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景点

土耳其厄赫拉热峡谷的健行之路

19 5 3250
I'm-BJ
#1
旧 2022-08-13, 01:25



看到背包客栈贴出「2022卡帕多奇亚热气球嘉年华正式开跑」,又添加了IhlaraÇat可以玩热气球的信息,不禁让我想起厄赫拉热峡谷(Ihlara Valley)这个奇妙的地方。

厄赫拉热峡谷是一个火山岩谷,卡帕多奇亚地区西南部,总长大约15公里,深达1500公分,它是东边的厄尔西耶斯山(Erciyes)和西边的哈桑山(Hasandagi)于千万年前数次喷发后形成的裂缝,经过从谷底中央蜿蜒流过的梅伦迪兹河(Melendiz Stream)侵蚀而成的景观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92890
峡谷底部穿流梅伦迪兹河,平添了美丽景色



卡帕多奇亚其他地区尘土飞扬的大地景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厄赫拉热峡谷底部有河床滋养,植被茂盛翠绿,人民被峡谷的沃土和水源吸引聚居,而峡谷独特的地理位置,也成为第一批躲避宗教迫害的基督徒隐居所在。

今天游客去卡帕多奇亚地区,一定都会去参观格雷梅Göreme露天博物馆,因为那里有30多座岩石教堂。但是你知道吗?隐身在厄赫拉热峡谷的基督徒,却在峡谷凿出了座洞穴教堂。

原来,有些教堂和修道院以隧道连接,从峡谷上方看不见下方教堂的动静,即使在阿拉伯人入侵的时代,山谷中隐秘的教堂仍在继续运作,不致受到战争灾祸的摧毁破坏。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92890



有没有人好奇过卡帕多奇亚地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基督教教堂吗?

事实是,公元1世纪的安纳托又名小亚细亚)就已经有七个基督教会所,可以想见土耳其曾是基督教最早传入而又传播得最广泛的地区。直到13世纪,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创立扩张和统治,才使得土耳其的基督教被伊斯兰教取代。

卡帕多奇亚地区的基督教信仰,第一批耶稣追随者是公元33年五旬节期间访问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他们听使徒彼得讲道,领受了圣灵,然后以“弥赛亚犹太人”的身份回到卡帕多奇亚该撒利亚。然后在公元62年左右,有了第一世纪教会的存在。


但是,卡帕多奇亚今天的教堂和修道院遗迹,最早的也只能追溯到6世纪,再早的都荡然无存,这是比较可惜的。





根据官方数据,卡帕多奇亚约有500-600座洞穴教堂,其中250座集中在几个热门景区,其余教堂零零落落分散在比较孤立的地点。在五、六百座洞穴教堂当中,大多数是小教堂,只有100-150个有像样的画作。

厄赫拉热峡谷虽然曾有105座洞穴教堂,然而到了今天被拆毁或坍塌埋在废墟中的教堂,可供安全开放参观的仅有15座,但是其中一座名列「卡帕多奇亚十大洞穴教堂」。

总之,去厄赫拉热峡谷除了能看到不同于卡帕多奇亚地上的壮观美景,还能看到13世纪之前的洞穴教堂和修道院生活,以及峡古两旁曾有四多个凿岩民居。整个景观跟格雷梅露天博物馆很不相同。

土耳其和希腊于1923年签订了基于宗教认同而强制驱离居民的「人民交换条约(Population exchange between Turkey and Greece)」之后,希腊的40万穆斯林回到土耳其,土耳其120万东正教徒返回希腊,包括峡谷里的居民和修士,只留下蜂嵌套的峡壁空洞。





去到厄赫拉热峡谷有四个办法:
A)乘坐dolmus公交车前往Acıgöl,然后乘坐TAXI前往Ihlara
B)从你的住处直接乘坐TAXI前往Ihlara。

C)租车自驾到Ihlara。
D)参加Local Tour 前往Ihlara。

第四个办法最简单,有专车接送不用费神不怕迷路,万一健行路上脚受伤,或被路边什么动物咬伤,起码还能向专业人员紧急求助。如果是自驾,走到最后还要回头去停车处取车,时间和体力上要自行衡量。


厄赫拉热峡谷有四个出入口,都要买门票进入:
第一个位在峡谷起点,也就是Ihlara附近;
第二个位在峡谷4公里处,也是主要入口;
第三个在峡谷7公里的Belisirma村;
第四个在峡谷末端的Selime Monastery。



▲自右至左的红星处,即是峡谷的四个出入口,以中间这段最精华

▲上下峡谷没有电梯,要走四百级阶梯,健行开始的考验▼


由于从第一个入口到第三个入口之间,是峡谷中教堂民居最多、自然景观最美的区段,第二个入口就成为最多人进入峡谷的信道。不管哪个入口进入都要买门票,体力好时间多不妨从头走到尾,一般只从第二入口走到第三入口。

在进入厄赫拉热峡谷之前,要准备的是一双越野鞋,还要揹上水和零食,因为会走大约两小时的路,熟男熟女最好有护膝或登山杖,因为光是走下峡谷,只能走400级的长阶梯,峡谷的小路也并不都很平坦。

就在到达谷底的木阶梯附近,也是第二个入口区段里,会看到的第一座教堂是Agacalti Kilise。



Agacalti Kilise意指树下的教堂,可能从前被大树遮荫▼


Agacalti Kilise教堂有另外两个名称,一个是「Church of Pantassa」,Pantassa是希腊东正教中圣母玛利亚的传统称号之一;另一个是「Church of Daniel」,Daniel是圣经里最圣洁的人物之一但以理。用了这两位的名字称呼,跟教堂内的两幅湿壁画有关。

Agacalti Kilise入选“卡帕多奇亚十大洞穴教堂”,以精致圆顶和柔美色彩,被认为是最美丽的地方。入选标准包括:保存质量、环境之美、艺术价值。

Agacalti Kilise教堂壁画的圣经场景,跟其他地区有所不同。这是早期受到两位君士坦丁堡教会领袖的教义影响,一位是巴西流(Basilof Caesarea)、一位是格雷戈里(Gregory of Nazianzus),他俩并称「卡帕多奇亚教父」。



▲洞穴教堂的圆顶,画好画满了圣经人物与事件场景▼




教堂是一个十字形的布局结构,中央房间的上方覆盖着一个高鼓圆顶,比较像是一个带有八个凸起的南瓜形
这个不规则的圆顶模仿了东地中海(即叙利亚或亚美尼亚)的建筑风格。

圆顶下的四个拱门上分成两层图画,有12 位使徒和 4 位教父,以及八位旧约先知的半身像。圆顶中央是被天使簇拥的耶稣拿着福音向下面的人示意祝福

这个室内空间的光源,来自石壁上的一个窗口,引进外面的阳光,照亮了现场,结合建筑和绘画的氛围,营造出参与式礼拜的场景。

中央房间的西室,有但以理和狮子的画像,以及圣母升天的壁画,据信是卡帕多奇亚地区的唯一,教徒相信该画有治愈绝症的奇迹力量。

教堂壁画采用的技术制作,可追溯到9世纪至11世纪。虽然壁画很多地方已经残缺不全,色泽依然鲜艳,笔触纯真质朴,植物和几何装饰也显得与其他10世纪左右的拜占庭教堂大不相同。


▲峡谷的小健行由此开始,沿着河流走起来非常舒服▼


看完教堂之后,便是健行之路的开始。


事实是,除了用走的,也没有别的工具可以通过峡谷。如果从头走到尾,大概要七八个小时,只从第二入口走到第三入口,3.5公里慢慢走就不过一个多小时。

健行步道沿着蜿蜒曲折的河流或宽或窄变化,沿路可见白杨树和开心果树,但由于季节入冬,不见草木郁郁葱葱,也没有五颜六色的野花,景色略显寂寥萧瑟,却是别有意境。


谷底气温很低,穿着厚重冬衣仍感寒意,好处是高耸光秃的岩壁上,民居和教堂洞口都看得十分清楚,也算另一种收获。



▼一般说起来,健行的路不难走,偶而要穿个小洞


半路遇到一头驴子,不晓得谁家放生出来游荡,看长得可爱,我便摸了摸牠的头果然路边的野驴不要惹,牠就开始一直跟着我,本来以为小驴只是跟我同路,后来发现我走牠走、我停牠也停,有别人经过牠不去跟,简直成了我的驴友。


擦肩而过的他人笑说小驴可能会跟我回家,反倒让我担心被怀疑“诱拐良家小驴”,不得不停下来用华语大声斥令牠回家,让牠明白我跟牠不是同一国的。说也奇怪,牠好似听懂了,后来就停下不再尾随。

这一段健行路上的小插曲,是让大家知道,如果没看到旅游指南的介绍说峡谷有鸟儿啁啾,蜻蜓飞来飞去,河岸上可见乌龟青蛙和蜥蜴,没关系,有缘也会见到一只可爱又奇怪的小毛驴。



▲我的驴友一路跟随,应该是一条不怕人的放山驴▼




走到第三入口的
Belisirma村,峡谷的河流旁有几家餐厅,健行游客多会在此上个洗手间,或停留用餐,享受安纳托利亚美食和峡谷美景。

历史悠久的Belisirma村,虽是一个希腊小村庄,但因为它是少数位于山谷内的村庄之一而非常独特。古老的石屋紧贴河流上方的右坡,一条陡峭的小路从村庄通向山谷,并经过许多的遗址。

河上架起了座席,夏天应该蛮清凉惬意,冬天我就宁可坐在岸边晒太阳。

饥肠辘辘的点了一份Kiremitte Tavuk,铁板盆里有饭有菜有肉,还有我最喜欢的土耳其红茶,三口两口下肚,就似灌入真气恢复了我的体力。同桌有人点了热汤,上来一篮比我脸还大的面包,老外配上起司喝汤,倒显得我成了大胃王。


原来早餐只进食了一杯咖啡一颗苹果,却因为这顿午餐吃好吃饱,后来的行程一路精神抖擞,也不必吃巧克力糖补充热量了。









从第三入口的村子,到第四入口的Selime村有八公里,脚程约需两个多小时。参加当地旅游团,就会在第三入口处接应游客,直接开车送到峡谷末端。

Selime村是厄赫拉热峡谷由南健行到北的终点,压轴景点是卡帕多奇亚最大的洞窟教堂—塞利姆修道院Selime Monastery)

塞利姆修道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8世纪或9世纪。在里面,可以找到看不清楚的残存原始壁画,古代的赫梯人、波斯人、罗马人、早期基督徒、拜占庭人、塞尔柱土耳其人、奥斯曼人等,都曾在这里定居并留下文明的痕迹。

虽然修道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8或9世纪,但结构中的壁画可以追溯到10世纪末和11世纪初,描绘了升天、天使报喜和圣母玛利亚等。可惜的是,大部分的壁画都没有被保留下来。










10世纪~11世纪期间,修道院被改建为商队酒店,为沿着丝绸之路的旅人和商人提供避难所,这种驿站系统由塞尔柱土耳其人设置,以促进这条道路网络上的贸易,直到16世纪发现更快的海上航线,塞利姆修道院才被遗弃。

被称为大教堂的塞利姆修道院,曾经是许多主要神职人员接受教育指导的所在,却也是该地区在战争时期的军事总部,因此其功能融合了礼拜、堡垒和商旅,迷宫一样的格局应有尽有,成为一座令人惊叹的岩石切割建筑。


塞利姆修道院位在的火山凝灰岩,几乎整座都被开凿,内部以两根石柱分成三部分。中心是一座主教堂,另有修士宿舍、画廊、厨房、烟囱和墓室,寺院还有一个举行重要宗教和军事会议的庭院。其他两区有大厅、回廊、平台、储藏室、地窖、楼梯、信道和排水沟,甚至还有马厩,上上下下加起来好几层。














塞利姆修道院的顶部,有一个堡垒状的结构,还有一圈壕沟依然可见,只能从弯曲的隧道和陡峭的阶梯攀登,但是我在洞穴间穿梭,能感到脚底岩石被风侵蚀落成沙石的滑溜,建议还是不要轻易冒险的好。

站在塞利姆修道院的高处,远眺四周平野旷荡,突然想起「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由大自然造化的厄赫拉热峡谷,一路行来又处处有人工痕迹,正是峡谷见证岁月流逝下的过客匆匆,而人类也在每个世纪走进峡谷接受自然神奇的洗礼,这样一个从亘古到永远的关联,便是行走其间心灵体会的感动








此帖于 2022-08-15 23:08 被 I'm-BJ 编辑。
感谢 17
3250 次查看
sefina
#2
旧 2022-08-13, 14:00
以前有去过,很高兴我有自己参加当地的两天团都有去过。我发现自己去反而去过更多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I'm-BJ
#3
旧 2022-08-13, 20:12
引用:
作者: sefina (原帖)
以前有去过,很高兴我有自己参加当地的两天团都有去过。我发现自己去反而去过更多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我只参加了两项当地团,一个是热气球,一个是峡谷行。其他景点就自己走,因为住宿老板帮我租来机车,我就骑着机车到处转,该看的也都看了。现在Local Tour更多元,一个人也能玩得很方便了。
感谢 1
pinmap
#4
旧 2022-08-15, 21:22
光看峡谷的照片就觉得很壮观了,身历其境应该更是震撼。
还有洞穴教堂,真的很特别耶!刚好最近到巴尔干半岛旅行,大部分的伊斯兰教传入都受到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的影响,未曾想过基督教会在土耳其的历史上留下印记,感谢分享!
感谢 1
背包Ken 的头像
背包Ken 背包Ken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5
旧 2022-08-16, 07:22
有在卡帕多奇亚试过健行(第一次去)跟全地形车(第二次去),这个用地方各种方式去体验真的不嫌多。

如果有第三次,我希望参加骑马的行程
I'm-BJ
#6
旧 2022-08-17, 22:10
引用:
作者: 背包Ken (原帖)
有在卡帕多奇亚试过健行(第一次去)跟全地形车(第二次去),这个用地方各种方式去体验真的不嫌多。

如果有第三次,我希望参加骑马的行程
骑马也是一种选择,但不适合随意停下参观,马儿容易受到惊吓,要与游客和车辆分道而行,一般人会骑马的不多,没有受过基础训练,遇到状况不会应变。我在埃及看过游客骑骆驼摔得很惨,不知骆驼受了什么刺激狂跑,游客摔下后满头是血送急救。总之,我在内蒙骑马的经验是,在草原狂奔比较好驾驭,在山谷里就很不保险。希望你能完成心愿。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