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印度小旅行-在德瑞莎修女机构服务

844
eagerforfree
#1
旧 2016-11-17, 01:42

在Missionary of Charity当志工

MC 在世界各地有五六百多个机构,加尔各答有最有名的垂死之家,德瑞莎修女生前住的房间也保留在mother house,很多志工慕名而来。印度除了加尔各答还有孟买,而一所位在中南美的机构要经过一大片贫民窟,在非洲的也因为路途波折,比较少志工。

去mother house的第一件事便是志工注册,那天由已待四年的香港志工Stefanie亲切的为我们介绍各个home(病人的家),有气质的紫安老师也跟我们分享她的经验。一起注册的还有几位香港男子,但我两个星期的服务过程,我的单位没有香港人。注册时我看到最有挑战性的服务单位,即有精神障碍和被性暴力对待的女孩和妇女,我就决定要去那边,并且离酒店也比较远,一路上可以看到较多印度街景风貌。


第一天一大早大家一起去体验弥撒,之后就贪睡没去了。(我们住的Galaxy hotel职员夜间都是睡在地板或楼梯间和顶楼,我们早起要上班都会吵到他们,也要小心不要踩到他们。)


我们这个home有七个部分,但只有妇女和孩童开放志工服务,是另一间home的小孩长大就会到我们这个home。我志工卡上好像是登记妇女,但第一天也搞不清楚状况,我们跟随德国女孩到妇女那边帮忙洗衣服,使用人力的方式洗,一关关的洗,mashi还会用脚踩,再学那边的院生把衣服放在肩上,一手护着,扛衣服上顶楼,已待九年的日本志工えつこ负责晒衣服,当初觉得她看起来凶凶的,但在tea time还有在旅社时,发现她蛮开朗的,只是做事很谨慎。因为还不熟悉环境,隔天变成跟一个西班牙志工到女孩区晒衣服。帮忙拿衣服去顶楼.晒衣收衣折衣,结束之后志工带我们去物理治疗室,所以我们伙伴三人就一起待在治疗室和治疗师一起工作,也用英文与治疗师聊天。那些女孩们都很喜欢治疗师,看到他们都笑得很开心。


每天我们到达home时,小朋友已在洗澡.上厕所,或是梳头绑头发.抓头虱。在我们帮忙物理治疗的时候,有人在负责教学。帮助他们学习认识自己名字,认识形状。在治疗室,我们都不懂要干麻,mashi 和治疗师会指示我们,伙伴淑贞帮忙喂食小朋友,她手也被咬出好多伤,我和溶津帮忙做复健,先轮流帮小朋友从轮椅上抱下地板软垫,然后和治疗师各在一侧,依序从手指手腕手臂到脚帮他们动动僵硬的肌肉,叫他们把屁股离地撑十秒,然后翻面把上半身撑起来,有的能自己做,有的比较任性爱玩耍。有个叫baby的只能在地上坐着移动,有次我帮她按摩脖子,她跟我合掌说谢谢,还用大拇指在我额头一按,治疗师说是祝福的意思。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839410


结束职能治疗后,会带小朋友们去餐厅吃饭,坐在轮椅上的重量使得轮椅很不好推,帮他们带上围兜后帮他们把咖哩和饭和在一起,挑出骨头并用手捏碎,一整盘的食物,不管是用汤匙或手,刚开始我们喂的很笨拙,工作人员就会为我们示范,熟练的把他们一下就喂完,时间很赶或小朋友手无法控制我们才会喂,不然有的可以用手或是开始训练用汤匙自己吃了。


有时候还有饭后水果,香蕉或是某种葡萄,然后他们一定会喝水。我们会简单清理他们餐桌,有的要去厕所,有的就直接带他们回房间睡觉。我都搞不清楚谁接下来要干嘛,仰赖资深志工或是工作人员,记不住他们谁是谁,名字也很难记。另外也有几间房间是比较能行动和自理的,我们帮忙的都是坐轮椅同时重度智障和身障的。要随时注意他们有没有尿尿或大便,也因为他们都长大了,很重。


床单还分三层,尿床或大便的话,要知道去哪拿裤子.上衣.内裤.尿布.大中小床单.抹布,经期中的还要有垫布…房间里窗帘都关着,所以比较阴暗气味也很重。


几天后手就受不了每天大量漂白水消毒水的刺激,后几天和同伴们便使用自己从台湾买的手套去晒衣服。每天上班时很紧凑也很有成就感,不过因为下午都有行程,没有好好休息,所以有两次早上都没去上工,只上工8天,没有为他们做什么,但是有不同于平常生活的体验,很多人平常不做家事的,也有人很重视卫生,不帮人梳头,但来到这里不只每天做家事还帮服务对象抓头虱。


工作了几天,每天都帮忙做复健,当第一个星期日来临,不需要物理治疗,那天帮小朋友打扮,绑头发,涂指甲油,觉得很开心。我们买了指甲油留给院生使用,指甲油消耗速度非常快。也将自己带去的短袖.手套.口罩留在那边。后来有次到妇女区,妇女们都被理平头,行动缓慢者或是痴呆痴呆者或受伤者也有,看到修女在帮她换药并且询问她的状况。有一个老人一直握着我的手,一直讲到天都黑了我都不懂她在说什么,可是我就一直笑笑看着她,然后学她讲话回应她,她非常喜欢我,看着我很开心的笑,好像觉得我很可爱,会摸摸我的背很温暖。妇女也是很爱涂指甲油,手和脚涂上一层又一层鲜艳的红色粉红色,紫色绿色橘色。我还和一个妇女跳舞,好开心,她随时随地都可起舞,吃饭吃到一半她也可以跳,是里面最开心的妇女。有位女孩也爱跳舞,印度音乐一响起她便随音乐起舞,这时候大家手拉手一起开心跳。星期一也要帮她们打扮,才知道原来星期一要野餐。然后我们也有带妇女们去晒太阳,我们志工就会唱歌。我自己很喜欢带她们去晒太阳,因为平常里面都很阴暗,外面空气也比较好。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839410


有天下午我们和北京志工老于去垂死之家,搭地铁到kali ghat 站再走一下就可到,门口一样都睡着游民,进去有两个工作人员要看你的志工证,在本子上写名字和国家。垂死之家里面男女分开,有很安静的老人.自己拿画本上色的老人,脾气很大的老人,也有卧病者,我们帮忙喂药,倒水和喂食,带她们上厕所,拿床单,陪伴她们,听他们说话唱歌给她们听帮他们抓痒。总之自己找事做或是老人要上厕所或要干嘛就会调用你。第一次不懂一个老人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她要什么或东西在哪里,语言不太通,做不对她就会觉得我手脚很慢很笨。原来她先叫我拖她椅子去厕所那边,请我帮她脱掉衣服,然后叫我去拿可以坐着大便的轮椅,再叫我打开热水,拿肥皂和勺子给她,我把地上一个盖子打开,里面都是大便,找个勺子把大便冲下去。等她自己清洗完屁股我再帮她拿毛巾和衣服,扶她回椅子,再拖她回位置。总之我做对之后她就会很开心。有的老人可以自己走,我只要扶她们过去厕所就可以。

绘于垂死之家门口


每天早上工作下午又要出去晃没有间断,两星期内我翘过两次班,感谢在最需要的时刻室友兼按摩达人溶津的出手相救,CP可以回复一点点。有志工服务的日子,上班时间前,大约7点左右很多志工会在mother house吃早餐,这时可以看到不同国家的新人旧人齐聚,吃完早餐要唱歌和祷告.听修女宣导事项,最后再欢送要离开的志工。感伤的时刻我都会鼻酸,离别那天,大家为我们唱完欢送歌,志工过来拥抱我时我们都哭了。那天西班牙妈妈还跟我说她没有女儿,她其实想认我当女儿,”珍”感动。刚开始为了想去其他城市而留久一点,后来是想为了那里的院生多留几天。


志工都是一个一个的传承,早几天来的志工就带着新来的志工一起行动。手把手的把经验传授,我们要走的时候,工作人员也是一直叫我们再回去。我也很想继续在屋顶晒着内裤,地板晒什么,哪个区块晒什么,裤子面向哪里,怎么晒都有既定的规则,虽然Mashi一直耳提面命我还是没有完全搞懂。有待了四年的香港MC(missionary of charity)派来的志工,她会讲孟加拉语和印地语。也有志工是每年都会回来的。


上工返工要走到公车站搭车都有一段距离,这时也是和其他志工交流的机会。志工各个年龄阶层都有,有日本名校组团过来的大学生,有刚毕业的高中生来过gap year,有护士,看护等等,我们的home在点心时刻就分成西语系和中文两大宗,但彼此交流也没有问题。我还和陕西和广西女孩讲粤语XD

由于此行多了志工部分,在shan ti dan(我们的服务地点)屋顶晒衣服很开心,在各式颜色之中穿梭,和各国志工聊天,一直调用Mashi(工作人员)。和志工们创建起友谊,出国前只担心印度的治安和骗子和卫生,反而忘却了这些能与各国志工交流的美好。



去搭公车的路途上所画的伙伴们

更多印度游记参看:http://jame79522.pixnet.net/blog/post/220275307...(8)-%E5%BF%97%E5%B7%A5
844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