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Camino de Santiago - 朝圣之路(法国之路)上的村庄与城镇(2)

25 1 2826
Joanna_y
#1
旧 2021-03-29, 08:55
Camino de Santiago -
朝圣之路(法国之路)上的村庄与城镇



续上篇:Camino de Santiago - 朝圣之路(法国之路)上的村庄与城镇(1)

朝圣之路经过一半,进入了西班牙的第五个省份,这一路上,会发现宗教在西方真的占了很重要的地位,而教堂在大部分村庄和城镇都是最突出和最重要的建筑物,每当有重要的教堂,路上的标志都会指引朝圣者路经该地,路上的大部分传说都是和宗教有关的。

回到正题,本篇将继续介绍这一路上我认为比较特别的村庄和主要的城镇。


上下篇介绍的地方包括:
1. 圣让-皮耶德波尔(Saint-Jean-Pied-de-Port):起点法国巴斯克小镇
2. 潘普洛纳(Pamplona):路上第一个大城市 —「奔牛之城」
3. 洛格罗尼奥(Logroño):赛鹅图(Game of the Goose)与圣殿骑士团
4. 圣多明各-德拉卡尔萨达(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被绞死的少年与被烤的鸡复活的传说
5. 贝洛拉多(Belorado):充满街头涂鸦的艺术村
6. 布尔戈斯(Burgos):路上最美的主教堂与记载民族英雄熙德传奇一生的大城
7. 萨阿贡(Sahagún):法国之路的一半,中途证书的领取地
8. 莱昂 (León) :外观宏伟的主教堂与酒吧食肆众多的大城市
9. 奥斯皮塔尔德奥尔维戈(Hospital de Órbigo):朝圣之路上最长的中世纪桥梁
10. 阿斯托加(Astorga):美丽主教堂与未有主教入住的主教宫
11. 蓬费拉达(Ponferrada):圣殿骑士城堡
12. 比耶尔索自由镇(Villafranca del Bierzo):韩国综艺节目《西班牙寄宿》的拍摄地
13. O Cebreiro:加利西亚的传统石屋与黄色箭头的发明者
14. 萨里亚(Sarria):朝圣之路上最受欢迎的起点
15. 波尔托马林(Portomarín):加利西亚版的消失的亚特兰蒂斯
16. 梅利德(Melide):路上最有名的章鱼店
17. 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终点 — 圣雅各的安息之地
18. Fisterra (非斯特雷角):世界的尽头
19. 穆希亚(Muxía):另一个世界的尽头





8. León(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309公里)


莱昂 (León) 是另一座大城市,莱昂省的首府,由罗马军团 Legio VI Victrix 于公元前1世纪创建。这里最特别的也是它的主教堂,跟 Burgos 的主教堂一样有着宏伟壮观的外观,不过里面的感觉相差很远。

莱昂主教座堂Catedral de León) 

一路上的教堂,就外观而言,Burgos 的排第一,这座应该排第二了,同样是哥德式的建筑风格,同样是非常庞大,非常宏伟,看起来有点眼熟。

这座教堂的前身是罗马浴场,然后改建成王宫,到了13世纪,改建成教堂,经过多个世纪的改建修复,教堂已经由原来的罗马式变成了哥德式,成为今日宏伟庄观的大教堂。教堂主要有三个立面,但北立面需要从城市的高处看才看到,所以一般是不会看到这一立面的,也就是说能看的立面只剩两面,一面是南立面,另一面是西立面。

西立面是大教堂的主立面,就是从这个立面进出教堂的。这个立面正在修葺中,所以外墙被画布覆盖。南立面是比较宽广的那面。Burgos主教堂的南立面前有个坐着休息的朝圣者雕像,而León 的主教堂的南立面前同样有个引人注目的雕像,这里的是一对站着的父子。




教堂内部

看上去很大的一座教堂里面好像没有太多地方可以逛,刚巧碰上早祷时间,进去不用钱省去6欧,虽然十几分钟就有人来清场,但该逛的其实都逛完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早祷封起了部分范围,才导致那么快逛完,反正大致看过了。




彩色玻璃窗是这座教堂的最大卖点,但是教堂太黑时间又有点赶,没有看出来它们有多特别......








León 给我的感觉是一座中规中矩的大城市,它足够的大,但不算太有特色,没有特别让人惊艳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Pamplona 的建筑比较色彩缤纷有特色,而且有奔牛; Burgos 最特别的也是主教堂,但它真的是内外都非常出色的一座教堂,而且 Burgos 也有熙德,跟这两个大城市比较,León 好像有点空虚的感觉。León 可以逛的地方其实也不少,只是不是特别出彩而已。




当天是星期日,到处都非常热闹,跟一路上的村庄小镇相比,它真的充满着「人气」。




还碰巧有人在一个广场上看见一班人演唱西班牙的乐曲,热情澎湃的歌声非常触动人心。




León 的旧城区又叫 Barrio Húmedo,翻译就是 "wet district"(湿区),因为这区有一百多间的酒吧和夜店,而这一区又以圣马丁广场(Plaza de San Martín)为中心,所以假日大街小巷都非常热闹。只要看看地图,就会出发现这一区的酒吧和食肆真的多得惊人!但是当天真的太多人了,经过的西班牙小吃酒吧都多人到挤出店门外,所以我最终还是放弃了找 Tapas 的念头。




这里有一座出自西班牙天才建筑师安东尼·高第(Antoni Gaudí)之手的着名建筑 — 波堤内之家(Casa Botines)。这座建筑的设计案是由一间纺织品公司在1891年委托给高第的,当时,高第正在阿斯托加(Astorga)的主教宫中工作,Astorga 是距离 León 约50公里的城市(也是接下来朝圣之路会经过的地方),由于这两个项目的地点很接近,高第接受了委托。这座建筑跟阿斯托加主教宫很像,因为高第将主教宫的设计想法运用在这栋建筑上,外观同样是哥德复兴式建筑,那座主教宫最后因为各种问题被高第中途搁置了,最后由另一个建筑师接手完成,但这幢建筑却很顺利,创纪录在10个月内完成,建设工作于1892年1月开始,并于同年11月完工。整幢建筑将商业和住宅用途结合在一起。半地下室和底层用作商业用途,其余较高的楼层则用作住宅用途。现在,这座建筑是一间银行的总部跟博物馆,开放底层和地下室供游客参观。

但是高第的建筑我还是觉得在巴塞隆拿的那些比较惊艳。这建筑应该属于他比较早期的作品,因为后期他的作品很喜欢使用曲线。不过这是他极少数在巴塞隆拿外的建筑作品。



正门上镶有圣乔治屠龙的石刻雕塑,那是高第很喜欢的一个故事,在他很多作品里面都可以找到圣乔治屠龙的影子。




沿着河岸的公园走走,在公园里面看到有麦当劳!在西班牙麦当劳好像没有很受欢迎,很多国家都是总有一间在附近,西班牙城市会有但却不多。也许他们已经有了开满大街小巷的小吃酒吧,还何需各种乏味的速食店呢!

那时有一段时间在路上一直看到很多棉花,这公园也是遍地棉花,白色的棉花真的跟绿色的草地有得拼啊!原本以为这天找到了最近一路上的棉花的由来,就是来自树上,但后来再在路上看到棉花一直在飘,却都没有在树上发现白色的棉花,棉花真的是都来自树上的吗?这到最后仍然是我解不开的一个谜。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58893




我很喜欢圣马可斯修道院(Convento de San Marcos)附近的一个朝圣者雕像,很有意景。而这座修道院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2世纪,由阿方索七世的姐姐 Infanta Sancha Raimúndez 捐款兴建,最初为圣地亚哥骑士团的修道院,供朝圣者和穷人休息及住宿之用,在16世纪,当时的西班牙国王费尔南多(Fernando el Catolico)再次捐款重建,成为今天看到的哥特式-普拉特式风格的建筑物,修道院在后期改为关押政治犯的监狱,亦曾用作高中、兽医学校、参谋部、骑兵营和传教所等等,如今则成为西班牙的国营饭店,叫莱昂酒店(Parador de León),是一间五星级酒店,同是亦包括一座教堂(La Iglesia de San Marcos)和考古博物馆(El Museo de San Marcos)。整座建筑外墙长约100米,所以不管怎么拍,我始终拍不到一整座建筑。




León 在脱离老城区之后比较商业化。



León 的街道




这个城市还有很多的广场,我不一一细数了,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是它不够古老,但可以逛的地方还是不少。


全文:朝圣之路 DAY 23 | León 游记



9. Hospital de Orbigo (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278公里)

奥斯皮塔尔德奥尔维戈(Hospital de Órbigo)是一个很特别的村庄/小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有一条朝圣之路上最长的桥梁。




这座方便人渡河的大桥是 Puente del Passo Honroso(光荣之桥),是一座建于13世纪的桥梁,长204米(约670英尺),有19个拱门,路面由鹅卵石铺设而成,桥上每隔一段路就插着一枝旗帜,走在上面有着回到中世纪的感觉。




以前这条奥尔维戈(Órbigo)河没有那么窄,桥梁最初就是为了方便人渡过阔广的河流才建得那么长的,但自从修建大坝后,原本宽阔的河流就窄了很多。






以战斗捍卫爱情的骑士

在中世纪时,一项传奇的比赛「荣誉通行证(El Paso Honroso)」曾经在这座桥上举行。

El Paso Honroso 是中世纪的一项马术长矛锦标赛,唐·苏埃罗(Don Suero)爱上了一位名叫多娜(Doña Leonor de Tobar)的女士,但可惜这只是他的单恋,这位15世纪的骑士自称是爱的囚徒,每周四都会在他的脖子上戴上铁衣领,以示他被对这位女士的爱所奴役。

为了赢得自己所爱的女士和卡斯蒂利亚国王胡安二世(King Juan II)的钦佩,以及使自己摆脱爱情的枷锁,他决定以古老的骑士风格进行一场令人惊讶的比赛(中世纪骑在马背上使用长矛进行战斗的比赛)。在1434年1月的一次会议上,Don Suero 向国王提出,他将在这座桥上击败出现在该桥上的所有骑士,并折断300支长矛,只有当他做到了之后他才会把铁领拿下。

国王批准了他的要求。邀请了王国中最好的骑士们穿越 Hospital de Órbigo,许多骑士都纷纷从各个地方前来参赛,包括德国,意大利,葡萄牙,尤其是来自阿拉贡王国。事实上,在赛事期间,所有经过桥的骑士都需参加比赛,拒绝参赛的骑士需要放下手套以表怯懦。比赛于1434年7月10日开始,持续了一个月,直到了同年8月9日,即 Don Suero 受伤的那一天结束。

在此期间 Don Suero 和他的9名骑士击败了68名骑士,仅杀死了一名,并成功折断了近200支长矛。参加比赛的男子认为这足够了,在仪式上,从 Don Suero 的脖子上卸下了铁领。在比赛结束后,Don Suero 和所有参赛者都前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朝圣,将他们战斗的武器献给使徒 St. James。

在Orbigo医院的桥上,有一块纪念比赛的牌匾,上面刻着Don Suero和与他并肩作战的9名骑士的名字,牌匾亦刻上以下内容:

从他的女士将他关押的监狱中救出
并渴望持久的名声
他与另外9名骑士一起出发
在这座桥附近捍卫着光荣的通行证
折断超过70名骑士的长矛
到使徒圣詹姆斯的朝圣之路
他们来自卡斯蒂利亚,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
来自瓦伦西亚,葡萄牙和英国
来自意大利和德国

不幸的是,结局以悲剧收场。比赛结束几年后,其中一名被 Don Suero 击败的骑士前来报仇,Don Suero便因而丧生了。

自1997年以来,每年的6月的第一个周末,嘉年华都会在靠近桥的地方举行,以纪念这一个传奇。看网上的介绍这个两天的节目真的非常精彩,例如有巨人游行,可惜来晚了几天,错过了最精彩的日子。








介绍这项比赛的报告板。




这个场地看起来像是举行马术比赛的地方。




如果看地图的话会发现这里附近一带有非常多纵横交错的运河、堤坝和灌溉渠。




是超级无敌多!所以这一路上有很多的耕地。





全文:朝圣之路 DAY 25 | San Martín del Camino to Astorga



10. Astorga(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263公里)

阿斯托加(Astorga)跟 León一样,最初也是由罗马军团创建的。经过公元前的一场战争后,这里跟附近一带地区被并入了罗马帝国,罗马人在这里建城,这里成为了当时的首都,被取名为 Asturica Augusta,是罗马军团重要的行政和军事中心,由于这里附近一带的金矿资源丰富,这里也同时是采矿管理中心。后来日耳曼部落的入侵摧毁了这座罗马城,中世纪时朝圣之路崛起,这里又重新复兴成为法国之路上的重要停靠点,在十九世纪因为与法国拿破仑军队的半岛战争而再度衰落,被法国占领了两年后最后由西班牙人重夺主权,Astorga 又重新发展成为法国之路的重要城镇。

这个城市主要有一座主教堂和一座主教宫比较着名,可以慢慢参观。


La Catedral de Santa María de Astorga(阿斯托加主教堂) 

这座教堂的前身是一座罗马式神庙,当前的大教堂始建于15世纪(1471年),献给圣母玛丽亚的大教堂融合了多种建筑风格,从哥特时代后期开始,到后来的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风格,到最后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整座建筑直到18世纪才完工。教堂及博物馆的门票价格是6欧元,朝圣者是4.5欧元。


▲ 教堂其中一个顶峰上有一个风向标,称为 Pedro或 Pero Mato,这个风向标是一个穿着马拉加托(maragato)服装的人物。

关于这个角色有几个传说:

其中一个传说说他是9世纪克拉维霍战役(Battle of Clavijo)的旗手,耶稣的使徒圣雅各·马塔莫罗斯(Santiago / Saint James)突然出现在战役中,并带领人数众多的基督教军队击败穆斯林。(那场战役并不存在,但数个世纪以来皆被人们采信,并且成为一个关于基督徒驱逐穆斯林的知名西班牙传说议题);

另一个传说是将他识别为半岛战争时期的马拉加托人,他向被围困的西班牙人提供了葡萄酒,石油和基本的必需品,并于1810年被法国人发现被处死,因此这座城市感谢他,用这个角色代表他放在大教堂的最高位置;

又有传当法国人于1810年围城攻占阿斯托加时,这个风向标已经存在了,由于它是随风移动的风向标,法国人进行监视时容易混淆,所以法国人曾经向风向标发射大砲,试图将其击落,但并没有成功。

无论如何,这个风向标至今仍然屹立在教堂的顶峰。


西立面是教堂的主立面,建于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采用巴洛克建筑风格。立面是以当时莱昂大教堂的西立面为参考,其两侧是两座大型侧塔,棕色的那座是旧塔,粉红色那座是新塔,两座塔虽然相似,但由于分别使用两个不同的采石场的石头制造,所以新旧塔楼的颜色不一样。



中央门户的浮雕最多,充满了不同的福音场景。




南立面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立面,始建于1551年。也是没有空间拍全个立面,所以只拍下了这个文艺复兴时期的门户。




教堂博物馆内的其中两幅画描述圣雅各的门徒将他的遗体运送安葬的传说。

第一幅15世纪的画作的主题是「生命之桥」。讲述使徒圣雅各的门徒们奇迹般从监狱中释放出来,逃离了他们的迫害者,过桥后桥倒塌了,使敌人无法追上他们。





另一幅15世纪的画作,讲述随后的故事,那些使徒正在运送圣雅各的遗体,他们第一次经过卢帕(Lupa)女皇管辖的地方时请求女皇把一座寺庙给予他们,以安葬圣雅各的遗体,女皇是异教徒,恶意指引他们到国王Duio的所在地,请求那个国王的同意,意图让国王将他们杀死,使徒到达后被囚禁起来,于是有了上一幅画的故事。

使徒逃脱后又去找卢帕女皇,请求用大车和牛来运送圣体,女皇又假装善良,告诉他们去取一些田野里的牛,然后把圣体装在推车上,送到一座山上。女皇其实想将他们引领到另一个死亡之地,那座山有一条龙守护着山的边缘,使徒到了那座山,遇到了那条龙,龙却在十字架的标志处爆发了,勇猛的公牛亦突然奇迹般地服从了。女皇得知此事后,归依了基督教,并帮助建造了使徒墓。




主祭坛是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主义风格,主题是圣母升天,并讲述与她的生活有关的故事。场景的顺序是从上到下以及从左到右读取的。




这座教堂也分为很多小教堂,有各式各样的祭坛,也很值得参观。






彩绘玻璃窗也很好看,每块玻璃窗上都有着不同的场景或图案,而且色彩缤纷。







Palacio de Gaudí Astorga(阿斯托加主教宫) 

这座新哥特式风格的主教宫是加泰隆尼亚着名建筑师安东尼.高第(Antoni Gaudí)设计的,这是他在加泰隆尼亚以外进行的少数作品之一。

阿斯托加(Astorga)曾经有一个主教宫殿,但在1886年被一场大火彻底摧毁。由于该镇没有教区建筑师,因此格劳主教(Joan Baptista Grau i Vallespinós)决定委托他的朋友高第在大教堂旁建造一座新的主教建筑。

1887年,高第接受委托时,他正在完成在巴塞罗那的奎尔宫(Palau Güell)的工作,没有足够的时间前往该地方,因此他要求主教将照片和有关环境的信息发送给他,以便根据周围环境设计建筑项目。对文档进行研究后,高第绘制了计划,并将其发送到阿斯托加。格劳主教对收到的计划感到非常满意,经过一番行政审批进程和修改,该项目于1889年2月获得批准,并于同年6月24日开始展开工程。高第决定雇用加泰罗尼亚人的工人和泥瓦匠,以确保在他在巴塞罗那期间,工作可以按照他的想法继续进行。

工作一直都顺利进行,直到在1889年9月,格劳主教去世了,议会拒绝继续进行高第的计划,因为他们认为这很复杂,要求改动,但高第不接受,高第最后因为双方的分歧而辞职,因此工程停止了数年-上层和屋顶仍待完成。

高第辞任后先后经过三名建筑师接手,但都未做任何重大的事情,最终,由第五名来自里昂教区的建筑师 Ricardo García Guereta 在1907年至1915年间着手完成这座建筑,他遵循了高第的布局,但大大免去和改变了高第的项目上的很多想法,尤其是在侧塔顶部的尖顶中。




从未有主教入住的主教宫

历经五位建筑师,宫殿终于完成了,可是委托兴建的主教已经去世了,新任的主教认为宫殿缺少最后的细节,功能也不是很实用,所以没有入住,建筑一直处于废弃状态,直到1936年它才成为西班牙Falange的总部和军事火砲的庇护所。后来的主教再次修复战争期间受到破坏的宫殿,最终历经9位主教,也从未有主教入住,至今已经变成开放参观的博物馆了,所以这座建筑从未发挥其作为主教住所的原始功能。主教宫好像变得有点「名不符实」。


这座主教宫的外型很像童话故事中的城堡。一直都没有人住真的是可惜。


要看到宫殿的正面是需要付费入场的,如果不想付费,那就只能在外面看看其他立面了。




这就是宫殿的正面了,入口是喇叭形的拱门。



花园看到三个天使雕像,之前提到最后那名建筑师改了高第的设计,根据原始项目,这三个加冠的天使雕塑应该是放在建筑上的,最终却被自由放置在宫殿花园中,现在看到的屋顶也只是传统的屋顶。高第在巴塞罗那的建筑作品屋顶都非常天马行空,所以我相信如果能跟随他原来的设计,整座建筑会更加出色。



这座宫殿有四层,最先进去是地下,其余的层数是地下室,一楼和二楼。

这里的穹顶设计异于一般天主教或基督教采用的设计风格,而是使用了穆德哈尔风(Mudéjar:混合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两种建筑风格)和莫扎拉比风(mozárabe:阿拉伯化的风格),这些都是西班牙的伊斯兰艺术风格。




位于一楼的餐厅和办公室是我认为整座宫殿内最美的地方,也可能是因为光线穿过玻璃窗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很美。

餐厅(Dining Room)








办公室(The Dispatch)






位于西班牙广场(Plaza España)的阿斯托加市政厅(Ayuntamiento de Astorga)也很特出。这座巴洛克风格的市政厅在1704年建成。外墙的顶部分中央位置有皇家纹章,还有一个自动报时的钟表。




Astorga 还有一个有趣而鲜为人知的地点:

Celda de las Emparedadas(三明治牢房) 

大教堂旁边的建筑分别是两座教堂 Iglesia de Santa Marta 和 Capilla de San Esteban,但是特别之处是在于夹在两座教堂中间的那个小铁窗,因为那是自己终身禁闭自己的牢房,叫 Celda de las Emparedadas,翻译过来就是「三明治牢房」。

终身禁闭的中世纪传统

在中世纪,狂热的基督教徒会以这种极端的行为表示惩罚和虔诚,这自种终身囚禁有半自愿的,也有纯自愿的,进行这种隔离的大多数是妇女,她们会进入这样的牢房终身禁闭,生活空间很窄很小,就像活着的坟墓,脱离尘世,像鬼魂般过着日常生活,在里面独自进行忏悔和祈祷。进入牢房后出入口就会用砖块封起,所以有入无出,只剩下两个窗户,一个面向街外就是今天可以看到的那条街,另一个窗户可以和毗邻教堂的主教堂交流,并让里面的人能够倾听弥撒和其他神圣的事奉。该市的行会和兄弟会每年捐赠一笔用于维护三明治牢房的钱,其他忠实的捐助者也会透过捐款满足这些妇女的需求。这种苦行僧形式一直延续到18和19世纪,当时的教堂禁止了这种行径。这间三明治牢房保留了下来,据说,房间的入口就在较小那座的教堂内。




Astorga 还有其他教堂和广场,这个城市不大,但慢慢参观也可以消磨大半天。


全文:朝圣之路 DAY 25 | Astorga 游记



11. Ponferraba(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210公里)

蓬费拉达(Ponferrada)自凯尔特人时代起就存在,并在罗马占领时期因为 El Bierzo 地区的金矿而变得越来越重要和繁荣。在中世纪,它以当时的教堂的名字命名为 Puebla de San Pedro,并成为朝圣之路沿岸的主要停靠站。然而,要到达河对岸的村庄绝非易事,因此在11世纪末,阿斯托加主教 Obispo Osmudo 下令建造一座铁桥,以便利朝圣者穿越锡尔河(Río Sil)。在桥梁附近,几批人开始定居,几个世纪后发展成为蓬费拉达(Ponferrada)镇。Pon-Ferrata,拉丁文的意思的「铁桥」,城镇的名字就是这样诞生的。

蓬费拉达是 El Bierzo 地区的首府,于1908年9月4日从阿方索十三世国王手中获得了「城市」称号,目前是莱昂省第二大人口的直辖市。

这里最特别最具代表性的建筑是圣殿骑士城堡(Castillo de los Templarios)。圣殿骑士团在12世纪开始在该地区定居,国王阿方索九世将蓬费拉达镇交给骑士,他们的任务是保护朝圣之路上的朝圣者免受穆斯林的袭击。骑士们开始在罗马堡垒的遗迹上建造了一座圣殿骑士城堡,并于1282年完成。




大约在1300年,圣殿骑士组织在整个基督教西部拥有870座城堡,他们的权力,财富,深奥的秘密和骑士网络之大引起了欧洲领导人的担忧。1307年底,骑士团的成员纷纷被指控犯有严重罪行,教皇下令逮捕所有圣殿骑士并没收其财产,于1312年圣殿骑士团终于被教会解散。

在接下来的300年里,这座城堡在西班牙贵族的争夺中屡屡易手和扩建。在中世纪期间,它是西班牙最大的堡垒之一。1486年,这座城堡被王室接管,后来卖给了一个侯爵(Marquis of Villafranca),直到19世纪,城堡由政府接管。目前的城堡在15和16世纪进行了扩建,并在19和20世纪进行了进一步的改建。




城堡的入口两侧是两座塔,由半圆形的拱门相连,左边的 Caracoles 塔标有取自圣经诗篇的铭文,上面写着"Nisi Dominus custodierit civitatem frustra vigilat qui custodit eam"(如果主不保护城市,守卫城市的人将是徒劳的)。城堡的入场费为4欧元。




在外面其实也可以看到这个城镇的景观。




位于 Plaza Virgen de la Encina 的教堂 Basílica de la Virgen de la Encina,始建于1573年,直到17世纪后期才完成,里面有圣母(La Virgen de la Encina)的雕像,教堂因此而得名,该圣母是 Ponferrada 和 El Bierzo 地区的守护神。而这座教堂是整个El Bierzo地区中最重要的教堂。

传说在五世纪中叶,主教 Santo Toribio de Liébana 参观了耶路撒冷,并带来了许多文物,其中包括圣母玛利亚的雕像。该雕像在阿斯托加(Astorga)停留了数年,但在与摩尔人的战争中,这些文物被藏在各个地方,以避免被异教徒掠夺。在收复失地运动(Reconquista)期间,许多文物都被回收了,但圣母雕像却消失了多个世纪。

1178年,圣殿骑士团来到蓬费拉达,建造了他们的城堡。某天,负责在附近森林砍伐树木的人看到了森林发出明亮的光。他朝着光的方向走去,当他到达光的位置时,他看到光来自橡树树干的开口。经过仔细检查,他发现橡树里面是圣母像,它在很多年前就消失了。他将其带回城堡,人们建造了一座教堂供奉这尊圣母像,从那时起,该圣母就以那棵橡树的暱称命名。被称为 la Virgen de la Encina(莱恩西纳圣母)或 Virgin of the Holm Oak(橡树的圣母)。而当前的教堂是为取代陈旧而狭小的原始教堂而建的。

广场上放置了一座雕像,描绘一个手握着剑的圣殿骑士在一棵橡树里发现圣母像。教堂的大门上也有 Virgen de la Encina 的雕像。





因为要赶路没有办法慢慢逛毕这个地方,所以我无法去评价这里。



全文:朝圣之路 DAY 28 | Molinaseca to Cacabelos



12. Villafranca del Bierzo(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210公里)

比耶尔索自由镇(Villafranca del Bierzo)是韩国综艺节目《西班牙寄宿》的拍摄地。激发我来朝圣之路的其中一个主因就是因为来之前正在播放这个节目,而偏偏我又看到了!!!于是突然就决定买机票,一周时间就一个人坐上了飞机,没头没脑的开始了这趟疯狂的旅程了,然后第一天开始就后悔莫及,但又一天一天地坚持下来,到我已经忘记要到这个拍摄地慢慢逛一下时,它突然就出现了!!!我为什么不能早点发现呢?也许这就是有缘无份吧,我都已经把背包寄到原定的目的地了,唯有到那间庇护所门外看看好了,其实这个小镇真的很值得留下来慢慢逛,可惜要赶路不能够慢慢把镇上的所有地方逛完......

我一直都知道拍摄的地点,只是一直没有在留意实际上在那里,没想到快到尾段才经过这个地方,还要到经过才突然发现:咦?这不是那套综艺的拍摄地点吗?这真的太突然了!我都已经忘记了我曾经在 google map 上标记过这个地方,在来之前说经过一定要好好重温一下节目里的地方,找找看那间庇护所...... 来到后在 google map 上每天添加的标记太多了,密密麻麻地遍布整段路,于是完全把这件事忘掉了,没想到这天会突然出现在眼前。




找来节目的片段对比一下,只是少了最后韩国字眼的庇护所路牌。但是,这并不等于那间庇护所已经不存在了,于是,决定去找找拍摄地的庇护所。




Convento de Los Padres Paúles

这座教堂/修道院的建造始于1620年,当时是耶稣会的学院,1822年成为省议会的总部,后来变成一所学校,目前这里是教堂和自然与人种学博物馆,另外还有一部分是一间酒店,San Nicolas el Real,这应该就是《西班牙寄宿》的拍摄地了,但地图上显示修道院内有两间庇护所,所以如果要看到真正的拍摄地,就要绕到修道院的后方,在地图上会找到一间叫「구 스페인하숙」的庇护所。





那部综艺不时拍到这座修道院,就是因为拍摄地在修道院后方。




▼ 节目中开设的庇护所在地图上的名称和位置。




对了~!节目是讲述柳海真、车胜元、裴正南这三位韩国演员在朝圣之路上开设了一间庇护所,为前来入住的朝圣者提供住宿和奉上韩餐。

听说即使到了开放时间,庇护所内还是只会供当天入住的朝圣者进入,因为节目播出后太多人来参观了。可惜我今天不住这里,离开门时间也还有一大段距离,所以找来了庇护所的照片跟节目的片段比对了一下,肯定就是这里了!大门的门牌由韩文变回了西班牙文,看看门牌跟背景,就知道 "San Nicolas el Real" 即是韩文注明的那间庇护所了。里面的布置还是很类似。




节目中柳海真是住宿担当,登记入住,接待客人,打扫卫生都由他一力承担,这位叔叔还经常在节目中自制物品,将自己DIY的家具取名为「IKEYO」;而车胜元和裴正南则分别负责料理和辅助准备料理,在每天晚上和早上制作不同的韩餐。回想当初看到节目时觉得好温馨,每天可以跟不同的人交流,住宿跟吃饭都很便宜,走完路闲来无事就写写日记,跟人说说笑笑,然后休息,于是就被「骗」来了,然后... 才发现每天最重要的走路没有被拍下来,原来走几十公里很痛苦,走完路再写日记也非常累,每天的日子并没有很闲,朝圣餐吃过几遍已经不再特别...... 这就是憧憬与现实的落差了吧......




话说我来之前播的那一集就是讲述那一天庇护所只有一位客人,他由凌晨2点走到晚上8点,足足走了100公里,当时就觉得他太厉害了,现在想起他简直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神级人物,到底是怎样可以在一天内走100公里?一天30公里已经大概是我的极限了,所以这对我而言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真的是太拚了吧~ 好想知道他完成整段路花了多少天啊!




节目上看到不少在镇上取景的地方,可惜这里距离我今天的目的地还很远,不能闲着慢慢逛遍一整个镇,好像那个经常出现在节目中的广场我就没有经过了。




节目上提到一个我一直没有答案的问题,正确来说我没有要得到什么,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来,除了因为我听说过这条路跟看到这部综艺外,我还是没有找到一个确实的原因,很多人都说走到终点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是真是假就拭目以待吧!




这个小镇被认为是11世纪初期由克吕尼教团(Cluny order)的法国僧侣创立的。在1070年,他们在这里建造了一座名为 El Monasterio de Santa Maria de Cluniaco 的修道院,以满足通过这里的朝圣者的需求。由于僧侣是法国人,他们和选择留在这里的法国朝圣者给村庄命名为 "Villa francorum"(法国小镇),后来变为西班牙版的 "Villafranca",由于在朝圣之路沿线有多个法国村庄/小镇,名为 Villafranca,因此该小镇被加上地区名,最终称为 "Villafranca del Bierzo"。

在小镇的入口有一座十二世纪的罗马式教堂 Iglesia de Santiago,原来这是一座可获特赦免罪的教堂。来走朝圣之路的朝圣者大部分都知道到达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主教堂可以获得赦免一半的罪,而大赦年罪过则完全被赦免,但原来在圣年到这座教堂也可以获得同样的待遇。

在12世纪,阿斯托加(Astorga)的主教获得了罗马教皇的教宗诏书(Papal bull),在这里创建了一座教堂(Iglesia de Santiago),教堂被赋予向朝圣者赦免的特权,朝圣者如因疾病或受伤等特殊原因而无法继续前往圣地亚哥,通过这座教堂的宽恕之门(Puerta del Perdón),便可以获得同样的赦免。所以这个小镇本身就是某些朝圣者的目的地,可能是因为这样,这里曾经有多达8间修道院和6间朝圣医院。




北入口是朝圣者可以获得赦免的宽恕之门(Puerta del Perdón)

这扇门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122年,当时教皇授予了这一特权,并宣布中世纪由于疾病或受伤而无法继续前往圣地亚哥的朝圣者同样可以获得赦免所犯的罪,前提是他们在这扇门的台阶上屈膝认罪并接受圣餐。对于那些无法爬山的疲惫朝圣者来说,这是一种安慰奖。因此,这个村庄有时被称为 "La Pequena Compostela"(小圣地亚哥)。不过这座教堂的宽恕之门仅在雅各伯圣年(Jacobean years)才打开,也只有在圣年来到的朝圣者可以获得这样的特赦。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58893


由这里离远看到的另一座教堂 Iglesia de San Francisco。




这个小镇另外还有几座修道院和教堂,要是当天能留在那里,那就可以慢慢参观了。

这个镇上还有一座城堡 Castillo de Villafranca del BierzoVillafranca 的第二任侯爵 Don Pedro Alvarez de Toledo 原本的城堡在1507被第一任侯爵的一个私生子摧毁了,于是在15世纪和16世纪,他便在原址上重建了另一座城堡。它在半岛战争期间曾经遭受严重的破坏,先后被英国和法国军队洗劫、焚毁和拆除。在随后的几个世纪中,城堡进行了一些修复。目前,它是50年代杰出的古典作曲家 Cristóbal Halffter 的住所。由于它是私人财产,因此无法参观。




在街道 Calle del Agua 看见很多贵族家族的徽章。




经过在 Burbia 河上的中世纪桥(Puente Medieval de Villafranca准备离开村庄,桥上的风景真的是一绝啊,要不是跟人一起走我大概会在桥上待很久,顾着看风景都没有把桥拍下来,节目也有在这里取景,于是看到了桥的全貌。




节目在最后一天营业结束后,三位演员离开庇护所,经过街道,再经过了这条桥,他们试走了一段路作结。




桥上有个朝圣者雕像。




在桥上再一次回顾这个美丽的小镇。小镇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逛,可惜要赶路,不然真的想要好好把街道都逛一遍。






这里的标志虽然是 Villafranca del Bierzo,但其实已经是在由 Pereje 到 Trabadelo 的路上了。




节目中,他们走到这里西班牙的拍摄就结束了。




这个小镇也是在我心目中排行很前,大概第四位?要是我能好好地把整个小镇逛毕,它的排名可能会更前!只可惜当天才开始走不久,又寄了背包,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大段路要赶,没法慢慢去逛遍每个地方。之前看节目我也没想过原来这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小镇,这节目组真的很会挑地方!


全文:朝圣之路 DAY 29 | Cacabelos to Vega de Valcarce



13. O Cebreiro(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157公里)

O Cebreiro 是进入加利西亚后的第一个村庄,与卡斯蒂利亚·莱昂(Castilla y León)接壤。这个村庄坐落在海拔约1,300米的 O Courel 和 Os Ancares 山脉之间,是罗马人以前的传统山区民居的所在地。由鹅卵石铺成的路面和传统石制圆形房屋令村庄充满了怀旧气息。

位于山上的村庄风光自然很不错,村庄附近可以看到绵延不绝的群山。






Pallozas — 前罗马的古老石屋

这个村庄最特别的地方是可以看到一些称为 "palloza" 的传统加利西亚石屋,通常呈圆形,并带有圆锥形的茅草屋顶(通常是用黑麦秸秆覆盖着)。这些源自凯尔特人(Celtic)的罗马前房屋是西班牙最古老的房屋,由于该地区在地理上因为山多被孤立,所以这些房子在经过多个世纪后得以幸存,并得到了妥善的保存或修复。这种房屋是适合山区的,高而厚的茅草屋顶可以支撑着雪的重量并抵抗风,低矮而厚的墙壁则有助于维持温度,通常约为15º(居住时,通常整天点燃火),Pallozas是没有烟囱的,烟气会从稻草屋顶逸出。它们除了被用作住宅外,还被用来保护牲畜,人和牲畜生活在同一个屋簷下,冬天牲畜生活在室内可以防霜冻,同时,它们的体热也可以作为暖气。房子内仍然简单地划分成不同空间作不同的用途。

这个村庄目前共保存了9间 Palloza。下面这一间房子现在被用作民族博物馆来展示小屋的生活。




不远处就是 Igrexa de Santa María A Real do Cebreiro,建于9世纪的前罗马式教堂,是法国之路上的最古老的教堂之一。传说「圣杯」就保存在这座教堂中。这要说到一个关于圣杯奇迹的传说传说有一天,一场猛烈的暴风雪袭击了村庄,主持弥撒的牧师认为不会有人出现,但是,一个名叫 Juan Santin 的虔诚基督徒由邻村 Barxamaior 冒着暴风雪前来了,牧师很惊讶并取笑他,说他不值得为了一点点面包和酒而冒死前来。那一刻,面包变成了基督的肉体,圣杯里的红酒变成了鲜血流出染红祭坛上的白色亚麻布,接下来,放置在主祭坛上的圣母像低下头来崇拜基督的身体和鲜血。牧师吓得瞠目结舌,传说就是上帝在惩罚牧师的不当言语和缺乏信仰。








黄色箭头的发明者

教堂外是已故教区牧师 Don Elias Valiña Sampedro 的半身像,他就是发明黄色箭头的人,在70年代,当时朝圣之路几乎被人遗忘了,这位牧师就在 O Cebreiro 对法国之路的原始布局进行深入研究,重新推动前往圣地亚哥的朝圣之旅,他驾驶着装满黄色油漆的车穿越西班牙的整个北部,并开始绘制从庇里牛斯山到圣地亚哥的黄色箭头,以指示通向圣地亚哥的正确方向。同时,他在旅途中写了一本朝圣之路的指南,于1982年出版,后来他的侄子加入,并连同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之友协会的成员继续这项工作,所以时至今日,路上的黄色箭头已经无处不在,一路引领朝圣者前往圣地亚哥,而朝圣的人数亦不断大幅增长。




O Cebreiro 附近是海拔约1332米的 Pozo de Area 山顶,临下坡时还有机会欣赏一下山上的风景。从山顶可以看到右侧的 Sierra de os Ancares 山脉和左侧的 O Courel 山脉。




说起 Palloza 想要提一下位于 Fonfría 的一间庇护所,但不想将它另外分开,因为那里没有地方可以逛。

当日留在一间 Albergue A Reboleira 的庇护所,原来它的餐厅也是传统的 Palloza,因为晚上选择吃朝圣餐,于是有机会一探里面到底是怎样的。




里面的设计以木为主,屋顶像伞一样,有传统的火炉,空间很大,划分了餐厅跟厨房。




最后上甜品时老板娘播着歌跳着舞,气氛非常好,渡过了一个载歌载舞的晚上。






全文:朝圣之路 DAY 30 | Vega de Valcarce to Fonfría (25 km, 8 hrs)



14. Sarria(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114公里)

萨里亚(Sarria)是朝圣之路上最受欢迎的起点,因为从这里出发刚巧符合领证书的最低要求,由这里到圣地亚哥大约还有100多公里的路程,很适合短途旅行。从这里开始要每天在朝圣护照上盖两个印章以达到换领证书的要求。




其实我觉得 Sarria 有点平平无其,没什么值得参观的景点,建筑也很普通,就是一个朝圣者的集中地,但跟SJPP比实在相差太远了,这个镇也是一个和朝圣之路的命运相连的城镇,朝圣之路兴盛时它亦跟着发展,后来朝圣之路衰落,这个小镇也陷入了长期的衰落,这里的大部分建筑都是建于19世纪和20世纪的。所以房屋比较新,但同时不太有特色,感觉很商业化,但如果选择以这里为起点,那么这里大概是不错的装备补给点。




Sarria 是由莱昂的最后一位国王阿方索九世(Alfonso IX)于12世纪末创建的,他将这里命名为 Vilanova de Sarria。他在1230年在这里去世,当时他正在前往圣地亚哥朝圣,因染上了重病而逝世,他被安葬在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中。在 Praza da Constitución 可以找到阿方索九世(Alfonso IX)的雕塑。




在镇上看见一些路面有由碎石铺成的朝圣图案。




也在一些墙壁上看见有关于朝圣的涂鸦。




终于迎来最后的一百多公里!


全文:朝圣之路 DAY 31 | Fonfría to Sarria


原本想要一篇概括所有村庄和城镇,但最后内容跟照片还是太多,本想在这篇把它结束掉,可是结果还是一样,所以唯有把之后的内容在下面的回复那里继续。
此帖于 2021-04-01 11:26 被 Joanna_y 编辑。
感谢 17
2826 次查看
Joanna_y
#2
旧 2021-03-29, 09:18
15. Portomarín(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92公里)

我认为波尔托马林(Portomarín)是在法国之路上最美的小镇之一,在我心目中它排第二名。因为它的地理位置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依山傍水,看起来好像自成一角的一个小岛,被美丽的自然风景所环抱,建筑简朴而又和谐统一,跟一路上的西班牙城镇和村庄感觉起来不太一样,来到这里更像是个渡假胜地,整个小镇本身就已经是一个观光漫步的好地方,而且来到的大部分是朝圣者,没有什么游客,宁静幽谧,望着那条长而宽阔的河流真的很疗愈,让人心境括然开朗,所以简朴跟自然结合的 Portomarin 成为了我非常喜欢的地方。




要进入 Portomarín 要先经过一条很长的桥跨过宽阔的河流,由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像小岛般的小镇时我已经很喜欢它了!




消失的的古罗马老城

波尔托马林老城有点像加利西亚版的消失的亚特兰蒂斯,同样被洪水吞没,长埋于水域之下。

早在罗马时代,罗马人就占领了这个小镇,并将其命名为 Portumarini。这个小镇据说自公元二世纪时就一直有一条漫长的桥梁,桥梁是由罗马人修建的,以穿越宽阔的米纽河(Río Miño),连接了 Lugo 和 Monterroso 的罗马道路。

到了中世纪,河两边被分为两个教区,San Juan 和 San Pedro,这两个教区逐渐发展为后来的Portomarín。小镇甚至在加利西亚语中被称为"porto",意思是「过河」。从12世纪开始,Portomarín 成为朝圣之路上的必经之地,镇上曾经同时拥有三个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圣地亚哥骑士团和耶路撒冷圣约翰骑士团,为朝圣者的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小镇成为为朝圣者提供休息和补给的特殊场所。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1960年代中期,在佛朗哥将军(General Francisco Franco)的指挥下,修建了一座水力发电大坝,并建造了 Belesear 水库,导致该村洪水泛滥。Portomarin 的老城区和古罗马桥的遗迹都被洪水淹没。于是,定居点被搬迁到了附近更高的基督山(Monte del Cristo)上,新的 Portomarín 在这座山上重生。为了保护历史最悠久的建筑,那些建筑物上的一石一砖一瓦全被逐块逐块拆除,并移动到新的定居点,重新按照旧有的建筑物重建,所以至今一些较旧的建筑物的各块石头上仍然刻有数字。

到了2010年到2012年,为了对大坝进行维修,水库被排干了水,被埋于水底的老城区的遗迹终于露出。现在每当水库水位较低时,就会在今日使用的现代高架桥下面看到一座在1930年建成的罗马式拱桥,甚至河床下的老城区的残骸。


波尔托马林的桥梁 

在公元2世纪,罗马人建造了该镇的第一座桥梁,到了1112年,原始的古罗马桥梁被卡斯蒂利亚皇后 Doña Urraca 摧毁,以阻止第二任丈夫的军队 Alfonso el Batallador 的通过。到了1126年,这位女王又命令 Pedro Peregrino 重建这座桥。

自1801年,洪水令这中世纪桥的拱门逐渐倒塌,到最后只留下在河中央的一个拱门,于是,在1930年,一座用石头和花岗岩建成的罗马式拱桥激活了,现在名为「Ponte Vella」(旧桥),该桥有七个宽拱门,全长165米。它就建在中世纪桥的遗址附近。

随着Belesar水库的启动,水位大幅上升,因此有必要再建造一座更高更坚固的的桥梁,于是,在1963年,一座由钢筋混凝土建成的桥梁落成了,命名为「Ponte Nova」(新桥),也就是今日看到的这座桥了。


▲ 显然现在的水位太高,所以完全看不到旧桥,更别说那些古老的遗迹了。据说入秋后水位会较低,比较有机会看到旧桥。


通往小镇的桥十分长。现在房屋都建在更高的基督山(Monte del Cristo)上了。




桥下的就是米纽河(Río Miño)/Belesar 水库。看着如此风平浪静的河面,谁会猜到这里曾经洪水泛滥,水里还埋藏着一座老城呢?




Escalinata de Portomarín y Capilla de las Nieves(楼梯和教堂)

过河后还要通过一条石梯进入村庄。它是使用古老的中世纪桥梁建造的,桥上有座教堂,当地人认为,Virgen de las Nieves 可以保护他们免于溺水,因此在中世纪时便在那座旧桥中间修建了一座神殿。在修建 Belesar 水库的水坝过程中,城镇居民将教堂以及旧桥的最北翼移动到了这里成为了这座石梯,此举于1962年完成。

桥的一面支柱被改变成为了阶梯,方便人们通向现在位于更高处的新城镇。这条陡峭的石梯共有46个台阶,走了N公里后还要上楼梯真的很累!

上去后就是那座被一并转移的教堂 Capela das Neves 了,这个小教堂在中世纪时还附有一个收费站,当时要进入圣胡安(San Juan)区是需要付通行费的,因此,这个小教堂也成为要继续前往圣地亚哥前的必经之地,女皇 Doña Urraca 在1126年重建桥梁后,创建了一家修道院,修士会收留那些付不起通行费的朝圣者。




这时转身看看,刚刚经过的那条长桥就在眼前。




从上面看水库和桥也很美。其实小镇虽然搬来了山上,但这里的海拔却是当天所有经过的村庄中最低的,只有大约387米,可见当时的老城肯定是属于低洼地区。




这个镇上的球场、公园和泳池,全部都是对着水库的,生活在这里感觉真的很享受!




对着水库的泳池真的很赞!让我想起了希腊的小岛,所以说这里更像渡假的地方,虽然我不会游泳,但看着感觉真的很疗愈。






我很喜欢镇上的白色房子,看起来跟路上经过的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很有渡假的感觉。




Praza Conde Fenosa 位于中心地带,其中一座主要的教堂、市政厅和旅客中心都在这个广场上。




广场上是12世纪的罗马式教堂 Iglesia de San Nicolás de Portomarín,加利西亚文是 Igrexa de San Xoán,它是由耶路撒冷圣约翰骑士团建造的,他们当时还控制了横跨米纽河(Río Miño)和朝圣医院之一的桥梁。教会的任务是保护桥梁,朝圣者和商人。教堂是用花岗岩建造的,原本是位于老城区的,当时它的地理位置也同样优越,位于圣胡安(San Juan)区河边的主要街道上。

当原始城镇将要被淹没在新的水库下时,教堂上的一砖一瓦被逐一拆解,从原始地点移至目前的市中心位置,并进行了艰苦的重建,对16,000块石头进行了编号,以帮助重建,所以现在可能还会看见一些石头上刻了数字。迁移和重建历时4年(1960-1964)。

西立面有一扇大型的玫瑰窗。在中世纪时西立面的大门是教堂的主要入口,这个门户是朝圣者的必经之路,他们在通过罗马桥和顶楼的 Capilla de las Nieves 的收费站之后,得到了罗马教皇的祝福,方能完成最后一段朝圣之路。如今,该门户已不再经常使用,而是通过南方门户进入。

在后殿刻有数字的石头仍然清晰可见。




教堂的北立面有一座雕像,纪念 Portomarín 的一位教区主教 Domingo de la Fuente Cela,雕像是根据一幅1963年该主教在新的 Portomarín 撑着伞在这座教堂前拍的照片所制造的。北门上的鼓膜是大天使向玛利亚报喜的情景。






Iglesia de San Pedro 是另一座被一砖一瓦地从旧城区搬运到新的 Portomarín 的教堂,这座教堂原本也是位于 San Pedro 街区的中心,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0世纪,具有巴洛克式和罗马式的外观。教堂的每一块石块同样被刻上了编号。要按原样重建真的很不简单,有点像拼拼图,要一块一块慢慢找慢慢拼才能拼凑成完整的模样。




全文:朝圣之路 DAY 32 | Portomarín — 法国之路上的最美小镇之一



16. Melide(距离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约50公里)

梅利德(Melide)是一个于10世纪创建的小镇,一直和朝圣息息相关,它是原始路线(Camino Primitivo )和法国之路(Camino Francés)的两条路线汇合的地方,但是我提这个地方不是因为这个镇特别,而是因为这里有一间路上最有名的章鱼店!这间章鱼店名为 Pulpería A Garnacha(/Pulpería Ezequiel),位于一个路上必经之地,可以品尝加利西亚地区着名的水煮章鱼。在路上未看到这家店时已经有一位外国的朝圣者特地走过来向我推荐它了。




老板在店面前向每一个经过的人落力推销章鱼,看到我时也不例外,问我是那里人,我说香港,WOW~他竟然用广东话说「你好」跟「八爪鱼」,他说是昨天来了10个香港人教他的(我走到现在加起来遇过的香港人也不到十个),由此可见他的记忆力很不错喔,真的到现在还记得怎么说,他还举起章鱼大力推荐,凭他那么卖力经营就很值得进去试试了!真的在 Sarria 之后才觉得有些餐厅有在在乎有没有客人跟怎么吸引客人,不然除了大城镇外,其他地方都好像客人多少都随便,无所谓的样子。




Pulpo(章鱼)早就已经出现在 O Cebreiro 地区的菜单上了,但是直到来到 Melide 才引起人们的关注。虽然 Melide 完全不靠海,但着名的美食却是章鱼,很奇妙......

尽管 Menu 上有不同的菜式,但最着名的还是水煮章鱼,所以当然就点这个来吃了!






这道菜的加利西亚语是 "Polbo á feira",西班牙语则是"Pulpo a la gallega" 。特点是章鱼非常软身,水煮后放在木板上,切成小块,用橄榄油,海盐和辣椒粉等调味。就是章鱼的味道,不过软身之余口感不错。





朝圣之路 DAY 34 | Palas de Rei to Arzua




17. 终点:Santiago de Compostela(KM.0)

历经将近一个半月,所走的路绝对超过779公里,由法国边境小镇翻越庇利牛斯山脉,经过西班牙的七个省份,日数一日一日增加,公里一日一日遁减,终于减少至 "0",终于来到了终点 — 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感觉就如同完成一项非常艰巨的挑战般,欢喜,感叹,随之以后又有点空虚。无论朝圣者走的是原始之路、法国之路、北方之路、葡萄牙之路...... 最终的目的地都是 Santiago de Compostela 的大教堂 — 圣雅各的安息之地。




这座平平无奇,白色外墙的建筑物,就是无数朝圣者证明自己走毕了朝圣之路的地方,要领取证书就自自然然会来到这间朝圣者办公室






证书有两张,这张是正式的宗教版本,用拉丁文写成。




另一张证书是非宗教版本,内容是西班牙文,在手写的部分有朝圣者的姓名、到达日期、走了多少公里、由那里出发、出发日期和那条路线。




我还是觉得我的两本朝圣者护照比较珍贵!因为它们记载的是一路上的过程~!








Santiago de Compostela 是一座与耶路撒冷及梵蒂冈齐名的宗教圣城,在这座圣城里,朝拜的主要对象不是耶稣,不是圣母,而是门徒圣雅各!自古至今能吸引无数的人千辛万苦,长途跋涉前来,凝聚信徒与非信徒特地到他的墓地参拜的,在十二门徒中就只有圣雅各一个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神奇之处,圣雅各在耶路撒冷殉道,遗骸被运送到五千多里外的圣地亚哥安葬,就已经很神奇,再在被遗忘数百年后被发现,还能被认出,简直是不可思议,不过到底是为了宗教战争而制造的传说,还是真有其事,到底是人造就了神还是神感染了世人,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不竟「神」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神秘构造。

如果将背景综合一下,这位信徒可以说是 — 天时,地利,人和,成就的「万世巨星」:

隐士透过星星的指引找到使徒墓,而当时伊利比亚半岛一带受到信奉穆斯林的摩尔人入侵,基督教君王为与之而抗行,国土正正需要一位守护神,利用神凝聚信徒的力量,为宗教战争增添胜数。

日复日,年复年,经过口耳相传,信徒越来越多,神迹再日益增加,这位圣徒的名声越来越大,跨越国界,再跨过多个世纪,为了战争,为了信仰,为了得到宽恕,为了促进经济发展等种种原因,于是时至今日,这位圣徒成为了十二使徒中最享负盛名,最受万人敬仰的「巨星」。

朝圣之路的终点,是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主教堂(Catedral de Santiago de Compostela)!而不是朝圣者办公室!虽然~领取证书很重要!但「朝圣」的最终目的就是去见见大教堂里的圣雅各。



▲ 教堂的入口位于银器匠广场(Praza das Praterías)的南立面。


大教堂内部(Interior of the Cathedral)

我记得好像没有付钱入场,基本上里面大部分范围都处于修缮状态,很多地方都被棚架和布幕遮盖,所以没有什么好参观。

圣门(La Puerta Santa)

这道圣门对应外面的东立面,仅在圣年开放,也就是7月25日是星期日的那些年。这种情况可能每五年,六年和十一年发生一次,下一个圣年是在2021年。

在门的上方,有一个奉献十字架,十字架的上层是太阳和月亮,下层是希腊字母中的第一个字母 Alpha(A)和最后一个字母 Omega(Ω),包围着十字架的圆形上面有创世纪的段落“Es la casa de Dios y la puerta del Cielo”(这是神的家和天堂的门)。门旁有两个圣经人物。

圣门的六幅浮雕记载了圣雅各的生与死。最上面两幅展示了圣雅各和基督向门徒讲道的场景;中层的两幅浮雕分别是圣雅各传道和希律王用刀处决了圣雅各;下层的两幅浮雕分别是两个门徒通过船运载圣雅各的尸体和在主教面前发现圣雅各之墓。




圣门之上有代表圣雅各的玻璃窗。




Botafumeiro — 荡香炉仪式

Botafumeiro 的名称来自加利西亚语,由动词 Botar(扔)和 fume(烟)组成,按字面翻译就是「扔烟的人」。这个仪式是大教堂最着名和传统的元素之一,教堂每天中午十二点都会举行弥撒,而弥撒结束后,在某些特别日子,这里会举行一种仪式,天花板上会用绳索悬挂一个大香炉,由八个穿红色长袍的男子拉着绳子让香炉在后殿大幅度地摇晃,熏香的烟雾会从香炉中溢出,在空气中弥漫,浓厚的烟香有助于掩盖朝圣者身上可能散发出的气味,很多朝圣者都带着汗水和污垢走完数公里,未有梳洗就来到大教堂参加仪式,在挤满人的教堂内,浓郁的烟熏就洗刷去这个空间存在的各种的异味了。

照片中的空间就是仪式举行的空间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绳索,但是吊着的应该不是香炉,官网说平日吊的是一种叫菜蓟(Alcachofa)的植物。 可惜这时因为教堂施工的关系不可能看到这个仪式。




使徒墓穴(Cripta Apostólica)

自古至今朝圣者千辛万苦走来「朝圣」的根本,就是来朝拜圣雅各的使徒墓,但我个人觉得看了跟没看其实没什么分别,这时并没有开放墓室供人参观,照片中的模样就是我来到时能看到的墓穴模样了,只能隔住栏杆看进去,墓穴很简洁,没有特别的装饰,里面有一个雪松木骨灰盒,内部分为三个空间,圣雅各和他的两个信徒,Athanasius 和 Theodore 的遗骸都放置在其中,盒子上方悬挂着一个银星,以纪念隐士 Pelagio 在9世纪发现陵墓的奇迹。摆放盒子的祭坛前部是用它是由白色大理石制成的,在其正面显示有两只孔雀从不道德的杯子里喝水,不过这时被鲜花遮盖了。




主祭坛

如果看完墓穴感觉很虚无,那么教堂里还可以看到圣雅各的主祭坛和摸一下圣雅各的金身塑像。但是呢...我来的时候教堂内部的大部分地方都在进行翻新工程,很多地方都被封起来,所以我也没有看到完整的主祭坛,只能从侧面棚架的空隙中窥探一下...... =.=||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58893#post11791228






圣雅各的金身雕像

那么最后可以看的就是圣雅各的金身雕像了,那是需要排队上楼梯上到一个细小的空间观看的,整个空间很金碧辉煌,金色的楼梯,金色的穹顶,金色的雕像。上面看到的是祭坛上的圣雅各金身雕像的背面,大家都会摸一下或者拥抱一下雕像才离开。里面是不准拍照的,但我前面后面的人都在拍,于是我也不禁拍了一下...... 但我不在此放上照片了。它就是这个主祭坛上的雕像的背面。




神圣的仪式完成后,「朝圣」可以算是划上句号了。坐在偌大的广场上,望着大教堂,心中五味杂陈,回忆起这段路上的一点一滴,每天一步一步地向目标迈进,由遥不可及,到越来越接近,再到现在终点就在眼前,曾经每天暗自叫苦连天,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才到,现在终于到了,所以呢?该高兴「完了」还是失落「完了」?过程很艰苦,但同时充满美好的回忆,这段回忆中包含了路上遇到各式各样的人,各处不同的风景,路上的痛跟辛酸很难忘,而路上遇到的人和事也很难忘,所以我肯定这是一段令我终身难忘的体验,而且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路上的辛酸会越冲越淡,但路上的美好回忆会日渐放大,变得更甜,虽然在短时间内我绝对不会再这样地疯狂,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我会又再开展一段更疯狂的旅程,Who knows?

看着来来往往的朝圣者,握手、拥抱、亲吻、自拍、合照、席地而坐...... 有人欢喜若狂,有人喜极而泣,有人依依不舍,热泪盈眶...... 这段路把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连系在一起,让陌生人变得熟络起来,每天跟不同的人打招呼、交谈、结伴同行、互吐苦水、分享食物、分享心得、分享心事、交换联系方式...... 不知不觉,有缘的人自自然然地走在一起,成为同伴,好友,跨越国界,不分年龄,不论职业,大家都向着同一个方向,有着同一个目标 — Santiago de Compostela!来到最后,到了终点,终于要分别了,大家都不再说 "Buen Camino",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再见」。这时突然想起一首很应景的歌,梁咏琪的《Today》......


感慨完后继续逛街,大教堂的四个立面位于四个不同的广场,而这里基本上已经涵盖了这个城市最主要的景点了。




城市里还有一些其他的教堂和广场,以及一个传统市场,但城里特别的景点不多,更多的是纪念品店跟酒吧和餐厅。






全文:朝圣之路 DAY 36 | Santiago de Compostela — 在圣城里朝圣



18. 世界的尽头:Fisterra(KM.0)

当到达终点后,仍然可以继续前往最西端的「世界的尽头」,有人会选择继续徒步,有人会自行坐巴士,也有人会跟当地团,因为周六日的车班次很少,所以选择了第三项。

— Fisterra (非斯特雷角)—

Fisterra 是英文, 而西班牙文则是 Finisterre,意思是「大地的尽头」,当世界仍被认为是平坦的时候,许多旅行都在海角结束,这里的太阳在大西洋的地平在线消失。在罗马时代,人们相信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至少在发现美国新大陆之前人们都是这样认为的。但后来人们发现 Fisterra 和 Muxia 甚至连欧洲大陆的最西端也不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端是位于葡萄牙的罗卡角(Cape Roca)。不过是不是真正的尽头已经不再重要,对于无数的朝圣者而言,来到 Fisterra 和 Muxia 就是他们心中的「尽头」,朝圣之路在到达圣地亚哥大教堂后还能继续走,但走毕了这两个最西端的地方后,就真的走无可走,真的要结束了。你可以选择相同或不同的路线重新走一遍,但最终的尽头仍然是同一个地方。你也可以掉头走回头路,或走到另一个地方的终点作结,但这条朝圣之路本身是为了向圣雅各致敬,选择其他地方作为终点意义就截言不同了。朝圣者到海角,是为了「圆满地结束」和「重新的开始」,所以这两个「尽头」,对于朝圣者而言有着无可取代的特殊意义。


▲ Finisterre 的最西端,这个地方又称为非斯特雷角的海角(Cape Finisterre),就是所谓「世界的尽头」了!


Santiago de Compostela,Finisterre 和 Muxia 都是 Km 0,000,视乎个人喜欢以那个作为最后的终点。终点过后又是重新出发的起点,"0"真的特别有意义,有点像地球的形状,可以以任何地方作为起点及终点,它可以是循环不息的,所以「尽头」,也许只是代表着在某处告一段落,然后,还是会迎来新的开始。




在罗马时代,人们认为太阳最后在大西洋的地平在线消失,他们对在这海角之后的一切一无所知,认为这是太阳死而复生的地方,也就是大地的尽头。传说中腓尼基人(Phoenicians)在这里创建了一个祭坛祭拜太阳,这个地方叫做Ara Solis,据说它曾经位于Finisterre今天的灯塔附近的最高点,所以早在基督教兴起或发现圣雅各遗迹之前,这里已经有异教徒前来这个神秘而充满灵性的海角。同时有传说指是使徒圣雅各本人在伊比利亚半岛传教期间摧毁了代表着异教徒的Ara Solis祭坛。应他的要求,在那个地方建造了一座教堂(Chapel of San Guillermo),不过如今,它已不复存在了。




这一座就是位于最西端海角尽头的菲尼斯特雷角灯塔(Faro de Finisterre)了。它建于1853年,这座灯塔以简洁的白色为主。其照明范围可达65公里。灯光帮助海员沿着海岸安全地找到自己的路,提醒他们避开危险的锯齿状边缘和沿海岸排列的锋利岩石。加利西亚的西北海岸线被恰当地命名为死亡海岸(Coast of Death / Costa da Morte),这片海岸是狂野而危险的,自古至今有无数的船只在经过这一片海岸时遇险而沉没于大西洋的海底,所以这灯塔尤为重要。




走到灯塔再后面的岩石上,就是崖边了,在尽头的位置,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其实跟一般在很多地方看海没有什么分别,所以没有很兴奋心动的感觉。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大西洋!!!迎着风,看着依然平静的大海,完全不觉得这片海有那么危险。

以往在传统上,朝圣者在完成朝圣之路后到达海角时,会在海边的石头上烧毁掉不要的东西,例如旧鞋和衣服,象征丢弃过往的束缚,重新开展新的生活,迎向未来,不过,现在当地政府和旅游局都极力劝吁人们不要再烧东西了,因为 Finisterre 不时有人因为烧毁衣物而引发大火,所以渐渐令人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伪传统,所以这过时的传统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延续下去了。




这间酒店和酒吧建在绝佳的位置,俯瞰着大西洋,简洁的白色就是跟天空和大海最配合的颜色了。 大门前面有一连串的路牌标明这里距离世界各地有多数公里。 据说这片海可以观赏海豚,这里的海豚雕像象征着这些奇妙的生物对这些水域的重要性。







19. 世界的尽头:Muxía(KM.0)


穆希亚(Muxía)和 Finisterre 一样,位处于西班牙的最西端,另一个曾被认为是「世界的尽头」的地方。这里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它是一部关于朝圣之路的电影《The Way》的最后一站, 电影中,男主角 Tom 因为儿子 Daniel 第一天刚踏上朝圣之路就在庇利牛斯山遇上风暴而意外离世,为了完成儿子的心愿,他便带着儿子的骨灰代替儿子走完朝圣之路,在到达圣地亚哥斯孔波特拉大教堂后,他和路上认识的三个朝圣者一起来到了 Muxía,最后一幕就是他们来到这灯塔附近的海边,男主角把儿子剩余的骨灰撒落在这片海洋之中。




比起 Finisterre,这里的海边波涛汹涌澎湃,海浪一浪接一浪地涌上岸边,浪花不断拍打着岩石,能够清楚听到海浪的声音,跟海面平静得只听见风声的 Finisterre 很不一样。两个尽头,可以见到大西洋的两种面貌。来到这里以后,才感受到为什么这片海那么危险。




这片海边充满了具有传奇色彩的奇岩巨石,好像有占卜作用的「审判之石」(Pedra de Abalar),有治愈作用的「生命之石」(Pedra dos Cadrís),恋爱的情侣发誓永恒的爱的「情人石」(Pedra dos Namorados)和据说其实是圣母出现在石船中的船舵的「舵石」(Pedra do Timón)等。

上面的那块石头被称为「生命之石」(Pedra dos Cadrís)又或 「肾脏之石」(Piedra de los riñones),它像征着圣母出现的石船中的船帆,据说从这块石头底下,爬进爬出九次,就可以治愈一切与肾脏相关的疾病;下面的「审判之石」(Pedra de Abalar)被当地人戏称为永远找不到平衡的石头。传说它可能是在使徒圣雅各和圣母玛利亚相遇后留在那里的石船。这块不规则的石头,只有很窄的一个部分和地面接触。有时候一只手就能让它上下摇晃;有时候几个人都推不动他。这种难以捉摸的状态,就被人赋予了「占卜」「审判」的作用。附近的人,但凡重大事情,都会来到审判之石面前。如果石头稳而不动,那就是正常的;如果石头摇摆起来,这样就预示着不幸,事情需要再仔细商榷。




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有一座航船圣母教堂(Santuario de Nuestra Señora de la Barca),这里在前罗马时期曾经是凯尔特人进行祭祀的地方,17世纪时兴建了此教堂,据考古推测大约在6世纪时海岸地区开始有天主教的传教活动,不过真正有规模的信仰天主教应是在12世纪开始以后。




继续往上走是纪念碑和0公里里程碑所在的位置。




在 Km 0,000 里程碑的背后,矗立着一块裂开的巨石,是一座名为「伤痕」(A Ferida)的巨型花岗岩雕塑,纪念2002年11月13日一场外海的事故。当时巴哈马籍油轮「威望号」装载着7.7万吨燃料油,因遇上风暴,船体和油箱破裂,在穆希亚附近海域沉没,导致装载的原油大量外泄,浮油漂向海岸,严重影响加利西亚沿岸生态,甚至在一段时间后,油污扩散至北边坎塔布里亚海岸、巴斯克地区,连葡萄牙和法国也受到影响,当时预估至少要10年才能平息这场生态浩劫。在那之后西班牙投入大量人力、志工协助沿海废油清理和动物救援,这个事件也让欧盟正视此问题并开始修法,实施限制单壳及高龄油轮在欧盟海域间行驶的法律。这也是为什么这一带的海域被称为死亡海岸(Coast of Death / Costa da Morte)的原因。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58893#post11791228




来到另一个 Km 0,000 的里程碑前,朝圣之路已经递减到0公里,终于圆满地结束了!对于这段旅程,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新的旅程又将展开,而这一次,将由0公里开始不断递增,而且虽然已经是0公里,但箭头依然存在,那就象征着在尽头以后依然会有新的方向。




在这两个尽头,我找不到世界尽头的感觉,因为可能是很多时候看海,本来也看不见尽头,所以在这一刻,反倒是更觉得这世界没有尽头,又或者说,地球是圆的,所以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是尽头,既然那里都可以是尽头,那何以有真正的尽头呢?你说0公里,到底是终点还是起点?走毕了朝圣之路,来到了 Km 0,000 的里程碑前,整段旅程划上了完美的句号,但与此同时,这里又是另一个起点,新的旅程,新的目标又将开始,所以直到人的生命结束前,可以有无穷无尽的句号,「尽头」换个角落看,可以是重新出发的起点。一日的结束,又是另一日的开始,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除非真的到了世界未日。朝圣之路正式告一段落了,但人生的路仍然继续。

全文:朝圣之路 DAY 37 |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 前往世界的尽头


—完—


我知道自己写的每篇都太太太长了,所以无谓详细遂一张贴,这里只放节录下来的重点,有兴趣请进下列位置阅读,我也知道那个地方用手机有很多广告,所以如果要点进去建议用电脑来看:西班牙朝圣之路全记录
博客:TRAVEL DIARY | 世界旅行记
感谢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