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三度半入贫民窟,我在南非自由行

34 13 2882
I'm-BJ
#1
旧 2022-07-07, 16:30

▲ 南非西岸开普敦的贫民窟 Imizama Yethu ▼


朋友知道我要去南非旅游,都很兴奋地分享他们憧憬参观的景点,比如好望角、桌山、海豹岛、企鹅滩、科斯滕布希国家植物园、克鲁格国家公园等等。

我说是自由行,不是跟团欸,还走一样的路线?当然是要去常人不常去的地方,才能看到一般看不到的景物啊。

朋友问「那你想去看什么?」

我说南非是世界上着名的钻石产地,所以打算去看开采钻石的矿坑,他们耸耸肩不反对,毕竟有钻石那种让人眼睛发亮的东西;我说要去看囚禁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恶魔岛,他们撇撇嘴角没意见,好歹跟知名大人物扯上关系;我说我还要去看南非的贫民窟,他们睁大眼睛拉高嗓门:「什么!你神经病啊?」

结果,我真去了3个贫民窟,还住在其中一个贫民窟里。



▲远处山坡即是
葡萄园庄,与这头的贫民窟形成强烈对比

Kayamandi 贫民窟的商店和住家▼

★ Kayamandi township

斯泰伦博斯(Stellenbosch)在南非西南边,距离开普敦大约45公里,是仅次于开普敦第二古老的欧洲移民聚居点,这里也是南非葡萄酒之乡,有一个美丽的酿酒小镇。

可是美丽的小镇背后,隐藏着截然不同的面貌。

斯泰伦博斯的庄园农场,以及所有公家机构、私人公司,都需要大量黑人劳工从事产业粗活,在厉行种族隔离政策的时期,他们被集中在固定地点的几十间"宿舍"生活,延续至今就成了一个纯粹有色人种的社区 ─ Kayamandi。

请原谅我用「贫民窟」一词形容 Kayamandi,南非称之为「镇区」(township),虽然社区里也有独家独院的国宅,然而更多的是只用铁皮、废弃木材、瓦楞纸板搭组的棚屋,密密麻麻形成一片。

从这里地势高处眺望,正好跟不远处农庄地主的豪宅形成强烈对比。其实单就在贫民窟里,看到同一空间的咫尺之隔,砖造庭院的房子与倾斜快倒的棚屋,交错并立呈现了让人无言的一景。



▲同一个空间里,有铁皮搭建的棚屋,也有一般房子的住家▼


去之前我曾经思考过,应该自己一个人进 Kayamandi 吗?

一个有两万多人的穷苦小镇,曾经被警示为「禁区」,自己闯进探索只能瞎转,若还带着相机进去拍照,“诱人犯罪”难辞其咎,乱拍还可能引起公愤,到时活该不被抢也要挨揍。

当一个自由行的背包客,行走天下的基本常识有几条,其一就是千万不可“天真烂漫”,还要知道纵有双拳也难敌四手,何况光脚不怕穿鞋的。

所以,我上网报名参加当地组织安排一个两小时的「卡亚曼地徒步之旅」。在约定时间到集合地点,发现只有3人,就是导游、我和另一位游客,刚好达到最少2人才开团成行的条件。

这是我参加过 local tour 最像私人包团的一次..........

我们的导游长得有点像唱 "Don't Worry, Be Happy " Bobby McFerrin,所以我小费有给比较多。不是啦,他正好出身这个社区,人家刻苦上游,出去念大学,假期回来打工筹学费,你说能不支持吗?



▲乱闯可能这样出来,围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吧▼


因为知根知底,又是热血大学生,他跟我们熟了之后,带我们看公共用水间,指着不停从破管子流了一地的水说:「开普顿水荒缺到要限水,这里到处漏水都没人鸟。该高兴还是难过?」

他说的是真的,我从南非东部住到西部的民宿,没有房东不一面提醒用水须知,一面抱怨限水造成的困扰不便。有房东自己用抽水机抽地下水,居然还被警告要罚。

大学生导游又带我们去看门口满满是人的小房子说:「这是我们镇上仅有的一间公立医院,每天看病的人从早排到晚,因为只有一位医生,他想增加人手都没办法,向政府要求多年没人要来。年岁大了也不能退休,病人都苦苦哀求他别走。」

我好奇问「现在已经是你们自己人执政,怎么还不能改善这里的情形?」

他苦笑说「政客选前都说要替人民争取福利,选上了就替自己争取福利。政治是替有钱人服务的。」

我很惊讶他有如此深刻的认知,看来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我鼓励他以后服务乡里,他摇摇头说:「我的梦想很小,就是有朝一日把我家人从这里接出去。」



公共用水场所,漏水漏到让被限水地区的用户看了会生气▼

▼社区唯一的医院,从早到晚排队人潮不断,老医生无法退休


虽说是贫民窟,社区里还是有托儿所,或因常会对外展示,设施还算整洁,10来位小朋友也毫不怯生,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珠,天真可爱跟着老师用英文大喊「欢迎」。

据说他们父母有些是青少年,还正在对面高中教室上课。

2019南非赢得世界杯橄榄球赛冠军奖杯,带领球队赢得比赛的跳羚队队长西亚‧科里西(Siya Kolisi),就是出身南非贫民窟Zwide的穷孩子,他的父母在十几岁青少年时生下他,然后交由祖母抚养长大。他说他每天都会去上学,因为学校是他一天当中,唯一可以吃到一顿饭的地方。他在贫民窟挣扎度日,后来天赋被发掘,最后成为国家橄榄球队第一位黑人队长。

我想起全世界最有名的时尚奢侈品牌—香奈儿(CHANEL),创始人可可.香奈儿是一个出身贫民窟的弃儿,她说过「如果你天生没有翅膀,就不要阻止长出翅膀」,人家问她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去,我很喜欢她的回答:「My life didn’t please me, so I created my life.

首届南非黑人小姐索尼娅(Sonia Bonneventia Pule)的父亲在她三岁时候去世,母亲带着她与另外14名家庭成员住在一个狭小的铁皮房里,就是约翰内斯堡最着名的贫民窟,我在后面也会介绍。
索尼娅从小参加各种选美比赛,她坦承是为了赢奖金买食物,她力争上游,后来成了超模,还有很好的归宿。

所以,英雄不论出身低。贫穷不是罪过,只要不自暴自弃,有的是鲤鱼跃龙门的实例。而且越是奋斗成功,越是值得骄傲和被尊敬。

临走前,看了小朋友唱歌,又跟他们抱抱,我内心虔诚祝福他们好好长大,因为孩子是神赐的产业和福分。我把随身携带的一包糖果交给老师,见到他们开心雀跃的神情,顿时十分后悔没有把饼干也带来。



▼据说托儿所的家长,有的还在对面的高中上课


参观行程还包括「激励」社区内的创业,就是带去他们的工作坊买纪念品。

记得先去一间从外面根本看不出卖啥东东的小房子,走进室内是一间“客厅”?摆了三张单人沙发和一个小冰箱就塞满了。

我们被示意坐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彪形大汉,他从房间拿出一件又一件的T恤,我才恍然大悟是把标语印在短衫上的创作。

老实说,我自己也会DIY做T恤,送给朋友当生日礼物,所以没有购买的冲动,最后只好垂着眼皮低下头快步离开。心虚的原因是拍了照片啊,人家又巴拉巴拉推销了半天。



走访第二家是做陶艺的,这我喜欢。

大叔话不多,作品质朴,他皮肤是黑色的,眼珠却是蓝色的。我好坏,狠心问他在贫民窟做陶有活路吗?他说他为志趣而活,吃土也行,贫民窟反而不用付租金。

很多人过了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大叔是个铁了心走自己路,且一条路要走到底的犟劲,我就买了几样绘有图案的杯盘聊表支持




最后一家去看手工艺品,以串珠首饰为主。

一般女生都喜欢戒指耳环手镯项链之类,我也不是讨厌那些玩意儿,但串珠不是大学问,我的手机挂炼就是自己选珠串成的。要不是看在大学生导游要赚学费的份上,我根本没兴趣参观首饰店。

不料店主开口就说,串珠项链和耳环是社区里13-18岁的女孩制作,卖得的钱用来买她们的洗漱用品,包括每月要用的月经棉条。店主还说,她在开普敦的朋友店里也寄卖这些串珠饰品,希望能开展销路得到更多收入回馈社区。

唉,我一听这话就不行了,为了响应「姊姊妹妹站起来」,一口气买了三条皮手环,还买了两根豪猪刺,想说忘了带辣椒水,拿来当小李飞刀防身?

另一位游客是男的,从头到尾啥都不买,毅力深厚。让我觉得自己挥霍无度,搬进贫民窟的时日不远了!




压轴是去吃南非民族的柯萨午餐。

柯萨(Xhosa)人是恩古尼Nguni)人的后裔,他们从北非迁移到南非定居,数量约占南非人口的18%,他们使用的语言是科萨语,属于尼日尔尔-刚果语系班图语族,科萨语也是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母语。

我们去品尝的是Mamma Swartbooi的家常食谱。从她家门前的街道名称也是Swartbooi,可以得知其家族在当地受到的尊重。

事实上,Mamma Swartbooi不仅是许多国际志工计划的寄宿家庭,也是外国游客寻求体验南非民族柯萨美食的“餐厅”。

午餐很简单,就是一篮小面包、两碗素菜、一壶酒水。那壶酒水喝起来有点像稀释的甜酒酿,带有一股清香,好喝极了。素菜夹在小面包里食用,味道就是那么搭调,要不是为了国家颜面故作矜持,我一个人都能扫光全部。

一面听Mamma Swartbooi闲话社区过往,才若有所悟这根本是在听耆老讲史,好像蛮多媒体访问过她。离开时,她送我一枚南非彩虹旗别针,我送她一只台湾岛状钥匙圈,她很惊喜地道谢,不知道是从无台湾人拜访,还是别人都没这套礼尚往来?



Mamma Swartbooi ▼ 柯萨午餐



★ Masiphumelele township

开普敦南边靠海的Fish Hoek原本是捕鲸的村落,因为景色优美,又有火车可达,有钱人开始在这里建造度假小屋,成为旅游和退休的住所。此地海边是钓鱼和冲浪的地点,特产是用附近花岗岩矿的高岭土制成陶瓷品。

在南非的旅途上,除了落脚酒店,我还选择了几家民宿,其中一间就在这里。

FishHoek 住进「麦克的房间 Mike's Room」,我还预定他们的晚餐,男主人迪迪用自己打造的石灶烤面包、烤羊肉,女主人露露做沙拉、开红酒、上甜点,简直物超所值,好吃得让我赞不绝口,主人也非常开心我很赏光的吃了好几盘。


我们一面吃一面聊,喝掉一整瓶红酒后,话匣子就更是关不了。

我一路行来接触的都是黑人悲情历史,在这里却听到白人移民的奋斗故事原来迪迪的祖父是荷兰移民,开普敦就是荷兰东印度公司,为了创建一个为远航亚洲的船只提供补给中途站而发展起来的。

不要以为南非只有黑白之争,葡萄牙、荷兰、法国、英国都曾在这块土地上大打出手。再回顾世界文明历程,弱肉强食以各种面目、理由、手法和途径,不断在各国各地各时期重演,这才是人类的本质真相吧。

但是,被称为世界最美城市之一的开普敦,里里外外都有贫民窟,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毕竟1994年选出第一位黑人总统之后,二十多年过去了,怎么不见改革绩效呢?


▲民宿主人自己造的
石灶,可以烤面包、烤羊肉
▼这家民宿吃到了丰盛晚餐,是荷裔家庭的口味


「麦克的房间」在一块花草扶疏的私人住宅区,一街之隔的 Masiphumelele却是一个脏乱不堪的贫民窟。为他打杂的工人就住在那里。

1980年代,大约有400-500人首次定居在该地区。到了2010年,人口估计有38000,其中许多人住在生锈的铁皮钉在一起的棚屋中,倾斜的结构既相互支撑又相互推挤,占据了泥泞的土地每一平方英寸

这个社区缺乏设施,学校人满为患,没有警察局,日间诊所人手不足,而且有30-40%的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和/或结核病。

多年来,Masiphumelele一直是许多抗议活动的地点。大多数抗议活动是出于愤怒,跟政府提供住房和服务项目中的腐败行为有关。

南非虽然在1994年脱离了种族隔离制度,但多年过去了,疲乏不振的经济,年轻人高达50%的失业率,早已酝酿出一股不理性的情绪。

为了扭转执政选情,在政客操弄「本土种族主义」的鼓动之下,南非2008年发生了全国性暴动,“排外”成了宣泄怒气的借口,Masiphumelele周围的外国商店都遭到洗劫,住家也受到袭击,使得这个贫民窟有相当负面的评价。

迪迪知道我才参观了Kayamandi,他正好要去找他的杂工,就说可以带我一起去 Masiphumelele 看看,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后面的老妇人推着一片铁皮,想来是要修补房子
▼社区内的货柜发廊(右上)、小杂货店(右下)、露天市场(左下)、背着孩子卖杂粮的路边摊(左上)

▼三万多人的社区,也该有社区巴士,否则公车系统不太方便


我随身材高大的迪迪去贫民窟时,发现Masiphumelele跟Kayamandi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里面的人都聚集在外面,人们四处走动或闲聊,当我们的车子进入时,路边或走或站的人都炯炯注视着我们经过,让我手上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我忍不住问:「你一个白人进到这里安全吗?」

迪迪说:「我常来,有时还会送点物资给他们。不过,此地也不宜久待。办完事赶紧走。」

我们把车停在杂工住家外面,迪迪跟左邻右舍坐在外面晒太阳、晒衣服的男男女女打招呼,可见都是熟识,比较不必担心车子被人觊觎。

跟着迪迪身后在局促的巷子里迂回,这里对我就像迷宫一样,但是比我在印度看到的贫民窟干净多了。而且基本的水电都有,很多人家还有圆盘式卫星电视天线架在屋外。

我们找到杂工的家,几片铁皮搭建起来的空间里,家徒四壁,地板铺着报纸破布,一名妇人说她男人两天没回家了。迪迪嘟嚷骂着「有一点钱又去花天酒地,XX!」

我这才知道杂工还享齐人之福,天啊!
咦,我惊讶什么?原来我还是很天真。





★ Orlando township

离开南非前,我来到东岸约翰内斯堡附近的索维托(Soweto

这地方厉害了,第一位民选黑人总统曼德拉、诺贝尔奖得主图图大主教,都曾经住在这里,「索维托起义」影响了南非后来结束种族隔离政策,便是今天南非青年节的由来。

约翰内斯堡是南非最大城市和经济文化中心,索维托却曾经被称是世界最大贫民窟,然而在贫民窟里也有阶级区别,我住的民宿在索维托靠近奥兰多(Orlando)西

当年,奥兰多镇区直接参与了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一些最重要事件,而南非警察和反种族隔离示威者之间最激烈的冲突,就发生在奥兰多西部。

没错,我是为了一睹改变历史的现场,来到这里,还住在这里。

奥兰多也曾经是3万贫民扎棚的营地,政府于1930年前后在此建了一万多栋房子,提供给在约城工作的土着。所以,我住的不是铁皮屋这个邻里算是贫民窟里的国宅区。

即便如此,这间民宿沙发是破的、电视坏了不能看、WiFi网速蜗牛漫步、没有免费的咖啡,幸亏床铺还是很好睡的。洗澡在房外角落一个仅容转身的小间,里面有结网的蜘蛛和飞舞的蚊虫,我一声不吭用洗战斗澡的本领克服挑战。


从头到尾没看到男主人,据说出城去亲戚家,只有女主人抱着不到两岁的小娃娃简单回答我的所有疑问,无法回答就耸耸肩一笑,我也能将就便将就,原本就没有很高的期望,也就没有无谓的失望。


▲这些家具都是摆好看的 ▼洗澡刷牙洗脸在后院角落解决


民宿不提供晚餐早饭,我只好问附近有哪个超市?到贫民窟找餐厅美食,会不会太椽木求鱼?还是务实一点,有面包咖啡就行。

开车不到十分钟就找到 Thembalethu 超市,有点像台湾的大型全联,放眼望去一片黑,所有人都向我行注目礼,其实我也晒得很黑了,却仍是黑中一点白,不对,是更少看到的亚洲人,结果我赶紧抓了要买的东西就结帐出来。

不管众人怎样“观察”我,没有人搭讪,也没有人骚扰,连路过超市外的小贩,都没有么喝拉客,非常的平和安详,我还忍不住自己停下脚步,跟一个卖烧烤的小贩买了一串烤鸡胗,意外的好吃,跟我们的卤味很像欸。

我去南非之前在家做的功课,都说治安怎样不好,可是除了在开普敦市区被游民伸手讨钱,其他都没遇到什么,就连在贫民窟来来去去也全身而退。也许是运气好,但我认为保持低调也很重要。


低调的意思想必大家都懂,其实还包含了表情动作,不要显得盛气凌人,也不要显得很好欺负。总之,我觉得南非并不会比其他国家危险。


▲在大超市买东西 ▼在超市门口买像卤味的烤
鸡胗


★ Imizamo Yethu township

虽然标题是三入贫民窟,其实我还去了Imizamo Yethu,这是开普敦市区内的贫民窟,他的一边邻近白人豪宅区,另一边邻近有色人种区,如果有人计划去开普敦玩,有兴趣可以去这里看看“种族融合"的实况。

Imizama Yethu 原是在1990 年代初期,因为开发豪特湾(Hout Bay),散居在该区范围的450户棚屋家庭,就被集中迁移到这个占地18公顷的山坡地区。(最上端照片)

社区的大多数人是来自东开普省的柯萨语用户,还收容了许多来自非洲其他地区(如 Angola、Zaire)的非法移民和难民,目前登记户口的大约有33600人,若是算上"隐形人口"估计接近十万!

这个社区的生活条件,比种族隔离时期稍微好一些,多房子都是简陋的铁皮棚屋,自种族隔离时代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也有一批新房子是2002年由爱尔兰公益基金会派出工建造的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89820

Imizama Yethu 接受外人进入参观,但最好由熟门熟路的导游带领,因为所付费用应该有部分与贫民窟达成协议,否则关于贫困犯罪和帮派暴力的事件,无法保证不会发生在单枪匹马乱入的游客身上。

我开车进入 Imisama Yethu 纯属意外,没有看清路牌就转进路口,进去才发现误打误撞进了大名鼎鼎的贫民窟,绕了一下就赶紧出来,只能算半入吧。

2017年3月中旬,新闻报导一场大火席卷了 Imisama Yethu,造成2194座棚屋烧毁,近万人流离失所。后来检讨原因是该地区没有消防安全措施、没有供应足够的自来水、消防车救援队无法进入狭窄的信道,还有就是居民不知道如何减少火势蔓延。

我想起参观第一个贫民窟 Kayamandi 时,大学生导游告诉我,贫民窟的许多人对自己的未来看不到希望,转而使用毒品来麻醉他们的痛苦,通过卖淫卖毒来赚钱。在这种恶性循环下,就愈加脱离不了贫民窟。





南非自1652年成为西方殖民地,直到1994年选出黑人总统,当我亲临其境,仍能感受到殖民年代的余绪。我眼中所看到的表面浮华,都是复刻西方价值的模板,骨子里却充斥着非洲原住民负载的现实沉痛。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89820

很多人不屑一顾贫民窟,其实里面也有挣扎着脱身的孩子,也有想伸手帮助同胞的社工,但是从出生在那里,就已经画下不平等的起跑线,接着在人生赛程的路上,际遇也并不能完全操之在自己手上。

资本主义体系的金字塔底端,低收入的贫户最多。从前是种族隔离造成贫民窟,结果星火燎原推翻了殖民政府;如今是贫富悬殊造成贫民窟,在资源分配不均之下,也可能形成引爆事端的火药库。

南非现在也有白人贫民窟,就因为政权交替之后,白人的角色从压迫者颠倒成被排挤者,有些还是高学历有技能的知识份子,这样的转折便沦落出一个聚集300多名白人的Munsieville贫民窟。

撇开因果报复的论调,南非种族平等还有一条长路要走,目前还是要赶快处理贫困问题,Masiphumelele的暴动、Imisama Yethu的大火,都曝露出要做的事还很多。贫民窟既然去不掉,就接受必须共存的事实,想办法改善以防恶化扩大。

我在 Kayamandi 所见的创业者,都是培植学习的榜样;我在 Orlando 住进的民宿,也算转变成功的例子。可见一切皆有可能,只要坚持实践翻转的梦想。

南非贫民窟之行,让我更认识这个国家和人民。


▲Imizama Yethu 贫民窟门口的大象,是学童们利用废纸糊制的创

▼开普敦街上有许多艺术壁画,Imizama Yethu围墙也不例外
此帖于 2022-07-13 00:07 被 I'm-BJ 编辑。
感谢 25
2882 次查看
世界首穷 的头像
世界首穷 世界首穷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United States
#2
旧 2022-07-10, 11:16
也挺好的,至少,远离北半球是非之地😁
小象Dumbo 的头像
小象Dumbo
#3
旧 2022-07-10, 11:27
非常感谢分享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 愿这土地里 不分你我高低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 是因它没有 分开每种色彩

感谢 1
wingsky1980 的头像
wingsky1980
#4
旧 2022-07-10, 13:05
可惜现在没办法去 不然还满想去看看的
感谢 1
呆头呆脑 呆头呆脑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5
旧 2022-07-10, 15:13
南非在自己人当选总统后也是有风光过啦~
2004年暑假去开普敦当地友人家住2个月
那时还可以自己一人坐着小黑巴跑来跑去
抵达当天又是南非争取到举办2010年世足杯的资格
人民都high翻在街上大肆庆祝~

但回台后过2-3年,友人说开普敦的治安就开始下滑...
当年是白人跟观光客要小心抢匪扒手
后来是连当地黑人都要小心抢匪扒手
而且2003年汇率是 1Rand : 5.2台币
之后一路贬到现在剩 1Rand : 1.8台币
仅世足杯时期有短暂起死回生接着又一路狂泻= ="
见证过南非最风光的时刻,现在真的是令人唏嘘...

至于贫民窟的部分
是因为楼主有当地人带路&属于较OK的贫民窟
如果是像我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车路过(贫民窟太多了...)
还有2-3人荷枪实弹在走来走去(当地帮派)
黑人朋友马上紧握方向盘+捡查车门有无锁好+飙脏话
我们亚洲脸孔又特别突兀,一行人真的在车上是冷汗直流...

所以去南非真的...真心建议还是要非常小心...
感谢 1
Forever Friend 的头像
Forever Friend
#6
旧 2022-07-11, 09:56
类似南非要找有色人种作劳工的情况,在南美一样看得到,不过故事总是有点不同啦!

就算是大家都仰慕马丘比丘所在的秘鲁也有殖民地的黑奴时期,一样有18世纪奴隶故事,还有很多贫民区,但当地说法就是新社区。

不知为什么贫民窟都好像是一个模样? 看到大大的照片,都是密集依山边而建。

而世界人都知其名的哥伦比亚贫民窟,可惜这段期间不适合,娃娃在波哥大遇到最严重的排华遭遇,市区人应该比较文明都如此,很难想像在贫民窟内,如果还要独自入内应该是最愚蠢! 所以只留了两天提早离开。

我也对购物没兴趣,常常也是功力深厚那一种💪。不过那个柯萨午餐看来不错,很想尝试😋,还有民宿的晚餐这两者比普遍住宿及餐厅要贵吗?

如果将来有机会去一定问大大拿数据。🙂
感谢 1
峇厘猫 的头像
峇厘猫
#7
旧 2022-07-12, 01:02
提到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时应该误打年份了吧?应是1994年
南非好不容易摆脱种族隔离政策
但如今的局面值得深思
感谢 1
I'm-BJ
#8
旧 2022-07-12, 23:10
引用:
作者: 世界首穷 (原帖)
也挺好的,至少,远离北半球是非之地😁
只要有人的地方
就有是非
南半球的问题还没爆发出来而已 🙄
I'm-BJ
#9
旧 2022-07-12, 23:20
引用:
作者: 小象Dumbo (原帖)
非常感谢分享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 愿这土地里 不分你我高低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 是因它没有 分开每种色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Y3t523fOiQ
不要说是种族肤色不同而战
种族肤色相同也会互战
就连自家兄弟姐妹也有打闹如仇人
我在文章中说了那是人性的本质
有利害关系的时候就更见真相
I'm-BJ
#10
旧 2022-07-12, 23:24
引用:
作者: wingsky1980 (原帖)
可惜现在没办法去 不然还满想去看看的
以后有的是机会啊
有生之年要看的太多了
我还想说去月球看看
但恐怕没那个财力 😢
感谢 1
I'm-BJ
#11
旧 2022-07-12, 23:36
引用:
作者: 呆头呆脑 (原帖)
南非在自己人当选总统后也是有风光过啦~
2004年暑假去开普敦当地友人家住2个月
那时还可以自己一人坐着小黑巴跑来跑去
抵达当天又是南非争取到举办2010年世足杯的资格
人民都high翻在街上大肆庆祝~

但回台后过2-3年,友人说开普敦的治安就开始下滑...
当年是白人跟观光客要小心抢匪扒手
后来是连当地黑人都要小心抢匪扒手
而且2003年汇率是 1Rand : 5.2台币
之后一路贬到现在剩 1Rand : 1.8台币
仅世足杯时期有短暂起死回生接着又一路狂泻= ="
见证过南非最风光的时刻,现在真的是令人唏嘘...

至于贫民窟的部分
是因为楼主有当地人带路&属于较OK的贫民窟
如果是像我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车路过(贫民窟太多了...)
还有2-3人荷枪实弹在走来走去(当地帮派)
黑人朋友马上紧握方向盘+捡查车门有无锁好+飙脏话
我们亚洲脸孔又特别突兀,一行人真的在车上是冷汗直流...

所以去南非真的...真心建议还是要非常小心...
我也有开车大意跑进去Imizamo Yethu贫民窟啊
不晓得是不是常被游客参观而显得比较平静?
我在文章中也提醒了不要自己进去贫民窟
最好是有人带领进去比较安全
可是你看美国东岸纽约、西岸加州天天打抢杀人
而且已经凶狠到直接进到住家内去抢
又比南非贫民窟好到哪里去?
如果富如美国又是警察国家都还治安败坏
南非贫民窟的问题也情有可原吧
I'm-BJ
#12
旧 2022-07-12, 23:58
引用:
作者: Forever Friend (原帖)
类似南非要找有色人种作劳工的情况,在南美一样看得到,不过故事总是有点不同啦!

就算是大家都仰慕马丘比丘所在的秘鲁也有殖民地的黑奴时期,一样有18世纪奴隶故事,还有很多贫民区,但当地说法就是新社区。

不知为什么贫民窟都好像是一个模样? 看到大大的照片,都是密集依山边而建。

而世界人都知其名的哥伦比亚贫民窟,可惜这段期间不适合,娃娃在波哥大遇到最严重的排华遭遇,市区人应该比较文明都如此,很难想像在贫民窟内,如果还要独自入内应该是最愚蠢! 所以只留了两天提早离开。

我也对购物没兴趣,常常也是功力深厚那一种💪。不过那个柯萨午餐看来不错,很想尝试😋,还有民宿的晚餐这两者比普遍住宿及餐厅要贵吗?

如果将来有机会去一定问大大拿数据。🙂
娃娃也是见多识广的背包客
老实说 南美的贫民窟我还没去过
但我相信基调是相同的
贫民窟一般都在远离繁华中心的边缘
有钱有权的人既不屑黑奴 又离不开黑奴
我在文中提到Imizamo Yethu的旁边有一个有色人种区Bokaap
那里是被白人殖民者从马来西亚印尼印度抓去骗去的奴隶
他们聚居的地方五颜六色 现在也成了观光景点
我同情南非黑人、美国印地安人、南美原住民等
但世道就是这样无言以对啊
I'm-BJ
#13
旧 2022-07-13, 00:06
引用:
作者: 峇厘猫 (原帖)
提到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时应该误打年份了吧?应是1994年
南非好不容易摆脱种族隔离政策
但如今的局面值得深思
谢谢你看得那么仔细
立马去改
解决了种族隔离的问题
却又造成了另一个问题
纵使南非前总统祖马贪污入狱
也并未解决新权政的各阶层问题
感谢 2
Yen2002uk 的头像
Yen2002uk
#14
旧 2022-07-18, 02:02
好详细的分享啊
感谢 1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