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走。 - 欧亚22天的小流浪(8) - 最后的那几天 - ISTANBUL, TURKEY

19 9 13088
skyblueseven
#1
旧 2014-07-22, 10:40
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记忆很差。在怎么样多深刻的经历,时间一久了就慢慢地失去。就好像嘴里的香烟一样,随着烟飘着慢慢消失。

看着电脑里存的照片,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有没有真的经历过这些旅程。过了一年,自己还是不是一年前的自己。有研究说,人体里的细胞七年会全然换新一次。或许,自己已经不是自己。过去的个体,已经随着之前的细胞逝去。


伊斯坦布尔的第三个早上-

早上我们俩闹钟一响就起来,不管两个还在睡的室友我们开始梳洗打理接着出门。


一千多年前从埃及海运来的石雕柱


今天的行程是参加Walking Tour 看Blue Mosque 和 Haiga Sofia。一出宿舍,没想到等我们的导游是和昨天同一个。她看到我们时很开心,还请我们吃早餐。另外两个团员是一对年轻的印度夫妻,跟我们差不多年纪。


门中的铁锁据说是为了迫使骑马入寺的苏丹弯腰,表示他对阿拉的尊敬




因为当天是礼拜五,Blue Mosque 早上开放膜拜,不是信徒不能进去打扰,所以Tour行程中没有包括Blue Mosque里面。看着外面绕着一圈又一圈排队的信徒,我们在外面走了一圈后就去了对面的Haiga Sofia - 苏菲雅教堂。


Haiga Sofia是罗马时期君士坦汀大帝时就开始建造的教堂,后来被改成清真寺,现在则是历史纪念馆。跟所有之前的天主教堂一样,里面的图像,十字架都被除去或掩盖。神殿也从面向耶路撒冷稍微改向麦加。这栋建筑让我想起了焚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里面的装饰很雄伟威严,独特的阿拉伯字体做为装饰,充满了浓浓的中东味。




门上原本的十字架,去了横杠加了尖头,变正了现在的箭头指示


离开前我问导游可不可以去一下纪念品贩卖部,导游说当然可以,结果她自己进来买了东西,还笑说自己每天都会经过可是却还会被纪念品吸引住。

接下来我们去了专门做毛毯的批发商。进去之前,导游说,这是公司安排的行程,批发商会向你推销,但大可以放心不用买。所以我们就做在会客室里,看着销售员展是一块又一块的土耳其地毯,喝着茶,听着批发商的卖力推销,我想这也是大家都无可奈何地吧。




最后一站在传统市场(Grand Bazaar),里面像迷宫一样,到处摆试着土耳其装饰和手工艺品。这里的屋顶曾是007电影里的追逐场景。最后在市集中跟导游道别。



我跟Kevin在市集旁找了一家小店吃饭,果汁不错但没有昨天的好喝。吃完再屋簷下看着伙计往地板洒水,问了他为什么洒水,他比了好久我们才知道说是为了防止地上的沙尘随风飘起。看着小店老板跟隔壁店争议着摆饰有没有越过店的界线,想到说再过不到四天就要回去了多伦多了。

吃完饭我们去了地下水宫殿一趟,之前经过因为排队很长所以一直没有找机会进去。地下水宫殿是古罗马时期的遗迹,感觉还好,灯光设计倒是不错,里面还有养鱼。



原本想进去Blue Mosque 参观,但人还是太多了,想说还有几天时间,所以还是没进去。在外面排队时,注意到有两个人用土耳其话在人群中宣传某样事情,因为听不懂,于是向前要了张传单。其中一个人发现有观光客注意,于是开始用英文宣传。听了英文宣传才知道是要唤起大家注意在缅甸被迫害的穆斯林教徒。因为Blue Mosque 有世界各地回教国家来的参拜者,所以在这里做传教活动。



土耳其虽然比许多其他回教国家西化许多,但宗教还是占着人民生活中的一大部分,其中特别的是每天要群体祷告好几次。每当这个时候,清真寺都会用大型喇叭播放导告文,而这时许多人都会虔诚地的往麦加跪下祷告,就连在十字路口也不例外。



虔诚的人们

我跟Kevin决定从Blue Mosque走回Taksim的宿舍,因为想看看海口岸边的景色。大热天,我们走了十几分钟就决定做下来喝杯啤酒,喝完啤酒我才发觉是件错误的决定,因为口更渴了。


海口的景色很美,桥上有许多人在钓鱼。区区四公里的路,在大热天下感觉好长,尤其到后面陡斜的上坡让人喘不过气。


回到了Hostel我洗了个澡二话不说就倒在床上小睡了快两个小时。起来时已经傍晚了,我们俩下楼后在宿舍的Common Room厨房中遇到了一为澳洲来的女孩,头发卷卷很有个性。她邀我们晚上去Couch Surfing的聚会,我们说有兴趣并把地址记了下来。出酒店后回到了昨天的Istiklal小街上,吃了点东西,到了Couch Surfing 聚集的酒吧。

每次在Couch Surfing中都会遇到一些奇特的人,这次也不例外。

除了在宿舍认识的澳洲女,主办聚会的是个英国来的大婶,她说她来到伊斯坦布尔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土耳其男人,但因为那男的劈腿,这也是她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但她已经爱上了这里,于是选择留下来生根。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252979

另一位秃头男很热情,但这家伙看得出来是来这里把妹的。

还有一位加拿大来的女学生Victoria,聊了一下,才发现她住多伦多离我不到三分钟的距离。

其中最让我意象深刻的是位双手依着拐杖来的女生。眼睛大大得很美丽,她说她是土耳其东部来的库德族人,在伊斯坦布尔读商学院。酒吧灯暗暗的,刚开始看她依着拐杖以为她脚受伤了,仔细看才发现原来她少了一只腿。整晚我没有胆量问她她怎么失去一只腿的,但她坚强独立的个性及充满梦想及目标的口气让我一直记得她。


剧会要散时,一些人决议要去附近的夜店续摊。总共有我,Kevin,秃头男,Victoria,还有同宿舍的澳洲女。一行人在Taksim的街头晃,Victoria一直说他有朋友在一家不错的夜店等她。到了夜店才知道为什么这些土耳其人一直邀我们去,因为若不是有观光客陪伴,或着有女伴,一般土耳其男性都会被拦在夜店外。伊斯坦布尔的夜店是我这次去赶到最古怪的,音乐跟欧洲很不一样,虽然别有风味,但很不熟稀。Victoria的朋友找到了他,是个土耳其壮汉,两个人一下子就不见了,看样子Victoria在土耳其很吃香。之后剩下的我们去了一另一家夜店,但只待了一会就走了。秃头男找到了一个女孩喇及,没有跟我们出来。到了街上,我跟Kevin和澳洲女孩表示要回家了,于是我们道了别。

回到了宿舍,在门口跟老板抽烟聊天。

这个每天感觉快累垮的老板

他说如果屋顶阳台上的德国人太吵的话可以跟他讲。我跟Kevin一听到阳台上还有人在玩,于是就决定上去看一看。
一开了阳台门,就看到了七八个德国人在那里聊天。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他门是柏林来的一群大学生,来这边参加仿真联合国会议。其中一个圆脸暗金色头发的女孩突然问道,

"Are you guys sleeping on the fifth floor? The bottom bunks? (你门两个是不是睡五楼的一间房间的下层?)"。我们两个纳闷了一下,回答是,她继续说"Nice to meet you! Ludwig and I are your roommates!(很高兴认识你们,我跟Ludwig是你们的室友!)"。

"You guys were so loud this morning。(你门两个早上好吵)"她又补了一句。

抱歉,我们两个早上都要帅帅的出门,所以都会用吹风机吹头发,请包容。

原来她就昨晚半夜嘻笑很大声的女孩,叫Kasia。另一个Ludwig高高的斯文绅士样,戴了一副象哈利波特的眼镜,浓厚的英国腔和红色围巾让他更象是书里走出来的人。我们四个不知道为什么很有缘,聊了许多旅途上的话题。Kaisa矮矮的,很热情,在美国待过一年,对我们很好奇,问东问西。

"For example, how come you guy's ALWAYS take photos whenever you order food?(譬如说,为什么你们每次点餐都要照相?)" Kasia 笑问。
"Idon't know, ask Kevin, he is the FOB (我不知道,问Kevin,他才是FOB。)" 我回答。FOB,是"Fresh of the boat"的缩写,刚下船的意思,老实说是个贬意词,一般揶揄新移民,因为早期亚洲到美洲的移民都是搭船去的。Kevin比我晚到加拿大,我常这样笑他。

Kasia 没听过FOB这个字,问了我们什么义思,我解释了给她听,她笑着说这词好坏。

"Kevin you are such a FOB!" 之后她常这样捉弄他,很聪明,学得很快。

其他几个德国人要休息了,我们四个还坐着聊了一会。Kasia说他们两个其实都是波兰裔,在德国出生长大。我们的话题一直围绕着世界各地不同种人和风情。当Kasia说她回去过Krakow附近看家人时,我说我们正巧有去过克拉克夫,看了许多东西。我正要说我们去了集中营,但不知道他们对犹太人屠杀的看法是什么,于是话到嘴边没有说出口。

我们因为打算明天去亚洲区,而他们要去参加联合国仿真,于是交换了连络方式,打算隔天后有机会一起玩。


没错老子我就是乱

一早起来,他们已经离开了。我跟Kevin 离开宿舍后,背着大背包在小巷里穿梭,一路往渡轮码头步行去。


天一样的蓝,太阳一样的大。走在路上,想到在过几天就要结束旅程了。已经习惯了背包旅行,在短时间内吸收许多美景,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还真不知道回去要怎么适应原本的生活,有几次很想铁了心把机票改了在去不同的地方,或是直接找一个宿舍打工待下来。

到了渡轮码头,用英文鬼打墙似地买了船票,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到我们要去的地方。上了船又去确认一遍,船上打工的收票男孩还一直跟我比了个二,想了一下,再看看地图,可能他的意思是是第二站下。



海上的风景很美,咸咸的海风,让Kevin说好像想去浅水。渡轮上还有些许乘客,看起来都不象是旅行者,而是当地人。船上有上下两层,下面还有卖点心。



下了岸,踏上路地那一瞬间心中感到"回到亚洲了"


亚洲区Kadikoy跟欧洲区不一样,这里观光客比较少,大部分都是当地人。两人靠着地图走到了宿舍,放好行李后就去街上找吃的。


这里有一区看起来象西门町似的闹区,找了许久一直迷路才找到要去的餐厅。


叫了羊肉串,很喜欢土耳其料理座配衬的番茄及洋葱,配上类似九层塔的菜,额外开胃。在路上逛了一下,看到了些人再发传单,宣传着什么。看他们身上的衣服上有着类似共产党的标志,可能跟政治有关。后来回到多伦多,看到新闻上,我们离开土耳其的隔一天,Taksim有大规模游行及暴动,不知道跟我们看的那些人有没有关联。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252979
逛了些小店后,我们沿着海岸回宿舍。走到海岸旁的公园,我跟Kevin说我想待一下,于是他先回去了。我坐在公园的板凳上,看着周围的人。有朋友在这里碰面,一群学生在聊天,看起来像退休的老头在看报纸。伊斯坦布尔的人生。

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男孩拿着一带矿泉水向我兜售,我比了一瓶,也没问价钱丢了一里拉给他。下午的海岸挺热的,我闭了眼小睡了一下。



回到宿舍时看到Kevin又在午睡,于是我用了宿舍的电脑上传照片。傍晚回到原本的闹区找了家店吃了晚餐。晚上的伊斯坦布尔跟白天没差太多,一般店还是照开,卖衣服的卖衣服,卖菜的卖菜,这跟一到八九点店就打烊的多伦多差很多。


隔壁桌看到一对情侣穿得很正式地在约会,而我翘着腿点着烟煞风景。回程上找了家咖啡店尝试了土耳其的咖啡。两个人看着路上的行人聊聊心事。

回到了宿舍,Kevin在客厅用电话聊天,而我在旁写名信片。写到一半突然有一群中国游客跟我们打招呼。我正好写完,放下笔跟他们聊了聊,原来他们是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一起来土耳其玩个一周。跟他们聊天很有意思,因为没去过俄罗斯,问了许多那边的风俗。在多伦多中国人也挺多的,所以我觉得跟他们聊天很平常,反而有点回到多伦多的感觉。但他们可能没有甚么机会遇到台湾朋友,也没有机会到加拿大,所以对我们还挺好奇的,问了许多问题。

回到了房间,遇到了我们今晚的室友,是个高大的荷兰男生,来这里和远距离恋爱的土耳其女友见面。聊了下后我们俩就睡了,而他则下去继续喝酒。

一早起来,看到Kevin跟室友在聊天,于是一起约了去吃早/中餐。

问他来这里找女友,为什么睡宿舍,他回答原来因为不敢让女方父亲知道她交了个白人男友。

离开宿舍前用手机连络了Kasia,得知她们今天换到另一家宿舍,还是在Taksim区,于是我们和Kevin一起出发去那边找他们。

下了渡轮,还是一样用走的上那条斜坡路,但这次背着大背包上坡,每一步都可以感受到膝盖上的压力。新的宿舍没有招牌,所以找了一下才找着,我猜是防止小偷看到这里有宿舍于是进来偷东西,毕竟这里人出人进的很难去控制。到了宿舍就看到Kasia,隔了一天而已,但像是重逢旧友般似的心情。她说Ludwig还在仿真联合国会议上当会议主席,于是我们三人就搭了车去Sultanahmet 区看篓次想进去但排队都太长的Blue Mosque。

路上大家交换前一天的遭遇,Kasia说仿真联合国不好玩。回到了旧城区,感觉好久没来了。在Blue Mosque 外我们还是排了一会队,但有话多的Kasia在旁边,不会无聊。后方有对夫妇用着听起来像拉丁语言的话快速地交谈着,我猜他们是西班牙来的,Kasia则说是意大利。问了下,原来是巴西。当下Kaisa 又开始和他们聊了起来,超级能聊的女孩。一下子终于进了入口,大家要脱鞋,把鞋子放在塑胶袋里拎着。男生进去一定要长裤,女性则要围头巾。寺里很漂亮,可是没有从外面看起来那么壮观。


Kasia



看着膜拜区的人们,Kasia突然问到说,为什么这里没有女人在地毯上膜拜。我指了指后面,说在清真寺里,男女不在一起膜拜的。Kasia愤愤不平的说,她最讨厌保守国家的这一点传统,对女性很不公平。

"This is so backward and totally not fair!" 她说,看到出来她是个女性主义者。
"Well, we are here to see their traditions, right?"我回答。

土耳其,一个充满着矛盾的地方。这里有东方的神秘,也有西方的现代。街上的小贩说着不同的外国语言,想要跟国际接上轨道,却摆脱不了自己的传统。Kaisa 说她很不喜欢土耳其两性不平衡的观念。

这让我想起慕尼黑的黑人导游说的一句话,"We are here to see people's conservatism." 我们是来这里看人的传统/保守。

就像巴伐利亚的传统及文化吸引人的,但它保守的传统也是酿成纳粹壮大的因子。如果要土耳其抛弃了自己本身的价值观,完全接受西方的观念,那我们来这里看到的还是真实的土耳其吗?  

看完了Blue Mosque,大家都饿了,于是我们回到了那家象厕所的小店吃东西。一进去老板好像没有特别认出我们来,而且这家店可能因为客人太少,竟然超过中午就没有肉供应了。不过Kasia本身就是素食主义者,倒没差。老板问Kasia哪里来的,Kasia回答德国,没想到老板突然用德文开始跟她聊起来了。我跟Kevin傻眼,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偎偎琐琐的老头尽然会讲德文。Kasia解释,原来老板曾住在柏林多年,所以会说德文。她之前才刚提到说柏林有一区土耳其区,没想到现在就遇到那里的人。老板可能算是另一种异地遇乡邻的感受,额外送了我们一排小菜。

吃完了中餐,我们打算用走的回宿舍。Kasia原本还不相信可以走这么远,但我们说其实路程没有想像中的远。后来回去google map了一下,也才不到五公里的路。可能伊斯坦布尔人多,加上痕跨了一两区和一条河,让这段距离在地图上看起来很长。

这条路上有说有笑,Kasia一直吵着要我们教她中文的脏话,而我的烂德文发音一直被她纠正。在路上Kasia常被人搭讪,不管是小贩还是别有企图的人,可能因为金发西方女生比较显眼吧。Kasia在这方面有点单纯,很容易就跟陌生人嘻嘻哈哈,不过这也是她个性吸引人的地方,虽然说我真的觉得她胸前的衣服真的有点穿太低了,路上我看到一直有路人偷瞄。回到了Taksim,她一直要我去尝尝一种土耳其面饼,我买了块试了试,有点像没有酱的Lasagna,也还好而已,但是人家好意推荐的,所以猛点头同意。

回到了宿舍,走了一天的路,大家都累了,躺在客厅上的椅子睡着了,老板还很体贴地把客厅的灯弄暗了点。傍晚时,Ludwig回来了,他已经连续三天都只睡一两个小时,看起来很累。我们去街上吃了点东西,然后到一家屋顶餐厅享受风景。

夜晚从屋顶看到的伊斯坦布尔很美,很有活力。我们聊得很开心,很喧哗,虽然说这家餐厅看起来像是高级约会专用的地方。


这时Ludwig和Kasia在会议认识的朋友Carter也来参加了。Carter澳洲人,讲话风趣,人还不错,爱开人笑话,可是看得出来他并不真的歧视其他人,而是比较像好友互相谐谑。Kasia看起来很崇拜他,可是两人又常互相斗嘴。

我们之后从小店买了啤酒,座在街上聊天,从种族到宗教到两性都聊了一遍。可能因为都喝醉了,开始提到了一些有关于二战犹太人迫害的事情,并问了Kasia和Ludwig的看法。Carter很大胆地开了犹太人的玩笑,我跟Kevin在加拿大也听过这类笑话,笑得很开心,但只看到Kasia 和Ludwig 尴尬的笑了笑。我们说,德国人们笑不出来是因为有历史的包袱在身上,而我们没有,就像我们也会开开澳洲人或是华人的玩笑而已,戳破了这张纸,笑的是这些笑话愚蠢的本身。

我安静地看了看周围聊的很开心激动的每一个人,感到我们能在旅途的尾声互相认识而感到幸运,Kevin后来也说,那一晚让他很不想回到宿舍。

因为我们看起来不像本地人,喝醉了喧哗,过往的行人都回头看了看。我们五个人不顾别人的眼光,座在伊斯坦布尔的街头上乱哈拉,尽情享受我们在土耳其的最后一晚,到了半夜三点多我们才跟Carter道别,回到宿舍。

我们五个人挤在着小阶梯做着边喝边聊天




Ludwig和Kasia


到了宿舍,结果发现Kasia的房间没有别人住,于是我们跟老板沟通了一下,三个人通通搬到她的房间。Kasia和Ludwig两个人回柏林的飞机一个是早七点,一个是早上九点,而我跟Kevin则是下午。躺了才一个钟头,就看到Kasia起床整理东西,我瞇着眼跟她说了声掰。

"Bye guys!",她回了声,就走了。这时外面也响起了清真寺大型喇叭播放的诵经。

当我跟Kevin睡到中午起床时,发现Ludwig已离开了,桌上留了一张字条,说很开心认识我们,随时欢迎我们能去柏林找他们玩。我们两个收拾了背包,到了Taksim广场等前往机场的车。在等车时在汉堡王里吃早餐/中餐。看着店里的高中生们,感觉跟台湾很像。

MUNICH慕尼黑, GERMANY德国 (过夜)

回到了慕尼黑,不到一个礼拜前的情景感觉已过了数个月。我们只会在这里待一晚,明天一早回多伦多。我们回到了那家回族餐厅吃饭,晚上睡了Kate她们待过的那一家宿舍,因为这家跟我在Salzburg住的是同一家连锁宿舍,里面的装潢和摆饰都很接近,有点回到了原点的感觉。宿舍大厅很热闹,但我们两个心情很平淡。


旅程的出发点-慕尼黑机场,过了二十二天,又回来了


一早到了机场,看着登机口,真得很想继续待着,或着随便买张机票去别的地方,很想背着背包一直走着。


但我还是回来了。


自从2013年五月回到多伦多开始写这篇游记,断断续续写完这篇游记时也一年多了。回想时,有些片段象是不久前刚发生的事情,有些日子我却记不太起来做了些甚么。不知道为什么,土耳其遇到的事大多记忆深刻,可能是因为接近旅途后面。旅途前面的那几天是一个人过的,回忆也满深的,而且很想回到段日子。旅途中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喝太多脑细胞死太多了,有时回想不太起来一些东西。

写完了游记后,我发现,在这里描述的大部分不是风景,而是旅途上遇到不同种的人。每个人背包旅行想看的东西不同,而我则可能是"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大同小异,可是从一个旅行者的眼里,那个人背后却可能饱含了各种不同故事。我听过有人说过:"每一个人的一生都可以是个故事,可以写成一本书,只是看你要如何去呈现而已。"为了想把我脑海中的记忆在淡忘前通通记录下来,我把对每一个遇到的人我能记下来的,琐琐碎碎的细节都放进去,没想到,我最常忘记的,是那个人的名子。

遇到的人中,有些有用脸书之类的方式留下联系方式,有些则算是萍水相逢。但回来后,有联系的少之又少。五月中时曾回温哥华一趟,那时Jean应该也在温哥华。原本有想说要不要找她碰面一下,但想想却又打退堂鼓。旅途上的朋友,可能很难做为日常生活的朋友,毕竟我们自己的个性有时也会因回到日常生活而转变回来。

前阵子在脸书上看到匈牙利认识的一个人,发现我们的共同好友竟然有我在波兰认识,说要走去克罗维西亚的Julian。我问他怎么认识Julian的,他说Julian路途布达佩斯的时候,曾借宿过在他家。

世界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以多伦多的人口来说,这里不算太大,但布拉格遇到住多伦多半边小平头的女孩却从来没在看到过。伊斯坦布尔遇到的Victoria跟我住在同一个十字路口,但我们也从没在路上相遇过,就算遇到了,我想我可能也记不太清楚她们确确长的样子。

脸书上偶尔还看到匈牙利认识的Topher的状态更新。这家伙流浪好久,半年多了已经把欧洲玩遍了,之后又去了日本,泰国,澳洲,脸书上说他吃了袋鼠料理。这半年的旅程他遇到的可能有几百人,我区区二十几天完全不能相比。

网络上说,从背包旅行后回来都会有适应期,有一个可以让心情好一点的方法是开始计划下一个旅程,所以我开始读一些南美洲的游记,妄想着要不要学点西班牙语。

有朋友曾说,有人曾在一个地方,被一个陌生人认出来,问 "你是不是十年前曾到过哪里旅游过,还记不记得我?"。

我很希望十年后也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
此帖于 2014-07-22 21:41 被 skyblueseven 编辑。
感谢 19
13088 次查看
betterthanever45
#2
旧 2014-07-22, 23:27
最后一篇 很棒
结局感想我喜欢
由其是最后一段"从背包旅行后回来都会有适应期,有一个可以让心情好一点的方法是开始计划下一个旅程"
我深深的认同这句话
每次旅行回来 虽然心情还没回来
但真的会让我很有干劲的计划下次的旅行!
旅行真的很棒
今年我也要挑战一个人的旅行!
星奇 星奇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3
旧 2014-07-25, 18:35
喜欢你的文章,写的真好!
aaaaa3065678 的头像
aaaaa3065678
#4
旧 2014-07-25, 19:16
文章中 人与人的距离是如此的近

令人向往阿
anapurna anapurna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5
旧 2014-07-26, 06:56
很棒的文,是的,一般的旅行印象约四五年就会慢慢忘记,住dom最怕妳们这种人,用闹钟叫醒自己,会在寑室用吹风机,都不会考虑别人还在睡吗?
itsjulia
#6
旧 2014-07-26, 10:48
赞!写得很棒,很真诚!
backmoto backmoto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7
旧 2014-07-26, 12:35
文章很赞
尤其与世界各地的人相处以及接受不同文化
我想也是喜欢当背包客原因之一
lisalee1698
#8
旧 2014-07-26, 14:29
漂亮的文章,陪上漂亮的照片,读者兴趣盎然。
伊斯坦布尔黄脸婆 的头像
伊斯坦布尔黄脸婆
#9
旧 2014-08-02, 22:51
其实,女人在围栏里朝拜是因为男人没定力
他们无法在看到女人时专心朝拜
这一点不是平不平等的问题
很多国家物物化女性将女人当成商品,也是不公平

感谢你的好文分享
GlennLee
#10
旧 2014-08-10, 15:40
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文章,
感谢您的心情分享!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