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其他

爱在加尔各答

9 9 11589
tzuche 的头像
tzuche
#1
旧 2008-03-25, 21:09


「Daya Dan」,一个收容智能迟缓、身体残障的孤儿之家


收容孤儿年龄:大约介于4-15岁,大多数的孩童无人收养,终其童年都待在「Daya Dan」

志工所能学习的事:协助洗澡、伤口处理、身体复健、喂食、和孩子们玩耍、看着孩子发呆,然后了解,为何人们需要爱及希望这回事。



姓名:Angeli 性别:女孩 出生日期:不详

她无法走路,无法自行进食,需要有人协助喂食。
她可以坐下十分钟以上,但不能坐太久。
她需要借由扶持才能站立。
她需要进行身体复健。
她有着智能上的迟缓障碍。

Angeli是我最爱的小天使,她冷漠无视于我的眼神,更加强我追求她的决心。双脚跪在她石榴裙下,细心的呵护、照顾她,我对她的好,她从不出言拒绝;举凡清洗大小便、换洗尿布、喂她吃爱吃的食物、按摩她细小的身躯、扶持她站立及坐下,能做的,我做尽了。但她依然像个高贵却又骄横的小公主一样,无神的看着我,不肯接受我对她的追求。

她从不对我说一句话,或是,永远都不会说话?(She never talk too much, or, never talk?)



性名:Govindo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90/03/02

他懂英语、印度语及孟加拉语。
他可以在扶持下,坐在特制的小轮椅上及桌子旁。
他的视力很好。

Govindo是个很聪明的男孩子,当他的大眼睛望着你时,仿佛一切心事都会被他看穿。他不在乎的抿抿嘴,继续看着身旁的世界运转,而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占地为王;当抱起他时才发现,他其实不像外表那样的潇洒自在。他就像是卡洛‧柯洛第笔下的小木偶皮诺丘(Pinocchio)一样,头及四肢都只能无力的垂下,好像需要在他全身装上操纵的线条,才能像操作小木偶一样,协助他进行活动。

童话故事中的皮诺丘最后变成了一个能跑能跳的小男孩,现实生活中的Govindo呢?



姓名:Pinku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95/2/12

她无法走路,无法坐下。
她总是躺下,一直躺下,永远躺下。

Pinku是个有着天使般白皙皮肤,惹人怜爱的小女孩;她喜欢特立独行,不想跟平凡人一样,故有着卷曲的双手及向外歪斜的双脚。她也有着一双大眼睛,当她哭泣的时候会让人心都碎了。



姓名:Kusum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96/05/30

她可以在扶持下坐着。
她可以握东西。
她可以在扶持下使用抗力球进行身体复健。
她从出生后就没看过这世界。

Kusum总是像个任性的小蜗牛一样,弯曲着背脊及四肢;她也不喜欢张开眼睛,喜欢让人拥抱。抱着她的时候,像是抱着世上最贵重的器皿,让人舍不得放下。她的世界跟一般人很不一样,当世上的人都喜欢用眼目和感官去判断和享受时,她坚持只用心去感受身旁的一切。

十二月的加尔各答,冬天近了。这样的季节在Kalighat (垂死之家)总会听到,又有哪些病人没能撑过夜晚的寒冷,悄悄地放手离开。

来垂死之家前看了些文章,对这里人们频繁说再见这回事,心理上已有所准备。而让病人有尊严的离开,本就是垂死之家存在的其中一项目的,也从资深的志工口中学到,对有些病人来说,离开这个世界可以不是件坏事,反而是种解脱。对我而言,也或许不是自己最熟悉且最用心照顾的几位病人离开,心情总还算平静。

但在Daya Dan,我生气了。I can’t stop asking myself this question. If there is a meaning for suffering, then why the FUCK is them?

为何Angeli不能说话、为何Govindo不能活动、为何Pinku不能走路、为何Kusum不能看见。不像垂死之家的病人们,他们的生命才刚开始,但仿佛有无止境的黑暗在前面守护着他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信神能让瞎眼的人看见、瘫痪的人行走,但在这里是怎么一回事?我信神永不犯错,但在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愤怒了,如果真的有神,不该是这样的。

仁爱传教会的一位意大利籍神父Father Abello,倒楣的在此时被我遇见了。连续三天晚上,我抓着他将长久以来的困惑对他连翻的宣泄,我知道这世界无法完美,唯有主耶稣才完美,但当你看着孩子的脸,你忍不住还是要问:

「Why the FUCK is them? Where is He? 祂在哪里?」

到底这一切是甚么?在整个地球、整个宇宙、整个银河系、银河系之外的,又是甚么?如果真有一位比这一切都大的存在,对祂来说,让瞎眼的人看见,瘸腿的人行走,应该是祂手指动一下就能做到的事。为何祂不作?我用所有能想到最尖锐的问题质问Father Abello,我要去怀疑,我要去批判,我不要再单纯的相信;他的回答无法让我满意,脑中思绪翻腾,躺在床上睁着眼,我好几晚不能成眠。

又为何我要想这些?就像很多「我」一样,知道世上到处都有Daya Dan,台湾也有Daya Dan,但在台湾的「我」没时间想,不愿意想;「我」还有好多自己的事要忙,总是没有时间去想;别闹了,人总是要过日子,想愈多只是让自己不开心,于是「我」开始过着各自的日子,各自擦好自己的屁股就好。

在阿根廷志工Alex的号召下,几个来自西班牙、秘鲁、英国及台湾小人物我,自发性的准备一些不需要的衣服、药物、水果及食物,到豪拉火车站(Howrah Station)派送给需要的人们。这个世界上许多地方都有无家可归的人们,但在印度,这个无家可归人的数量,仿佛恒河里的沙粒一般,不可胜数。

或许车站里至少是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印度的火车站总是徘徊着许多游民,人生悲喜剧不停在此上演。大老远我们来到这里给出一点点,同时或许是站在能够付出的一方,心灵得到一丝自我感觉良好的满足。

我看到很多的印度妇女,年纪轻轻却带着四、五个孩子在火车站里游荡,为何要生这么多孩子?这些孩子能跑能跳,但似乎没人爱他们;其中一个小婴孩,身上全是蚊虫重复咬的痕迹,咬过再咬,一咬再咬,全身没一处幸免,这是人的韧性吗?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72948

是不是Daya Dan 的小孩们其实没这么不幸?每天有世界各地来的阿呆们,急着要爱他们、照顾他们、哄他们、抱他们、唱歌给他们、跳舞给他们,谁是不幸福?谁是幸福?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72948

又为何我这么幸福,这么快乐。我现在身体很健康,我可以随意的到处走走,为何我这么幸运?我想看着远方就看远方、想动就动、想发呆就发呆、想走就走,为甚么是我?为甚么是他们?

我的心,直到下一次紧缩前,慢慢的又放开了,从我一个凡人的眼光实在看不远,但祂的眼光不一样。

约翰福音16章33节,「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祂不是应许说,这世上一切都美好、一切都完美、一切都快乐、没有战争、没有饥荒、没有灾难、没有痛苦、没有疾病、没有死亡;祂应许,无论是怎样的景况,祂已经胜了这世界。

马太福音十八章五节,「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当为垂死的病人、残障的小孩、无家可归的游民,付出一点点时,真的会在他们的眼中、身上,看见神。也明白了,苦难的深一层意义,真的会让人了解,为何人类需要爱及希望这回事。(There must be a meaning for suffering, which is to allow people to realize the importance of love and hope.)



We have our hope in Jesus,
We have our hope in Jesus,
That all things will be well,
That all things will be well,
That all things will be well, in the Lord.


原文网址:
http://tzuche.blogspot.com/2006/12/there-is-meaning-for-suffering.html

此帖于 2008-03-28 14:05 被 tzuche 编辑。
感谢 8
11589 次查看
cocoz
#2
旧 2008-03-26, 13:21
我相信每一个让你怜惜的小孩都是天使的化身
Lola 的头像
Lola Lola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3
旧 2008-03-27, 17:15
「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当为垂死的病人、残障的小孩、无家可归的游民,付出一点点时,真的会在他们的眼中、身上,看见神。也明白了,苦难的深一层意义,真的会让人了解,为何人类需要爱及希望这回事。(There must be a meaning for suffering, which is to allow people to realize the importance of love and hope.)


是的, 很残酷的, 我们得从别人的苦难中,找到彰显自己价值与幸福的答案...
这些小孩就是肉身普萨啊
感谢 1
thalasso58
#4
旧 2008-08-27, 17:55
我是个服务特教孩子的人

看到你这篇文章 让我想到第一次访问家长 带孩子就医的过程

那种无奈 那种无与问苍天的感觉

也让我想到 我开始带永远长不大 需要胃造蒌喂食的孩子 那时的心情

从害怕到接受

我很佩服你们在垂死之家的生活

你们的爱 他们都感受的到
Wayne_Kuo
#5
旧 2008-11-24, 14:00
[QUOTE=tzuche;653825][SIZE="3"]

「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当为垂死的病人、残障的小孩、无家可归的游民,付出一点点时,真的会在他们的眼中、身上,看见神。也明白了,苦难的深一层意义,真的会让人了解,为何人类需要爱及希望这回事。

也许当你正在为他(她)付出那一点点时,你就是他(她)们的神
或者在他(她)们心中坚信,你就是神派来的其中一个使者!
ifnoyouhow
#6
旧 2010-07-17, 18:33
请问如何才有条件成为志工呢?我的英语不太好,是阻碍吗?工作期可以在一周至两周内吗?
tzuche 的头像
tzuche
#7
旧 2010-07-18, 00:55
引用:
作者: ifnoyouhow (原帖)
请问如何才有条件成为志工呢?我的英语不太好,是阻碍吗?工作期可以在一周至两周内吗?
你问的志工是说在加尔各答的Mother House嘛?

如果是,任何人只要有意愿,都可以在Mother House/垂死之家当志工。英文能力不会是太大的阻碍。短期工作天数也不是太大问题。

更多关于在加尔各答当志工的问题,可以查找以下链接。

http://goo.gl/33gp

或是
http://www.motherhouse.org/

tzuche
ifnoyouhow
#8
旧 2010-07-18, 07:11
谢谢你的数据......8月会游北印12天左右......心里多年前已很想到MOTHER HOUSE 当志工.....
loveowen
#9
旧 2011-02-16, 23:49
引用:
作者: tzuche (原帖)
你问的志工是说在加尔各答的Mother House嘛?

如果是,任何人只要有意愿,都可以在Mother House/垂死之家当志工。英文能力不会是太大的阻碍。短期工作天数也不是太大问题。

更多关于在加尔各答当志工的问题,可以查找以下链接。

http://goo.gl/33gp

或是
http://www.motherhouse.org/

tzuche


不好意思 上面两个链接好样都失效
想请问 这个儿童之家跟垂死之家是在邻近地区吗
因为我是特教老师 对儿童比较有把握 所以还请您指点
该如何过去儿童之家这个地点

谢谢您
vincent501hsu
#10
旧 2011-02-17, 19:53
谢谢分享
希望世界上有更多有爱心的人投入国际志工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