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博物馆小旅行:一个熊也想来参观的博物馆(文长图多)

11 1194
misiaa2001 的头像
misiaa2001
#1
旧 2021-09-12, 11:33
如果以最宽泛、暧昧的「博物馆」定义,来统计北海道全境的展示施设,像是包括数据馆、美术馆、历史馆、科学馆、文书馆等,总计约有数百个场馆,跟东京都的博物馆数量,可以说不相上下。可以确定的是,北海道跟东京都,是博物馆数量最多的两个行政区。

国境封锁之前,造访过不少北海道的博物馆,也在客栈写过几个博物馆游记。因为北海道的博物馆实在太多,当我在2019年9月秋旅之际,发现有个叫做「北海道博物馆」的施设,其实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估狗了一下官网,还真的有耶!

分别成立于1971年与1994年的北海道开拓纪念馆,与道立アイヌ民族文化研究センター,在2015年进行整并,更名为北海道博物馆,迄今馆龄也还未满十年。


搭着JR离开札幌市的心脏地带,抵达「森林公园」站,在出口不远处的巴士站候车,就可以感觉再往前迈进,是绵密的森林地带。当天是个多云、阴霾,且气象预报接近中午会下雨的天气。

班次有限的巴士,载着乘客驶入野幌森林公园的腹地,看见一栋被森林围绕的建筑,就是北海道博物馆。降车后循着路标,想趁下雨之前,先去朝圣高耸于公园间的地标,也就是象征开拓精神的百年纪念塔。只是,看见林间路中央竖立起「熊出没注意」的警语,纠结了一分钟之后决定折返。这时,开始下起大雨。



入馆购票时,还被馆员贴心提醒,最近熊熊出没频繁,还曾经在正门前的广场闲晃过,请我出馆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参观这种熊也会想来的博物馆,倒是头一遭。或许,找个冬天再来一次,熊还在冬眠期间,就没有这个问题。

虽说周边有熊出没,倒是不影响博物馆的人气,当天就有几组中学生团体入馆观展,气氛热闹,但音量谈不上喧哗。



馆内的常设展,分为六个展区,陈列古生物、阿伊努文化、人群移动与文化交流、道内的发展变迁等相关展品,来介绍北海道及其周边的自然、历史与文化。时值第五回特别展,主题是「アイヌ语地名と北海道」,展出约数十件江户时代的虾夷古地图与文献,尤其是伊能忠敬与近藤重藏的绘制的地图,根本就是个狠戳我职业病的特展。只是,碍于时间不足,特别展只能暂时割舍。

在「序章:北与南的相遇」(プロローグ 北と南の出会い)与「北海道120万年的故事」(北海道120万年物语)两个展厅里,可以见到两件在北海道出土,距今数十万年至数万年前的象骨化石。骨骼与地板上显示的日本列岛、东亚大陆地图,配合解说文本、动态银幕,来呈现北海道自远古时期,就是北东亚细亚周边重要的交界角色。原居于西伯利亚与北美等地区的猛玛象(俗称长毛象),通过萨哈林岛迁移至北海道;而另一头诺氏古菱齿象,则是从本州北迁。





此外,原居地众说纷纭的北海道先住民,也就是阿伊努人,在与北东亚各民族诸如萨哈林、阿穆尔河(黑龙江)流域的通古斯语族,或是千岛、堪察加、阿留申原住民,当然还有南方的大和民族,皆维持密切的交流。例如此地的续绳文文化与擦文文化,与本州有深厚的关联;而鄂霍次克文化,则有来自阿穆尔流域与萨哈林的影响,并传播至千岛群岛。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70457

近代以降,北海道总是与间宫林藏等人的「北方探险」、维新之后的「帝国北门」,或是现代影视作品(例如吉永小百合主演的「北方三部曲」),被赋予辽远、边陲,有待文明开化的意象。不过,若从生物迁移与族群交流的多样性来看,北海道实则曾经扮演着北东亚细亚地区十字路口的重要角色。

一如查看南岛语族迁移与定居的历史,或是了解东亚海域贸易、利权竞逐与交流的活动,就可以发现,台湾并非总是明清帝国的边疆。

阿伊努人不只居住于北海道,像是萨哈林岛南部与千岛群岛等地,也有所谓的「桦太阿伊努」与「千岛阿伊努」,渔捞与狩猎的经济生活虽有相似之处,不过地域与生活环境的差异,使各地的阿伊努族群,在语言、口传文学与风俗习惯上,存在各自的特色。阿伊努文化从来不是单一,而是复数与多元,族群的认同亦然。


北海道、萨哈林与阿穆尔河下游的诸多少数民族,在信仰的文化中都有「熊祭」(熊祭り)的仪式与活动,但这种祭祀传统,不尽然承继于同一渊源。北海道阿伊努人的熊祭,一说可能与续绳文文化的「熊信仰」关系深厚,经过擦文文化的发展而走向定着。不过,也有学者的研究显示,熊祭的起源、传播确立,或许还有更多可能性。

把捕获的熊宝宝豢养一至两年,到了冬春之际举行杀熊的仪式,或用弓矢射杀,或先射后绞杀,再进行支解。仪式的过程中,熊的头骨作为祭祀之用,饮宴时的祭品,乐舞与祈祷,则是为感谢神(カムイ)化身为熊的形体,恩赐人类食物与毛皮。


江户到明治时代,和人所书写的虾夷地探险文本,与琳瑯满目的图绘中,对阿伊努人的熊祭有着多样的呈现,光是养小熊的木笼,制作的形制就不拘一格。而和人大量的文图记录中,对仪式、器物、舞踊的书写、描绘,亦有不同的侧重,探险与猎奇的观看视线,固然反映和人对阿伊努风俗文化的想像纷呈,另一方面也记录下了熊祭仪式的发展与变迁。

居住在本州的和人,将阿伊努人称之为「虾夷」,将现今的北海道称之为「虾夷地」,大约是在擦文文化结束之后才有的事。13至19世纪前半叶,北海道的阿伊努人,与来自本州的和人,以及桦太的原住民(桦太阿伊努),有更为频繁的贸易活动。

阿伊努人通过狩猎、渔捞,所采集到了熊皮、貂皮、海狮/海豹,和风干的鲑鱼、海参等收获,与和人交易当地不产的稻米、酒类、烟草、漆器、铁器、枪枝等物资。道内阿伊努的生活方式,逐渐与擦文文化时期大异其趣,例如平地住居有别于过往的穴居、大量使用铁器,甚至连熊祭的仪式也有变革。







厅内陈列的缩小版模型,再现了当时双方交易活动的实况;而阿伊努战甲的展示,则诉说着他们曾经揭竿而起的抗争史。

从本州渡海,在道南地区逐渐发展的和人势力,自战国末期以降,为了交易的利权,不断与阿伊努人出现争端。德川幕府通过松前藩,先后利用「商场知行制」与「场所请负制」,压榨阿伊努人,借以获得源源不绝的虾夷地物产。17世纪,阿伊努部族间就曾爆发过多次反和人的战争,尤其是1669至1672年间,现今日高地方的阿伊努部族首领相库相郢(シャクシャイン,维基百科翻译为沙牟奢允)所领导的反抗活动最为着名,幕府以「宽文虾夷蜂起」称之。


松前藩以占尽优势的火枪队,以及向德川幕府请求支持,北上助阵的津轻、南部、秋田藩武士团,成功镇压了这场被官方定调为反乱的事件。相库相郢阵营仅持有少数枪枝,仍多以弓鎗、毒矢为主要武力,即便斗志高昂,却根本不是幕府武士团的对手。此外,松前阵营为杀毒矢所设计的铠胄、头巾、足袋等装备,亦使阿伊努人的毒矢毫无用武之地。

相库相郢最后被松前藩以「和睦」为名,在现今的新冠町遭到诱杀。宽文年间这场抗争,并非仅有日高地区的阿伊努部族,试图为自己发出不平之鸣。来馆观展的数天前,我驻足过的钏路,与道北的增毛町,当时都有诸多部族陆续起义。可以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紧接着18世纪,时值法国大革命同一年,属于南千岛群岛的国后岛,与根室海峡对岸的目梨,也爆发了阿伊努部族为反松前藩与和商的「国后目梨之战」,幕府方称之为「宽政虾夷蜂起」。


2015年,初访北海道最东端的纳沙布岬,得见国后目梨战役中,数十位罹难和人,的墓碑遗址,就立在崖边,1967年,已被根室市指定为重要史迹。

各地阿伊努部族顿挫的抗争之后,更确立了松前藩加强主导双方交易活动的政策。而伴随着18世纪末,不断有俄国船只,出没于北方海域,俄国熊势力南下太平洋的危机感,触发了幕府在此后多次派遣探险队,前往北海道、千岛群岛与桦太,进行调查与地图测绘。

此外,幕府也要求东北各藩派遣武士警备,甚至数度直辖虾夷地。无论派员探险、警备与直辖,凡此种种,皆为试图强化幕政对虾夷人,及其居住地的经略事实。

从最上德内、间宫林藏等投入北方探险行列的幕臣,到开拓使判官松浦武四郎,为后世留下大量虾夷各地的地理、人文风俗知识与图籍。这一年,我在北海道狂跑博物馆、数据馆,他们文图碑等遗产,多为各馆常设的陈列品,而回台之后,因缘际会进行新的研究主题,间宫的《东鞑地方纪行》,居然成为我在论文中分析的材料之一。


靠北的旅行跑太久,连论文的主题都这么靠北。

1850年代,箱馆在美国的叩关之下开港,此后明治政府成立,将北海道纳入现代国家的领土,阿伊努人则又面临了逐渐「被成为日本人」的过程。而政府为了发掘北海道的农牧渔矿资源,投入产业的发展,从本州等地招俫源源不绝的移工与开拓者。相关情形我已在其他博物馆的游记中提及,本文暂不赘述。

常设展的第三、四展厅,所陈列的铁道建设、蟹工船模型、动植物产标本、炭矿与农牧机具,以及对抗苦寒气候的生活器物,皆呈显了从过去的虾夷地,经历二战前后,北海道被形构为现今的北海道,百年一路走来的艰辛历程。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70457


人的活动之外,最后一个展厅,则聚焦在这片土地生活的动物们。虾夷鹿、北狐、熊熊、海豹海狮等,牠们的栖息、觅食活动,以及随着人类的开发,生活圈被限缩,所带来的各种问题。诸如线路上出没与啃食农作物的鹿群、出现在住宅区的熊、向游客讨食的狐狸,揭橥自然界与开发活动的紧张关系,可谓发人深省。




观展完毕,望着远处细雨朦胧中被森林屏蔽,只看得见上半截的百年纪念塔,未竟的朝圣,就留点遗憾往后补完吧!



※本篇最初分三部分发表于Matters:()、()、()

※延伸阅读
博物馆小旅行:函馆北洋数据馆
博物馆小旅行:网走。监狱博物馆
博物馆小旅行:札幌。桦太关系数据馆
大家疯日旅却可能不知道的日旅史 | 写在北海道篇之前
大家疯日旅却可能不知道的日旅史 | 北海道篇(一):1854年的培里黑船北航与箱馆

※想找我也可以来这里
心情好才更新的佛系粉专
有专题分类的方格子Vocus
甚么都写的Medium平台
假装文青的MattersNews
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
感谢 11
1194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