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塞内加尔 呢勾耳海滩 Senegal N'gor Beach

9 1851
太和
#1
旧 2022-01-04, 01:07


塞内加尔之旅 2021. 0905-0918

塞内加尔其他文章

1 USD = 559 West Africa CFA Francs

1 TWD = 20 West Africa CFA Francs

9/16-18: N'gor Beach 呢勾耳海滩

9/16

Goree Island 戈雷岛 搭二十分钟渡轮回达喀尔
出租车塞车四十五分钟 N'gor Beach呢勾耳海滩

塞内加尔之旅的最后一站! 也是第七个住宿地点.
呢勾耳海滩位在达喀尔的北岸, 前一晚住的戈雷岛(Goree Island) 则位在达喀尔的东南部外海. 达喀尔本身是位在一个细长突出的半岛上, 所以三面北西南岸都环海, 只有东面连接着大陆.
我们从戈雷岛搭渡轮回到达喀尔东南角的渡轮站, 再从渡轮站坐出租车到北岸的呢勾耳海滩. 司机开价五千F, 我们杀到 4500 F 成交(215台币) (杀一点价也好).
没有塞车的话车程25分钟就可以到, 但是达喀尔似乎常常塞车严重, 最后我们至少花了四十五分钟才抵达.

塞国首都达喀尔有许多不同的地区, 我们选择住戈雷岛与呢勾耳这两个地点, 并没有住在市中心. 因为从旅游书和网站数据上来看, 市中心似乎很拥挤且塞车严重, 听说市容也没有很好, 觉得住在海边应该比较舒服, 另外因为我们喜欢冲浪潜水, 呢勾耳海滩可以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我们本来以为如果住在呢勾耳海滩两晚的话, 还是有时间坐车去市中心走一走. 市中心我最想看的景点是他们的传统市场, 可以在那里买到各种美丽的西非蜡染布料.
结果到了呢勾耳之后, 我们就一点也不想再搭出租车, 不想跟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 或再穿过恐怖的塞车回到市区了... 所以就变成两天两夜只待在呢勾耳海滩, 潜水一支加上冲浪一整天的行程, 还是很好玩.

出租车快要开到呢勾耳海滩时, 发现大马路积水成灾, 淹水有至少半个轮胎高, 附近的道路巷弄也都是积水, 我们在路上行走时都要小心跨过积水区, 路上也有很多垃圾还有死鸡, 这样的首都市容让我们很惊讶. 前一晚是有下雨没错, 但白天没有下雨. 只下了一点雨就水灾, 可见城市里的排水系统很不好. 后来那些积水过了两天都没消.


呢勾耳海滩本身, 也比我们想要中迷你很多, 海滩应该只有约80公尺长, 宽度也很窄, 沙滩上挤满了游客, 实在没有躺在沙滩上放松的空间, 有一点失望.
海滩的外海约四百公尺处, 是一座有住人的小岛-- 呢勾耳岛, 呢勾耳岛的西边是着名的浪点 "N'gor rights" (呢勾耳右). 我们从呢勾耳海滩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漂亮的浪型. 好吧! 选择住这里还是正确的!


达喀尔小历史: 数据来自 Bradt
达喀尔位在佛得角半岛上. 是整个非洲大陆的最西端.
佛得角半岛上的住民是 Lebou (雷布人). 很久以前就在半岛上进行渔业与农业活动. 1549年开始, 半岛上是属于Cayor王国的范围, 此王国原本是沃洛夫王国的附庸国, 后来在十五世纪时独立.
1812年时出现雷布-佛得角君主共和国, 由伊斯兰领袖统治. 1857年欧洲人进入半岛.
跟塞国其他地区相比, 半岛地区与法国人的关系算是和平. 呢勾耳(N'gor) 与邻近的Yoff和Ouakam 都是雷布的历史老镇, 虽然法国人统治半岛, 但这些小镇没有太大的改变.
1865年, 半岛上有三百人居住. 大约在同时期, 法国决定创建圣路易-达喀尔的铁路 (现已拆除), 达喀尔成为塞国重要的港口, 出口花生.
附带一提, 现在塞国唯一有保留下来的铁路是达喀尔-捷斯的铁路, 但是每天只有一两班车, 可惜没有机会搭乘.
1902年, 法国将法属西非殖民地区的首都从圣路易迁到达喀尔.


住宿与周边机能
住宿: La Cabane du Pecheur, 一晚42美金. 是一家餐厅同时附设几间酒店房间. 餐厅酒店就在海滩上. 这家店接受欧元, 不接受美金. 付钱时他们本来要跟我们多收税金, 但是我拿出booking.com订单细节给他看, 他才说好吧平常我们都有另收税金的, 但既然你的明细证明说不用另付, 就不用付.
酒店也帮我们安排了最后一天前往机场的出租车, 车钱20000 F (960台币), 车程约五十分钟. 我有问过另一个司机, 他的开价是30000F.
酒店派给我们的机场出租车车况优良, 服务好, 司机也没有跟我们乱收额外的钱, 我们很满意.

进入呢勾耳海滩需要付500 F 的入场费, 但是我们可以直接从住宿酒店通往沙滩, 所以不须另外付费.
晚上与清早的海滩, 有很多男人在这里做高强度运动, 难怪他们身材这么好.
在网站上原本说房间附有阳台, 但是我们的房间位在一楼, 没有阳台, 也没有大窗户.
房间有网络, 有电视, 有电视频道在播放法语配音的新世纪福音战士, 有冷气, 有热水淋浴.

酒店餐厅是一间较高级的海鲜餐厅, 价位偏高但是很好吃, 有沙滩上的座位. 我们点加了当地盛产芒果的酸鱼沙拉 ceviche, 很好吃!第一次吃到加新鲜芒果的酸鱼沙拉, 很配.
附近餐厅的选择不多, 只有三四家, 而且都走高级路线. 有一两间杂货店.
我们入住之后, 首要任务是要找提款机! 本来在谷歌地图上查到附近一家银行, 辛苦地穿过积水巷弄抵达后, 他们却说这里不能领钱(应该是类似农会的机构), 浪费了很多时间.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77448
我们在呢勾耳海滩附近试着找银行时, 走入当地的住宅区中, 狭窄弯曲的巷弄, 别有一番特色, 还看到Baye Fall 宗教团体的青少年一边在小巷中游行一边唱歌, 觉得很新奇. 这两天两夜中也看到我们酒店附近和大马路上都有一些小小的宗教活动, 他们在路边搭起小棚子, 演奏一些音乐, 跟台湾很像.

结果最后发现离我们最近的提款机在外面大马路上的 CBAO Ngor银行, 从酒店步行过去要二十分钟, 大马路的路名是 Rte de l'aeroport (机场路)(因为以前这一区是达喀尔的机场, 在2017年在郊外的新机场正式营运, 这个旧机场目前只做军事用途).
从海滩走到大马路的路况不好, 而且还要穿越车水马龙但没有红绿灯的大马路, 我觉得过马路有点危险! 提款不是很方便! 在这里旅行还是身边多带一点现金才好.
在这间银行附近, 同一条马路上, 有一间医院 IRESSEF, 我们在这里进行回国必须提供的武肺阴性检测. 不须预约, 只要在他们的营业时间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之间进入即可. 提供护照与回国班机信息即可申请检测, 此医院只提供PCR, 不提供快筛, 费用是美金五十元. 我们去的时候完全不需排队, 马上就可以检测, 24小时内他们就同时用电邮和Whatsapp传给我们阴性证明, 很方便, 我们很满意.

沿着Rte de l'aeroport (机场路)续往西南走, 马路上有不少餐厅选择, 随兴地进入了一家塞式连锁餐厅兼烘焙坊 Brioche Doree N'gor. 餐厅内部偏美式速食装潢, 有美式沙发座椅, 价格非常亲民. 我点还没吃过的料理Mafe, 也是酱配饭, 吃起来有点像花生味道浓郁的咖哩, 酱里面附有马铃薯, 胡萝卜与牛肉, 配上饭. 一大份餐只要3000 F (143台币).
网络上有说Mafe 是花生与番茄一起调味, 可以是辣味, 我们吃到的是不辣的. 回国后我们有照网络食谱做这道菜, 蛮简单的, 材料有花生酱, 番茄糊, 洋葱等等. 听说这道料理是从西边邻国"马里" (Mali) 传入的.
另外餐厅也有很多塞国的基本款料理, 例如炸全鱼配酱饭, yassa酱配饭等等, 也有基本的三明治. 结果第二天我的队友坚持要再来这里吃一次. 与餐厅相互连接的烘焙坊卖的可颂也很美味.

过了这家餐厅继续走, 马上遇到一个圆环, 左转进入Rte de la Corniche 0, 大约再走五分钟就会到我们旅程中唯一遇到的西式大型超市, 法国连锁品牌 "Casino" (赌场超市), 不过要到超市的话, 又要穿过没有红绿灯的大马路一次.
超市内有提款机, 但是我们去的时候提款机是坏的.
超市是我们旅程中看到最西化的产物了, 里面的客人也多是外国人或混血儿, 在里面看到两个亚洲人, 有当地的妻子或先生. 超市长得跟世界各国的超市一样, 宽敞明亮, 一排排巨大的架子, 整齐地排满了商品, 这是塞国平常看不到的景色.

我们买了要带回国的纪念品, Zena系列果酱与果汁, 这是塞国自有品牌, 一罐果酱大概才两块美金, 强调天然, 口味好吃, 约有十种口味, 最受欢迎的是扶桑花口味, 再来芭乐口味也很好吃, 还有芒果, 腰果梨, 巴欧巴果口味等. 另外买了超级便宜又美味的Chocopain 巧克力花生酱.
Casino 超市距离呢勾耳海滩约是25分钟步程, 还是一样, 空气污染严重, 尘土飞扬.
大马路上有很多芒果摊, 其中一家芒果摊想敲我, 说一颗芒果 2000 F, 我到另外一摊买, 才买到正常的一颗 300 F 的价钱.


西非之潜
9/16 下午我们预约了潜水, 潜店是Nautilus Diving. 非常推荐这一家! 是法国人开的潜店, 也会说英文, 在网络上都迅速详细地回答我的问题. 船潜潜水一支附所有装备的价格是30000 F (1431台币). 在电邮或whatsapp上都可以联系到他们.
这里的能见度并不好, 水里也没有热带珊瑚礁, 来这里潜可能就是纯粹想在非洲与大西洋潜水吧! 他们说偶尔会看见海龟. 水里的地形多, 如果能见度好一点的话应该是很不错的. 当时的水温是摄氏26-28度.

潜店也是在呢勾耳海滩上, 位在一间饭店里, 他们说不久后会搬到另一间饭店.
我们的导潜是 Loic, 非常非常推荐他! 这是我第一次在水底发生状况. 我没有带自己的面镜来塞国, 可能他们提供的面镜跟我的脸不太合, 因此在水底整个歪掉大进水, Loic 在水里救了我, 上岸后他也没有责骂我, 只说: 这是我的本份. 之后还跟我们聊天了一阵, 是个对工作充满热情的男子! 来自法国, 但已把塞国当作自己的家.
他说, 达喀尔应该是西非唯一可以潜水的地方, 因为是一突出的半岛, 刚好水里有岩石地形, 之前他们想要发掘西非其他潜点, 他们去了塞国南部, 可能也去附近的西非国家潜水, 但是水里除了沙子, 还是沙子, 什么景象都没有. "Only sand, sand, sand! "
确实, 西非除了塞国的达喀尔之外应该是没有其他国家有潜店了. 所以还是很高兴潜了西非的唯一潜水区啊!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77448

搭船出去, 在呢勾耳岛附近, 浪点的外面, 潜点的名字叫做"峭壁", 因为正对着呢勾耳岛的一个峭壁.
水底多是巨石块, 还有大量的海胆. 有一些垃圾. 之前朋友警告我说, 达喀尔的水污染严重, 真的要在这里潜水冲浪? 所幸我们拜访时, 刚好不是太坏, 导潜也说, 有时候水里垃圾很多, 但是这天还好.
这家店接受美金! (因为我们很缺西非币所以用美金支付了.)


9/17
N'gor Beach 呢勾耳海滩 三分钟小船
N'gor Island 呢勾耳岛一整天

永无止尽的夏天 The Endless Summer
9/17是在塞国的最后一天, 因为9/18要搭早上9:20的班机, 所以我们大概六点就要搭车前往机场. 所以9/17一整天我们在呢勾耳岛冲浪.
这趟旅行是我们第一次在非洲大陆潜水, 又是第一次在非洲大陆冲浪, 真的好满足.
呢勾耳岛, 距离呢勾耳海滩只有400公尺的距离, 喜欢游泳的朋友也可以直接游过去, 我们是搭往返频繁的接驳小船, 听说本地人付500 F, 我们付 1000 F, 但是回程不须付钱.
呢勾耳岛跟戈雷岛一样迷你, 也是十五分钟就可以走一圈的可爱小岛 (我个人很喜欢这种小岛).

岛上也有住人. 岛上没有提款机, 有数家餐厅, 但没有什么早餐选择, 有几家酒店.
岛上有间冲浪店兼民宿 N'gor Island Surf Camp (呢勾耳岛冲浪营). 达喀尔地区的浪点与浪店首推这间, 另外呢勾耳附近的海滩-- Yoff的海摊, 也有浪点和浪店.
网络数据是说, Yoff的浪是beach break, 海滩浪, 适合初学者, 呢勾耳则是point break 定点浪.

之前我在犹豫住宿地区要选择Yoff 还是呢勾耳? 差点要选 Yoff了, 后来我对呢勾耳的浪非常满意. 还好选对了.
我不是初学者, 但是是个会害怕大浪的非高端者. 如果要去不熟悉的浪点的话, 通常会先选择初学者地点. 然而, 我个人喜欢定点浪更胜海滩浪, 觉得定点浪的浪况比较好预测, 再加上潜店也位在呢勾耳, 所以就选择呢勾耳了.

说到呢勾耳右浪点, 就必须提到1964年的美国冲浪经典电影 "The Endless Summer" (永无止尽的夏天), 剧中的主角为了让夏天永不结束, 于是决定环游世界去冲浪, 第一站就是塞内加尔, 呢勾耳右. (之后这两人去加纳, 南非, 澳洲, 大溪地等等, 中间穿插南加州与夏威夷浪点)
这部电影我多年前看过, 塞国之旅结束后又看了一次. 1964年的塞内加尔是个多神秘的地方!!!当时主角两人在这个浪点下, 海上一个浪人也没有, 当地也没有人知道冲浪这种运动. 两人得意的说: 我们是下这个浪点的第一人!

然后, 我在2021年来到这个浪点, 经过了57年, 这个浪点变得人山人海, 好挤喔!
到不同的国家冲浪总是既期待又害怕伤害, 浪况与大小总是不能保证. 在塞国之前, 去冲着名浪点, 我被大浪吓死. 去哥斯达黎加的 beach break 海滩, 刚好遇到浪况不佳的日子, 去墨西哥倒是冲到超好玩的浪, 一切都可遇不可求. 这次塞国冲浪, 算是成功满意!
前一晚看了浪况预报, 说是三到五呎(肩胸), 猜测会不会对我来说太大? 我们用wahtsapp 打电话给浪店的人询问, 对方是浪店老板皮耶, 会说英语的欧洲人! 他说我可以冲浪的尾巴(最尾端), 他觉得浪的尾巴不会太大.
然后他说, 为了安全起见, 他们只在满潮前后两小时出租板子, 因为干潮时海水太浅, 容易撞到下面的礁岩(是真的). 而隔天的满潮是早上七点. 我们说好, 我们可以搭上早上六点半的渡船, 来跟他租板.

隔天一早六点, 天还没亮, 沙滩上已有运动的男人了! 我们从呢勾耳海滩搭上小船到呢勾耳岛, 今天一整天就待在这个小岛上.
船只停靠在呢勾耳岛小小的海滩上, 海滩上有沙滩坐椅, 阳伞, 甚至有小小的隔间供客人躺在里面, 数间沙滩小食堂. 和戈雷岛一样, 呢勾耳岛没有马路, 岛上都是蜿蜒小巷, 我们走到位在岛屿西端的浪店, 门口画有 "永无止尽的夏天"电影封面图案. 冲浪民宿有自己的游泳池 (非常混浊), 有户外与室内座位. 有一只德国狼犬店狗. 她是女性, 似乎已习惯冲浪男子, 所以喜欢黏着男生, 完全不鸟我. 不过后来她一路伴随着我们逛小岛, 是一只很乖很棒的向导犬, 听说她也会冲浪.

浪店的浪板选择多且板子状况良好, 租一张板子一天是10000 F (480台币). 我们早上冲了两小时, 傍晚第二次满潮时又冲了一次. 早上九点半到下午四点之间, 我们就在岛上闲晃, 在浪店里睡午觉.
浪店不接受美金或欧元.


海胆刺与全世界最华丽浪人




从浪店走出去右转, 是一高起的峭壁山丘, 可以站在那里先看浪况. 然后有一小小水泥步道往下通到靠海处, 需要踩着礁岩群下水, 礁岩粗糙尖锐, 而且水里的礁岩有很多海胆, 我有穿溯溪鞋保护脚底. 我的队友没穿, 踩到很多海胆, 海胆刺卡进肉里(一些刺还被带回美国了).
终于下水之后, 就往浪的地方前进, 因为是定点浪所以很好出去, 大约划50-60公尺出去到浪点. 较靠近岛的是主要浪峰, 这天都大约维持在四到六呎(1.2~1.8公尺), 偶尔七呎高 (2.1公尺). 越往南, 就远离主要浪峰, 浪就稍小, 而且需要坐里面一点, 就是我下的地方, 大概三到五呎, 这边要等久一点才有浪.

我们早上跟傍晚各冲一次. 发现早上大家还没起床, 只有两三个浪人, 浪都是你的. 傍晚人山人海, 至少有25人, 还有很多有钱大爷一个接一个坐着小船出现在浪点上.
也有好多好多超厉害的本地浪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非洲人冲浪, 我去过南加州与夏威夷各个有名浪点, 相比之下, 塞国的浪人无论技巧技术绝对是最厉害的! 傍晚场虽然人太多, 我几乎没下到浪, 但仿佛观赏了一场华丽的冲浪表演盛宴, 只见他们神乎其技地一道又一道下, 很多人做 air 又做 floater (在浪唇滑行的技巧, 请参考
, 但是我当时在这里看到的floater技术更好). 还有很多当地小孩随便拿个烂板也冲得吓吓叫. 所以, 如果有志想来这里冲浪的浪人, 请记得要一大早来冲, 才抢得到浪.
皮耶说, 坐在海上时, 记得看着岛上, 岛的小丘上有一栋黄色建筑物, 记得坐在黄色建筑物的位置, 不要比它外面或里面.

浪型漂亮, 浪峰形成时的速度稍慢, 碎的时候有力又可以划很远, 但是三呎以下的浪都没什么力. 所以像我这样坐在浪峰尾巴的都要等好一阵子才有浪.
早上场冲浪时, 我生平第一次救浪人. 早上的三四位浪人都是白人. 有一位初学者在主要浪峰区被一道大浪打翻, 板子整个消失在海里, 他本想试着自己游回岸上, 但是距离遥远, 游到我附近时他问我可不可以帮他, 于是我就带他回岸上了. 浪店老板皮耶其实也在海上, 明明有看到他弄丢了板子, 却没有来救他, 我有点惊讶! 后来发现被救男子是浪店的小帮手. 就算是小帮手也应该要救吧?
傍晚场, 我们大概下午四点出去, 还是热得要命, 虽然在海里, 还是热得像中暑一般, 上岸后觉得昏昏沉沉.

水里人山人海, 如果不是超厉害或超会抢浪或决定不顾礼节抢浪, 那真的很难下到浪. 一群当地小孩坐在里面 (inside), 下浪时很容易撞到他们.
最后我终于下到浪时, 果然我后面已有一小孩先下, 一直woo woo的叫我离开 (我已经坐在海上一小时了, 就让我下一下吧!)
傍晚场有感觉到海水稍浅, 冲到里面 (inside) 时身体真的会碰到下面礁岩, 真的要小心.

德国狼犬带领的小岛导览
早上约九点半结束冲浪, 在四点之前, 我们就在岛上闲晃, 也可以随时进入浪店休息用厕所.
换好衣服离开浪店出门, 店狗 Rita (丽塔)也跟着我们一起出发, 跟着我们吃早餐喝咖啡, 在岛上逛了一圈. 想要找早餐, 但是岛上没有什么早餐店, 可能都是岛上酒店提供早餐给住客. 最后我们看到搭船处有个小杂货店兼卖塞式法棍三明治夹炒蛋, 薯条与酱, 很多当地人购买, 我们也买来吃了, 好吃又便宜, 但是这种当地小店苍蝇很多, 卫生堪忧, 还好我们幸运没事. 拿着三明治, 走到岛的北面, 有一间有海景的户外餐厅, 我们进去点了咖啡(雀巢即溶的), 丽塔趴在一旁休息等待. 餐厅的正对面也有浪, 没有人冲, 不知道是不是浪点 "N'gor lefts"?

喝完咖啡后在岛上漫步, 也是整理得很干净漂亮的小岛, 风格和戈雷岛不同, 这里的街景与房子很有艺术风格, 有很多艺术装饰品, 我很喜欢. 也有一些小贩卖艺术品.


我们经过一幢豪宅, 门上有很多西非面具, 门口也有很多非洲雕塑, 我们一直往门窗里偷看, 路人说, 可以进去参观呀! 就帮我们敲了门, 里面有人应门, 说我们可以进来看看. 房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艺术品, 还有很多大箱子, 可能里面也都是艺术品, 看来这间小艺廊还在整理准备中. 应门的人说, 这是一个法国收藏家的收藏品, 整理好后就可以对外开放. 有两层楼, 大部分是非洲艺术品, 有少数亚洲艺术品. 风格种类多元又有特色.


中午吃 Chez Carla, 有海景的高级餐厅, 价格偏贵, 我点烤明虾配芝麻酱汁, 9500 F (455台币), 非常美味. 他们的披萨没有很好吃.
饭后我们在浪店休息小睡, 他们有小图书馆, 休息区的枕头套都是很有特色的西非蜡染图案设计, 其中一个还有欧巴马的图像!


在浪店遇到一个美国客人, 很意外地会说流利中文, 他去住四川学了中文, 去住埃及学了阿拉伯文, 现在想要住塞国学法文.
终于等到大约四点多再下浪, 冲到六点多, 带着中暑的身体搭船回到呢勾耳海滩. 在搭船时看到餐厅把一桶馊水直接倒入海里, 旁边还有人在戏水. 我刚刚也在海里冲浪呢...


第三天9/18早晨, 大约早上六点搭出租车到机场. 因为是一大清早所以没有塞车. 不然的话, 白天晚上塞车严重, 可能要多抓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时间去机场. 9:20的班机, 六点离开呢勾耳, 七点前抵机场, 机场报到离境都非常顺利, 时间非常充裕, 依依不舍结束这奇幻之旅!!


目前去过最冷门国家, 塞内加尔终于完结!

原文
此帖于 2022-01-08 00:58 被 太和 编辑。
感谢 9
1851 次查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