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其他

2021塞内加尔(2)饮食音乐等

11 4 2262
太和
#1
旧 2021-10-21, 00:24
2021. 0905-0918

塞内加尔其他文章

货币
1 USD = 559 West Africa CFA Francs
1 TWD = 20 West Africa CFA Francs
当地人会直接说『Francs』(法郎)。

West Africa CFA Franc: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西非的八个国家合用的货币。

钱币和纸币上面都有同一个神秘的似鱼似面具的图像,整趟旅程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图案是什么。看了维基才知道,这是西非国家中央银行的标志——艺术化的锯鳐鱼(sawfish)图腾。过去非洲阿坎族原住民(Asganti) 用这种造型的铜质器具(点链接有图像)来称量黄金。

很多店家或是司机身上都没有很多零钱可以找钱, 所以最好尽量多存些小零钱使用.

ATM没有很多, 所以在之后的游记中, 我会提供该地区的提款机的信息. 除了Airbnb是在预定时先在线付款之外, 没有任何酒店或店家接受信用卡.
最后我们的西非法郎几乎用尽, 又懒得坐出租车出去领钱. 我们达喀尔的酒店接受欧元, 潜水店接受美金.


入境
持美国护照不需签证, 算是少数不需签证入境的西非国家.
如果游客是从黄热病高风险国家来的话, 才需要提供黄热病疫苗证明, 所以我们不需提供. 黄热病疫苗是十年有效.
2021年九月入境时, 不管有没有打疫苗, 都须提供五天内PCR 阴性证明, 快筛不行.
入境完全没有被问什么问题, 非常顺畅.


疟疾
塞内加尔还是疟疾高风险国家. 出发前先去诊所购买疟疾药, 出发前两天开始服用, 每天晚饭后吃(因为说建议饭后吃), 回国后再吃七天. 我们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的症状. 一般的副作用为: 肠胃不适, 疲倦, 做很真实的梦.
台湾的埃及斑蚊白天也会出现, 但是塞内加尔的蚊子在日落后才会出现, 所以还蛮好预防的, 白天还是可以穿短袖, 日落时就可以穿长袖把身体包起来, 喷上防蚊液. 并不太坏.

塞内加尔买不到防蚊液, 要自己带来.

每间酒店, 包括便宜酒店, 都有蚊帐, 有些便宜的房间的蚊帐很难完全把床包好, 或是有破洞, 有时睡在蚊帐里真的很热.


住宿
我使用Booking.com 或Airbnb订酒店. 其中一个住处则是直接电邮给对方预订. 有一些住所没有在酒店平台上. 只有Airbnb是在线付款, 其他的都是现场付现金.
我们住的都是双人房, 大多付独立卫浴. 都有蚊帐, 有些有电扇, 有些有冷气, 有一个最便宜的一晚18美金(540台币), 的, 没有电扇也没有纱窗, 所以我们晚上为预防蚊子, 也没有开窗, 热得睡不着.
一些的浴室只有冷水, 一些有附香皂. 洗发精是几乎没有, 外面的杂货店也没有卖, 大一点的超市有卖.

我们住最便宜一晚18美金, 最贵一晚58美金(1627台币), 最贵的包含接驳与丰盛早餐, 非常划算. 我选的酒店都是该地区最便宜的, 但是有好网络评价的, 住起来都还算满意.
觉得塞国住所的选择很重要. 我们所有的住所都位在海边或是河边. 因为一些城镇的环境脏乱, 有坑坑洞洞的道路或是塞车或危险的交通状况, 实在不适合散步, 所以酒店在海边河边的话, 至少可以在那里散步欣赏美景.


饮食
瓶装水各个杂货店都有卖,很方便。
塞内加尔食物是旅程中的一大亮点! 在这之前, 从没吃过西非食物. 就算是住在众多移民文化的美国, 也没有看过西非餐厅. 在美国只吃过埃塞俄比亚菜, 跟西非不同. 之前只去过南非, 南非菜和西非菜也大大不同, 西非菜好吃多了!
塞国的主食是米饭(这就对了!), 但是跟东亚的米不同, 他们的米饭短短圆圆的. 最常见的食物是米饭和酱汁.

酱汁是塞国的国民料理, 有好几种不同的调味,
大多有放切碎的洋葱, 黑胡椒, 柠檬汁等等. 主妇或厨师用一大釜长时间熬煮.
餐厅菜单中常见的酱饭料理有 Thieboudienne (听当地人发音, 听起来很像"截捕间", 有时简称thieb), 旅游书上是说这个会用番茄和罗望子熬煮, 或yassa, 书上说这道是有加糖, 洋葱, 柠檬汁.


Thieboudienne"截捕间": 全鱼配上很多蔬菜, 最左边青绿色的小瓜是塞国常见的"苦番茄", 还有很小颗的高丽菜, 白萝卜, 胡萝卜, 马铃薯, 秋葵, 小茄子, 左上绿绿的酱是香菜和蒜头等做出来的辣菜泥, 左下角深紫色那一团是罗望子酱, 酸酸甜甜的很下饭, 再配上用酱汁炒过的饭, 美味又健康.


渔业兴盛的塞国也有很多新鲜便宜海鲜可以享用. 所以, 很多餐就是饭, 酱, 全鱼, 通常烤过或炸过, 或烤过再炸, 再淋上酱汁, 非常美味. 通常一般普通餐厅的饭酱全鱼一餐约2500~3500F (124~173 TWD), 一份很大会吃很撑, 真的很便宜.

不过, 青菜就没有这么多. 但是很少有国家有像台湾这么多青菜选择吧?

九月去时正值芒果盛产季节. 因为平常住的美国没有新鲜芒果, 所以我把握机会在塞国狂啖芒果! 一般餐厅或早餐都不会提供水果, 所以要自己去水果摊买自己切, 一大颗通常200F~300F (当地人买的话搞不好更便宜), 等于一颗大约是台币12元. 很甜很多汁.
零食的选择通常只有塞国盛产的新鲜好吃花生与腰果,很健康.

路边摊通常只有卖法式长棍夹塞内加尔式的酱,或夹炒蛋或薯条,一长条大约300F(15元台币), 这样就可以当一餐. 好吃便宜. 不过路边摊食物通常苍蝇满布, 看起来有点可怕, 我这趟旅行吃了几次很多苍蝇的路边摊, 倒是都没事也没有拉肚子, 只能说幸运. 之前在中国四川塔公食物中毒, 导致之后行程泡汤, 所以应该还是小心为上.

塞国的用餐时间跟法国相仿, 早餐八点后才有, 晚餐七点后才供应, 我们其中一个酒店晚上八点后才供餐.


塞内加尔茶道
塞内加尔的国民饮料非"阿达亚", Attaya(沃洛夫语)莫属, 此茶传统在西非一些国家盛行. 阿达亚是绿茶. 在各个小杂货店都可以买到茶叶, 茶叶盒子大小如香烟盒, 盒面上印着"中国绿茶", "Gun powder green tea" (珠茶). 一包非常便宜, 可能台币三十元不到, 但是里面的茶叶非常多.

我是个很喜欢喝茶的人, 在台湾也常常拜访传统茶屋, 但是塞国煮茶的方式跟台湾大大不同!
首先他们拿一个大茶壶, 里面放入大量茶叶和水, 直接放在小瓦斯炉上熬煮. 让绿茶在火上煮滚煮大概十分钟, 再放入大量的糖, 一起煮滚, 有些人会依自己喜好加入不同调味, 例如有人加柠檬香茅, 有人加香草粉.

接着, 煮茶人会有一个托盘, 两个小小的透明玻璃杯, 大概100毫升. 然后把茶壶的茶注入其中一只小杯, 他们会把茶壶举高, 让茶水从壶嘴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长弧线, 应该是因为他们想要茶的表面有泡沫的关系.

接着煮茶人双手各拿一只小杯, 其中一只有茶, 另一只则为空杯, 再熟练地把茶在两杯之间倒来倒去, 当然也是要把茶杯举高, 让茶水在空中划出长长的线条, 因此, 每倒一次, 茶水表面的泡沫会越来越厚, 其实就很像泡沫绿茶, 看起来也很像啤酒. 浓绿茶长时间熬煮, 颜色是深褐色.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72927

帮我们煮茶的人Bryce (旅程中遇到英文最好的人, 他是从达喀尔最好的大学英文系毕业, 他住在我们酒店附近, 超友善的邀请我们去喝茶聊天) , 他跟我们说, 这个互相倒茶搅茶的进程很重要, 要把茶叶里不好的成分搅掉. 接着就可以喝茶了!



阿达亚是个社交活动, 通常2~6人会在户外坐在一起, 一边聊是非一边煮茶, 互相分享着绿茶. 又浓又甜的绿茶其实很好喝!


在另一间酒店的泳池旁, 管家送上阿达亚, 配上薄荷叶.

这个煮茶仪式每天路边都会看到, 但是只在傍晚或晚上进行. 而且只在当地人社交活动中看到. 在餐厅或酒店的早餐则完全看不到阿达亚. 餐厅或咖啡店只会提供立顿红茶包泡的红茶.


如果我身为一个观光客, 去杂货店说要买茶, 他们也只会拿立顿红茶给我, 我要特别说, 我要中国绿茶. 有一次买的时候, 旁边的大哥说: 你会煮这个吗? 这很复杂的, 你还是喝立顿吧?
现在我买了很多阿达亚回国, 但是我还是只会使用台湾泡绿茶的方式泡, 塞内加尔人若是看到应该会搥心肝大哭吧?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72927

早餐的抹酱
有些酒店会提供早餐, 给观光客吃的早餐都很像, 法式长棍, 搭配各种不同抹酱. 常见的有塞国自家品牌巧克力花生酱ChocoPain, 非常美味! 我们有买回国, 也很便宜, 一大桶30元台币左右. 这个酱还有水桶大小的尺寸, 有时候在河边看到小孩拎着用过的Chocopain桶子抓鱼抓虾.

另外一个塞国产的有名抹酱是一个叫做"Zena"的牌子. Zena出了至少十种很有特色的好吃天然果酱. 最常见到的口味是 "Bissap", 就是扶桑花口味, 非常美味! 塞国的早餐或餐厅也常常有加了薄荷的扶桑花果汁, 很好喝! 墨西哥其实也有扶桑花果汁, 在墨西哥叫做Jamaica, 洛杉矶也喝得到, 但是墨西哥的不会加薄荷.


Zena其他的果酱口味有: 木瓜(吃起来普普), 巴欧巴果(也会用来做果汁, 很有非洲特色), 芭乐(超美味), 综合, 芒果, Cashew Apple (腰果梨) …等等等. 我们也买了一些回国, 一罐也只要台币60元左右, 美国好一点的果酱可能都要250台币.

早餐是法式长棍搭配抹酱, 和雀巢即溶咖啡与奶粉. 其实蛮好喝的.
之后在游记里会详述吃到的食物.


交通
城镇到城镇的移动方式是Sept Place (法语的"七人座"的意思). 是一种共乘出租车.
每个城镇都有一个共乘出租车站, 叫做Gare Routiere, 法语的"车站"的意思. 通常是一大片空地, 有不同的区块, 有简单的牌子写着不同的目的地, 有很多七人座司机停在那里等乘客. 先来的乘客可以先选位子, 坐在里面, 等凑齐七人才出发, 我们每次来的时候, 车里已经有几个人坐着了, 我们大概等10~20分钟凑齐一车出发. 在等待时会很有很多小贩来到你的车窗前贩售各种东西: 零食, 水, 口罩, 纪念品, 耳机, 充电器等等.

七人座的车大致上是同一种车, Peugeot 504 station wagons, 一种很老式的车, 此车产于70年代至90年代. 此车共有三排座位, 所以除了司机外, 附驾一位乘客, 第二与第三排各三位乘客, 共七位. 但是第三排的位子很小, 三个人坐的话很不舒服. 我们有几次有坐到第三排, 后来学会抢第二排的座位, 较舒服一点, 附驾的座位则是完全没抢到. 你可以多付钱包下你隔壁的座位, 绕你的长途旅行舒服一点, 但是我们很抠没有这样做.
听说更穷的邻国把这同样的车当作"八人座"来使用.

我看到小孩子不算座位, 所以有一次有一个妈妈带三个小孩, 等于是七个乘客加三个小孩! 妈妈隔壁的人, 就必须让那互不认识的小孩趴在他的大腿上睡觉, 感觉很挤啊! 可是那位绅士在四小时的车程中都没有抱怨.


超挤的四小时七人座, 这位妈妈带三个小孩, 隔壁的绅士也好挤. 一路上小宝宝一直跟我们玩, 很可爱.

"七人座"各城镇之间的价钱都是工会公订好的. 我这趟旅程中搭了数次, 都没有被哄抬价格. 反倒是路上随招的出租车, 没有跳表, 绝对会哄抬, 一定要杀价. 所以我个人比较喜欢搭乘诚实的"七人座". 当然"七人座"要跟大家挤在一起, 比较不舒服.
七人座的车况都不好, 老旧, 有点破烂, 当然没冷气, 有一些排气很臭.
有时候车站也有共乘迷你小巴, 大概可坐10-12人, 位子大一点, 有时价格便宜一点, 但是司机通常会绕路多载客人, 或多绕路到其他客人指定的地方, 所以搭乘时间会比"七人座"久一点.

接着来说非共乘的出租车, 他们一定会哄抬价钱, 而我们很讨厌杀价也很讨厌乱哄抬价钱的人. 如果一定要叫出租车, 通常我会在旅游书或网络上先查好这段旅程应付的金额, 然后尽量杀. 一定要在上车前谈好价格. 我会在游记里提供各段车资. 有时候可能车资应该是3000F, 他们说4000F, 我也会尽量往下杀, 不过事后想想1000F大概是台币六十块啊!


音乐与艺术
塞内加尔的音乐表演很有名. 很可惜, 这次旅行中并没有看到什么表演, 都因武肺暂停演出.
然而, 我们在酒店看电视看他们音乐频道时, 真的被他们的音乐深深吸引! 塞国的音乐, 跟我们平常熟悉的欧美或亚洲流行音乐非常不同, 有点民谣, 打击乐器部分很多, 混合很多西非传统乐器, 又融合一些宗教音乐. 在这里介绍两个塞国最有名歌手, 在电视上也有看到.

Youssou N'dor (联结有音乐, 是他年轻时的样子): 塞国最有名的歌手兼音乐家, 现在还是很活跃.

Baaba Maal
Kora: 是个有21条弦的大型乐器, 声音很轻柔. 许多塞国流行歌也会使用这个乐器伴奏. 我们只有一次在一家餐厅看到隔壁桌的客人弹了一点点.

西非面具: 西非的村落在举行祭典时常使用造型特殊的面具. 如果正逢某些祭典期间, 观光客可以付钱参加祭典, 但是我们拜访的时候当然没有祭典. 好想看啊!

这趟旅行中买了两个面具. 面具店或是商店的人通常会狮子大开口哄抬价钱. 但是刚好我们在购买之前, 已经跟另一位欧洲游客得到信息, 她告诉我们面具大概的价格, 我们就以这个价格去杀, 最后得到的价格都很满意. 一个面具长度约30公分, 另一个约60公分, 我们杀到一个面具10000F (18美金/ 540台币), 他本来开价100欧元.

之前在哥伦比亚特区的Smithonian 非洲艺术博物馆有看到非常美丽的面具展览, 真的很喜欢.


西非蜡染布料与服饰: 在美国要登上前往塞国的班机时, 已经发现塞国人都穿得好好看, 好有特色, 好潮! 就算是偏僻贫穷的小村, 人们还是穿着鲜艳但雅致, 又有特别设计图案的蜡染布衣服, 而且图案都不会重复(听说每年都会出新的设计图案). 黑色肌肤非常适合穿鲜艳的服饰. 就算是男人也会穿着好看的蜡染布料衣服!

这次旅行中我没有买到任何蜡染布衣服, 遗憾.


历史
我之前对塞国或是西非的历史一无所知. 这次也只是在旅游指南上读到一些皮毛. 总之塞国之前是被法国统治(1864-1960), 因此现在其中的官方语言还是法文. 但老实说, 觉得法国并没有为塞国建设多少东西.

十一世纪时成为伊斯兰国家. 那时是"Takruri"王朝. 在现在的塞国北部.

现在的"沃洛夫语"或"沃洛夫人" 这一名词则来自1200-1350年间的"Jolof" 王朝 (即"沃洛夫王朝"), 是塞国历史纪录中第二个王朝. 王朝也位在今日塞国中北部.
塞国的南部和国中国冈比亚, 在当时则是另一个王国的范围, Mande Empire. 我们在旅途中也遇到几个当地人, 说自己是"Mande"人, 他们也有自己的语言与文化.

1444年, 第一批欧洲人, 葡萄牙人, 来塞内加尔.

1617年, 荷兰人在今天达喀尔的戈雷岛(Goree Island) 设贸易点与碉堡. (我们之后有去那里)

1600-1800年间, 估计有两万到五万个塞内加尔人被欧洲人绑架, 卖到美洲当奴隶.

奴隶贸易于1848年终止.
Leopold Sedar Senghol 是塞国独立后的首任总统.
其他在游记中若有拜访历史地点, 会再详述.


其他
买不到防晒油, 防蚊液和牙线.
公共厕所有蹲式也有坐式,我用过的都很干净。还有因为去的时候气候湿热,身体水分都流汗流光了,所以常常可以等到回酒店时再上厕所。公共厕所没有厕纸要自备。公共厕所会有小水龙头或小水盆,听说当地人是使用清水清洗代替厕纸擦屁股。

我平常出国并不会买电话卡,但是这次,一些酒店常常要我跟他们使用电话联系。在机场购买『Expresso』电信公司,大概3000F(5.4美金, 148台币), 一百分钟, 很便宜。但是在南部都收讯很不好,中北部没有问题。(Expresso 是法文, Espresso是英文)


觉得当地人的皮肤真的很黑! 大部分的人身材高挑精瘦, 男人常有六块八块肌, 模特儿身材. 另外也发现当地人似乎都不太需要喝水. 我们参加健行行程时, 太阳很大, 我们狂灌水, 戴帽子穿薄长袖防擦晒油挡太阳, 向导全程没喝水(整趟旅行中有参加三个一日游, 三个向导都没喝水), 当然他们也没戴帽子, 完全没有遮阳措施. 平常看到非裔美国人也会防晒, 所以真的很不一样.

其他的小发现游记中再详述

待续

原文出处
此帖于 2021-10-21 04:27 被 太和 编辑。
感谢 11
2262 次查看
rickx2 的头像
rickx2 rickx2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Finland
#2
旧 2021-10-22, 03:40
倒有兴趣问问:你在塞内加尔有没有水土不服? 每一次到天气炎热的国家旅游我都非常小心,尤其独游时我胆子小,路边档的食物我都不吃。我是那些不会上吐,只会下泻那类人,但肚子还是会痛十个八个小时。

那处蚊患严重吗? 某次我到芬兰俄罗斯边境一小镇看瀑布,穿了短裤,停留大概半小时后全脚都是蚊叮,晚上还是太痒,敷了芦荟也没作用,结果吃了一颗抗敏药。对岸佛得角印象中比较少蚊,多苍蝇,但情况可接受。房间内有风扇吗? 风扇比空调好,可驱蚊。

到过埃及、摩洛哥,抬价已经见怪不怪了。塞内加尔人是否像埃及人难缠?在街头是否三两步有人来兜搭? 佛得角有但很少,摩洛哥仍可接受,埃及是pain in the ass。😡
太和
#3
旧 2021-10-22, 03:50
我在塞内加尔没有水土不服, 而且我饮食很不小心, 脏脏的路边摊也吃. 只能说是幸运, 以后应该要避免. 之前在亚马逊丛林, 同行的六七人都腹泻, 我也没事. 但是在四川塔公那次不知道吃了什么, 吐得死去活来. 出门在外还是要万事小心!

蚊子还好, 很好预料, 日落后才会出来, 全身包紧喷, 防蚊液即可. 大部分房间有风扇.

不知道是不是信奉伊斯兰的关系, 路上的小贩(都是男性)都不会来跟我兜售, 只会黏着我的先生. 但是只要友善的多说几次"真的不用", 他们就会放过你. 不然就直接说: 我不说法文!! ("我不会说法文" 的法文, 是旅途中最有用也最常说的句子.)
塞内加尔人真的很亲切友善!!
引用:
作者: rickx2 (原帖)
倒有兴趣问问:你在塞内加尔有没有水土不服? 每一次到天气炎热的国家旅游我都非常小心,尤其独游时我胆小子,路边档的食物我都不吃。我是那些不会上吐,只会下泻那类人,但肚子还是会痛十个八个小时。

那处蚊患严重吗? 某次我到芬兰俄罗斯边境一小镇看瀑布,穿了短裤,停留大概半小时后全脚都是蚊叮,晚上还是太痒,敷了芦荟也没作用,结果吃了一颗抗敏药。对岸佛得角印象中比较少蚊,多苍蝇,但情况可接受。房间内有风扇吗? 风扇比空调好,可驱蚊。

到过埃及、摩洛哥,抬价已经见怪不怪了。塞内加尔人是否像埃及人难缠?在街头是否三两步有人来兜搭? 佛得角有但很少,摩洛哥仍可接受,埃及是pain in the ass。😡
rickx2 的头像
rickx2 rickx2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Finland
#4
旧 2021-10-22, 21:19
在埃及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我假装不会英语。结果呢,他们就千遍一律的ni hao,还在我面前走过咳了两声说corona。最后我干脆连招呼也不打了,满街都是骗子。

版内关于西非的讨论不多,西非大陆我没去过,对那里还是很好奇。
923文仔 的头像
923文仔 923文仔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5
旧 2021-10-23, 11:45
引用:
作者: rickx2 (原帖)
在埃及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我假装不会英语。结果呢,他们就千遍一律的ni hao,还在我面前走过咳了两声说corona。最后我干脆连招呼也不打了,满街都是骗子。

版内关于西非的讨论不多,西非大陆我没去过,对那里还是很好奇。
埃及早已亡国,在这里超过80%的都是阿拉伯人,打着古埃及的名字对游客偷呃拐骗。我的阿曼朋友说,埃及是他去过最糟糕的国家,会阿拉伯语也没用,照骗你。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