
jennykao
#13
旧 2013-04-11, 10:21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帖)
以中世纪大学城为主题的申遗目前有两案在候选名单上,分别是葡萄牙 Coimbra 与比利时 Leuven。已登录为世界遗产的则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意大利 Padova 则是大学植物园被登录。(近现代大学城就另当别论了,在美洲有几个案例)

不过只要有去过上述几个大学城,再回头对比剑桥,大概谁都会承认剑桥才是真的经典呀!这又是另一个八卦了 (我从一位荷兰学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学术论文中读到的,不过现在网络上已经找不到这篇文章了):英国作为 UNESCO 的国家用户,在 1989 年曾将剑桥申请为世界遗产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剑桥学院们与它们的后院),而且 UNESCO 也相当有兴趣通过它。不过由于世界遗产仍然强调地方参与的正当性,因此还要问过剑桥大学与剑桥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遗产会带来的优势(文化上的尊荣、观光上的财源 - 这两个剑桥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迹修复经费呢?这个 UNESCO 一毛都不补助)以及负面效应(更多观光人潮以及未来新建案限制 - 剑桥早就已经为爆多的观光客所苦了,而且作为一个当代顶尖大学当然不想理会外人强加的发展限制,譬如要盖新实验室难道还要等 UNESCO 点头吗),最终剑桥自己拒绝配合申遗。

当然啦,在看见已出版数据的佐证前,这个八卦听听就好,毕竟剑桥里面的声音恐怕也很复杂,光是大学和市政府就是两个有历史情仇的团体...
mysmalllamb 大大对这些世界遗产好有研究!
看你们的讨论对这些景点的背后多了一些不同观点的了解
这是 Google 或是游记里很难获得的信息 (大部分的游记或旅游数据都大同小异, 我想是差在描述的细腻度)

我本身是对世界遗产很有兴趣的, 并非因 "世界遗产" 的光环
而是古老, 富含历史与故事的东西, 先人的智能很吸引我
当然我也只是ㄧ般的观光客, 没你们那么深入的研究

但你们的介绍真的很棒!!
greataugustus
#14
旧 2013-04-11, 11:25
兄台对世界遗产果然深入研究。你引的故事我也听说过,剑桥大学作为世界历史上第四,英语世界的第二古老的大学,剑桥大学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可谓当之无愧。但列入世界遗产虽然可带来旅游业的收益,但必须符合教科文组织对该地的要求,如不能破坏景观等。如果作为收费景点,列入名录后则可大大提高门票收益,比如中国则很热衷于申遗,但剑桥大学作为名牌学府而非一般收费景点,列入名录对其是弊大于利。一来它知名度本身很响,不需要世界遗产的金招牌。二来列入世界遗产对其建设新建筑有很多制约,其实不利其发展。而且即使不是世界遗产,相信也很少人不到剑桥牛津,对旅游业其实没有太多实质性帮助。
greataugustus
#15
旧 2013-04-11, 16:54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帖)
以中世纪大学城为主题的申遗目前有两案在候选名单上,分别是葡萄牙 Coimbra 与比利时 Leuven。已登录为世界遗产的则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意大利 Padova 则是大学植物园被登录。(近现代大学城就另当别论了,在美洲有几个案例)

不过只要有去过上述几个大学城,再回头对比剑桥,大概谁都会承认剑桥才是真的经典呀!这又是另一个八卦了 (我从一位荷兰学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学术论文中读到的,不过现在网络上已经找不到这篇文章了):英国作为 UNESCO 的国家用户,在 1989 年曾将剑桥申请为世界遗产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剑桥学院们与它们的后院),而且 UNESCO 也相当有兴趣通过它。不过由于世界遗产仍然强调地方参与的正当性,因此还要问过剑桥大学与剑桥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遗产会带来的优势(文化上的尊荣、观光上的财源 - 这两个剑桥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迹修复经费呢?这个 UNESCO 一毛都不补助)以及负面效应(更多观光人潮以及未来新建案限制 - 剑桥早就已经为爆多的观光客所苦了,而且作为一个当代顶尖大学当然不想理会外人强加的发展限制,譬如要盖新实验室难道还要等 UNESCO 点头吗),最终剑桥自己拒绝配合申遗。

当然啦,在看见已出版数据的佐证前,这个八卦听听就好,毕竟剑桥里面的声音恐怕也很复杂,光是大学和市政府就是两个有历史情仇的团体...
引用:
作者: mysmalllamb (原帖)
以中世纪大学城为主题的申遗目前有两案在候选名单上,分别是葡萄牙 Coimbra 与比利时 Leuven。已登录为世界遗产的则有西班牙 Alcalá de Henares,意大利 Padova 则是大学植物园被登录。(近现代大学城就另当别论了,在美洲有几个案例)

不过只要有去过上述几个大学城,再回头对比剑桥,大概谁都会承认剑桥才是真的经典呀!这又是另一个八卦了 (我从一位荷兰学者 Bart van der Aa 的学术论文中读到的,不过现在网络上已经找不到这篇文章了):英国作为 UNESCO 的国家用户,在 1989 年曾将剑桥申请为世界遗产 Cambridge Colleges and Backs (剑桥学院们与它们的后院),而且 UNESCO 也相当有兴趣通过它。不过由于世界遗产仍然强调地方参与的正当性,因此还要问过剑桥大学与剑桥市政府。然而,考量世界遗产会带来的优势(文化上的尊荣、观光上的财源 - 这两个剑桥早就都有了,而可能有用的古迹修复经费呢?这个 UNESCO 一毛都不补助)以及负面效应(更多观光人潮以及未来新建案限制 - 剑桥早就已经为爆多的观光客所苦了,而且作为一个当代顶尖大学当然不想理会外人强加的发展限制,譬如要盖新实验室难道还要等 UNESCO 点头吗),最终剑桥自己拒绝配合申遗。

当然啦,在看见已出版数据的佐证前,这个八卦听听就好,毕竟剑桥里面的声音恐怕也很复杂,光是大学和市政府就是两个有历史情仇的团体...


另外,不知有否留意一下英国的世界遗产往往不是其人他最高的景点。除了像伦敦塔、西敏寺等外,英国有不少热门景点,尤其是和皇室有关的都不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很多英国很有名,访客人数很高的景点如白金汉宫、肯尼特宫、温莎堡皆未列入世界遗产。在西欧世界,英国其实保留了较多中世纪遗留的古建筑,有很多英国北世纪名城,当中也耸立着高大宏伟的哥德式建筑,如约克、林肯城。除了英国人善于文物保护外,英国也不像法国、西班牙一样创建绝对王权政府,因此在十八世纪「巴洛克风潮」时,没有雷厉风行把中世纪城市改造成规划完善的巴洛克式城市。因此今天法国城市建筑,很多都是十六世纪后的产物,鲜有中世纪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