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进入时光隧道回到70年代中国背包行(不断更新)

1188 565 282265
HOHOTRAVEL HOHOTRAVEL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旧 2020-10-15, 18:20
我也曾经在那个年头到北京, 乘搭过地铁, 也是住在宣武, 当时更住在酒店会议厅改装成的大房
感谢 1
waisinglau 的头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旧 2020-10-26, 15:53
1984年春天,告别了镇江,很快地火车巳来到南京,是几年间我第二次再来到南京市,识途老马带领着朋友来访,南京市是江苏省省会,离开火车站到了大街,感受到颇有一种焕然不同,士别几年巳受到不一样,人山人海的游人,路上车水马龙,远望有酷似可口可乐的「幸福可乐」光管招牌,也有英文及日文的巨型霓虹灯广告牌,有随街手拖手慢步的情侣,穿上花款彩色的衫裙,更有时代潮流的熨发,在食肆无论款式或味道,都是长足进步很多,经过多日来的游山玩水,踏遍各庭台楼阁,本来已微有倦意,幸好南京能带来一种清新感觉,令我们精神为之一振,因为时间仓卒,近几天没有好好地休息,所以到了宾馆,吃了晚餐,没有到处逛逛,就要提早回房休憩。

清早走在大街上,第一件事就是买地图,我们已养成了迫上公车的习惯,坐公车旅游的先决条件,是在拥挤车厢里按着地图寻找目的地,有时也会延误下车的,碰到一鼻子灰唯有随遇而安,未到过的地方也是景区,背包游的好处,没时间限制,就是一种漫活乐趣,不撞板失败那会得益呢。我们在南京逗留了三日二夜,南京也有为背包客组织的旅游团,旅行车在胜利饭店发车,每个旅程都是半天每一位收费五元,早上有领队带往游中山陵、明孝陵、时间所限,每处只有半小时逗留。下半天报另一团去长江大桥、明孝陵....总言之有五条短程旅游线可供选择。我们原是天鹅般无拘无束,一经旅游车代步,便变成鸭子般跟随领队周处走,因为要听清楚讲解呢。

南京中山陵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1787#post11724858
南京城墙

南京明孝陵

南京雨花台


有一天拿起交通地图随处走,看图骥索穿梭横街窄巷,有些小区游客尚未普及,经常有被围观的情况,当地人交谈是地方方言,大家都有着隔膜。来到夫子庙一带就是聚结当地小吃,牛肉汤面,附盛名汤圆,油条豆浆烧饼等成了我们尝新的猎物。

中国大地在不断蜕变中,今天景区的景貌已不再复旧观,沧海桑田的变迁有着很多令人难忘的逸事,幸运地拍下了相片,可以留下来回忆,缓步走过遥遥长路的乡镇,人民已由贫转富,矮楼变做高厦... 景迁真料想不到这么快速。青山原是我身边伴,伴着白云在我前,河山是我的心中乐,与我风霜里渡过多次背包游,当初我面对约誓,此生景物不大变迁,想不到河山竟多变幻,再也不见到旧时面,是谁令青山也变,变了俗气的咀脸,又是谁令碧海也变 ...变作市侩高炭污染...............河水流逝,花儿凋谢,今时好景已不复见,全是人工推填修饰,入场费用又不廉宜,我要简单又纯朴的原始地貌,真是永远无法挽回。
感谢 1
waisinglau 的头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旧 2020-10-31, 20:23



每一次到了陌生地方,必需要张交通旅游地图,便捷在市中心穿梭来回。这一张印刷很简简单单,用人手划制没有比例尺,这年代大多数地区性交通地图,多数是粗制。这张是1984到了镇江在酒店小卖部购得定价0.15元1982年版保存到今天,我再在网上搜索,今天的镇江市扩展很辽阔呢,如果有镇江老居民偶阅,必然感慨万千的变化。
waisinglau 的头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旧 2020-11-12, 13:10
[漫长的一天二夜深深地记忆中]

打开封满了尘的日记薄,字迹巳开始脱色朦胧,毕竟巳是40年前的游记,如果没有文本记录和照片印证,相信我早巳忘记得一干二净,上一次搬字过纸,乱七八糟,又东拼西凑,今次决定重整有连贯性的。

80年代初,黑龙江宣布对外开放为旅游区,我们已急不可待去一趟,出发前去了中国旅行社查找,他衹办理香港、北京、哈尔滨火车联运票,没有乘坐飞机服务,再前往中环毕打街「中国民航」查问,启德机场没有任何班次,广洲白云机场的内陆航线最遥远衹前往「沈阳」,是不定期班次,如要火车到「哈尔滨」需时六天才可以到达,飞机票价钱真吓死人!每张1200港元令人咋舌 (注)1200港元是当年普通工人二个月薪金,当天晚上队友开电话紧急商讨大家答允坐飞机往沈阳!急性子的我,翌日携了巨款,带齐13人的证件,去到「中国民航」订购机票,再要前往中旅社办理香港到广洲联票,包括二程车票和订广洲住宿一晚,办妥后才松一口气,大家期待出发那天来临。

转眼间到了出发日子,今天将工作尽早办妥,带着喜悦心情,赶回家吃提早的团年饭,一家团聚喜气洋洋,但是母亲板着不悦面孔,喋喋不休地指责我,又是不在香港过年,太过份啦、年年如是的,爸爸要理不理地打圆场,他气定神闲地说,文化大革命结束不久,中国开始改革开放,让个仔去见识吓,凡事在大陆都要小心言行,我洗了邋遢,做好传统习俗把过去一年的霉运(气)通通扫除。

出发啦!今夜天寒地冻冷雨纷飞,急景残年腊鼓频催的气氛浓烈,我住在土瓜湾,公车往火车站走,沿路所见的出租车,车尾厢均是堆满大小行李,不能关锁就用弹簧绳索紧,肯定这是回乡探亲,为什么我们年年要在回乡高峰期与回乡客争路呢?大家相约在红磡集,再徒步前往火车站,雨势没停止,鞋履衣物也尽湿透了,肩摩袂接的人潮已围绕车站外排队,人们扶老携幼,肩挑起红白蓝三色相间尼龙帆布行李袋,人龙蠕动慢吞吞前进,这般排队到天亮也末能登上火车,井然秩序我们竟然不守规,驴友「龙哥」朝里有人好做官,衹排队一小段路,有人带路走一条秘道,竟能登上头班火车,车厢里拥挤不堪教人透不过气来,大家把背囊挤在一起,可以坐在地扳上休息,伏在背囊,呆头呆脑等待了个小时,凌晨1.20分柴油火车动啦,生风喘入车厢里,把人的汗水气味和闷焗气带走,人也顿然把睡魔驱散,迎接通宵达旦不眠不休

九广铁路还是单轨双程年代,南北行列车用一条路轨,期间经常要在中途等待对头车经过,才能再次开动,所以火车从红磡开出,要个多小时才到达罗湖!当火车快要到终点,我就发觉车箱内气氛突变紧急状态,一阵人声骚动之后,只见人人神色凝重,令我又想起了老旧电影碧血长天,在诺曼第的盟军于登陆艇渐渐靠岸,即将打开舱门之际,那些士兵就是这种神情!到罗湖站了,大概只是火车头进入月台范围,巳看见有人跨坐在窗边,骑坐在车窗上,我再向其他车窗看过去,每个车窗都有人进行着同样危险动作,准备「跨窗跳栏」,列车尚未停定,时速最少也有几公里,有很多人急不可待跳了下车,而且全部用体操满分夺金的姿态平稳落地。跟着行李从车窗内抛出月台,跨窗跳栏高手又很从容地接收,窗内窗外的人互动接应很完美。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1787#post11732885

车终于停定后,车窗跳车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车上有一半人,选择用这方法逃离车箱!不明白他们急什么?看太多007电影,没见过大场面的我,看到这景像,以为火车将会在十秒后爆炸非走不可!由于我坐在窗边,不断有人在我身前后跨越,根本就不能动弹!「你们别理我,队友们快逃吧!这里就快爆炸了!」哈哈说笑吧。无数人挑起累重行李争先恐后狂奔到罗湖海关入口,有年事已高的长者摇摇晃晃竞步,跌跌撞撞险象环生!

队友子明却翘起双手,一副胸有成竹状:「傻仔!不用怕,由他们先去吧,都不知这么急干嘛,等一阵关还不是要排队!」

队友如富即插咀说,似乎你们还不知道,过关要排队,可是龙头和龙尾还是有分别的呀!有几佰人排队他们要站在最前线呵。

几乎所有人都下了车,我们才好整以暇施施然站起来,走到正常下车的位置施施然下了车。
队友子明又说笑指大家看他们「除了一张大床没办法之外,好像把家中所有物品都带了在身上似的,电视、冰箱、洗衣机、HIFI、衣服鞋物…应有尽有!」
香港海关手续快捷,一阵间已办妥,不需要争先恐后,凌晨4.15分到达罗湖桥。

在罗湖桥头,少见一伙年轻人背包客,我们浩浩荡荡的阵容是凤毛麟角,多带了些东西譬如报纸、杂志等、假若不慎在行李中夹集了这些敏感物体,而其内容又与国情的政治路线不相同,一旦过关时被搜出,其后果是轻则便会被拒入境,重则可能被扣留调查,我特别留意易疏忽小事,未踏入深圳河,我提醒大家快快随地要抛弃香港报纸和杂志。

跨过了罗湖桥,我们跟随人群进入一个赤红色的世界,排山倒海的红旗飘扬,革命标语和大幅的工农兵政治宣传,形成一个文化大革命文艺宣传中的红旗海洋,政治宣传画中人物个个雄赳赳气焰昂,瞪起大眼睛朝望远方,一手握拳或手拿毛语录,毛章贴在左胸口,那拳头或手大得很夸张,比人头可能还要大,另一手执紧农具和枪械,从高音喇叭传来的是高昂的革命歌曲,或者是广播员扯高八度宣读一些报喜文章,身旁的回乡客非常沉默援慢地向前行不敢发一言,我呆头呆脑东张西望震撼的环境,边防军用极不友善眼神监视着来自资本主义社会的同胞,在战战兢兢排队轮候进入一条长走廊,长廊的两旁各有一排的长椅,旅客带着一大堆笨重的行李坐到长椅上再轮候,不断移动屁股向前座,也要拉扯行李移动。

边防军牢牢盯紧目标,再用高度警惕和凌厉的目光扫视他面前的同胞,他要仔细地找出谁人是“阶级敌人”、“美蒋特务”、“反动走资派”。而我们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心念一定不会选中我的,「心震」等于深圳是从此刻由来传遍香港人,旅客要准备好香港身份证和值钱的对象,当坐到边防军的面前时,要把身份证交给他,为人民服务的边防军全是外省人,目光炯炯杀死人般,其实我惊栗也偷偷地看他,毕竟少是与解放军面对面接触,他的帽子上有一颗红星,衣领上还有两个红领章,这都是我在电影上看过笑面迎人的子弟兵,却是第一次近距离出现我的眼前,他拿起我的身份证仔细量度,扫瞄了一阵,以半咸半淡的广东话询问我姓名、年龄、地址,以至回来的目的,我真的听不明白他讲什么,最多人报的是回祖国探亲。

我惊到口窒窒地回答“旅游”,幸好手上有在中旅社买的客运联票,边防军回答“旅游”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玩意,用教训口吻训示我,我衹好点头默不作声,总算过了一关。除了姓名年龄籍贯地址职业这些之外,还要填报带了多少港元、身上有什么值钱东西(例如手表、照相机、首饰等等)要到何地、要见谁人、与此人的关系及其地址,还有需要逗留多少天,等等。在以后的返大陆经验中获悉,对边防军回答回来的目的,最好还是探亲,尤其是不经过中国旅行社而私自回来的旅客。

沿着长长走廊继续步往「检查行李大厅」,路上又有不少解放军同志会拦路向人问话,心暗地问为什么偏偏选中我,他用目光炯炯地向我发问:「哪条上海街在那里、北角在香港哪地区、你在香港的工作性质,你是否做老板、你的大陆亲人在中国那个地方、你的薪酬有多少、你住在那地方是租还是业主、有时问题用字也是匪夷所思,要镇定回答不能有错失,勿涉及反动派的言词,否则后果难料,听到人说要捉拿近年到香港的偷渡客。

进入了海关检查行李大厅、照明灯高高吊起,我提起头看到吊灯电源接驳是不合规格,我是做电工最清楚,旁边朋友细细说:大陆物资短缺是这么样,墙壁是扫帚灰白色的灰水,尤如我们惊慌灰白面孔,灯光昏暗欲睡空气不流通,人拿着行李等待,解放军指手画脚地安排你到不同的房间门外等候,我隔着玻璃看到检查室内,海关人员板着脸问这问那,你要自动自觉把随身物品放在台面上,要逐件对象检察,翻箱倒框地,把东西弄得一片凌乱,苍蝇也不能飞越已是必然。如果对你很怀疑,就会请你进入俗称的黑房,少不了脱下衣裤脱下鞋来个全身大搜查,过海关过程非常缓慢,使人筋疲力竭、疲劳轰炸。

办好接受过检查,离开了中国海关,大家会互相问候别来无恙,或是等候仍在忧心忡忡未出来的同伴。人到齐了,此时已经是11.15分,我们到边防检查站旁的华侨大厦吃午饭,也是附近唯一的食堂,这家旅店只接待香港同胞和华侨,也是中国旅行社的办事处,整个大陆就只有中国旅行社承办交通托运。

在吃午饭时,突然闯进来拾多位身穿白衣蓝裤的男女青年,他们有些人带着手风琴,胸前都扣着毛主席像章,手执小红书,这众青年在人群中跳起舞,是典型的文革舞蹈,表示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中国共产党,和无限忠于无产阶级专政。强劲的节奏感极具战斗性,典型的动作是一手手执小红书,规规矩矩的摆在胸前,另一手手肘向前,身体跟着强劲有力的革命歌曲,有节奏地前后抖动,那手肘也向着前,这造型简直是个极具攻击性的动作,食客们都鸦雀无声,只有他们十多个人才热烈起劲。演出期间少不了朗诵毛主席语录这个重要环节,有时则呼喊口号,打倒这个和那个、毛主席万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欢呼什么和什么!最前面的几个食客硬着头皮要附和,跟着他们有气无力地振臂呼喊口号,随即发现无人附和,尴尬地低下头来,给我捕捉到这瞬间有趣的一幕,我们在中间可以幸免于难。

回到边防检查站连接一起的深圳火车站候车大堂,还有半小时才可登车,在小商店购买了一包小蛋糕,拆开之后发觉是发霉,如果当垃圾抛弃,一旦被车站的人发觉,便当作浪费食物处理,也不知道后果如何!我把它放在袋里算吧,整夜未眠太疲劳了,在长椅伏在背囊睡着,蒙眬中队友唤醒,可以上车啦,登上火车找到已编号的座位,放妥背囊在行李高架里、

开车前月台上的服务员排列有序地站立车旁,她们一脸严肃,穿着基本上一样的深蓝色工作服,喇叭中传来“最高指示”、“提防阶级敌人破坏”,气氛紧张。列车快开出了,我望向月台上来送行的人一个也没有,只有五步一岗、挺立不动没有笑容的蓝衣工作人员,火车终于可以开出了,缓缓离开月台,此时车厢喇叭响起高昂的革命歌曲,好像要欢送车上乘客开赴战场,我心念只是来旅游吧,对我而言那种感觉很难忘。

赴广州的火车走得不快,沿铁道可以欣赏到绵绵大片小片稻田景色,经过大小的村镇和农舍,像一幅又一幅无边的图画,感觉中国河山地大物博。我在车窗前引入眼帘都使我感到新鲜感,车上不时有持枪的军人走过,以怀疑的目光扫视每一个乘客,我不知好歹还东张西望,火车只停石龙和樟木头两个站,停站约十多分钟,乘客可以下车抢购盒饭或小食,此时令秩序有些凌乱,途中有几个很意气风发的青少年来到车厢,带领我们学习毛泽东思想,我们不感不附从呢,他们从口袋中拿出毛主席语录,带头者念一句,大家跟着念一句,我也随着大家乖乖的念语录,带头念语录者似乎也很明了旅客跟不上,以奇慢的速度来迁就,这几个人也应该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吧,他们逗留了十来分钟就离开了,我曾穿越其他车厢溜溜,我这刘姥姥觉得很新奇,火车上竟然有餐厅!更跑到最后的车厢,隔窗观看不断后退的铁轨,只一会儿,一个持枪的军人出现,见到我厉声把我赶走。接近黄昏,广州郊区已万家灯火,列车也缓慢地进入广州火车站,扬声器响起“列车已安全到达广州,祖国人民欢迎你”旋起革命歌曲高奏,车厢服务员欢呼拍手欢呼感谢祖国共产党。我斜望有人附和,也随即拍掌示人,离开火车站后随即展开我的旅程。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1787#post11732885

身心极端疲惫不堪。出了火车站,已望见流花宾馆的招牌灯光,公车总站近在咫尺,往市中心走交通也很方便。香港客也是多选择在流花宾馆住宿,晚餐在宾馆餐厅,菜牌上只有几种饭菜选择,有不同种类的瓜菜炒肉片和蒸鱼。我看见餐厅的服务员冷冰冰的面孔,在写单时她不睬不理,在墙壁上大字标语写着“为人民服务”、“无产阶级万岁”,可能她视我们是来自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敌人,大家呆楞楞等候二个小时,无声无息你够胆子理论吗!

肚子正在打鼓卜卜响,来了!饭菜端放在桌上!冻冰冰没有多几滴油,可能煮好后没空递送出来,几条味同嚼蜡的小鱼,鱼肚内脏还未拔掉,可能厨师忘中有错,黄色米饭里有粒状异物,可能清洗米不彻底,每吃一口总要吐出细砂粒,真难吃的食物。突然心头领悟出,香港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珍惜!这一餐是用来磨炼资本主义社会来的人,是不是革命餐呢!大家不够胆哼一声!碗里不可以剩余一粒米饭,浪费珍贵的食物,随时有人来再教育你一番。这顿饭战战兢兢耗了三小时,邻桌长者香港客小声说:「在广东省各地方,在餐馆午或晚膳,每次总要三小时才能离开,你不填饱肚子吗!你有胆量理论吗!你会追究饭菜恶劣吗!抓革命就是这么样,年轻人不好发牢骚」。

国营饭店,食物难食不特止,米全部系储备粮,(即系摆左几年、新米入仓对换出黎),难食都不特止,最惨有砂石在内。要慢慢「梅」,唔系分分钟牙齿咬崩,经营时间仲系限时限刻,在广州过了中午一点,大多食肆都关门,要饿到下午五点呢。

在广州饭店,规矩是未够钟全店乌灯黑火,所有凳都反转放在台面,但都要入内揾位置霸位等..... 是等够钟,落了菜单再等二小时,吃再花一小时要把碟、碗里食物一扫而空,才去结账,一顿饭要四小时,午饭和晚饭在国营饭店,你已没有一天的时间。
发了一顿牢骚,今亱我们在流花宾馆渡宿一宵。翌日在附近的流花公园闲逛一个上午。

下午2.05分已进抵白云机场,乘座中国民航3.15分的飞机往「沈阳」,已把行李办妥寄仓,但好事多磨!机场扬声器不断地改迟起飞时间,坐在候机室愣头愣脑,快黄昏了!准飞的航班已不多,候机大堂内搭客聊聊可数,衹剩下一大班鼓噪的乘客,飞机几时才肯起飞呢?回复答案是全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呢?我们无可奈何到机场餐厅晚膳,在邻桌收到准确消息,原来中午时原订飞机引擎损坏了,湛江飞来的飞机已替补,正机师在高台上检查飞机翼,不小心从高处跌倒受了重伤,副机师没有胆量担正,中国航空要急急召回在广洲休假中的机师,全机组人员正在餐厅一角落开工作会议,真难以相信坏事一件接一件来!召来的机师未曾到过沈阳,需要副机师从旁协助,远望见到工作会议散会,机师和空中服务员步向机场跑道了,我悲喜交集!大家生命托负给两位机师,不能抗议呢!等一会儿,7.20分扬声器再次扬起,往沈阳班机可以登机,要徒步百多米远到停泊的飞机登机,未曾遇到过搭飞机的心惊胆颤心情。

于深夜11.05分降落北京机场,地面气温是零度,在候机室休息片刻,11.55分再次登上飞机,机长报告沈阳地面温度是零下18度,一刹那机仓变了更衣室,百几人事无忌旦地换上御寒衣裤,一个小时航程,飞机降落后停泊在停机坪,服务员推开机仓门,眼前景像是清楚看到漫天寒流风雪流窜,要徒步往机场大楼,是我人生中首次遇到最冷一刻,活像在一个大型冰箱里,尝试除去手袜,手掌已感觉麻木难忍,要急促穿回,取了行李,机场巴士载我们到华侨旅社投宿,真是太美妙,对面正是沈阳火车站,办好手续,入到房间已是凌晨三时一刻,没有宽衣解带便倒头大睡到天明。
waisinglau 的头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旧 2020-12-12, 18:10
1984年阳朔码头,我们就是乘座此游览船沿着漓江往返桂林



阳朔大榕树游罢后,在不远处巳可以来到阳朔最旺盛大街,真难以想像,今天巳脱胎换骨大变身

1979年我深宵从香港出发,到广洲再转乘搭火车到湖南「衡阳」市,等侯四句钟后再转火车才到达目的地「桂林」,要舟车劳顿披星戴月疲于奔命二整天1984年我第次前往广西桂林市,今次尝试另类少人选择的交通工具,大清早从香港中环码头乘搭飞翔船,船快而平稳沿着珠江再转入西江,到了黄昏时候才到达广西省边垂小城市「梧州」,是民初的集散大城市,住宿了一晚,翌日早上再坐公车沿省道往「桂林」又费时六个小时,实情二个行程都是悠长费时呆楞楞,令人力尽筋疲。匆匆40载飞逝去,今时早上在香港乘搭高铁,中午巳可以在桂林吃午饭,当年难以置信。
此帖于 2020-12-13 08:59 被 waisinglau 编辑。
感谢 2
waisinglau 的头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旧 2021-01-24, 18:14
那时的马路上、基本上是机动车不算多、是土泥路

那时的干或湿货市场、基本上都是没有棚子、是露天

那时的城市人或农村人、基本生活相同算清苦

那时的十字街头、基本上没有交通灯、行人可任意横过马路

那时的的驴、木头推车、基本很重要、运输是需要牠

那时候谈恋爱要在公园里、抱抱都已是很大胆的、令人侧目

那时候人们的饭量、基本上是大大盘、大大碟的、早点也是吃饭

那时候的小娃娃、基本上每位都拥有一顶五星帽子

那时候大家穿的、基本上都是一模样


那时候卖花生的小贩、基本上也叫老板

那时候做医生、基本上都是赤脚、俗称赤脚医生

那时候冬虫草、都是不值钱的、没有人悉是宝贝

那时候的猪肉,基本上都是被垄断、卖猪肉是上等工作

那时候到天安门、基本上是人生一大梦想

那时候故宫一毛入场、可以吃两根冰棍,人们宁吃冰棍

那时候去北戴河避暑、基本上都是干部专利、平民休想

那时候人们照相、都是很认真瑞正站着挺起腔膛、目光如豆

那时候人会目不转睛叮着红须绿眼西方人、他们从外星球来

那时候平民看到外汇兑换卷、都会注视、可知道外汇兑换卷的威力

那时候遇到华侨、平民都会想知道国外的世界大小事、不肯打断话题

那时候大家互相称调用同志,丈夫妻子叫爱人

那时候街道很干净,跟本没有一片垃圾

那时候火车站排队买车票,人头涌涌,午餐时间到了,卖票员即离开,一小时后才回来工作

那时候肥猪肉是高档,瘦肉没人问津

那时候大多人衣裤都是左补右补,因为买新要有布票

那时候店舖食肆都是呀爷国企的,在街头小贩摆卖的是个体户

那时候人们都很纯朴,因为是一张白纸没有受到污染
此帖于 2021-01-27 18:07 被 waisinglau 编辑。
waisinglau 的头像
waisinglau waisinglau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旧 2021-03-17, 15:17
当年游趣事之一:
大陆刚开放,一般人还没有照相机。
有一天,我们在北京市某公园闲溜
三位女年青人一直跟着我们。
后来更走近,要求大家拍一张照片留念。
我的「胶卷」虽然不多,但还是没有推却。
一口气拍了几张,留下地址
回香港后,依地址将照片寄出。
因没有收到回信,也不知他们是否收到照片了。
今天回想,真有点像「天方夜谈」也。

当年游趣事之二:
那些年在大陆旅游,趣事不少。
最令人难忘的恐怕是如厕经验。
在北京郊区。
人有三急,于是到田边公厕解决。
只听过「占着茅厕不拉屎」。
但真正的「茅厕」还是第一遭见识。
茅厕简陋,意料中事。
令人印象犹深的是,当地人是不用「厕纸」完事的。
厕坑堆满的,竟是一条条的「玉米芯」。
这经验,让我每吃粟米时,都想起当年的趣事。
今天回想,龟兔赛跑,我们的兔竟然输了给龟!
感谢 2
klinton 的头像
klinton klinton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旧 2021-03-17, 15:53
1970年前后,我去阿嫲的娘家,台湾嘉义水上乡,每次上茅厕,门口就摆一堆:竹ㄇ一啊(那个东西我到现在还不知是啥?像竹子,但又不是竹子)!大号时,折2小段,刮屁股。
感谢 2
8964
旧 2021-03-18, 00:20
引用:
作者: klinton (原帖)
1970年前后,我去阿嫲的娘家,台湾嘉义水上乡,每次上茅厕,门口就摆一堆:竹ㄇ一啊(那个东西我到现在还不知是啥?像竹子,但又不是竹子)!大号时,折2小段,刮屁股。
这应是'厕筹', 见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E%95%E7%AD%B9 😁
感谢 1
8964
旧 2021-03-18, 00:25
引用:
作者: waisinglau (原帖)
那时候大多人衣裤都是左补右补,因为买新要有布票
那时候牛仔裤叫劳动布.
那时候新裤要在PP位置上补上厚厚的布垫. 新三年, 旧三年, 缝缝补补又三年 😂

引用:
作者: waisinglau (原帖)
那时候人们都很纯朴,因为是一张白纸没有受到污染
那时候人很热情, 每天都会遇上陌生人带领你参观名胜. (怕你看了不应看的😅).
p.s. 2018在宁城也有相同经历.
8964
旧 2021-03-18, 08:15
引用:
作者: waisinglau (原帖)
令人印象犹深的是,当地人是不用「厕纸」完事的。
70年代~90年代初, 香港也没有纸巾, 国内不要说纸巾, 厕纸也昂有.
那时候会带上两卷厕纸当纸巾抹嘴. 当时街上的人总是用怪怪的眼光看. 之后才知道'厕纸'是作M巾用😅
感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