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其他

青年酒店日记

138 13 5267
bluefoxing 的头像
bluefoxing
#1
旧 2021-04-13, 14:39
这是2014年,从日本流浪归来之后不久的事。




【DAY 1】

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按着地址在台北市某处的巷子里钻进钻出找了半天,才找到这间青年酒店的位置,它位在一栋旧大楼的一楼,里头空间看来很大,但入口的门倒是小得很低调。

这间青年酒店就是接下来我要长期居住的地方了。

柜台里接待我的就是老板,他年约五十,肤色晒得黝黑,灰白的头发梳得油亮绑在脑后,一边嚼口香糖一边很有兴致的打量我。

「台湾人?嗯,台湾人很少会想要长期住在这里的,为什么?」
「呃……就是想试试,顺便练练英文。」

老板也不再多问,让我填完入住申请书,就带我走进旅舍里开始介绍环境。

「这里是厨房,厨具都是共用的,但用完要记得洗,没洗抓到一次罚一百!因为我不是你老妈,没义务帮你洗……冰箱也可以用,不过记得把自己储存的食物写上名字,因为……」

「嘿唷!饿死啦!饿死啦!」

老板话还未说完,突然一个高高壮壮的老外冲进厨房打断了他。这老外一进来就用英文大吼大叫,然后打开冰箱东翻西找,没多久便大声欢呼:「喔耶!宾果!没写名字!」

然后就看见他从冰箱拿出一条吃了一半的法国面包,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

「你好,我叫文森。」这位嘴里塞满面包的老兄总算注意到我的存在,友善的伸出手跟我握了握,又一阵风似的跑出厨房。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

「看见了吧?」老板语重心长说道:「我们这儿的规则,只要没写上名字的食物都视为公粮,有很多像文森这样的公粮猎人就会三不五时的来猎取食物,所以切记,一定要记得写名字!」

我惊魂未甫的跟着老板,他紧接着介绍了共用的厕所和淋浴间后,带我来到客厅,只见一大群老外,有黑人、白人、黄种人、男的、女的……正聚在客厅里闲聊着呢。他们用的是英文,每个人讲话速度都跟机关枪一样快。

完全听不懂啊!我的英文自从学校毕业之后就已经很少使用了,这会儿眼前全部都是野生的老外啊!好可怕啊!

幸好老板很快带我进了房间,这是一间十人房,共有五张上下舖的床位,我分配到的是最里面的一张上舖。

这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但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我连忙安置好自己的行李箱,然后爬上床。

我的个性本来就比较害羞,突然来到这个全部都是陌生人的地方,而且还全是老外!根本就不敢到大厅去加入他们啊!

突然极度后悔搬到这里来住,可是我原本租的公寓已经退租了,所有的家具物品也已经都卖掉或清理掉了,仅剩的家当都装在一只大行李箱里,已经回不去了。

于是乎,来到青年酒店的第一夜,我就这样躲在自己的床上,也不敢跟陆续回房间的室友聊天,只是不停的玩手机直到累了睡着。


【DAY 2】

隔天是星期一,我仍然照常去公司上班,晚上有点忐忑的回到青年酒店时,里面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安静。

客厅里只坐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黑人,我犹豫了半天,决定鼓起勇气走过去,用我的破英文跟他打招呼。

「哈啰……你好吗,我是吉米。」
「蛤?哩共啥?」

回过头来的黑人居然讲的是台语。

「呃……ㄟ……哩贺……」一时脑袋转不过来的我只好也用台语对答。

他是台湾与南非混血的里昂,又瘦又高接近200公分,足足比我高了半个头。里昂小时候跟着妈妈在台南的外婆家住了好几年,所以台语超溜,反而是国语不太行……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我本来预期即将进行一场很吃力的英文对话,没想到却是跟一个黑人用台语在聊天。不过也该感谢里昂,这天晚上,他很自然的把我介绍给其他老外,大家知道我是台湾人都很高兴的想跟我练习中文对话。

「你……好,我的……名字……是……法罕,我来自……印度。」
「你好,我是吉米。」

满脸大胡子的法罕捧着初级中文入门书,照着上头的罗马拼音试图跟我聊天,他才刚到台湾念大学,中文程度可以说是零,我很勉强才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这位仁兄刚刚运动回来,身上的味道令人不敢恭维。正在厨房搜括粮食的文森说他害晚餐都变得难吃了,一脚把他踹进浴室去洗澡。

里昂紧接着介绍了一位外国女孩给我认识,她长得非常漂亮,高佻的身材、金黄色的披肩长发、水蓝色的眼睛……微微上翘的嘴角让她看起来像是随时都在微笑,简直像是外国电影里走出来的女主角!

「你好,我的名字是贝拉,我来自波兰。」
「妳好,我是吉米,台湾人。」
「你好,吉米,你今天,吃饭了吗?」
「还没,妳呢?」
「我也还没,那么,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好呀!」
「那么,你今天,大便了吗?」
「我……什么?」
「你今天大便了吗?」
「呃……还没有。」
「那么,我们一起去大便吧。」

贝拉的中文程度已经有初级水准,可以套一些简单的句型进行对话,但我总觉得对话的内容好像哪里怪怪的……

总之,来到青年酒店的第二天,我总算鼓起勇气,开始跟外国人交流了。虽然讲的都是国语和台语……


【DAY 3】

搬到青年酒店的第三天,傍晚下班后我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先到附近的市场采买了一星期份量的食材。这一次搬到便宜的青年酒店住,除了想多练习英文之外,也是打算要尽量省钱的,正好青年酒店有提供厨房,于是我决定自己煮食,省些伙食费。

在厨房准备食材时,文森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有食物,一阵风似的冲进厨房。

「嗨!你在做什么?」文森用英文问我。

终于有机会说英文了!

「我正在……煮晚餐。」
「真的吗?是台湾式的晚餐吗?」
「是的。」
「天啊!我可以吃吗?」
「当然,没有问题!」

文森大声欢呼着,跑到客厅去昭告天下了。

我不由得暗自得意,刚才那一番英文对话,我居然可以应答如流!看来我的英文程度还不错嘛……

正在一边切菜一边暗爽时,一堆外国人听到风声,都纷纷跑进来厨房了。

「哇!台湾式的晚餐,我也可以吃吃看吗?」
「可以呀!」
「那我呢?我也要!」
「呃……好的。」
「我也想尝尝!我从未吃过台湾的手作家常菜!」
「……」

反应出乎意料之外的热烈,我点了一下人数,不禁叹了口气,默默的把冰箱里刚写上名字的七天份食材全拿出来。

最后我煮了青椒炒牛肉、猪肉丝炒高丽菜、盐煎鸡肉、两条蒸鱼、蕃茄炒蛋、白切五花肉及一大锅玉米浓汤,并且切了一大盘水果,用掉了半包白米。

一起吃晚餐的有我、文森、里昂、法罕、贝拉,另外还有一个刚刚认识的日本女孩小南,以及另外两位来自西班牙的女背包客。

这顿晚餐吃得宾主尽欢,人人赞不绝口,我则是一边吃,一边为皮包里流失的钞票哀悼。

「谢谢,台湾的偶像剧里很多男孩子都烧得一手好菜,我本来以为是骗人的,没想到是真的!」日本女孩小南的甜美笑容让我心情愉快多了。

饭桌上夹杂着中文、英文、日文跟西班牙文,大家乱七八糟的边吃边聊成一团。而我总算也克服了不敢跟外国人聊天说英文的心理障碍。

其实这一点都不难,只要看到这些外国人即使中文说得再怎么烂,也都毫不害羞的不断尝试要讲,就知道这是学习语言的必经过程。虽然常常有听不懂或是讲得乱七八糟的状况出现,但这反而变成另一种沟通的乐趣。

总之,我总算开始慢慢融入了这个地方,之后很快就跟青年酒店里的大伙儿混熟了,每天下班后都有一大群朋友在家里等着我回去,比起以前一个人住公寓的生活有趣多了,事后回想起来,煮这顿饭还是很值得的。

但我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下次再也不这样搞了,否则别说存钱,可能没多久就被这些老外给吃到破产了也说不定。
感谢 49
5267 次查看
bluefoxing 的头像
bluefoxing
#2
旧 2021-04-13, 14:43
【背包客们】

在青年酒店里住了一阵子,慢慢可以观察到,这里的住客大致上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短期停留的背包客,这些人几乎都是来旅行的;第二种则是长期居住客,大部份是在台湾念书或教中文的老外。

短期停留的背包客通常真的只是过客,来匆匆也去匆匆,台北只是他们短暂停留的一个点,大家萍水相逢相见欢,闲话家常聊聊天,聊的内容不外乎旅行的见闻以及各自国家的文化差异等等。

我非常喜欢跟背包客聊天,与这些旅人对话,总能为我日趋枯燥的上班族生活添增不少色彩,每次参与到他们的故事里去时,都会觉得背上好像长出翅膀,不再是被困在台湾的那个平凡上班族。


比如说喜欢极限运动的派克,他的故事就非常精彩。

「你们知道吗?我曾经在南美洲被抢劫,差点就没命了喔。」

派克来的第一天晚上,大家聚在客厅,一边喝啤酒一边听他讲旅途中的故事。

「怎么回事?」文森发问,他正吃着刚在冰箱里找到的香蕉。

「半夜搭帐蓬的地点击得不够隐密啊,几个当地人把我从帐蓬里拖出来,能拿的东西都拿光了,只留下我身上穿的一条内裤和一条汗衫……」派克说得若无其事。

「天哪,那不就没钱吃饭了!」文森用英文表示。
「真可怜!后来还好吗?」小南用日文说。
「那么,你--受伤吗?」贝拉则硬是要用中文发问,也没想过派克根本听不懂中文,累得我还要用英文再翻译一遍。

「哈哈,没事没事,好消息是,那几个大胡子都不是同性恋,哈哈哈。」派克一派轻松答道。

通常这些刻苦旅行的背包客,性格都超级乐天。

这种点到即止的交友方式非常吸引我,大家只有几天的相处时间,互相交换彼此生命中的精华之后,差不多就要互道再见了。

为了帮助派克在台湾租到摩托车,我充当翻译打电话询问了几家机车出租行,但这些店家都不愿意租给外国人,我只好向他表示遗憾。

「试试乡下的摩托车出租店。」派克说:「大城市的店家通常不好商量,但是乡下的店家会帮忙的。」

果然,当我打电话到宜兰的机车出租行时,就找到了愿意租车给外国人的店家。

本来派克是打算隔天马上出发去环岛的,但是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使得他的行程延后了。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1

大约是吃晚餐的时间吧,大家都陆续回到青年酒店里,突然,地板开始剧烈摇晃,书柜上的书陆续掉到地上,天花板上的灯也开始左右晃动起来。

老板从椅子上弹起来用英文大叫。

「地震!是地震,大家快到外面去!」

我和几个老外跟在老板后面奔出大门,跑到门外的空旷处,地震又持续了一阵子,才慢慢停止了。

大家还惊魂未甫,却听到派克在一旁兴奋的大吼大叫:

「哇哈哈哈!刚才那是地震吗?是地震耶!我生平第一次遇到地震耶!太有趣了!」

看来在德国,大概很少发生地震……

大家清点人数,发现只有派克、里昂、法罕跟着逃出来,可是,应该还有其他人才对……

于是我们连忙返回青年酒店,走到大门就看见贝拉倚坐在门口,捧着字典在翻,她见到我,一脸兴奋的跑上来。

「请问,刚才发生--地震吗?」

原来她刚才居然是在查地震的中文。

「天啊!贝拉!遇到地震的时候,要先逃啦!字典晚点再查!」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贝拉傻笑了一下,指指客厅:「小南和文森,不逃。」

我们进入客厅,只见小南正淡定的坐在客厅滑手机,当大家问她为何不逃时,她连头都没抬一下。

「地震?刚才那个小不拉叽的地震,哪里需要逃?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在日本啊,这根本不算什么喔。」

「真的吗?希望我去日本的时候,可以体验到更大的地震!」派克兴奋说道。
「呸呸呸!不准诅咒我的国家啦!」小南瞪他一眼。

大伙又聊了一会儿,我才想起还有另一个失踪人口。

「对了,文森到哪去了?」

大家找了半天,总算在厨房的桌子底下找到文森,他抱着一堆食物躲在那里。

「你做什么?那不是我的寿司吗?」眼尖的小南叫道。
「啊……我只是想,万一房子塌下来,我躲在这里,还有一些食物可以支持我的生命……」文森慌忙解释。

可惜房子并没有塌下来,所以最后文森也只能把那些别人粘贴名字的食物放回冰箱,因为那些并不是公粮。

       ※

「看三小?」

非常有气质的英国背包客尼克,一知道我是台湾人,突然爆出这句话。

「呃?什么??」

「看……三小!」与尼克同行的吉娜也说了。

「这……你们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这是台湾话的HELLO的意思!」尼克得意的说:「在机场的台湾人教我们的唷。」

靠北!是哪个缺德的家伙……

来台湾的背包客多半都很乐意学几句中文,甚至台语,因此我经常成为他们请教的对象。当然,我这么温文儒雅又有良知的有为好青年,绝对是不会乱教老外一些有的没有的。

老外都很实际,他们最爱学的中文句子,除了像「你好」或者「谢谢」这类常用语之外,最常见的就是诸如「多少钱?」或者「可以便宜一点吗?」这类立刻就可以用上的句子。

大部份人会用罗马拼音记下句子的念法,也有少数语言天份较高的,就可以直接背诵。

通常我会很乐意教他们,但也有例外的时候。

比方说保罗这家伙。

有一种老外,他们来到东方国家旅行,唯一的志业就是找东方女性上床,保罗就是这类人。

我不太爱搭理他,因为总是可以从他的言谈之中感受到那种对东方女性的不尊重,以及那种纯粹的兽欲。

但他偏偏就很爱抓住我问:「我该怎么跟不会说英文的台湾女孩搭讪?」或者「怎么用中文暗示台湾女孩,我希望跟她们做爱?」

不胜其烦,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教了他一句。

「我的老二很小。」

那阵子,保罗常常在青年酒店里一边走来走去,一边大声的练习这句中文哩。

总而言之,背包客形形色色,虽然因为他们停留在台湾的时间较短,难以有什么深入的交流,但是这种点到即止的交流方式,还是非常的吸引我。
感谢 23
bluefoxing 的头像
bluefoxing
#3
旧 2021-04-13, 14:45
【汤玛斯】

长期居住在台湾的老外或多或少都会讲一点中文,但通常只能应付基本的日常对话,真的需要沟通时主要还是讲英文。

不过也有一些外国人,他们的中文好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例如汤玛斯。

汤玛斯来自美国德州,身形又高又瘦,目测大概四十岁左右,据说已经在台湾住了将近十年了,说得一口文绉绉的中文,不晓得怎么学来的。

「幸会,在下名叫汤玛斯,将会在此处盘桓数周,请多指教。」

他的中文能力令人赞叹不已,不过我很快就发现,这是一个怪咖……

「茅房臭、灶房也臭,客厅桌上杯盘狼藉,桌下灰尘丛生,唉……这样的地方,怎能住人?老夫看不下去了!」

我还记得,他来的那天晚上,讲完这番话之后,就卷起袖子,开始打扫。

这间青年酒店的确老旧了点,但其实也不致于真的脏到无法忍受,我只能说,这汤玛斯真的是个有洁癖的老外。

打从他住进来开始,整间青年酒店变得一尘不染,沙发布和窗帘都每隔两天就重新洗过,所有地板每天早晚各拖一次。厨房里,餐具和大伙儿装食物的篮子都被整齐的重新排列,冰箱里也是一丝不苟,餐桌舖上一方洁白的桌巾,上面用玻璃瓶装清水,养着几株向日葵。

再也看不到垃圾筒超过半满还没倒,厕所和厨房原本些许的异味,完完全全的闻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柠檬香味。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汤玛斯,他手上一定拿着抹布拖把之类,没一刻闲下来,不知情的人看了,总以为他是旅舍里的员工哩。

起初大家都很高兴,这家老旧青年酒店竟也变得高级了起来,用这么便宜的价钱住在这里,真是赚到了呀!

但渐渐的,大家开始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比方说,周末的晚上,大家总会聚在客厅喝啤酒、谈天说地。当大家正值酒酣耳热时,就会发现汤玛斯虎视眈眈的站在一旁,只要一看到喝完的啤酒瓶没有被正确丢入资源回收筒,他就会马上冲过去处理。另外例如啤酒或是食物要是稍微滴到沾到桌上,汤玛斯也是二话不说变出抹布,立马擦得一尘不染。

厨房的白布桌巾则是让大家吃起东西缚手缚脚,这些背包客大部份都是粗手粗脚的豪迈之人,如果吃个饭不小心滴个汤汁在桌巾上,就会看到汤玛斯愁眉苦脸的来收了桌巾去洗。

就连往垃圾筒里丢个垃圾也变成一件很有罪恶感的事,因为只要汤玛斯看到有人丢垃圾,就会很不安的冲过来看垃圾筒满了没、需不需要清理……

不过,大家最无法忍受的,大概是汤玛斯坚持要扫女厕这件事。

而这也是那天晚上争吵的引爆点。

「搞什么啊!为什么女厕里面会有个怪叔叔!感觉真不舒服!」有个新来的日本女客人从厕所冲出来,在客厅气急败坏的用日文夹杂英文大骂:「你们这间酒店,难道不能请女性工作人员来打扫女厕吗?」

坐在柜台里的正牌员工雪莉连忙出来解释说,汤玛斯不是员工。

「不是员工?那是变态偷窥狂吗?」日本女客人提高了音量,显然更加不能接受。

这件事都还没解决呢,原本静静坐在一旁弹吉他的美国人贝瑞也忍不住插嘴了。

「我也有话要说,我实在不能忍受!为什么我只是吃饭、丢垃圾都要小心翼翼,忍受着巨大的压力?我想要回到以前那样轻松的生活啊!」贝瑞表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印度人法罕也开始抱怨了。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4

「对嘛!很辛苦的嘛!我的大便本来就很臭的嘛!现在每次大便,我都好担心汤玛斯会进来的嘛!我的大便臭又不是我愿意的嘛!」法罕表示。

或许是大家积压太久了,加入抱怨行列的人越来越多,七嘴八舌到最后,大部份的长住客人都表达了不满,简直就是群情激愤啊……最后,在法罕带领下,十几个住客决定一起去找旅舍老板请命。

「喔……」老板听完他们的叙述,汤玛斯正好拎着水桶拖把从女厕走出来。

「何事?」汤玛斯见我们聚在一起,好奇的问。

「我们希望你搬走。」贝瑞劈头就说。

       ※

我本来以为大家不会当面把话讲得很难听,但我想错了,这些老外平常脾气很好、很随和,可是一旦真的有事,说起话来都超直接的。

迫于民意,老板只好请汤玛斯搬走。

「无妨,」汤玛斯淡淡的说:「反正老夫本来就只打算住一个月,也是该回去了……明年这个时候,老夫会再来。」

汤玛斯离开的那天,我和另一个台湾女孩安妮一起陪他坐车回新店。他教英文十几年了,也存了不少钱,还买了间公寓,真搞不懂他干嘛跑来青年酒店里住?

踏入汤玛斯的公寓里时,我跟安妮都毫无心理准备的吓傻了。

「啊,请随意坐。」汤玛斯说完就摊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这、这真的是汤玛斯的家吗?

我们想像中汤玛斯的家,应该是极度干净、一尘不染,像是样品屋一样的地方,可是这……

磁砖地板上堆满了书籍、杂志、报纸等杂物;吃过的微波食品盒子就丢在桌上,发出阵阵异味;垃圾筒不知多久没清理了,都满出来,也没分类;浴室墙壁及地板积满湿垢,显然很久不曾刷洗了。

看起来很脏的沙发上面堆满了待洗的衣物,虽然汤玛斯叫我们随便坐,但根本就没地方可以坐啊!

整间公寓里放眼望去,唯一称得上『整齐干净』四个字的,就只有排排叠在书架上的一整套金庸小说而已……

这简直就是个猪窝!比我的房间还乱上好几倍,搞什么嘛!

       ※

回到青年酒店,我和安妮忍不住跑去问老板。

「你说汤玛斯啊?」老板徐徐吐了一口烟:「洁癖?谁跟你说他有洁癖的?他比我还脏咧!」

没有洁癖?那怎么会……

「有洁癖的不是他,是他老婆奥莉薇亚。」老板一边抽烟,一边说出一段往事。


十年前的秋天,这家青年酒店刚开张不久时,来了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男的叫汤玛斯,女的叫奥莉薇亚,他们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旅行专家,由结婚那年开始,已经环游世界好几年,去过了一百多个国家。

来到台湾,他们打算短暂休息,住上几个月,并且趁机深入了解这个美丽、热情的岛国。

奥莉薇亚有洁癖,老是嫌老板没把青年酒店打扫干净,于是常常动手清洁。

「老板呀!你这里这么脏!要不是一时找不到别的青年酒店,我才不想来住哩!」奥莉薇亚总是一边打扫一边抱怨。

老板也只能苦笑,他知道无论他怎么打扫,奥莉薇亚都不会满意的。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4

来到台湾约两个月之后,汤玛斯和奥莉薇亚之间出现了争执。

已经环游世界多年的汤玛斯觉得有点累了,再加上他在大学学过几年中文,对台湾倍感亲切,于是就起了长住的念头。

他半开玩笑的跑去某个知名补习班应征,没想到立刻就被录取,于是汤玛斯兴致勃勃的回来跟奥莉薇亚商量。

「我们就在台湾休息一、两年嘛,顺便存点钱。」汤玛斯说。

但奥莉薇亚却不领情,她似乎是从骨子里就定不下来的那种狂热旅人。

「在这里?这个又吵又潮湿的小岛?你疯了?」奥莉薇亚表示。

后来两人大吵了一架,好几天互相都不说话。

某天早上,汤玛斯起床后,发现奥莉薇亚离开了,只留下一张纸条。

“你喜欢留在这里存钱,就留下来吧!我的下一站是菲律宾,明年或后年的秋天,我再回来找你。再见。”

「后来怎么了?她回来找汤玛斯了吗?」贝瑞听到这里忍不住问。

我这才发现,在老板叙述这段往事时,不少人都已经纷纷聚过来聆听。

「没有,奥莉薇亚去菲律宾之后就失去联系了,而汤玛斯……他在我这里等了五年才搬出去,不过,每年秋天的这个时候,他都还是会来住上一、两个月。」

老板说完就离开了,留下来的我们都默然无语。

好一会儿,贝瑞才开口:「法罕哪,你在台湾念大学,所以明年这个时候,你还住在这里吧?如果你明年遇到汤玛斯……」

法罕搔了搔头:「是的嘛……唉,好嘛,我就努力多吃一点水果蔬菜,让我的大便不要那么臭的嘛!」

大伙儿都笑了。

我默默看着青年酒店门外的那张长板凳,记得,汤玛斯不打扫的时候,就总是坐在那张长板凳上,望着巷子的入口发呆。

「我想,或许他仍然期待某人会突然背着大背包,在那个巷口出现吧?」

一旁的安妮说着,叹了口气。
感谢 23
bluefoxing 的头像
bluefoxing
#4
旧 2021-04-13, 14:49
【亮太】

在青年酒店里有一种人,他明明住在这里,但你却很少注意到他,亮太就是这样的人。

亮太拿了打工签证来台湾,目前一边在东区的日本餐厅里打工,一边学习中文。

他工作学业两头忙,所以能待在青年酒店里的时间不多,很少遇得到他。

就算真的遇到了,也常常没注意到他,不知该说他是低调呢,还是没存在感。

不过,过了一阵子,他忽然变得不一样了。

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亮太开始变得开朗、爱笑,而且很爱主动找人聊天。

穿衣服的品味也完全不同了。

某天早上,我在客厅里煮早餐时遇见文森,他坐下来顺手拿走一片我的吐司,一边塞进嘴里一边问:

「嘿吉米,你觉不觉得,最近亮太很不一样?」

我点头表示同感,亮太简直变了一个人。

「真是的,昨天晚上我差点被他吓死。」文森说着,又叉走我一块香肠。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你听我说,昨天晚上我喝醉了……」

「你哪天没喝醉的?」

「啧!你别打断我,昨天晚上我喝醉了去上厕所的时候,亮太正好进来,站在我旁边,我就说,嗨亮太你好,穿这么正式要去约会吗?结果你知道吗?亮太那小子竟然凑过来看我小便,说什么白人果然比较大,然后就走了,你说奇怪不奇怪……啊,这个火腿看起来很好吃,我吃吃看。」

的确很奇怪,看来以后上厕所遇到亮太要小心点。

当我正在阻止文森偷走我的荷包蛋时,亮太出现了,穿着合身剪裁的休闲白西装,还抓了个帅气的朝天发型。

「嗨!文森你早!嗨吉米早!」

我看着亮太,他完全不是之前那个有点土气又害羞的男孩了。

「亮太,你这套西装……多少钱哪?」
「不贵不贵,订做的,才一万块台币。」
「这还不贵?你这么有钱吗?」
「嘿嘿……」亮太露出神秘的微笑:「不打扮好自己,怎么会受台湾女孩欢迎呢?」

亮太说完就出门去了,还顺手拿走我削好的半颗苹果。

       ※

亮太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客厅,而且变得异常的活跃,大家再也不会忽略他的存在了。

不过,过了一阵子,我开始觉得不太对劲。

「亮太,你不是要打工吗?怎么还在这里?」
「你说餐厅的工作吗?早就辞掉了。」
「为什么?」
「钱又少、又累,不想做了。」
「那……」
「不用担心,我妈有寄生活费给我,我没问题的。」

话虽如此说,但每次看到亮太的时候,他总是在吃泡面或土司,不过他看起来总是很开心,盯着手机的时间比以前多很多,大部份是通信软件的对话窗口,常常窝在沙发上一聊就是几个小时。

「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在跟女朋友聊天吗?」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7
「唉呀……其实也还不能真的算是我的女朋友啦……」

八卦是人的天性,在青年酒店的人也不例外,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追问之下,慢慢知道了亮太的交往对象,似乎是他搭捷运时认识的一个女孩子。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60066#post11797407

认识后亮太不断试图邀约,但都被拒绝,直到最近送了一个对方喜欢的生日礼物,才开始有约会的机会。

其实也不需要我们问,他自己逢人便提,得意的很。

某天他又在跟阿明讲这件事。

「那时啊,我在车上跟母亲讲电话,用日语,她听见了,就问我是不是日本人,我们就这么聊起来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对话喔!我记得她说,她正在努力学习日语,将来希望能够搬到日本住,在日本上班。我就跟她说呀,去日本旅行还可以,千万不要去日本上班,是全世界最辛苦的……」

来自韩国的阿明听到这话立即表示抗议:「放屁,我说呢,在韩国上班,比在日本辛苦多了!」

「日本比较辛苦!」
「不!韩国比较辛苦!」
「怎么可能,你知道吗?我在日本的时候,一天常常要工作12个小时耶!」
「那算什么,我常常通宵在公司过夜呢!」

听到他们的争论我忍不住插嘴。

「其实在台湾上班也很辛苦的……」

阿明和亮太闻言,都啼笑皆非的看着我。

「拜托!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躲在台湾啊?那就是因为在台湾很轻松,很舒服!」阿明表示。
「这点我同意,你看看台北人,比起来太悠闲了!」亮太也说。

我都还没回话呢,路过的荷兰老外强尼插嘴说:「你们到底在争什么?在我看来,你们亚洲人都很辛苦,不论是台湾、日本、韩国……」

强尼说完就晃走了,这家伙,大白天的,手上就拎着一瓶啤酒到处晃。

大家沉默了好一会儿,阿明才忿忿不平的说:「真不公平,为什么他们欧洲人、澳洲人,就可以这么自由自在的去过自己想要的人生,而我们亚洲人就得过得这么痛苦呢?」

亮太也点点头:「这是真的,跟他们比起来,我们都像是不知道怎么享受人生的工蚁。」

阿明说:「没错,不过我还是要说,比起日本,韩国的工作压力更大!你知道吗?现在在韩国上班,要是不学个二、三种外语,根本混不下去!」

亮太沉默了一会儿,说:「在日本,我们的工作压力是来自整个社会结构和现象,举个例子,我问你们,在台北和首尔,每一年平均卧轨自杀的人有多少?」

这真是个奇怪的问题,我想了想:「这种事件一年差不多三、四次吧……」

阿明搔搔头:「问这个干嘛?我想这类事件在韩国大概一年十几次总有吧?」

亮太点点头:「如果你去过东京,就会发现几乎每天都会有因人身事故导致的列车延误通告,也就是几乎每天都有人卧轨自杀。究竟是什么样的压力,才让这么多的日本人愿意选择如此可怕的死法?这我实在很难跟你们解释,或许,只有日本人才懂吧。」

亮太说到这里,他的女友传来讯息,他面露喜色,丢下一句:

「总之,我会跟我的台湾女朋友结婚,然后成为台湾人,我绝对不会让她去日本当上班族,过那样的生活。」

然后我们就结束了交谈。那是一次有点沉重的对话。

       ※

过了一阵子,亮太坐在沙发上的时间变长了,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后来,他开始频繁的讲电话。

大部份时间他讲日文,总是很激动,我们也听不懂他说些什么,但感觉得出来不是什么好事。

问他,也什么都不说。

不知为何,突然之间他又变回从前那个亮太了,除了讲电话,几乎不跟其他任何人交谈。

大家看在眼里,倒也没有特别在意,青年酒店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只要不影响到自己,别人怎么样,大家倒也不会太去多管闲事。

就这样子过了几个星期。

而亮太不愧是亮太,当他不想要被别人注意到时,那种存在感真的是低得可怜,即使他仍然住在青年酒店里,但没多久我就几乎忘记还有这个人了。

甚至连青年酒店的老板也差点忘记还有这个人。

某一天,我看到老板翻着登记薄,一脸的疑惑。

「怎么了老板?」

「呃……没事,我只是觉得很奇怪,10人房明明有10张床,但这个周末大客满时,怎么只卖出去9个床位?」

「哈,你这样迷迷糊糊的,怎么当老板哪?」
「不,这……怪了……」

那天老板查了半天,才发现原来那个神秘的第10人就是亮太,而他2个半月没有付租金了。

我们在亮太的床上把他挖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三天没吃没喝,奄奄一息。

       ※

大伙儿将亮太送到医院后的隔天,他的母亲就搭了飞机来到台北。

亮太除了因缺水而虚脱外并没什么大碍,在病床上,他只是不断的用日语跟母亲说对不起。

他的母亲付清了亮太积欠的租金,准备带他回日本。

离开那天,我送他们到捷运站,等车时亮太给我看了他手机里的一些照片,那是他短暂交往的台湾女友,很标准在东区可以看到的那种打扮入时的时尚美女,很亮眼,可以理解亮太为何会为她如此痴狂。

「她的日文名字叫做丽子,她真的很美丽吧?」亮太苦笑,用中文说道:「如果你有机会遇见她,请帮我问问她,跟我分手是因为不喜欢我了?还是因为我没有钱了,好吗?」

我答应了亮太,虽然看起来,我能帮他问到答案的机率并不高。

亮太盯着捷运的铁轨发呆,不一会儿,车进站了。

「前几天,」亮太说:「我差一点从这里跳下去,幸好我忍住,现在想想觉得自己好傻……我有点担心,如果我在台北都差点跳了下去,那么回到东京后,我能足够坚强,让自己不从新干线的月台跳下去吗?」

列车门开了,我和亮太互道再见,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挤进捷运车厢的人群中。

我很清楚,在青年酒店里认识的朋友,一旦说了再见,多半将来再也不会再见。

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离别,但送走亮太时,心中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惆怅。



            【待续】
感谢 33
kevin02 kevin02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5
旧 2021-04-14, 08:33
向陌生跨出第一步.....一直没这个勇气😰
juanflow 的头像
juanflow juanflow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6
旧 2021-04-14, 11:55
引用:
作者: bluefoxing (原帖)
【背包客们】

在青年酒店里住了一阵子,慢慢可以观察到,这里的住客大致上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短期停留的背包客,这些人几乎都是来旅行的;第二种则是长期居住客,大部份是在台湾念书或教中文的老外。

短期停留的背包客通常真的只是过客,来匆匆也去匆匆,台北只是他们短暂停留的一个点,大家萍水相逢相见欢,闲话家常聊聊天,聊的内容不外乎旅行的见闻以及各自国家的文化差异等等。

我非常喜欢跟背包客聊天,与这些旅人对话,总能为我日趋枯燥的上班族生活添增不少色彩,每次参与到他们的故事里去时,都会觉得背上好像长出翅膀,不再是被困在台湾的那个平凡上班族。


比如说喜欢极限运动的派克,他的故事就非常精彩。

「你们知道吗?我曾经在南美洲被抢劫,差点就没命了喔。」

派克来的第一天晚上,大家聚在客厅,一边喝啤酒一边听他讲旅途中的故事。

「怎么回事?」文森发问,他正吃着刚在冰箱里找到的香蕉。

「半夜搭帐蓬的地点击得不够隐密啊,几个当地人把我从帐蓬里拖出来,能拿的东西都拿光了,只留下我身上穿的一条内裤和一条汗衫……」派克说得若无其事。

「天哪,那不就没钱吃饭了!」文森用英文表示。
「真可怜!后来还好吗?」小南用日文说。
「那么,你--受伤吗?」贝拉则硬是要用中文发问,也没想过派克根本听不懂中文,累得我还要用英文再翻译一遍。

「哈哈,没事没事,好消息是,那几个大胡子都不是同性恋,哈哈哈。」派克一派轻松答道。

通常这些刻苦旅行的背包客,性格都超级乐天。

这种点到即止的交友方式非常吸引我,大家只有几天的相处时间,互相交换彼此生命中的精华之后,差不多就要互道再见了。

为了帮助派克在台湾租到摩托车,我充当翻译打电话询问了几家机车出租行,但这些店家都不愿意租给外国人,我只好向他表示遗憾。

「试试乡下的摩托车出租店。」派克说:「大城市的店家通常不好商量,但是乡下的店家会帮忙的。」

果然,当我打电话到宜兰的机车出租行时,就找到了愿意租车给外国人的店家。

本来派克是打算隔天马上出发去环岛的,但是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使得他的行程延后了。

大约是吃晚餐的时间吧,大家都陆续回到青年酒店里,突然,地板开始剧烈摇晃,书柜上的书陆续掉到地上,天花板上的灯也开始左右晃动起来。

老板从椅子上弹起来用英文大叫。

「地震!是地震,大家快到外面去!」

我和几个老外跟在老板后面奔出大门,跑到门外的空旷处,地震又持续了一阵子,才慢慢停止了。

大家还惊魂未甫,却听到派克在一旁兴奋的大吼大叫:

「哇哈哈哈!刚才那是地震吗?是地震耶!我生平第一次遇到地震耶!太有趣了!」

看来在德国,大概很少发生地震……

大家清点人数,发现只有派克、里昂、法罕跟着逃出来,可是,应该还有其他人才对……

于是我们连忙返回青年酒店,走到大门就看见贝拉倚坐在门口,捧着字典在翻,她见到我,一脸兴奋的跑上来。

「请问,刚才发生--地震吗?」

原来她刚才居然是在查地震的中文。

「天啊!贝拉!遇到地震的时候,要先逃啦!字典晚点再查!」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贝拉傻笑了一下,指指客厅:「小南和文森,不逃。」

我们进入客厅,只见小南正淡定的坐在客厅滑手机,当大家问她为何不逃时,她连头都没抬一下。

「地震?刚才那个小不拉叽的地震,哪里需要逃?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在日本啊,这根本不算什么喔。」

「真的吗?希望我去日本的时候,可以体验到更大的地震!」派克兴奋说道。
「呸呸呸!不准诅咒我的国家啦!」小南瞪他一眼。

大伙又聊了一会儿,我才想起还有另一个失踪人口。

「对了,文森到哪去了?」

大家找了半天,总算在厨房的桌子底下找到文森,他抱着一堆食物躲在那里。

「你做什么?那不是我的寿司吗?」眼尖的小南叫道。
「啊……我只是想,万一房子塌下来,我躲在这里,还有一些食物可以支持我的生命……」文森慌忙解释。

可惜房子并没有塌下来,所以最后文森也只能把那些别人粘贴名字的食物放回冰箱,因为那些并不是公粮。

       ※

「看三小?」

非常有气质的英国背包客尼克,一知道我是台湾人,突然爆出这句话。

「呃?什么??」

「看……三小!」与尼克同行的吉娜也说了。

「这……你们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这是台湾话的HELLO的意思!」尼克得意的说:「在机场的台湾人教我们的唷。」

靠北!是哪个缺德的家伙……

来台湾的背包客多半都很乐意学几句中文,甚至台语,因此我经常成为他们请教的对象。当然,我这么温文儒雅又有良知的有为好青年,绝对是不会乱教老外一些有的没有的。

老外都很实际,他们最爱学的中文句子,除了像「你好」或者「谢谢」这类常用语之外,最常见的就是诸如「多少钱?」或者「可以便宜一点吗?」这类立刻就可以用上的句子。

大部份人会用罗马拼音记下句子的念法,也有少数语言天份较高的,就可以直接背诵。

通常我会很乐意教他们,但也有例外的时候。

比方说保罗这家伙。

有一种老外,他们来到东方国家旅行,唯一的志业就是找东方女性上床,保罗就是这类人。

我不太爱搭理他,因为总是可以从他的言谈之中感受到那种对东方女性的不尊重,以及那种纯粹的兽欲。

但他偏偏就很爱抓住我问:「我该怎么跟不会说英文的台湾女孩搭讪?」或者「怎么用中文暗示台湾女孩,我希望跟她们做爱?」

不胜其烦,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教了他一句。

「我的老二很小。」

那阵子,保罗常常在青年酒店里一边走来走去,一边大声的练习这句中文哩。

总而言之,背包客形形色色,虽然因为他们停留在台湾的时间较短,难以有什么深入的交流,但是这种点到即止的交流方式,还是非常的吸引我。
青旅的美丽与哀愁😎😎
安妮公主 的头像
安妮公主 安妮公主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7
旧 2021-04-14, 12:53
引用:
作者: bluefoxing (原帖)
「有洁癖的不是他,是他老婆奥莉薇亚。」老板一边抽烟,一边说出一段往事。
很久没看到、这么文情并茂的文章。

看到这一段,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常常觉得、某些过份偏执的人,是不是、在弥补他内心失落的某一个部份,只是、他不自觉…
感谢 3
kevin237 的头像
kevin237 kevin237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8
旧 2021-04-14, 21:15
"bluefoxing"哈...二十多年前的网络小说大神-蓝狐又有新创作了!
想当年蓝狐大神的网络小说可说是九把刀的前辈!
看着蓝狐大神的新作,回忆当年的"爱上麦当劳",重温年少的"男孩别哭"!
蓝狐大神,期待你的新作-"青年酒店日记".加油!
此帖于 2021-04-14 23:07 被 kevin237 编辑。
感谢 3
anapurna anapurna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9
旧 2021-04-15, 08:53
期待大师的大作,一定精彩
引用:
作者: kevin237 (原帖)
"bluefoxing"哈...二十多年前的网络小说大神-蓝狐又有新创作了!
想当年蓝狐大神的网络小说可说是九把刀的前辈!
看着蓝狐大神的新作,回忆当年的"爱上麦当劳",重温年少的"男孩别哭"!
蓝狐大神,期待你的新作-"青年酒店日记".加油!
毋通毋通毋通
#10
旧 2021-04-15, 12:07
看到里昂讲「唅?你讲(谐音:蛤?哩共)啥?」,原PO傻回「你好(谐音:哩贺)」那边,让我瞬间想起吴念真跟黑人伊冯拍的维大力广告的最后一段XD

然后是谁乱教尼克他们「看啥潲(谐音:三小)」是台语你好的意思啦,那些人自己认知的台语只有这样,也别乱教来拉低台湾人跟台语形象嘛,真正哭爸。好佳在他们尼克没拿这句跟路上的小流氓打招呼。

很喜欢这种个别描写人物的详尽笔法,期待原PO分享更多深入有趣的故事,汤玛斯跟亮太感觉都蛮让人鼻酸的呀
kevin237 的头像
kevin237 kevin237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11
旧 2021-04-15, 22:10
本以为楼主已封笔收山了,想不到又在客栈看到你的大作,可见背包客栈真是个卧龙藏虎的地方...
容我再八卦一下,这位楼主的丰功伟业:


蓝狐/赖径纬
1976年生,嘉义人,目前居于台北。
曾从事网站编辑、丛书编辑、电脑游戏制作、撰写电视剧本等工作。
目前致力于小说创作与电脑游戏企画。
已出版作品有:恶魔在身边、爱上麦当劳、男孩别哭、剪爱、幻想三国志等。


着名的电视剧小说-恶魔在身边
演员:
贺军翔饰江猛/校园里人见人怕的小霸王,浑身散发着一股邪恶的气息.
王传一饰源伊/篮球队队长.
杨承琳饰齐悦/原本打算向心仪已久的篮球队队长源伊告白,却阴错阳差地把情书交到江猛手中,从此开始了她悲惨又甜蜜的遭遇...
感谢 4
XIAO686 的头像
XIAO686
#12
旧 2021-04-17, 09:06
能请问现在这家客栈还在吗?😀
小邓 的头像
小邓 小邓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13
旧 2021-04-17, 13:31
天啊! 篇篇精彩
每一篇都有着 深深的寓意
...汤玛斯那篇 看着 看着 心酸酸呢
怪怪怪怪怪兽兽 的头像
怪怪怪怪怪兽兽
#14
旧 2021-04-22, 08:08
看到「一起大便」那边我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