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圣雅各之路 [Camino de Santiago] - 朝向心灵深处的疗愈之路

767 403 348238
yhyung
#1
旧 2014-04-23, 00:24
(1) 启程以先

「朋友,我辞职了。」

「啊,几时生效?」

「即日。」

「为什么?」

因为爸爸的死,因为妈妈的病,一场错误的恋情…以及我的无力。我无法上班,每天在床上翻来滚去,却无法离开床舖整妆上班;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最后拖到连撘出租车也来不及了,便向上司请假,日复一日。得了别人体谅,我却饶不过自己;最后以一封辞职信作结。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178715

医生说,这是抑郁症。

每日由半粒增至一粒的血清素(抗抑郁药),需要时服的镇静剂(安眠用),每周与心理辅导员会面,并未曾缓解症状。漫漫长夜,每45分钟醒一次、每一个半小时醒一次;即便躺下来、在静止状态下,心跳也可达每分钟120次。内心难以言喻的痛苦,恨不得有人拿起一根长矛、刺穿我的心脏。那时候的我觉得,「死了倒好。真的。」

每次天亮之际便是一番争扎,「我要多活一天呢?还是在今天便结束这无止境的痛苦呢?」

* * *

「喂,给我你的英文全名,快。」

「做什么?」我问。

「替你买机票,你给我去走Camino,Camino de Santiago!先踏上欧洲大陆再讲!」

漠视医生、辅导员和其他朋友的反对声音,我用这张朋友赠与的机票,撘上了往巴黎的班机,立于欧洲大地之上。

* * *

Camino de Santiago是西班牙语,Camino解作「路」,Santiago为「圣雅各」,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相传圣雅各的骸骨葬在Camino的终点,千年以来朝圣者世世代代都向Santiago走去。这条路英文译作The Way of Saint James,中文可译作「圣雅各之路」或是「朝圣之路」。



Camino最为人熟知的一段全长约800公里,起点位于与西班牙接壤的法国边境小镇开始。Camino的主要部份却横越西班牙国境,由西向东伸延至近海城市Santiago de Compostela。有更多人会选择再走100公里到Finisterre「地的尽头」,即欧洲大陆最西面的一点,但这是后话了。

800公里,按照官方规划是全程34天,每天平均走30公里路。既不是平坦的路,更不是柏油路;有时是崎岖的山路,布满沙石和泥巴,一不小心便可以滚下山去。时而在酷热的天气下暴晒,时而在严寒的天气下抵抗风雨。加上还要负重,背着一个最少10公斤的背包走路。

听过我对Camino的描述,医生和辅导员都判断,我的心理和生理状况都不适合走Camino。他们的否定,让我很是犹疑;「疯狂朋友」颖却说,「那只不过是一次路程比较长的散步而已!」

无法作决定的我在法国逗留了两个星期,独享心灵憩静和南法风光;然而每当夜阑人静,内心的声音却说:「我无法就此回去!」好吧,姑且走你一趟──朝圣之路。


南法风光

----------------------------------------------------

如果不嫌弃,愿意与我更直接的交流分享,可以到脸书专页去按赞哦。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yof2013
此帖于 2014-07-03 08:31 被 yhyung 编辑。
感谢 74
348238 次查看
yhyung
#2
旧 2014-04-23, 00:26
圣雅各之路 - (2) 陌生人的美善(上)


火车停在半途上 - 车窗外风光

大部份走圣雅各之路的人,都会选择以Saint Jean Pied de Port(SJPP)为起点。我的计划是从南法的阿维尼翁(Avignon)出发,撘法国高速铁路TGV前往巴约纳(Bayonne),再撘小火车到SJPP。

阿维尼翁Avignon -> 亚尔Arles -> 土卢斯Toulouse -> 巴约纳Bayonne -> SJPP

问题出在从亚尔到土卢斯一段,在我不知道的原因之下,火车停在半路中途超过40分钟;虽然有法语广播,我却是半个字都听不懂。好吧,TGV的罢工其实颇有名的,前几天在阿维尼翁时便知TGV最近都在罢工。命中注定我是赶不上最后一段TGV了,因为原定计划中,抵达土卢斯之后只有15分钟时间,我便应该要撘上往巴约纳的火车。

土卢斯的车站职员告知我可以撘下一班车,在4小时之后。撘晚一班车往巴约纳,抵达时已是晚上八点,车站的售票处也都已经拉下铁闸,可想而知最后一班往SJPP的小火车一早就开出了。有见及此,我在网络上预订了巴约纳的一晚住宿。

* * *

晚上九点钟,走在巴约纳的街上,寂静无人。经另一家饭店的职员指路,从市中心走到工业区,雨势由缓转急。

看见一个异国女子背着十几公斤重的背包在寒风冷雨中走夜路,路过的车纷纷慢驶下来;我脑海浮现的是一众司机的讶异表情、好奇的目光,以及犹疑不决后又收回去的援手。

最后一位好心司机停下车、打开车窗问我,「你究竟要去哪里?」不谙法语的我也能猜得出来。

「IBIS Hotel,I-B-I-S。」我用英文回道。

好心人示意我上车。从来没撘过顺风车的我,犹豫了。可我也实在是受不了风雨中背着沉重的背包继续迷路,看在他也算是法国地道美男子份上,就上车吧。

「^&*()_IUY^%$...」上车后美男尝试打开话匣子。

「Sorry but do you speak English?」我问。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178715#post6547481

回应是另外一串法文。

然后,双方都放弃了沟通的可能性,车厢里一片寂静。

早在我上车之时已经看到饭店标志在远处,但是此时车子却往另外的方向驶去。

「Isn’t the hotel that way?」我指着远处的饭店标志,并开始焦躁起来,美男子先生你该不是要带我回家住吧?

「*&^%$TYUI%^&…」虽然我一个字都不懂,但从他的表情动作看来,他说这条路是对的。

在绕了不知几圈以后,车子终于停进饭店停车场。要跟美男子先生说句「不好意思,我小人之心了。」而且他还特意把车倒过来,好让我在有盖的地方下车,免得被雨淋到。除了Thank you跟Merci Boucoup以外,我还能以甚么向这位上帝派来的天使表达谢意呢?
感谢 25
yhyung
#3
旧 2014-04-23, 00:30
如果有朋友支持的话,这将会是比较长的连载。
感谢 6
pupu888
#4
旧 2014-04-23, 10:44
期待后续发展~~~我对朝圣之路十分的有兴趣!!!
Nick喝咖啡 的头像
Nick喝咖啡
#5
旧 2014-04-23, 11:07
期待接下来的旅程....
yhyung
#6
旧 2014-04-23, 19:51
感谢支持。因为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否有人爱看,而这趟旅程又很长,要写的细节好多,所以你们的支持是我努力写下去的动力。

--------------------------------------------------------------
圣雅各之路 - (3) 陌生人的美善(下)

二O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晚上十点钟,法国巴约纳的某饭店接待处。

拖着疲惫身躯跟超大背包的我,准备check-in,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大睡一场。

把护照交上去表示我有订房之后,同样只会法文的接待阿姨在桌子上找了一下,指着她收到订房文档的一角说「October」。

天啊!我竟然不小心错把房间订到一个月以后。

看着接待处【本日客满】的牌子,我脑袋一片空白。再尝试在网络上找,当天不知是巴约纳的甚么大日子,竟然一房难求。

心里盘算着要用怎样的表情哀求阿姨可怜我,让我就在接待处旁的空位待上一晚,拜托千万别把我赶出去再受寒风吹暴雨打呀…(泪眼准备中)

接待阿姨说,「one moment。」我呆呆的看着客人进进出出,这一等,当然不止等一下。可是阿姨除了应付客人以外,还帮我在网络上查住宿数据、打电话查找、等回复。我想跟她说,「不可能了阿姨,今晚巴约纳一间空房间都没有啦。我都查过了。」可是言语不通,既不能跟阿姨沟通,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好啦那就等吧。

受到我这个Google translator的启发,阿姨开始把她想要说的话一句一句打进谷歌翻译,再一张一张打印出来。

「有房间了,但不知合不合你的意。」妈呀,能住就好了呗。

「距离这里有点远,三公里。」快十一点了,而且滂沱大雨,阿姨可以帮路痴我叫出租车吗?

「房间可能不太干净,记得要跟老板要求先看一下房间再付钱啊。」不过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最后超级无敌好心的阿姨帮我叫了一辆出租车,临走以前她还提醒我记得取消那乌龙的一个月后订房,不然信用卡会被扣钱的。


* * *

热水澡的余温还留在皮肤之上,躺下来,看着有点陈旧但干净的床单被舖,心里很是感恩。为了有瓦遮头,为了够热的洗澡水,为了温暖的房间和床舖,为了这一天所遇到的好心人和所得到的帮助…

心头暖暖的。

如路上一位朋友所言,「你的Camino提早开始了。」


温暖的房间和床舖 (摄于隔天早上)
感谢 27
yhyung
#7
旧 2014-04-23, 23:25
睡前再一篇吧,会有人在等吗? 请让我知道,哈哈。

-----------------------------------------------------------------
圣雅各之路 - (4) 最大的需要

经历了疲累的一天,充份休息过后,精神饱满。坐在酒店欧陆式的小餐厅中,静静地享用简单的早餐;感受到四周的视线,仿佛在问「奇怪了,你这个东方女子为何一个人身在这僻静的小镇酒店中?」我既无法用法语说明昨天一整天的经历,此刻无声胜有声。

向酒店主人问了前往SJPP的方法,带上背包便前往巴士站候车。

一个小时才有一班开往火车站的巴士,要等的时间还多着。抬头望向天空,带着微雨的乌云渐散,亮出一片澄朗的蔚蓝。

等车时心中思量,一个人连性命都置之不顾时的毅力,原来可以这么强。而人到绝境,在凄风冷雨中拖行疲惫的身躯和背负沉重的行装,最强烈的想望、最大的需要也只不过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场所和温暖的床舖而已。人的生存意志可以很顽强,同时所需要的相对地可以简单得很,又为什么活不下去呢?


最强烈的想望、最大的需要也只不过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场所和温暖的床舖而已

* * *

看不懂法语站牌和指示,还好巴士车长、年长的乘客都很热心帮忙。坐过站,又坐回来,几经波折终于到达火车站;又看见许多和自己一样带大背包的背包客,便知道自己没有去错地方。其中不乏一些经此回程的人,有些带着一些路上采来毛绒绒的大株野草,背包上系着贝壳(那是朝圣者的象征),神气飞扬而不具一丝疲态。这时候的我,还不知前面等着自己的是何等珍贵而无法言传的经历呢。


电影The Way中的小火车

开往SJPP的小火车很现代化,一点不像电影The Way里面主角坐的那种又老又旧、车厢外满是涂鸦的小火车,心中闪过一丝小失望。只有两三节车厢,但有先进的厕所,座位也很舒适。我的背包太重,自己无法把它放到头上的行李架,有一位明显也是朝圣客的中年男乘客过来帮忙;后来我再遇到这位的太太,她告诉我那时候丈夫暗暗跟她说:「你看,那女孩的背包比我俩的加起来还重呢!」而这个极度超重的背包很快就带给我不小的灾难。

-----------------------------------------------------------------

抱歉有点太久,下一篇正式踏上Camino
感谢 29
Nick喝咖啡 的头像
Nick喝咖啡
#8
旧 2014-04-24, 00:06
请随意, 照着自己步调~别被读者影响


不知是否已经走到目的地还是仍在进行中?
yhyung
#9
旧 2014-04-24, 00:26
引用:
作者: Nick喝咖啡 (原帖)
请随意, 照着自己步调~别被读者影响


不知是否已经走到目的地还是仍在进行中?

如果可以希望多跟读者互动呢,不然就自己躲起来写日记,可以跟别人分享是件开心事。也想看看大家对camino感兴趣的部分是什么。

已经到了终点,回家了,苦哈哈的又当起上班族。如果是在Camino上,六点醒十点睡,还要每天洗衣服、跟人聊天、找住的地方、准备食物和隔天的干粮,才没看过有人在途上可以写字比图多的游记。

这是去年9月到10月份的事。
感谢 6
Nick喝咖啡 的头像
Nick喝咖啡
#10
旧 2014-04-24, 00:55
引用:
作者: yhyung (原帖)
如果可以希望多跟读者互动呢,不然就自己躲起来写日记,可以跟别人分享是件开心事。也想看看大家对camino感兴趣的部分是什么。

已经到了终点,回家了,苦哈哈的又当起上班族。如果是在Camino上,六点醒十点睡,还要每天洗衣服、跟人聊天、找住的地方、准备食物和隔天的干粮,才没看过有人在途上可以写字比图多的游记。

这是去年9月到10月份的事。
哈~那期待在你完成圣雅各之路后的感想, 是否在身心灵都被洗涤, 并被医治
Nick喝咖啡 的头像
Nick喝咖啡
#11
旧 2014-04-24, 00:58
刚google了一下, 原来这雅各是半尼其雅各, 第一个殉道的门徒
yhyung
#12
旧 2014-04-24, 13:57
引用:
作者: Nick喝咖啡 (原帖)
刚google了一下, 原来这雅各是半尼其雅各, 第一个殉道的门徒
Google到维基,半尼其是耶稣给十二使徒中的雅各及约翰两兄弟起的绰号,意为「雷子」(Thunder Brother)。原因大概是个性刚烈。
Nick喝咖啡 的头像
Nick喝咖啡
#13
旧 2014-04-24, 14:08
引用:
作者: yhyung (原帖)
Google到维基,半尼其是耶稣给十二使徒中的雅各及约翰两兄弟起的绰号,意为「雷子」(Thunder Brother)。原因大概是个性刚烈。
因为雅各有两个....所以才上网去查哪一个
感谢 1
yhyung
#14
旧 2014-04-24, 20:14
圣雅各之路 - (5) 缘起 Saint Jean Pied de Port (SJPP)

双脚踩在SJPP的月台之上,没有准备的我根本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听颖说的,跟着人潮方向走准没错。大伙都是带背包、穿运动装的朝圣客,有的背包上系着贝壳、手上拿着登山杖,这些人恐怕并不是第一次来吧。当然也有我这种糊里糊涂什么都不懂的,一同在上坡的石板路上走着,冷不防看见一个东方脸孔,克服害羞心理向她撘话(后来发现朝圣客之间并不需要「害羞」这个词)。韩国女生,二十多岁,英语沟通尚可;问她可否加入她一道走,回答说没问题。如此,爽朗的韩国女生Lin便成为了我的第一位Camino朋友。


上坡的石板路


石板路上的Camino路标

是要先找住宿的旅店吗?Lin说应该先要去Pilgrim’s Office登记。据说走Camino在韩国成了一个神话(Legend)般的存在,Lin手上拿着一本数据齐全的「导游书」(guide book),是过往朝圣客作的详细笔记,每一天每一段路上的注意事项,也有地图等等;反观我的只是电子版,简单说明站与站之间的距离,镇上有何地方可供住宿吃饭等数据。还好跟她一道走,知道得先去Pilgrim’s Office用5欧买了一本朝圣客护照(Pilgrim’s passport,或称credential),以后住宿都要出示这个朝圣客身份证让主人盖印识别身份;到了终点的Pilgrim’s Office,职员也会稍为翻一翻这本passport才向每一个人发出Compostela证书,证明走完了这条朝圣之路。在登记时也拿到关于路线的数据,图标每天建议走的距离、各路段的地势等;如颖所说的,第一天果然是最吃力的,按建议路线走的话要走完27公里,而首22公里需要上坡1400米,斜度可想而知。Lin说无论如何,她必定要按这个建议路线走完,我则表示自己没有信心可以完成。入手的还有朝圣客的身份象征-贝壳一枚,价值由各人自由奉献。


Pilgrims' Office


朝圣客身份象征 - 贝壳一枚

与Lin一起找到旅店,把沉甸甸的背包抛下,便在小镇上四处游走,也好寻找必须品。由于我对Camino的举旗不定,出发前往欧洲前并没有买好睡袋,在SJPP掷下了大钱(用相对贵的价钱)买了个又薄又暖的,开始时觉得些许心痛,一路走来却觉得绝对值回票价。又买了木造的、摸上去很具质感的登山杖,在之后一天开始便帮了大忙,另外也造就了个让我觉得小遗憾的故事。

这一晚的albergue(#1 西班牙文hostel/refuge的意思)有提供晚餐。黄昏六七时,天色还亮,原本互不相识的朝圣客聚在木头做的餐桌前寒喧、彼此介绍、进餐、聊天、喝酒,此后便成为每一天的日常。除了Lin跟我两个亚洲脸孔,全都是西方人,问我们两个为什么要用英语沟通的法国男士有点可爱,但喝多了以后再加上法国腔英语便有丁点可恨了。另一位法国男士是从巴黎开始他的Camino,SJPP便是他的终点;他给的意见是「慢慢起步」(slow start),后来发现的确不错。

晚饭后大家轮着用过浴室、简单收拾行囊,十点便关灯睡下,因为第二天大早六点便要起床打包行李,用过早餐便要匆匆出发。旅店主人讲明了,早上八点她就会赶人了。近二十人一室的男女混合睡房,有人打呼不断,而我竟一夜好眠。

#1) 后来遇到台湾朋友直接称albergue为庇护所,我觉得也很有意思。一来它的环境真的有像庇护所,大多是上下舖的双层床(bunk bed)。曾遇过一个房间90床位的albergue;另外庇护所这个词也很配合朝圣客衣衫褴褛的穷酸形象(会心微笑)。
感谢 19
Nick喝咖啡 的头像
Nick喝咖啡
#15
旧 2014-04-24, 20:34
最后一张图是真贝壳吗?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