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旅游笔记] 2017 - 布拉格 (D 03

2 2 668
klaviercindy 的头像
klaviercindy
#1
旧 2020-02-20, 18:18
今天是这趟布拉格之行最后一天,但这是我第一次怀着忐忑的心情,踏入犹太墓园。

在同是二战发起与战败国待了十年,本着香蕉无宗教信仰的大无畏,在纳粹创建的第一个集中营漫步,尝试感觉着历史的重量;在无数个纪念碑与博物馆中穿梭,尝试从不同的角度理解历史。



在这个六芒星所赐予的光环中,乘载着无数着对于「家」的希望与信仰。

奇妙的是,在这片不大的土地有超过 12000 个墓碑,长眠了逾十万生灵,但我却感受不到过往在犹太区块所感觉到的压迫与紧绷,甚至是,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放松,仿佛希望在心头上扎了根似的。

在德国念书的时候,养成了会去墓园散步的奇妙习惯。
说来也奇怪,欧洲的墓园不像台湾的,都有一股冷冽的疏远感;相反的,有时候在墓园里面仿佛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故事。
曾经,我也去拜访过我最爱的音乐家马勒,而且在那朴实的墓碑前,认清到很多现实面,历史上,甚至于投射于自身上的无奈,不凡与复杂。

而这次,这种熟悉感,又让我在这个老犹太公墓中感受到;很温柔,很舒服,就跟我在欧洲任一个墓园中散步一样的惬意;唯一扼腕的是看不懂希伯来文,无法跟墓碑的主人互相交流交流。



在老犹太公墓待了一整个早上,剩下半天的时间就要回德国访友,决定再回到城堡区去看看漏网之鱼,正好昨天买的城堡套票可以用两天!

其实不得不说,布拉格真的是一个对观光客很友善的城市,虽然在沟通上用英文与德文可能不是很方便,但整体规划与经济负担上,都是对游欧来说,相较下可以完整性的旅游及负担相对较小的。



走进旧皇宫中,突然一股复杂的心情油然而生。

宴会厅的华丽大概是无论经过多久,还是可以保存下来,仿佛可以看见那一群带着假发衣着缤纷的人们捥着手鞠个躬开始跳舞,坐在主位高高在上的君王傲视着宴会厅,心中不知是叱笑还是悲戚。

当新教徒把大臣和书记官从窗户往下丢的时候,独立运动就注定失败;神圣罗马帝国或许永远都不知该怎么尊重不同宗教的存在,而斐迪南大公更是把自己当成宗教代言者,却忘了尊重宗教的存在事实。

波希米亚,曾经的神圣罗马帝国中心,最后,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在整个布拉格城堡中最古老的建筑就是这个西元 920 年建的圣乔治大殿。

说是波希米亚最美的罗马式建筑也不为过,整个石头砌成的大厅,那种大气与庄严完全的无法用照片展现出来。

为了等这个空景的照片,也让我足足的罚站在祭坛前站了快 15 分钟,每个人走上祭坛,再走下来,过的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罪孽,还是单纯的就观光客到此一游的角度,来一遭不枉一生一般。
不过说实在,当站在那罚站的当下,也让我不免怀疑,是否是因为没彻底了解「赎罪券」的功用,所以让我在那儿思考呢?

圣乔治大殿的墓室中,有着一个骷髅卫士在铁门后尽忠职守的站着,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它有种神秘的力量,我竟然期待着他的转身。

我很少在教堂的墓室中看到骷髅卫士,脑海中自己胡乱地开始脑补,按下快门的时候还不自觉的微笑了起来。
从各个神话传说到浮士德中的骷髅表象,每个都清晰的如同在眼前,如跑马灯一样的奔驰过去,唯有这尊雕像,仍是不动如山。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13365

是说,曾几何时,我变得这么变态?



在回程的大型巴士开车前,再次抽了空到 Cafe Louvre 去吃一顿,毕竟这个物价在德国可是怎么都享受不到的啊!
昏暗的灯光下,墙面上挂画中的女人透出一股悠哉与闲适,不自觉的也点起了那一支烟焦油与尼古丁的混合物,不再与健康拔河,一边在吞云吐雾的中间吞下那一份精美的下午茶套餐。
这种日子很惬意,难怪可以吸引那么多的艺术家与文青争先恐后的到来。

布拉格啊,多美好的一个城市!我一定还会回来!
下次,趁个鸟语花香的春夏之际来看看这彩色般的世界吧!



(终)

网志版 : https://medium.com/life-sinfonische-et%C3%BCden...7-eu-d-03-bf5b3ea9e116
感谢 1
668 次查看
小眼睛先生 的头像
小眼睛先生 小眼睛先生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2
旧 2020-02-21, 08:44
我应该是一九九八去的,记忆中的印象还伴随着乌鸦
算是乌鸦正式进入我的旅行中
后来的旅行,会特别会注意城市里的乌鸦
感谢 1
klaviercindy 的头像
klaviercindy
#3
旧 2020-02-27, 02:04
引用:
作者: 小眼睛先生 (原帖)
我应该是一九九八去的,记忆中的印象还伴随着乌鸦
算是乌鸦正式进入我的旅行中
后来的旅行,会特别会注意城市里的乌鸦
乌鸦啊!我第一次对乌鸦留下印象是 2019 的日本行。
当时是在新宿车站吧!后来再没听到后还觉得怪怪的。

不过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是 天鹅 :四岁被咬,十五岁开始几乎年年被追...
(不过这就是另一段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