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景点

【2021.05】每个成功的疯子背后,都有一个卡拉…卡拉达利城堡,Púbol,西班牙

25 4 2128
entranced 的头像
entranced
#1
旧 2021-06-24, 17:53
有一种女人,特别容易激起其他女性同胞寻求探索内心深处亟欲破解的谜团,让人无法抗拒一探究竟,剥丝抽检,企图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符合自我认知的答案,进而,根据个人的志向和条件,安慰或鼓励自己,超越难以撼动的客观事实,例如上辈子烧多少好香、父母基因、或祖坟位置等,的可能。

Gala 卡拉,超现实主义大师SalvadorDalí达利的妻子,就是这种女人。来自俄罗斯书香之家的她,没有狭义审美观中的金发碧眼或150公分长的美腿;顶着一头黑色微卷短发,倒八细眉配上鹰勾鼻和略嫌苛刻的薄唇,依偎在年轻10岁又英俊漂撇的达利身旁,依照现今残酷毒舌的标准,隐约飘散着一股母子恋的气息。在众多的照片和画像里,穿着高级特制礼服,或袒露半边乳房,或化身为圣母、女神的卡拉,仿佛也欠缺超模生死斗里Tyra Banks不断强调的慑人心魄的气场和魅力。

然而,如果要谈20世纪的谬思,不是凯莉包还是红底鞋或鲍伯头的那种,而是启发整个新艺术流派,不仅成为值得花费毕生精力专研的学问,或值得花费屡创新高的拍卖金额收藏,也让外行人趋之若鹜排队买票,甘愿站在一幅幅的作品前,强忍隐隐作痛的下背,似懂非懂地品头论足,你不能不提到卡拉。和毕卡索的Dora Maar,安迪沃荷的 Edie Sedgwick等号称十大谬思最大的不同点是,不像这些艺术家,往往已在艺文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发掘了待磨的璞玉,而是卡拉,在大师都还不知道自己有大师级的潜力,尚未留着翘胡子享受牵着食蚁兽在巴黎漫步的特殊待遇,仍没拥有在空头支票上签名作画抵帐单的无赖豁免权,一眼看见这个在聚会里有些不知所措、格格不入、频放冷笑话的瘦弱文青,迅速认定达利不只是她终生的伴侣、一辈子的挚爱,同时是她寻觅已久的,事业伙伴。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5272

▼达利原本相中另一座城堡,但因为堡主不肯卖(价钱谈不拢?),Púbol意外成为达利三角的观光热门景点。1969年购入时的城堡已荒废多时,达利和他的助手们合力恢复中世纪城堡的样貌,并增添一些达利风,满足卡拉成为堡主的浪漫愿望。
▼我由衷地希望右边这两个标示能在不久的将来移除
▼受封为普波尔侯爵一世(Marques de Dalí de Púbol)的达利,在访客踏入的前厅内,岂能没有镶金宝座和王冠?(和一扇在原本的门上,画上的门)但事实上,卡拉或想坐在上面接受媒体访问的达利,都没来得及亲自坐上宝座就离世了。
▼卡拉,达利心中永远的谬思,永远的女神。
▼只有达利想得到在购买城堡附赠的中古地毯画上作怪,又或是将整座教堂的大门搬来客厅,又或是在卡拉遮盖丑陋暖气管的门外画上一模一样的暖气管。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5272
▼又或是用鸵鸟的脚当桌子支架(一只是真的标本),或是在桌子和地板挖洞,以便透视到楼下、友人赠送的白马标本(达利对动物标本有难以言喻的偏好)。
▼又或是把墙顺着从古董店挖宝到的门砌成,不管门只有170公分高,50公分宽,不管半夜起床上厕所迷迷糊糊时会不会撞到头(好吧,卡拉只有160公分高,据说一辈子没换过衣服尺寸,172公分高的达利也可能是灌水或老倒勼,但那些被传召的小鲜肉呢?)。主卧房在火灾后已重新整建,至今对于大火的起始仍众说纷纭,导览的官方解释是因为达利设计的护士调用铃故障短路,但也有人说,这是卡拉去世后搬进来住的达利过度伤心的蓄意纵火(或许加上晚年帕金森氏症/心脏病的折磨),无论如何,大火后被救出的达利,立即被友人强迫送进Figures的达利美术馆塔中度过余生。


什么样的经理人、合伙人、妻子,能驾驭并助长一个担心『溺死在自满』的疯子?一个自称不须嗑药(难以置信),因为『我就是毒品』的鬼才? 首先,妳必须对自己了若指掌,诚实并全面地接纳所有的长短处、优缺点、欲望和梦想,那怕是爱慕虚荣、贪恋名利、抛夫弃子、放纵性瘾等,连在21世纪女权高涨的今天,依旧充满争议的选择。但卡拉绝不是中乐透的花瓶,她的交际手腕、商业头脑,加上塔罗牌的帮助(是的,千万不要看轻每天看星座指南做决定的人),包办打点创作以外的尘俗杂事(有多少明日天才被埋没在尘俗杂事?又有多少昨日天才因为不懂得处理尘俗杂事而被遗忘?) ;许多联名Gala-Salvador Dalí的作品亦透露出卡拉的参与和影响力,就如同她一手将前夫法国诗人Paul Éluard,从毫无信心的妈宝,推上超现实主义运动的重要先驱。(反观逃避家庭责任的爱因斯坦,自私又自大地忽略他前妻对学术理论的任何贡献)

▼因为将厨房改建为卡拉专属梳妆盥洗空间,据说卡拉待在这里的时间大多是叫PúbolEat(就算大家给她傲慢的态度1.5颗星)。
▼连餐盘都可以拿来作画。

再者,妳需要一个能发挥的舞台,一个如鱼得水的环境。又有什么比20年代兴起打破传统道德价值,推翻现代社会压迫,追求直觉潜意识的超现实主义运动,还来得适合自由不羁、颠覆三从四德的卡拉? 她犹如动物般原始的感官,嗅察达利内心扭曲变态、恐惧失落的缺陷和压抑,借由彻底解放枷锁束缚,挑战容忍的极限,逾越禁忌的界线,反而赋予达利一个安全的空间,放胆碰触各种怪诞奇幻的想像,也合理化,甚至赞叹推崇荒谬疯狂的举止。无论其他人如何批判诋毁她,指责她在达利的创作上喷满浓郁铜臭味的古龙水,又不知羞耻地使唤达利在空白的画纸上签名,好让其他代工假冒赝品以赚取暴利(事实上,很多艺术家『善用』帮手完成作品),或是游走在『ME TOO运动』边缘,沉溺在70多岁依旧能『引诱』青春肉体的自我慰藉(毕卡索,Anyone?),都不影响达利夫妻成为政商名流亟欲攀搭邀请的座上宾。假使极端市侩、傲慢、自恋的人格有包装行销的价值,何以不能尽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最后,倘若没有初生之犊的勇气和坚守理念的热情,恐怕难以承受一路上的考验和质疑。卡拉的TED演讲标题很可能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之类振奋人心的宣言。才20岁初头的她为了追随17岁在瑞士结核病疗养院相遇相知的小情人,不顾肆虐欧洲的世界大战,不顾双方家人的刁难反对,不顾把所有希望押注在对未来仍迷惘困惑的另一半的风险,从莫斯科一路辗转经由芬兰、瑞典、英国抵达巴黎。这股顺从直觉又善于算计的赌徒自信,同样在十多年后,推着她出走舒适的巴黎生活圈,甘心承担抛夫弃子的可能后果,毅然决然留在西班牙渔村的小屋,全心投入扶持激励初露锋芒的达利。

▼文艺交谊厅。卡拉的私人收藏品中有许多来自俄国的书籍和怀乡小物品,也有多封和家人朋友的来往信函。只是这温情的一面,她的女儿Cécile却鲜少看到,甚至在卡拉过世后,她宁愿卖掉达利给她的画,以换取任何她母亲持有关于她父亲Éluard的信和照片。
▼根据他们两人的手指量身打造的西洋棋。原来西洋棋也可以玩到剁手指、拔牙齿?
▼没有这张邀请函,达利不得擅自拜访城堡。对男女交媾极度恐惧排斥的达利,盛传热衷做卡拉和其他男人交欢时的观众,他将这个限制视为他潜意识里喜爱当受虐者的证明。
▼La Montre Molle,融化的时钟,悬吊在卡拉的圣母子雕像上方。扮演不知道多少次圣母的卡拉,其实是虔诚的东正教徒,虔诚到在1958年,在公证结婚20多年后,他们在教堂举行另一场得到教宗允许祝福的婚礼(达利的作品不只可以付饭店帐单、抵多年欠缴的税,还可以买通上帝,阿门)

▼Christian dior为卡拉特制的礼服。卡拉在那个没有IG的年代就已经是深具影响力的带货女王,常常收到设计师的赞助衣物。
▼达利最后一幅未完成的画。卡拉死后的达利变得相当消沉,加上他因病颤抖的手已无法再继续作画;拒绝进食到后来必须插管喂食的他,7年后也追随爱人到天堂(虽然他很可能也想去地狱胡搞一番)。

▼面对着大片的农田,我完全能想像在这里度过夏日午后的悠闲(和啜饮冰凉的Sangria de CAVA!)。


不像她无时无刻寻求关注的老公,卡拉似乎不想、也觉得没有必要向任何人辩解她的人生;所有关于她的奇闻轶事都已经过第三者的咀嚼反刍,连应该完全属于她的城堡,这个没有她正式的邀请函,达利不得擅自闯入的绝对隐私空间,处处都布满达利的踪迹。抱持着偷窥名人私生活的狗仔心态,我却几乎察觉不到那个传闻中奢华铺张、夜夜笙歌、颐指气使的卡拉;即便指着房间里的单人床,试图挖掘验证女主人热衷的『某种派对』的八卦,导览员也一派正经,假装没听懂(不然妳要她怎么回复?!)地向我强调:「这里是她远离尘嚣,享受独处闲静的世外桃源。」

就好比后来面对我针对展示的相本,明知故问地探询卡拉唯一女儿的存在,导览员的英文顿时变得简短有力,「没有。她们不亲。」所以呢? 我们对活得任性又精彩的人,尤其是女人,总有一丝的忌妒和怨怼,非要找到背后不为人知的苦痛或懊恼,才能稍微平衡自身为了高尚的操守而承受的委屈牺牲。但卡拉连这一点的慰藉也吝于施舍,伫立在停放于常年恒温清幽的地窖的石棺前,纵使身旁并排相通的石棺,等不到携手长眠的丈夫,妳却不由得承认,这也许才是她想要的安排,也许她想向所有因为达利慕名而来的访客宣称,Gala Dalí,或本名ElenaIvanovna Diakonova,最终的最终,是一个独立的灵魂,一个任性又精彩的灵魂。

当然,这也不过是第三者的猜测而已。

▼卡拉在Port Lligat海边的房子过世后,因为法律规定不得随意移动尸体,他们找医生窜改死亡地点,连夜开车,将卡拉坐直在后座,开回Púbol城堡,这个她指定的长眠地。
▼穿着红色Dior礼服下葬的卡拉,独自躺在地窖底。至于早已在隔壁挖好自己坟墓的达利为何最后被葬在Figures的美术馆?是商业考量?Figures市长武断的决定以捍卫市民的荣誉(加泰隆各区都有一种莫名碰不得的自尊)?还是谣言中他对卡拉数十年放纵的性伴侣派对的最后报复?

▼虽然不是上千顷的庄园,小巧又隐密的花园却是绰绰有余。
▼达利最着名的大象身、长颈鹿腿(或红鹤腿、蚊子腿)藏身在花园里,提供游客寻宝的乐趣(不是让小孩爬上去照相那种)。
▼达利喜爱象征法国王室徽章的fleur de lis(三瓣百合花)随处可见,但这只停在大象上的老鹰(?),有那么点向希特勒纳粹致敬的意味。(达利对希特勒有莫名的痴狂,再次证明达利是个典型的S)

【iNFO】

◆GALADALÍ CASTLE卡拉达利城堡可以现场买票,但最好事先上网预订,成人票一张8欧元。时间表(通常礼拜一公休)和其他信息可参考网址: https://www.salvador-dali.org/en/museums/gala-dali-castle-in-pubol/

◆我不确定平常有无专人导览(网络上是说没有),不过疫情期间,有博物馆员(简单)讲解(相当厉害一人讲四种语言,西文、加泰文Catalan、法文和英文,不要为难她还要会中文……)。

◆参观时间,包括花园,1-1.5个小时非常从容足够。

◆最方便是自行驾车,当地有大型免费停车场。最近火车站和公车站Flaçà,离城堡还有4公里的距离,约一小时脚程或5分钟出租车,除了夏天以外(请做好防晒),行走在乡间小道还蛮惬意的。
感谢 19
2128 次查看
tmy27.tw 的头像
tmy27.tw tmy27.tw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2
旧 2021-06-24, 21:14
谢谢分享!真的太棒了!楼主的文章仿佛跟着楼主一起置身在卡拉达利的城堡里, 那种没嗑药却感觉嗑药的轻快脚步!有机会一定要一访这奇妙玄怪的古堡!
ps.本身也是达利粉,但比不上楼主的深度了解!也很喜欢他那幅融化时钟的奇妙氛围!😜
此帖于 2021-06-24 23:32 被 tmy27.tw 编辑。
感谢 3
googoo 的头像
googoo googoo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3
旧 2021-06-25, 12:08
引用:
作者: entranced (原帖)
有一种女人,特别容易激起其他女性同胞寻求探索内心深处亟欲破解的谜团,让人无法抗拒一探究竟,剥丝抽检,企图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符合自我认知的答案,进而,根据个人的志向和条件,安慰或鼓励自己,超越难以撼动的客观事实,例如上辈子烧多少好香、父母基因、或祖坟位置等,的可能。

Gala 卡拉,超现实主义大师SalvadorDalí达利的妻子,就是这种女人。来自俄罗斯书香之家的她,没有狭义审美观中的金发碧眼或150公分长的美腿;顶着一头黑色微卷短发,倒八细眉配上鹰勾鼻和略嫌苛刻的薄唇,依偎在年轻10岁又英俊漂撇的达利身旁,依照现今残酷毒舌的标准,隐约飘散着一股母子恋的气息。在众多的照片和画像里,穿着高级特制礼服,或袒露半边乳房,或化身为圣母、女神的卡拉,仿佛也欠缺超模生死斗里Tyra Banks不断强调的慑人心魄的气场和魅力。

然而,如果要谈20世纪的谬思,不是凯莉包还是红底鞋或鲍伯头的那种,而是启发整个新艺术流派,不仅成为值得花费毕生精力专研的学问,或值得花费屡创新高的拍卖金额收藏,也让外行人趋之若鹜排队买票,甘愿站在一幅幅的作品前,强忍隐隐作痛的下背,似懂非懂地品头论足,你不能不提到卡拉。和毕卡索的Dora Maar,安迪沃荷的 Edie Sedgwick等号称十大谬思最大的不同点是,不像这些艺术家,往往已在艺文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发掘了待磨的璞玉,而是卡拉,在大师都还不知道自己有大师级的潜力,尚未留着翘胡子享受牵着食蚁兽在巴黎漫步的特殊待遇,仍没拥有在空头支票上签名作画抵帐单的无赖豁免权,一眼看见这个在聚会里有些不知所措、格格不入、频放冷笑话的瘦弱文青,迅速认定达利不只是她终生的伴侣、一辈子的挚爱,同时是她寻觅已久的,事业伙伴。

▼达利原本相中另一座城堡,但因为堡主不肯卖(价钱谈不拢?),Púbol意外成为达利三角的观光热门景点。1969年购入时的城堡已荒废多时,达利和他的助手们合力恢复中世纪城堡的样貌,并增添一些达利风,满足卡拉成为堡主的浪漫愿望。附件 3267214
▼我由衷地希望右边这两个标示能在不久的将来移除附件 3267215
▼受封为普波尔侯爵一世(Marques de Dalí de Púbol)的达利,在访客踏入的前厅内,岂能没有镶金宝座和王冠?(和一扇在原本的门上,画上的门)但事实上,卡拉或想坐在上面接受媒体访问的达利,都没来得及亲自坐上宝座就离世了。附件 3267216附件 3267217附件 3267218
▼卡拉,达利心中永远的谬思,永远的女神。附件 3267220
▼只有达利想得到在购买城堡附赠的中古地毯画上作怪,又或是将整座教堂的大门搬来客厅,又或是在卡拉遮盖丑陋暖气管的门外画上一模一样的暖气管。附件 3267221附件 3267222附件 3267223
▼又或是用鸵鸟的脚当桌子支架(一只是真的标本),或是在桌子和地板挖洞,以便透视到楼下、友人赠送的白马标本(达利对动物标本有难以言喻的偏好)。附件 3267225附件 3267226
▼又或是把墙顺着从古董店挖宝到的门砌成,不管门只有170公分高,50公分宽,不管半夜起床上厕所迷迷糊糊时会不会撞到头(好吧,卡拉只有160公分高,据说一辈子没换过衣服尺寸,172公分高的达利也可能是灌水或老倒勼,但那些被传召的小鲜肉呢?)。主卧房在火灾后已重新整建,至今对于大火的起始仍众说纷纭,导览的官方解释是因为达利设计的护士调用铃故障短路,但也有人说,这是卡拉去世后搬进来住的达利过度伤心的蓄意纵火(或许加上晚年帕金森氏症/心脏病的折磨),无论如何,大火后被救出的达利,立即被友人强迫送进Figures的达利美术馆塔中度过余生。
附件 3267227附件 3267228附件 3267229附件 3267230

什么样的经理人、合伙人、妻子,能驾驭并助长一个担心『溺死在自满』的疯子?一个自称不须嗑药(难以置信),因为『我就是毒品』的鬼才? 首先,妳必须对自己了若指掌,诚实并全面地接纳所有的长短处、优缺点、欲望和梦想,那怕是爱慕虚荣、贪恋名利、抛夫弃子、放纵性瘾等,连在21世纪女权高涨的今天,依旧充满争议的选择。但卡拉绝不是中乐透的花瓶,她的交际手腕、商业头脑,加上塔罗牌的帮助(是的,千万不要看轻每天看星座指南做决定的人),包办打点创作以外的尘俗杂事(有多少明日天才被埋没在尘俗杂事?又有多少昨日天才因为不懂得处理尘俗杂事而被遗忘?) ;许多联名Gala-Salvador Dalí的作品亦透露出卡拉的参与和影响力,就如同她一手将前夫法国诗人Paul Éluard,从毫无信心的妈宝,推上超现实主义运动的重要先驱。(反观逃避家庭责任的爱因斯坦,自私又自大地忽略他前妻对学术理论的任何贡献)

▼因为将厨房改建为卡拉专属梳妆盥洗空间,据说卡拉待在这里的时间大多是叫PúbolEat(就算大家给她傲慢的态度1.5颗星)。附件 3267231附件 3267232附件 3267233附件 3267234
▼连餐盘都可以拿来作画。附件 3267235

再者,妳需要一个能发挥的舞台,一个如鱼得水的环境。又有什么比20年代兴起打破传统道德价值,推翻现代社会压迫,追求直觉潜意识的超现实主义运动,还来得适合自由不羁、颠覆三从四德的卡拉? 她犹如动物般原始的感官,嗅察达利内心扭曲变态、恐惧失落的缺陷和压抑,借由彻底解放枷锁束缚,挑战容忍的极限,逾越禁忌的界线,反而赋予达利一个安全的空间,放胆碰触各种怪诞奇幻的想像,也合理化,甚至赞叹推崇荒谬疯狂的举止。无论其他人如何批判诋毁她,指责她在达利的创作上喷满浓郁铜臭味的古龙水,又不知羞耻地使唤达利在空白的画纸上签名,好让其他代工假冒赝品以赚取暴利(事实上,很多艺术家『善用』帮手完成作品),或是游走在『ME TOO运动』边缘,沉溺在70多岁依旧能『引诱』青春肉体的自我慰藉(毕卡索,Anyone?),都不影响达利夫妻成为政商名流亟欲攀搭邀请的座上宾。假使极端市侩、傲慢、自恋的人格有包装行销的价值,何以不能尽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最后,倘若没有初生之犊的勇气和坚守理念的热情,恐怕难以承受一路上的考验和质疑。卡拉的TED演讲标题很可能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之类振奋人心的宣言。才20岁初头的她为了追随17岁在瑞士结核病疗养院相遇相知的小情人,不顾肆虐欧洲的世界大战,不顾双方家人的刁难反对,不顾把所有希望押注在对未来仍迷惘困惑的另一半的风险,从莫斯科一路辗转经由芬兰、瑞典、英国抵达巴黎。这股顺从直觉又善于算计的赌徒自信,同样在十多年后,推着她出走舒适的巴黎生活圈,甘心承担抛夫弃子的可能后果,毅然决然留在西班牙渔村的小屋,全心投入扶持激励初露锋芒的达利。

▼文艺交谊厅。卡拉的私人收藏品中有许多来自俄国的书籍和怀乡小物品,也有多封和家人朋友的来往信函。只是这温情的一面,她的女儿Cécile却鲜少看到,甚至在卡拉过世后,她宁愿卖掉达利给她的画,以换取任何她母亲持有关于她父亲Éluard的信和照片。附件 3267236附件 3267237
▼根据他们两人的手指量身打造的西洋棋。原来西洋棋也可以玩到剁手指、拔牙齿?附件 3267238
▼没有这张邀请函,达利不得擅自拜访城堡。对男女交媾极度恐惧排斥的达利,盛传热衷做卡拉和其他男人交欢时的观众,他将这个限制视为他潜意识里喜爱当受虐者的证明。附件 3267239
▼La Montre Molle,融化的时钟,悬吊在卡拉的圣母子雕像上方。扮演不知道多少次圣母的卡拉,其实是虔诚的东正教徒,虔诚到在1958年,在公证结婚20多年后,他们在教堂举行另一场得到教宗允许祝福的婚礼(达利的作品不只可以付饭店帐单、抵多年欠缴的税,还可以买通上帝,阿门)
附件 3267240
▼Christian dior为卡拉特制的礼服。卡拉在那个没有IG的年代就已经是深具影响力的带货女王,常常收到设计师的赞助衣物。附件 3267241
▼达利最后一幅未完成的画。卡拉死后的达利变得相当消沉,加上他因病颤抖的手已无法再继续作画;拒绝进食到后来必须插管喂食的他,7年后也追随爱人到天堂(虽然他很可能也想去地狱胡搞一番)。
附件 3267242附件 3267243
▼面对着大片的农田,我完全能想像在这里度过夏日午后的悠闲(和啜饮冰凉的Sangria de CAVA!)。
附件 3267244

不像她无时无刻寻求关注的老公,卡拉似乎不想、也觉得没有必要向任何人辩解她的人生;所有关于她的奇闻轶事都已经过第三者的咀嚼反刍,连应该完全属于她的城堡,这个没有她正式的邀请函,达利不得擅自闯入的绝对隐私空间,处处都布满达利的踪迹。抱持着偷窥名人私生活的狗仔心态,我却几乎察觉不到那个传闻中奢华铺张、夜夜笙歌、颐指气使的卡拉;即便指着房间里的单人床,试图挖掘验证女主人热衷的『某种派对』的八卦,导览员也一派正经,假装没听懂(不然妳要她怎么回复?!)地向我强调:「这里是她远离尘嚣,享受独处闲静的世外桃源。」

就好比后来面对我针对展示的相本,明知故问地探询卡拉唯一女儿的存在,导览员的英文顿时变得简短有力,「没有。她们不亲。」所以呢? 我们对活得任性又精彩的人,尤其是女人,总有一丝的忌妒和怨怼,非要找到背后不为人知的苦痛或懊恼,才能稍微平衡自身为了高尚的操守而承受的委屈牺牲。但卡拉连这一点的慰藉也吝于施舍,伫立在停放于常年恒温清幽的地窖的石棺前,纵使身旁并排相通的石棺,等不到携手长眠的丈夫,妳却不由得承认,这也许才是她想要的安排,也许她想向所有因为达利慕名而来的访客宣称,Gala Dalí,或本名ElenaIvanovna Diakonova,最终的最终,是一个独立的灵魂,一个任性又精彩的灵魂。

当然,这也不过是第三者的猜测而已。

▼卡拉在Port Lligat海边的房子过世后,因为法律规定不得随意移动尸体,他们找医生窜改死亡地点,连夜开车,将卡拉坐直在后座,开回Púbol城堡,这个她指定的长眠地。附件 3267245附件 3267246
▼穿着红色Dior礼服下葬的卡拉,独自躺在地窖底。至于早已在隔壁挖好自己坟墓的达利为何最后被葬在Figures的美术馆?是商业考量?Figures市长武断的决定以捍卫市民的荣誉(加泰隆各区都有一种莫名碰不得的自尊)?还是谣言中他对卡拉数十年放纵的性伴侣派对的最后报复?
附件 3267247
▼虽然不是上千顷的庄园,小巧又隐密的花园却是绰绰有余。附件 3267248附件 3267249
▼达利最着名的大象身、长颈鹿腿(或红鹤腿、蚊子腿)藏身在花园里,提供游客寻宝的乐趣(不是让小孩爬上去照相那种)。附件 3267250附件 3267251
▼达利喜爱象征法国王室徽章的fleur de lis(三瓣百合花)随处可见,但这只停在大象上的老鹰(?),有那么点向希特勒纳粹致敬的意味。(达利对希特勒有莫名的痴狂,再次证明达利是个典型的S)
附件 3267252附件 3267253附件 3267254
【iNFO】

◆GALADALÍ CASTLE卡拉达利城堡可以现场买票,但最好事先上网预订,成人票一张8欧元。时间表(通常礼拜一公休)和其他信息可参考网址: https://www.salvador-dali.org/en/museums/gala-dali-castle-in-pubol/

◆我不确定平常有无专人导览(网络上是说没有),不过疫情期间,有博物馆员(简单)讲解(相当厉害一人讲四种语言,西文、加泰文Catalan、法文和英文,不要为难她还要会中文……)。

◆参观时间,包括花园,1-1.5个小时非常从容足够。

◆最方便是自行驾车,当地有大型免费停车场。最近火车站和公车站Flaçà,离城堡还有4公里的距离,约一小时脚程或5分钟出租车,除了夏天以外(请做好防晒),行走在乡间小道还蛮惬意的。
太棒的介绍,好久以前在西班牙,时间、交通的关系漏看了这处。谢谢,有机会一定会去。
感谢 2
entranced 的头像
entranced
#4
旧 2021-06-28, 23:57
引用:
作者: tmy27.tw (原帖)
谢谢分享!真的太棒了!楼主的文章仿佛跟着楼主一起置身在卡拉达利的城堡里, 那种没嗑药却感觉嗑药的轻快脚步!有机会一定要一访这奇妙玄怪的古堡!
ps.本身也是达利粉,但比不上楼主的深度了解!也很喜欢他那幅融化时钟的奇妙氛围!😜
和达利夫妻的奇闻轶事相比,城堡其实还蛮低调朴实的。我本来以为会有点失望,却意外地享受参观的时间。(可能跟我特爱偷窥别人家里有关😆😆)
谢谢你喜欢这篇文章!
感谢 1
tmy27.tw 的头像
tmy27.tw tmy27.tw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5
旧 2021-06-29, 10:26
引用:
作者: entranced (原帖)
和达利夫妻的奇闻轶事相比,城堡其实还蛮低调朴实的。我本来以为会有点失望,却意外地享受参观的时间。(可能跟我特爱偷窥别人家里有关😆😆)
谢谢你喜欢这篇文章!
好棒!这也许就是旅程中意想不到的惊喜, 总会在那不经意地的拐角或某处发现更多有趣的新事物!期待疫情解封可以踏上西班牙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