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鄂霍次克网走马拉松

21 1 5687
gidaboy920 gidaboy920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1
旧 2019-08-24, 18:09

  在这之前,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透过马拉松来旅行。小时候常跟着老爸的慢跑俱乐部四处游山玩水,看他跑起来很轻松,但自己从小到大每次慢跑都觉得累,跑到后来,我总是看着天空问老爸,你到底怎么跑的。

  2017年的鄂霍次克网走马拉松是我的初马,非常幸运,我在6小时30分的限时前半分钟抵达终点,成为该场赛事最后一名,也是名符其实的6小时30分配速员,所以这篇文章绝对不是要教人怎么跑步,只是一篇旅行心得。

  当初会想去日本跑步,主要原因是东京马,它的吸引力居然让我忘记自己不太喜欢跑步,就和驴友一起抽签,可惜最后只有她抽到,但事前还是一起练跑准备,当天就陪她绕了大半个东京。感受到马拉松的热情后,回国立刻上网搜索,找到9月份举办的鄂霍次克网走马拉松,透过JTB SPORTS网站就可报名,先抢先赢,这次马拉松之旅也就此成行。

  时间来到赛事前两天,早上九点就飞抵网走的女满别空港,降落时还满脸睡意,但外头迎接我们的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精神也跟着好起来。


  睡意这么重,主要是昨晚搭了红眼班机,继去年体验过虎航飞羽田转稚内后,觉得这种模式是个好选择,可以转羽田的早班机前往台湾没有直飞的城市。

  不过去年转机时有先到羽田国内线第一航厦的First Cabin睡三小时(早朝方案),这次则因为第二段航班时间为早上七点十分,就没特别休息,先到国际线展望台晃晃,等接驳车发车时间,接着到国内线吃个咖哩乌龙面当早餐,就差不多可以登机了。

  等待行李时,看到这幅海报,充分感受到马拉松的气氛。


  租车后离开机场,下午来到鄂霍次克流冰馆,在展望台眺望网走湖和能取湖美景,同时发现右方出现神奇的粉红色和黄色,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里就是大曲湖畔园地,也就是这次赛事的终点,终点的标志已经放在路边。






  红色的波斯菊与黄色的向日葵,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片的向日葵花田,想到前几天泰利台风演变成的温带气旋才侵袭北海道,幸好向日葵们都还直挺挺地站着。






  第二天早上再度造访,阳光比昨天下午又更耀眼了一点。


  工作人员正在做最后的准备,蓝色的大桶子是明天要用来放流冰水给选手泡脚的。




  终点前的赛道,希望明天可以坚持到这里。




  马拉松的报到时间在前一天的下午,地点位于エコーセンター2000,报到时需出示从JTB网站打印的兑换证,领取号码布、寄物袋、秩序册、参加赏及其他广告单等。当时的参加赏还不是T恤,但根据官方信息,今年(2019)年已经改了。




  路上看到的交通管制告示牌,往来能取岬的(北海)道道76号是这场赛事的主要赛道,直到下午才解除管制。


  赛前一天晚上有开幕式,于网走市民会馆举行,因为下午完成报到后,接着去了一趟能取岬,再回来时差不多要开场了,礼堂内座无虚席,我们只能站在最后面观礼。在市长致词后,也邀请两位特别来宾分享经验,一位是着名马拉松选手及教练金哲彦,另一位是悉尼奥运马拉松银牌得主Eric Wainaina,最有趣的地方是两人谈到补给站的补给品时,金教练推荐了一些不可错过的特色补给品,Wainaina选手则说他都避免吃那些东西,逗的观众们大笑。




  说到特色补给品,最亮眼的应该是33.2K的私补网走监狱和牛,其他包括螃蟹汤、流冰糖、蜊仔汤等也都是当地特色。

  开幕式另一个重头戏是抽奖,今天下午报到时有拿到抽奖券,其中最大奖是火奴鲁鲁马拉松的报名费,但最吸引我的是日航和全日空个别赞助的女满别机票。关于抽奖,我向来都没有这种运气,没想到居然让我抽到一双袜子,主持人念到我号码时超开心的,希望也能为明天带来好运。现场也有卖马拉松纪念T恤,明天马上穿上身跑步。


  赛事当天起了一大早,怕太晚吃早餐会无法消化。入住的东横INN也配合赛事将早餐时间提早半小时到早上六点,但我选择更早出门吃,在饭店斜对面的すき家。


  全马起点位于网走刑务所,不开放停车,所以只能搭接驳车或走过去。终点的大曲湖畔公园虽然有停车场,但只开放给起、终点都在那里的5K和3K跑者停车。接驳车有三条路线,一条从网走公车总站经网走车站到起点,另一条是从网走运动训练场(网走スポーツ・トレーニングフィールド)到起点,运动场旁有赛事专用停车场,若要开车前往,这是唯一选择。最后一条是从各大饭店出发到起点,我就没特别研究了。


  因为住在网走车站前的东横INN,选择第一条路线是最快的,但今天为了犒赏自己,晚上改住在「北天之丘 网走湖鹤雅休闲渡假温泉饭店」(北天の丘 あばしり湖鹤雅リゾート),就在运动场旁边,于是选择第二条接驳路线,赛事结束后就可以就近入住。

  跨越美丽的网走川,和跑者们一起走进起点。




  其实在这之前发生一段小插曲,当我们抵达运动场时,驴友突然找不到她的号码布,最后推测她是放在饭店房间桌上,但若再来回一趟饭店,时间绝对不够,于是只好直接前往起点求助,如果因此不能参赛也没办法。

  在服务台遇到昨天报到时的那位会说中文的姐姐,说明来意后,工作人员马上帮她补发号码布、芯片和寄物袋,姐姐也安慰我们不要紧张,觉得窝心。

  和姐姐聊了一会儿,刚好市长在旁边,她便向市长介绍我们,说是从台湾来的,亲切的市长也跟我们合照,可能昨天晚上距离舞台太远,没什么感觉,今天才发现市长好高。


  随后当然也跟亲切的姐姐合照,还有起跑点附近的ANA空服员,但照片就让我自己留着纪念吧。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27158

  出发前15分钟,跑者们开始向起跑点集中。






  我们的起跑点是最后的G区,起跑后约7分钟通过起点,欣赏乐队和啦啦队表演,市长也在起点欢送跑者们。


  起跑后,再次跨越网走川,左转国道39号后,一路跑到道道76号,途经鄂霍次克海岸、能取湖及网走湖,回到终点大曲湖畔园地。

  起跑后没多久就超越了6小时30分配速员,殊不知今天我才是正宗6小时30分配速员,这个时间也是全马终点的关门时间。


  一开始就遇到这位萝卜哥,特别提到他,是因为我抵达终点时,他是我身边唯一一位跑者,也听到志工们帮他加油,但我没印象他到底在我前面还是后面,这差别很大,因为我是完跑者最后一名。


  国道39号天桥上的志工应援团。


  经过这两天入住的东横INN,在前面的路口左转,又一次跨越网走川。


  北海道旅行好朋友Seicomart(セイコーマート),好想进去买东西。


  因为几乎最后出发,抵达4K的私补时,螃蟹汤已经没了,残念。


  经过5.5K补给站没多久,即将面对赛事的大魔王险升坡(激坂),持续约1.5K,此时也被6小时30分配速员追上,大姐示范她们跑这段的方法,其实是用走的,双手往前伸出带动身体,我也就跟着做,觉得效果还不错,不知不觉越走越快,又离开他们了。




  在险升坡遇到金教练,他也帮跑者们打气,毕竟这段真的有点吃力。稍后在能取岬再次遇到他,也有幸跟他合照。至于另一位来宾Wainaina选手,今天虽然有遇到他,但跟他合照却是明天在女满别机场准备搭机前巧遇,后来他不仅跟我们搭同班飞机,还坐在我们前面一排。


  顺利通过险升坡,来到7.8K的补给站,看到不在名单上的网走产小番茄,这个我可以。


  10K补给站的流冰糖,前天在鄂霍次克流冰馆也有买,今天尝一点就好,怕生痰。


  从险升坡到能取岬之间的起伏较多,但经过险升坡后,接下来的爬坡都没什么感觉,我也默默超越6小时配速员。此时天空不如起跑时这么蓝,鄂霍次克海也变得稍微阴沉。和金教练合照后,继续前进。


  经过16K时大腿差点抽筋,接下来都不太敢用力,此时被6小时配速员追上,这段路直到17.5K补给站都是缓降坡,还能跟着他们慢慢跑。


  17.5K补给站就在隧道口不远处,在这里舒缓一下,和6小时配速员说再见,悠闲欣赏鄂霍次克海岸。


  明明才18K,而且才刚过补给站没多久,但这个时候饿坏了,便把最后一个果冻吃掉,撑到20K的补给站。之后,右侧的景色也从鄂霍次克海变成能取湖。




  约5公里的能取湖畔道路,这个时候身边已经没什么跑者了。


  在27K到28K之间有个折返点,虽然这个时候已经跑跑停停,但看到后方的回收车,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29K的补给站设在相当宽敞的のとろ湖畔公园内,看到热腾腾的蜊仔汤马上来一碗,因为没有阳光,气温越来越低。补给站还有美味长天(长方形的天妇罗)和万恶的可乐,怎么可以错过。




  30K的管制点,从公园进入能取港,大叔好心提醒我35K的关门时间在14时05分,其实开始跑跑停停后我就有在算,大概每公里抓10分钟,应该是能通过35K。


  约31.5K处被6小时30分配速员追过,但我发现已经跟不上他们,就只能挥挥手。


  顺利在关门前两分半钟抵达35K管制点,同时也是补给站,在这之前经过33.2K的私补监狱和牛,虽然还没被吃完,但担心时间不够就没吃,现在终于能慢慢享用从山形县天童市送过来的美味水果。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27158
  之所以说慢慢享用,是因为我以为通过这个管制点后就可以轻松走,但吃了水果醒脑后,发现每公里10分钟只是刚好到终点(15时15分关门),吓到我马上出发,虽然双脚已经相当疲累,但我想起安西教练的那句话,接着仰望天空,不能让我爸看笑话。

  到终点前的这段路是脚踏车道,经过37K后就沿着网走湖前进。




  回到大曲湖畔园地,先沿着旁边的石子地跑,才会绕进终点前的向日葵赛道。


  终于来到这里,东京农业大学鄂霍次克校园的学生志工大声喊着快到了,到底是时间快到了还是终点快到了,我也搞不清楚,但我也醒了,双脚动起来跑到终点前,看计时器显示还有40秒,便松了口气,市长依然站在终点前迎接跑者,我还能跟他握个手,再从容通过终点。看着天空,告诉老爸,我也做到了。




  过了十几年,我跟老妈聊起小时候看老爸跑步的样子,老妈才跟我说:「哪有,你爸每次也是跑到要死要活的,哪有那么轻松。」哈,这算遗传吧。

  我没乱说,真的是最后一名,距离关门时间只剩24秒。


  终点的草皮上是「海」与「大地」收获祭,跑者可以拿到400円的食物及一杯啤酒或饮料兑换券,刚刚补给站吃不够的都来这里补充。另外,昨天看到的空桶子,今天满满的流冰水,可以泡脚。






  木制的完赛奖牌是当初吸引我参赛的原因之一,也是赛事的特色。


  隔天离开网走前,再次来到大曲湖畔园地,等于连续四天造访此处,也特地回味昨天通过终点的感觉,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以北海道之翼来为这趟网走马拉松之旅画上句点,起飞后还能看到那片金黄色的向日葵花田。




  再见,美丽的网走。
感谢 20
5687 次查看
bb123dd 的头像
bb123dd bb123dd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2
旧 2019-08-26, 15:18
引用:
作者: gidaboy920 (原帖)

  在这之前,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透过马拉松来旅行。小时候常跟着老爸的慢跑俱乐部四处游山玩水,看他跑起来很轻松,但自己从小到大每次慢跑都觉得累,跑到后来,我总是看着天空问老爸,你到底怎么跑的。

  2017年的鄂霍次克网走马拉松是我的初马,非常幸运,我在6小时30分的限时前半分钟抵达终点,成为该场赛事最后一名,也是名符其实的6小时30分配速员,所以这篇文章绝对不是要教人怎么跑步,只是一篇旅行心得。

  当初会想去日本跑步,主要原因是东京马,它的吸引力居然让我忘记自己不太喜欢跑步,就和驴友一起抽签,可惜最后只有她抽到,但事前还是一起练跑准备,当天就陪她绕了大半个东京。感受到马拉松的热情后,回国立刻上网搜索,找到9月份举办的鄂霍次克网走马拉松,透过JTB SPORTS网站就可报名,先抢先赢,这次马拉松之旅也就此成行。

  时间来到赛事前两天,早上九点就飞抵网走的女满别空港,降落时还满脸睡意,但外头迎接我们的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精神也跟着好起来。


  睡意这么重,主要是昨晚搭了红眼班机,继去年体验过虎航飞羽田转稚内后,觉得这种模式是个好选择,可以转羽田的早班机前往台湾没有直飞的城市。

  不过去年转机时有先到羽田国内线第一航厦的First Cabin睡三小时(早朝方案),这次则因为第二段航班时间为早上七点十分,就没特别休息,先到国际线展望台晃晃,等接驳车发车时间,接着到国内线吃个咖哩乌龙面当早餐,就差不多可以登机了。

  等待行李时,看到这幅海报,充分感受到马拉松的气氛。


  租车后离开机场,下午来到鄂霍次克流冰馆,在展望台眺望网走湖和能取湖美景,同时发现右方出现神奇的粉红色和黄色,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里就是大曲湖畔园地,也就是这次赛事的终点,终点的标志已经放在路边。


  红色的波斯菊与黄色的向日葵,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片的向日葵花田,想到前几天泰利台风演变成的温带气旋才侵袭北海道,幸好向日葵们都还直挺挺地站着。


  第二天早上再度造访,阳光比昨天下午又更耀眼了一点。


  工作人员正在做最后的准备,蓝色的大桶子是明天要用来放流冰水给选手泡脚的。


  终点前的赛道,希望明天可以坚持到这里。


  马拉松的报到时间在前一天的下午,地点位于エコーセンター2000,报到时需出示从JTB网站打印的兑换证,领取号码布、寄物袋、秩序册、参加赏及其他广告单等。当时的参加赏还不是T恤,但根据官方信息,今年(2019)年已经改了。


  路上看到的交通管制告示牌,往来能取岬的(北海)道道76号是这场赛事的主要赛道,直到下午才解除管制。


  赛前一天晚上有开幕式,于网走市民会馆举行,因为下午完成报到后,接着去了一趟能取岬,再回来时差不多要开场了,礼堂内座无虚席,我们只能站在最后面观礼。在市长致词后,也邀请两位特别来宾分享经验,一位是着名马拉松选手及教练金哲彦,另一位是悉尼奥运马拉松银牌得主Eric Wainaina,最有趣的地方是两人谈到补给站的补给品时,金教练推荐了一些不可错过的特色补给品,Wainaina选手则说他都避免吃那些东西,逗的观众们大笑。


  说到特色补给品,最亮眼的应该是33.2K的私补网走监狱和牛,其他包括螃蟹汤、流冰糖、蜊仔汤等也都是当地特色。

  开幕式另一个重头戏是抽奖,今天下午报到时有拿到抽奖券,其中最大奖是火奴鲁鲁马拉松的报名费,但最吸引我的是日航和全日空个别赞助的女满别机票。关于抽奖,我向来都没有这种运气,没想到居然让我抽到一双袜子,主持人念到我号码时超开心的,希望也能为明天带来好运。现场也有卖马拉松纪念T恤,明天马上穿上身跑步。


  赛事当天起了一大早,怕太晚吃早餐会无法消化。入住的东横INN也配合赛事将早餐时间提早半小时到早上六点,但我选择更早出门吃,在饭店斜对面的すき家。


  全马起点位于网走刑务所,不开放停车,所以只能搭接驳车或走过去。终点的大曲湖畔公园虽然有停车场,但只开放给起、终点都在那里的5K和3K跑者停车。接驳车有三条路线,一条从网走公车总站经网走车站到起点,另一条是从网走运动训练场(网走スポーツ・トレーニングフィールド)到起点,运动场旁有赛事专用停车场,若要开车前往,这是唯一选择。最后一条是从各大饭店出发到起点,我就没特别研究了。


  因为住在网走车站前的东横INN,选择第一条路线是最快的,但今天为了犒赏自己,晚上改住在「北天之丘 网走湖鹤雅休闲渡假温泉饭店」(北天の丘 あばしり湖鹤雅リゾート),就在运动场旁边,于是选择第二条接驳路线,赛事结束后就可以就近入住。

  跨越美丽的网走川,和跑者们一起走进起点。


  其实在这之前发生一段小插曲,当我们抵达运动场时,驴友突然找不到她的号码布,最后推测她是放在饭店房间桌上,但若再来回一趟饭店,时间绝对不够,于是只好直接前往起点求助,如果因此不能参赛也没办法。

  在服务台遇到昨天报到时的那位会说中文的姐姐,说明来意后,工作人员马上帮她补发号码布、芯片和寄物袋,姐姐也安慰我们不要紧张,觉得窝心。

  和姐姐聊了一会儿,刚好市长在旁边,她便向市长介绍我们,说是从台湾来的,亲切的市长也跟我们合照,可能昨天晚上距离舞台太远,没什么感觉,今天才发现市长好高。


  随后当然也跟亲切的姐姐合照,还有起跑点附近的ANA空服员,但照片就让我自己留着纪念吧。

  出发前15分钟,跑者们开始向起跑点集中。


  我们的起跑点是最后的G区,起跑后约7分钟通过起点,欣赏乐队和啦啦队表演,市长也在起点欢送跑者们。


  起跑后,再次跨越网走川,左转国道39号后,一路跑到道道76号,途经鄂霍次克海岸、能取湖及网走湖,回到终点大曲湖畔园地。

  起跑后没多久就超越了6小时30分配速员,殊不知今天我才是正宗6小时30分配速员,这个时间也是全马终点的关门时间。


  一开始就遇到这位萝卜哥,特别提到他,是因为我抵达终点时,他是我身边唯一一位跑者,也听到志工们帮他加油,但我没印象他到底在我前面还是后面,这差别很大,因为我是完跑者最后一名。


  国道39号天桥上的志工应援团。


  经过这两天入住的东横INN,在前面的路口左转,又一次跨越网走川。


  北海道旅行好朋友Seicomart(セイコーマート),好想进去买东西。


  因为几乎最后出发,抵达4K的私补时,螃蟹汤已经没了,残念。


  经过5.5K补给站没多久,即将面对赛事的大魔王险升坡(激坂),持续约1.5K,此时也被6小时30分配速员追上,大姐示范她们跑这段的方法,其实是用走的,双手往前伸出带动身体,我也就跟着做,觉得效果还不错,不知不觉越走越快,又离开他们了。


  在险升坡遇到金教练,他也帮跑者们打气,毕竟这段真的有点吃力。稍后在能取岬再次遇到他,也有幸跟他合照。至于另一位来宾Wainaina选手,今天虽然有遇到他,但跟他合照却是明天在女满别机场准备搭机前巧遇,后来他不仅跟我们搭同班飞机,还坐在我们前面一排。


  顺利通过险升坡,来到7.8K的补给站,看到不在名单上的网走产小番茄,这个我可以。


  10K补给站的流冰糖,前天在鄂霍次克流冰馆也有买,今天尝一点就好,怕生痰。


  从险升坡到能取岬之间的起伏较多,但经过险升坡后,接下来的爬坡都没什么感觉,我也默默超越6小时配速员。此时天空不如起跑时这么蓝,鄂霍次克海也变得稍微阴沉。和金教练合照后,继续前进。


  经过16K时大腿差点抽筋,接下来都不太敢用力,此时被6小时配速员追上,这段路直到17.5K补给站都是缓降坡,还能跟着他们慢慢跑。


  17.5K补给站就在隧道口不远处,在这里舒缓一下,和6小时配速员说再见,悠闲欣赏鄂霍次克海岸。


  明明才18K,而且才刚过补给站没多久,但这个时候饿坏了,便把最后一个果冻吃掉,撑到20K的补给站。之后,右侧的景色也从鄂霍次克海变成能取湖。


  约5公里的能取湖畔道路,这个时候身边已经没什么跑者了。


  在27K到28K之间有个折返点,虽然这个时候已经跑跑停停,但看到后方的回收车,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29K的补给站设在相当宽敞的のとろ湖畔公园内,看到热腾腾的蜊仔汤马上来一碗,因为没有阳光,气温越来越低。补给站还有美味长天(长方形的天妇罗)和万恶的可乐,怎么可以错过。


  30K的管制点,从公园进入能取港,大叔好心提醒我35K的关门时间在14时05分,其实开始跑跑停停后我就有在算,大概每公里抓10分钟,应该是能通过35K。


  约31.5K处被6小时30分配速员追过,但我发现已经跟不上他们,就只能挥挥手。


  顺利在关门前两分半钟抵达35K管制点,同时也是补给站,在这之前经过33.2K的私补监狱和牛,虽然还没被吃完,但担心时间不够就没吃,现在终于能慢慢享用从山形县天童市送过来的美味水果。


  之所以说慢慢享用,是因为我以为通过这个管制点后就可以轻松走,但吃了水果醒脑后,发现每公里10分钟只是刚好到终点(15时15分关门),吓到我马上出发,虽然双脚已经相当疲累,但我想起安西教练的那句话,接着仰望天空,不能让我爸看笑话。

  到终点前的这段路是脚踏车道,经过37K后就沿着网走湖前进。


  回到大曲湖畔园地,先沿着旁边的石子地跑,才会绕进终点前的向日葵赛道。


  终于来到这里,东京农业大学鄂霍次克校园的学生志工大声喊着快到了,到底是时间快到了还是终点快到了,我也搞不清楚,但我也醒了,双脚动起来跑到终点前,看计时器显示还有40秒,便松了口气,市长依然站在终点前迎接跑者,我还能跟他握个手,再从容通过终点。看着天空,告诉老爸,我也做到了。


  过了十几年,我跟老妈聊起小时候看老爸跑步的样子,老妈才跟我说:「哪有,你爸每次也是跑到要死要活的,哪有那么轻松。」哈,这算遗传吧。

  我没乱说,真的是最后一名,距离关门时间只剩24秒。


  终点的草皮上是「海」与「大地」收获祭,跑者可以拿到400円的食物及一杯啤酒或饮料兑换券,刚刚补给站吃不够的都来这里补充。另外,昨天看到的空桶子,今天满满的流冰水,可以泡脚。


  木制的完赛奖牌是当初吸引我参赛的原因之一,也是赛事的特色。


  隔天离开网走前,再次来到大曲湖畔园地,等于连续四天造访此处,也特地回味昨天通过终点的感觉,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以北海道之翼来为这趟网走马拉松之旅画上句点,起飞后还能看到那片金黄色的向日葵花田。


  再见,美丽的网走。
>>> 珍贵的回忆,,要跑最后一名也不容易,,,
感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