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敲敲旅人】南美大陆的首站 - 利马

1 1 413
marsmedusa 的头像
marsmedusa marsmedusa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1
旧 2020-09-02, 22:16
网志全文版(无广告):https://knocktraveler.com/index.php/2020/08/02/2016ch2/

我还记得从沉睡中睁开眼,拉起飞机窗户挡板,看到的景象。那在蓝天之下,安地斯山脉无尽的层层山峰,在破碎的云之下巍然现身。红褐色的山、稀少的植被,加上离飞机感觉很近,那必是我此生从未抵达的海拔。窗外的安地斯让我完全清醒了,我身在南半球,即将踏上南美大陆,安地斯山脉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在7月8日中午抵达秘鲁首都利马,而关于这座城市,旅人们对它大部分的评价是:「危险」、「可以不去」、「最好住在Miraflores高级区」等等。来到南美洲的第一座城市,就让我有些担心,而旅人的任性仍让我选择住在历史悠久,却治安较差的历史老城区。

在2016年,坐机场的官方出租车入城,要价55新索尔,约等于550台币。尽管有许多紧张,有许多害怕,我仍本能地忽略官方出租车的招呼,走出管制区。很快有一位穿着西装的大叔搭讪了我,开价45新索尔要载我入城,我脑中闪过前人在秘鲁杀价的过程,告诉他我打算搭公车,就往公车站方向走去。大叔紧跟着我不放,「40...不然35?」我直说着「No」,脚步没停下,大叔的脚步也没停下。「不然多少你说?」「25」「不可能,最低30!」我继续走着,眼看快要到了搭公车处,「好啦!25,跟我上车吧!」

我还在稍微得意讲到满意的价格时,却见大叔拉开了一台黑色轿车的门,明显的这并不是出租车,我才惊觉原来搭上了黑牌车。我开始紧张了,上车后骗了大叔我在利马有朋友,是来找他玩的,住在Hotel Paris。大叔带有轻蔑地说:「那间酒店,只有名字像巴黎。」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句话印象深刻,总觉得话中带有南美人对欧洲人的复杂感情。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40921
我暗自拿出没有网络的手机,使用卫星定位确定大叔有确实带我前往酒店后,才稍微安心,也开始能和大叔聊上几句。大叔载过很多国家的客人,所以各国语言都能说一些,而对于台湾,他很自然地认为是中国,尽管我解释了一番,但我也知道要弄清楚是不容易的,至少传达出了台湾人的立场,我想也就够了。

谈到亚洲,大叔说出了日本和韩国,说到日本的七龙珠,说到韩国的流行音乐,并忽然很嗨地唱起了江南Style,甚至双手放开方向盘,跳着骑马舞。车子随着节奏穿梭于利马混乱的交通中,我强颜欢笑下只有担心,只怕在旅行的第一天就出了意外...。

这趟惊险的黑牌车之旅,让我观察了秘鲁人方正的轮廓及深邃的五官,了解了日韩文化在秘鲁的输出,看见了利马拥挤的交通、灰阴阴的天气,和参差不齐的市容。这些是我认识秘鲁的最初。

Hotel Paris的主人是个欧裔老人,他亲切地提供了我非常多旅行信息,如附近可以去的地方、换钱的位置...等等,这让初来到利马的我,安心了不少。知道我不会说西班牙语后,主人告诉我「下次,学个几句再来吧!」

安顿好后,我在酒店旁的小餐馆吃了午餐,墙上挂着没有图片的菜单,我努力在其中找到了认识的字「Pollo」(鸡肉),「Sopa」(汤),在紧张中成功吃到秘鲁第一餐,对当时的我来说,就像大冒险一样。

秘鲁的餐厅菜单上常有Menú del día,也就是「今日特餐」,有些有2~4种主餐能选,比较小的餐厅就只有一种。在点餐时,可直接说Menú,含有一份汤、一份主餐(通常是饭、肉、生菜、马铃薯),以及甜点和饮料,大约就是台湾一个便当的价钱。是当地人和有预算的旅人填饱肚子的好选择。


这间餐厅的服务生是一个长相可爱、笑容腼腆的年轻男子,他对我很好奇,但碍于语言不通,我们没有太多的交流。尽管如此,亲切友善的眼神,仍让我这第一餐吃得放心舒适。当面对一个和自己很不一样的人的时候,是好奇、友善;或是冷漠、排斥,我是属于哪一种呢?我希望自己,像这位服务生一样,能尽心地对待一个远道而来的旅人。

酒店附近的圣马丁广场(PlazaSanMartín),是我今天唯一一个景点。走在欧式建筑的街道上,总有人说会感觉在欧洲。但对只有在小时候去过欧洲的我来说,「这里的感觉像欧洲」的说法似乎有点荒谬,毕竟欧洲不是我熟悉的地方,而我此时此刻就漫步在南美洲。

圣马丁广场的中心,立着英雄圣马丁(Joséde SanMartín)的雕像。圣马丁是西班牙裔的阿根廷人,在殖民时期,为西班牙到处征战,却在阿根廷展开独立战争后,成为独立军的领袖。他在战场上的活跃,让阿根廷成功脱离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之后,圣马丁翻越高耸的安地斯山脉,突袭山脉西侧的西班牙军,促成智利独立。随后挥军北上,海陆齐下攻下利马,解放秘鲁,成为秘鲁第一任总统。

而后,圣马丁竟急流涌退,将军政大权交予西蒙。玻利瓦尔(SimónBolívar)后,至法国过着退休生活。与许多悲剧英雄不同,圣马丁得到了后半生舒服的日子并善终。虽然无法确定圣马丁退休的原因,但这样的决定,我认为是很有智能的。而又是什么原因,让流着西班牙血液的圣马丁,竟能领导阿根廷人对西班牙作战呢?我想这就是英雄的特质吧!

圣马丁广场内人很多,但却安静不嘈杂,我散步其中,来到另一个世界的感觉更加厚实,一道道崭新的讯息进入五官。广场四周有着许多以擦鞋为生意的人们,还有卖着饮料、零食...等等的各式小贩车,而我被路边踩着磨刀轮,专注于手上刀片的眼神所吸引...。

在来之前,听到许多人说的利马,和我感受到的利马,似乎有些不同。这是座认真的城市,值得为他停留。
感谢 1
413 次查看
marsmedusa 的头像
marsmedusa marsmedusa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2
旧 2020-10-31, 12:05
2. 阴天城市利马

网志全文(无广告):https://knocktraveler.com/index.php/2020/08/02/2016ch3/

我在逛完圣马丁广场,回到酒店之后,在天还未暗时就睡了。在南美的第一晚睡得香甜,在天刚亮时起床,已完全没有时差。

背起背包,我离开了这间只住一晚的小酒店,利马依然不见阳光,阴天是他的日常。而旅人喜欢阳光与蓝天,厌倦总是阴郁的城市。人似乎也是如此,活泼开朗的人为大部分人所喜爱;而对阴郁的人避之唯恐不及。然而,我想一座总是阴天的城市,必然会有属于他的故事,就像总是阴郁的人一样。

我再次走往圣马丁广场的方向,并在路边与一个绿白相间的早餐车相遇,点了一份面包夹蛋饼,配上一杯不知名黄色饮料,简单的早餐只要2新索尔(约新台币20元)。老板阿伯在过程中总是对我开朗地笑,并热情地欢迎我帮他拍照。我这个外来者再度受到友善的对待,能和当地人进行纯粹的交流,彼此都很开心。抵达不满一天,我心中对于南美的种种负面印象,已消逝大半。



害怕到南美旅行的人,会一直觉得南美危险;而到过南美旅行的人,会爱上这里。如果你是个对南美既向往又担心的旅人,请先放下自己给自己的包袱,出发吧!世界,该由自己亲身体会,才会明白。

关于早餐的那杯不知名饮料,在旅途中我才明白是藜麦汤。近年在台湾藜麦开始流行起来,价格也昂贵,但对于秘鲁人来说,藜麦就是他们的日常食物。无论是家庭餐馆、菜市场、精致餐厅,总能轻易吃到藜麦料理。这也是我喜爱的秘鲁食物之一,只要有机会时,总会在早餐时来一杯热热甜甜的藜麦汤,有时甚至会买一罐当作旅程中的补给,营养又划算。



在方正的圣马丁广场北面角落,就能进入「联合步行街」(Jirón de la Unión),步行街的路面是磨石子地板,两旁满是各种颜色、各种风情的西班牙殖民建筑。各式商店、百货公司、甚至麦当劳、肯德基与星巴克,都藏在这些几百年的历史建筑中。早上9点前,商店还没开门,步行街人们稀稀落落,正好能轻松地散步。步行街从圣马丁广场连接到利马的武器广场,当看到有壮观雕刻的仁慈圣母殿教堂,就走了一半,已能看到前方武器广场的一角。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40921#post11727203

在西班牙殖民过的城市或小镇中,总会有一个中央大广场,作为城市的中心,总统府、市政府、大教堂等重要建筑,围绕着中央大广场。在每个国家,中央大广场有不同的名字,在秘鲁就是「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而对于旅人来说,许多当地旅行社、高级酒店、餐厅、邮局、旅游信息中心,也常围绕着武器广场,可说是造访一座城市的起点。


在武器广场四周散步,已能放心拿出相机拍照。时间尚早,少有游客,宽阔的广场加上无边际的阴天,许多颜色鲜艳的殖民建筑,似乎也跟着忧郁起来。我在「秘鲁文学馆」(Casa de la Literatura Peruana)前停下脚步,浅绿与白色相间的建筑吸引了我,在那里,我第一次把相机交给了陌生人。

「他会拿了相机就跑吗?」

这样的声音在我心中出现,在2016的秘鲁,数位相机是有钱人的专利。然而我还是选择了相信。这位年轻男子笑着替我和文学馆拍了照,并很害怕拍不好,要我确认。路人的拍照无法强求,我笑着向他道谢,那并不是虚应故事的笑,而是对于自己能安心地相信别人的喜悦。



从文学馆前向东南小路走,就到了San Francisco教堂。我跟着英文导览参观这座建于1546年的古老教堂,而在台湾只懂英文考试,没有真实英文能力的我,尽管听不太懂解说,但走在充满历史味道的教堂中,耳边传来圣歌的声音,那时我感受到无比地平静。环绕四周的圣歌,几百年来并没有变,从1546年,穿越到了现在。一直留在这古老的教堂里。



走入向下的楼梯,来到教堂的地下墓室,数万人离世后的骨骸埋葬于此。尽管经历了各种人生,因为各种原因死亡,在这里也只看得见一具具白骨。而从不间断的圣歌,在地下墓室听来,变得更加厚实了…。

教堂二楼有个着名的图书馆,但我因必须赶往机场,无缘参观。在旅途中,总是有许多这样子的错过。一开始觉得很可惜,后来发现,有错过,才有其他的相遇。

而我即将与秘鲁我最爱的城市相遇,Arequi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