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旅记:世界裂痕处等你」/征人与桃

17 4 1764
nero黄恭敏
#1
旧 2021-03-10, 20:00


注:此文摘录自我的新书《旅记:世界裂痕处 等你》

 「你很适合穿制服。」

 出征以前,她对我说。

 「不担心我会死吗?」

 「不会。」

 最后一次整理了我的衣领,她把手放在我的胸膛上。那沉着的神情,仿佛即使此刻天空崩毁塌了下来,她也不会有丝毫动摇。

 「你的心跳强又很稳,感觉会是活很久的人。以前我听了很多次。」



 我自认是无法在同个地方待上太久的那种人,而实际上我也成为了那种人。我少年的足迹遍布世界,其中又以花在欧洲的时间最多。

 安道尔──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国或许不是世界上最偏僻的国家,但在欧洲至少可以排进前三吧。多数台湾人或许认为法国与西班牙的国土是完全接壤的,但其实分隔两国的庇里牛斯山深处还有名为安道尔的国家存在呢。

 当然这也不能怪大家。除了滑雪爱好者、老道的背包客,以及想逃税买烟的瘾君子,大概也只剩下我这种类似幽灵的人会到访这连火车轨道都没有的雪境。传说九世纪时候,某名加泰隆尼亚贵族厌倦了查里曼征服世界的伟业,暗杀大帝失败后选择丢下一切避往深山,与安道尔人共同创建了自己的天地──这就是没有军队的安道尔国的起源。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传说时我情不自禁的忆起那座桃花源,不仅是高中课文里的那座,也是自己一直在寻觅的那座。

 于是,二零一二年冬天,休学一年的我独自到了终年雪封的安道尔。

 当时我刚结束了一趟在法国的伤心之旅,放弃人生是不可能的,哭也哭不出来,于是便搭上从土鲁士一路往南的火车。

 如先前所说,搭火车的话只能到庇里牛斯山脚下,要上山进入安道尔必须另寻他途。大多数人选择开车,但我连驾照都还不能考,遑论租车。巴士的话,一天只有两班,一班上山,一班下山。抵达山脚时已错过了上山的车,却也不想立刻转头回到法国,便无聊的坐在满是雪的公路边等待。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57508
 正当我惶惶不可终日、终于打算放弃时,山道驶来一辆黄色的轿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物──心中的桃花源、看过的电影剧情、又或是期盼未来能与那个她相会,而不是冷死在山道上的心情──驱使我站起身来、伸出大姆指、比出一个「搭便车」的手势。

 黄色的车停下了。里头是一对来此滑雪的西班牙情侣。他们慷慨答应载我上山,我也难得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从此踏上了避世的旅途。

 安道尔国是由深山的几座小镇拼成的,西班牙情侣载我到的小镇名叫Pas de la Casa。Pas de la Casa的两千多位居民中没几个人会说英文,幸好镇上度假酒店的老板是名来自澳洲的沧桑男子,才有人听的懂我的意思。

 如果现在我在旅途中再次碰上如此老派的酒店,肯定会为之惊叹。可是那时我只是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入住不用限定日期也不用看护照,房钱等退房时再一并结算,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这种旧式的、真正为天涯沦落人准备的「酒店」,在有网络订房的世纪根本不存在。令我欣慰的是,Pas de la Casa的信号强度只有小小一格。

 镇上没什么好餐厅,滑雪累了晚餐便在酒店里吃。每逢傍晚老板便身着正式服装出现在晚餐室,和我们一同用餐。侍者态度严谨的为客人上菜,吃一顿晚餐总要花上两个小时。高山湖鱼料理的滋味,在我心中留下了难忘的痕迹。

 山中无日月,极寒的天气里时间宛如飞渡,某天晚上用餐前我环顾四周,山里和我一同呼吸的有来滑雪的家庭、来度假的情侣、享受退休生活的富翁。孤身一人的,只有我。

 毕竟不是桃花源吧。

 将近一个月的日子,我滑雪、写作、雪中漫步、在当地居民间行走、爱上每天对我微笑的金发女侍、滑雪时差点在山上失足摔死……然而最常的还是沉思,透过房间窗户往窗外被雪覆盖的群山望去,在凌晨的微暗中等待黎明第一道光照亮山头,使没被照到的山头化为群青色。

 下山那天,我依旧没有找到存在于心目的桃花源,却觉得自己打了第一场仗,像是征人。



 在干旱且满是龟裂痕迹的土地上行走已久,长期缺水的士兵们个个萎靡不振。眼见队伍就要崩毁,军装依旧整齐的青年于是大喊,承诺:

 「我知道前方有一座桃林!只要再越过这座山头,便能起死回生!」

 想起又酸又甜的桃子,信任青年的士兵们口中生津。

 吞了吞口水,又有了走下去的动力。

 然而他心中的桃林其实是座不结果的桃花林。

 「你怎么知道山的那一头有桃林?」

 有个半信半疑、神情不定的人低声质问青年。

 「我不知道。」青年回答。

 「但我觉得我会活下去。」

-

 这篇安道尔游记「征人与桃」,摘录自我上个月刚出的2021新书《旅记:世界裂痕处 等你》

 我是Nero 黄恭敏,我是作家,也是背包客。高中毕业,我休学并背起背包踏上了独自的旅途,我走过了半个世界,留下了、也失去了半个世界的回忆。年轻徬徨的真实旅途,我以随身的纸笔记了下来。

 如今,我将这些失去了的回忆写进了我的新书里,这一篇『征人与桃』,写的是我在南法安道尔的背包回忆,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你分享。

 照片由我亲手拍下,摄于庇里牛斯山,收录于书中。

此帖于 2021-04-17 00:27 被 nero黄恭敏 编辑。
感谢 10
1764 次查看
小眼睛先生 的头像
小眼睛先生 小眼睛先生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2
旧 2021-03-11, 10:06
恭喜出版 ~
关于新书的书介,愿意的话,还请再回文中附上?
感谢 2
nero黄恭敏
#3
旧 2021-03-11, 11:43
引用:
作者: 小眼睛先生 (原帖)
恭喜出版 ~
关于新书的书介,愿意的话,还请再回文中附上?
谢谢您,这本书较短的游记篇章,之后我也很乐意分享到背包客栈供大家免费阅读。

新书《旅记:世界裂痕处 等你》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1102

 「由于难以适应台湾的教育体制,困惑人与人之间界线存在的意义,这世界在Nero心中出现一道裂痕,高中毕业后他开始一个人背包旅行,年纪轻轻就已浪迹天涯。这本收录他摄影美丽图片的书籍,不只是想促使人启程去旅行,而是想请你寻找真实,以自己的双眼重新认识这世界。

 〈不远处的夏天〉里,他前往城崎看花火时邂逅了日本少女,两人感情随着季节变化浮沉;十八岁那年他去纽约读大学,跟随两位音乐系女孩开始学〈琴〉,以为自己会陪她们追寻乐章里不曾结尾的情感,最终只能离散成命运交响曲中的小小音符。为了写实一出剧本灵感,踏查歌舞伎町寻访〈野性之华〉而被中国帮派痛扁,又被黑人老大惊险拯救;一直困于过去恶梦与亚洲环境里谎言与梦想的他,最后却宁可选择燃尽命运吹奏一首〈雾之曲〉。上一幕作者的人生电影上演到旅途凝望波兰的天空,想起几十年前〈这世界〉某处的裂痕,下一幕他便拉着当时尚未交往的女友的手逃离伦敦恐攻,在挤满避难者的餐厅内和死神擦身而过……

 作者为了寻找爱与自由,踏上时而和自我与生死交战的孤独之旅。在德国的青年酒店,未能阻止离酒店不远的科隆大教堂前发生的大规模性侵事件;在中南美洲旅店,遇上有名同样来自美国的游客被当地一名青年捅死──充满动荡徬徨的旅途像小说、似电影,却比报导真实的发生在我们的世界。他写下自己生命的挣扎与荒芜,把一路成长的累累伤痕摊开和缝合。这缤纷的世界并不温柔,我们是彼此相遇离别的过客,也有各自伤心的故事等着被理解,但在世界的裂痕处有人等你…」

 关于旅行,Nero 说
  独自旅行使人短时间内经历变幻,时间当下好像飞逝,但之后再回想起却觉得仿佛是上辈子的事。在动静、分离、未知与已知之间频繁的交会中,年少的我想到了生命如何易逝。
感谢 2
owlowlowl0212 的头像
owlowlowl0212
#4
旧 2021-03-11, 13:02
恭喜出书

当年环法时
本也想造访这里.....
(其实是想到世界自然遗产 庇里牛斯山....不过后来发现短期自驾到山上NP有难度)
只好从南法经图卢兹到波尔多....
感谢 2
旅鸦 的头像
旅鸦 旅鸦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5
旧 2021-03-12, 23:42
nero ,喜欢你的文笔 ,恭喜出书,也特喜欢到冷门国度旅行,自我放逐
感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