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从东京到日本最后秘境_知床岬

7 3879
kingofu
#1
旧 2018-08-21, 02:52
这次的旅游,有点懒,不想做太多功课,所以选定日本。而日本四大岛中,剩北海道没去过,于是决定廉航飞东京,然后东北,一路玩到北海道,去道东,去日本最后秘境同时也是世界自然遗产的知床岬。
移动方式完全靠铁路,所以买了JR Pass14天,受限于假期,不然JR Pass 21天,会让旅程更从容些。而为了不浪费时间在回头路,花时间来回酒店,所以轻装,背包6公斤,早上check out后,就揹着背包前往景点,一路玩到晚上,直接到下个住宿点。连续14天,天天换酒店,只有最后Pass用完,再回到东京时,才住同一间酒店4天,放下背包,轻松闲逛。
我的行程是看着大地图完成的,把我想去的地方串起来,看着路线,粗估交通时间,然后分配一天移动或两天移动或.....,看可不可行,可行就订房,把整个路线确定。不可行,就再改。
行程表中只有住宿点是百分百确定的,其余几乎都会微调,我的行程无法细致到几月几日几点会在哪里吃拉面,能确定的只有,我会在哪一个城镇。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150292




7/4(二) 成田机场
近中午出门,不知为啥,心中一直忐忑,有着些许不安,搭车去中港路转统联到机场时,反复想着:该带的,都带了吗?行程该怎么跑?有没有遗漏?检查随身包包、手机、钱包、证件 、JRpass、行程表、地图……护照看了又看,还一度翻开,看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我也没别人的啊~~
想得永无止境,无法静心,心中硬是出了个念头,强压其他杂念,别想太多!
想清楚怎么上飞机就好,就是护照!!!
缺东缺西的,什么都没有也没差,钱包带着,日本会买不到吗?别让我上不了飞机 ,行程泡汤就好,心因此安了很多。
在机场,跟多年好友相约,他飞大陆,我飞日本,在台中彰化苦无时间碰面, 得知航班时间几乎一样,便约机场相会,他陪我排队取得boarding pass后,我大松一口气,便告知,我自觉出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戒慎恐惧仍如当初?毫无一派写意的感受,试问一年飞一二十趟的他,是如何感受?
他说在未取得boarding pass前,跟我如出一辙,看来我不是异类,跟我一样如履薄冰,应该大有人在。
有个台风要扫过东京,还好后来没啥影响,飞机可以飞,只是因地勤因素,晚飞约30分。晚上九点多过海关,自从我背小背包游日后,再也没被海关多问几句,今晚却要打开小背包检查,还问我有没有勾登,我是来穷游的,哪来勾登啊,新闻报的,果然是真的,日本海关加强了检查。
出海关,都10点了,看到吉野家开24H,很合我胃口,当晚餐宵夜吃了,在日本,还有类似的连锁店,松屋以及sukiya,这三系列,每次到日本,我都要吃很多次,便宜、好吃、到处都有,简直成了我心中日本的味道了。
后来我注意到,我家附近就有吉野家,那儿便成了我回忆日本的去处,只是台湾吉野家,在我个人主观评价上略差,刚好昨晚被朋友问了差异,索性整理一下,我这不太在乎『吃』的人也能感受的差异。
1 价格
台湾吉野家,我去吃的费用,都能在外面买到,两个鸡腿便当了,在台中,属一餐中偏高消费,而日本吉野家,却是当地一餐消费的中低价位。
2 份量
以我每次点的感觉,日本略多,让我饱到不敢点啤酒喝。(不敢却还是点了...太好喝了)
3 选择
台湾少非常多,日本还能点鲑鱼啥的,另外配饭吃。
4 容器
台湾茶碗蒸,用耐热塑胶杯装,饭用美耐皿,日本几乎都是瓷碗,有质感,也比较健康。
5美味
这见仁见智,就不评价了。
总结,在我心中日本略胜。不知为啥渡海来台变这样.....

7/5(三) 磐梯五色沼
一早在机场换JR Pass,因为没有人所以不必等,还能跟服务人员闲聊几句,如果是跟着航班,从海关涌出的观光客一起换票,那就有得等了....
从成田-东京-郡山-猪苗代-五色沼入口,4+小时以上车程,加候车时间,再加上稍微回程前往仙台过夜,今天有八小时在车上跟车站吧,一种搭车搭到饱搭到吐的状况。
为了迁就JR pass 14天的效期,第一天跟从北海道-东京的回程,都有长距离拉车的状况,今天让我感到有点吃不消,也回忆起去年夏天,瑞士琉森-奥地利因斯布鲁克残害屁股的车程,下次行程,我不会这样规划了,虽然在车上跟车站可以做很多事,但那都不是我来日本的目的,我宁可多走路,也不愿安坐铁盒里。
五色沼,如能枫红来,大雪来更美,但我就是夏天来了﹏无奈,不过夏天也有可观之处,青绿、清凉,让我想到溪头,而一条沿湖步道,让你不时可以看到青天白云下的蓝宝石,走来舒适放松,吸收不少芬多精,愉悦的森林浴。



7/6(四) 平泉
一早去瑞凤殿,看看仙台的奠基者伊达正宗,结果还没开,便先去lawson买早餐,买了之后,在店里绕一圈,才想起来,日本便利商店几乎都没座椅用餐区,只好提着一盒便当炒面沿路走,顿时,让我觉得台湾便利商店服务真是周到啊!又回到瑞凤殿,上去的参道密林遮天,走来相当舒适。



中午到了平泉,逛完毛越寺后,看着地图推荐的健行路线走,越过小山,看到了熊出没的牌子,一路逛到中尊寺,边走边想着,前几天有新闻报导台湾观光业,越来越吸引不了日本人,我想这是正常的。
我进日本书局,翻日本人看的旅台观光书,几乎只介绍台北,然后日月潭、太鲁阁,没了。记得有一次,我赶快翻到台中,只有半页,还是介绍饭店为主,
台湾有什么能吸引日本人?我觉得还真不太多....
我住台中,当然关心台中有什么可以吸引外国人?曾经我课堂上,让学生试着找数据介绍自己家乡,大家集思广益一起想。向外县市推销,向外国人介绍。
我努力了一阵子,国外吸引我去的条件,我在台中看不到,人文史迹缺乏、小景点过于分散、公车路线难以观光、自然景观则难以到达.....我找不到亮点,当我看了齐导的台中心动,我绝望了,台中端不出牛肉,那些空拍如此美的景色,我一辈子也没机会亲眼鸟瞰,只能地表视角,而地表视角,就会让景色大打折扣,我想外国人来,没几个会上天空鸟瞰吧?
地表景点不够世界级,交通又不好串接,我不知道这样如何吸引外国观光客?台中,撇开我天天吸的2.5,其实很适合生活的,我非常满意台中的生活机能,但仅此而已,是生活城市而不是观光大镇。
回到新闻,想想放眼全台湾,台湾有什么让日本人想来?或着我们不能只想着我们有什么?还要想,我们跟什么在竞争?东京?京都?北陆?北海道?
今天,我去了一个台湾人不熟悉的小城平泉,作功课前,我听都没听过,但因为有世界遗产挂保证,我去了。交通方便,门票便宜,景色优美,我来了我很满足
台湾可以用什么吸引日本人?



7/7(五) 田泽湖
国外旅游的意义可以”尔各言志”,但对我而言,意义之一是自我对话,笑话!对话一定要到国外吗?台湾就不行?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容不容易的问题,依我个人经验,在国外比较容易,因为思虑、感官都会放到最大。
以感官来说,在台湾,我过马路或晾衣服时…,偶会想到在国外的瞬间,未必是精彩绝伦的一幕,可能没有相片游记记载,属于当时微不足道的场景,我以为我忘了,却突然浮上心头,居然烙印在心。
又或者,一句与人交谈的话,我忘了对方长相,却记得内容,又或者一幅公园里,跑者挥汗的画面,我还能链接起在哪个城市看到的,毕竟所有去过的地方,都花了不少心血作功课跟规划。
思虑部分,在国外旅行,我特别会去想很多事,很多平常不愿或无法想的事,这跟放假与否无关,我觉得跟三点有关:
1.刺激 外来陌生事物的刺激,会激化思考。
2.无干扰 在国外,许多事才能放下心头,因为你知道,旅行时无法处理。
【当然,很多时候,你会逼自己在出国前一晚处理好。】
3.较长假期 思考需要时间酝酿,有很多时候,我化为文本的所思所得,已经想了几天了。
总和以上几点,我选择较长假期的国外独行,来解放我的思虑跟感官。
今天是幸运的一天,到田泽湖去,因为漏估公车班次,下车之后,才发现,这小景点必须要两小时后才有公车再来,想来想去,只能用脚弥补了,可能也要走两个小时,但走跟等,我选择走,反正就是当运动,还有多看...
但,虽然漫步在林道之中,近中午时分却也是折腾人,反正不花力气,就干起老本行了,每次出国必做的竖起大拇指。车辆不多,但只要肯停,我要去的辰子姬像,这条路的车子必经啊!
很快的,一个大伯开着小货卡停了,我趋前指着旅游DM上的辰子像给他看,他点了点头,费了点功夫,挪出副驾驶座,我开心的挤上车。一路上鸡同鸭讲,他一句英文也不会,我大约会20句日文,拉拉杂杂的乱聊,就到辰子像了, 我的便车经验都很美好(废话,有搭到当然美好!话可不能这样说啊,也有可能搭到,可是下场比没搭到更惨啊.....),最好的一次,是河口湖旁的西湖,傍晚我雪地里行走,准备少去一个景点,步行一小时到站牌,接末班公车回酒店了,冬天,天暗得很快,一辆车子对向开来,逆向停车,热情的大叔,特地绕道载我,让我有充裕的时间多看一个景点,并赶上末班公车。
我想旅程无法事先规划到百分百,临时也会出状况,可以的话,应该给自己多点弹性,不管是体力、时间、或金钱。(附注:写下此文的十天后,我才因为现金带太少,在东京过着拮据的日子。)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150292





从田泽湖离开后,看时间还算充裕(感谢大叔),便顺道去角馆看看,看了武家屋敷跟桧木内川后(有点小遗憾,不能樱花开的时候来。),天色有点晚,赶紧搭车到秋田。



到秋田时,天色已黑,吃过晚餐后,开始找酒店,经过秋田美术馆时,却看到地上有很多奇怪的"装置艺术",由许多小灯笼构成一艘船的样子,让我联想到京都鸭川的装置艺术。


我看不懂那一艘艘的船到底要干嘛,是花灯游行吗?猜不透,周围有很多人,我想今天是日本七夕,应该有活动,就逗留一下吧,结果八点一到,一艘艘的船居然就站起来了。
伴随着乐队声,他们把一艘艘"船"给撑起来,由一个人手握撑起,然后开始玩耍,用手掌撑,用肩膀撑,最厉害的应该是用额头撑吧,然后轮流玩,大人玩大的,小孩玩小的,底下的木条,还能接长,于是就越接越长,像放风筝一样,而因为风的关系,木条相当弯曲,考验着底下撑的人,技术跟平衡感好不好.... ,越来越难驾驭,所以玩的人就要不断移动,控制"船"不要倒下,但总有失控的时候,不至于倒下,因为你可以急忙用双手抓住,只是风吹送着"船",偶而会把两艘"船"送作推,就发生悲剧了....。(后来我知道船的正式名称叫 竿灯)





7/8 (六) 白神山地12湖
一早赶8:20到十二湖最早的火车,虽然如此,到十二湖车站时,也两个小时过去了,再转公车,开始森林浴的时候,已接近十一点,我吃得早,但一点也不饿,因为搭车时,灌了一杯星巴克的verti热拿,不到500日圆,我在台湾从来不喝的,因为太贵,我都是趁出国,变中低价位饮料才喝,不知道台湾是在贵怎样!
十二湖区最热门的景点就是青池,时间不够,走三四百公尺看看青池,也就差不多了,时间充裕的,绕两三公里平路看王池。
我却在清池旁的大叉路口,看到一位先生,填类似入山证的东西,然后丢信箱,不知干嘛,我猜是日本入山的管制或安全措施,表示这登山路线可能有点难度,我有些兴趣,想过去攀谈,后来他两位朋友来了在交谈,不好意思打扰便作罢。
我看大看版上的导览地图,有画一些登山步道,我评估着,我有四个小时可以来回,赶最后一班公车再接火车,就决定尾随他们,看看步道情况,出了啥意外,也有他们可以求援。
一开始陡上,嗯 其实是一直陡上,约四五十度,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可以鸟瞰好多湖泊的眺望点_大崩,这路线感觉有点硬,小径蜿蜒而上,一眼便知都是天险,我想就两个小时,走不到没结果便返回。
虽然举目所见是,高耸入云的山毛榉原始林,不算热,但我没算到,这段突如其来的登山行,所以我还背着背包,里面甚么都有,就是没有午餐,这成了我沉重的负担跟隐忧,我算下时间,我啥时会饿?可不能饿着肚子爬山,小危险... 前面三位大哥,边走边聊,顺便问我,我一开口,才发现我不是日本人。
虽然他们不通英语,毕竟有点年纪,不是年轻一辈日本人,但还是很热情的跟我哈啦,一起咒骂陡坡,中途休息点时,知道我没有中餐,还分我点零食,他们跟我聊,讲了太多地名、住宿地、旅游地、老家... ,我不只听不懂,也讲不出我去过地方的日本发音,索性拿出我的个人旅游地图跟行程表,这下要沟通,有所本了,一样的汉字,不同的发音,讲不出来,可是可以靠着地图,指着字,有更多交流。
他们好奇怎么移动到北海道,甚至道东、网走,我秀一下pass,他们很惊讶这样的价格!
一直到登上大崩,然后回程,我们一直是一种低度交流的情形,双方绞尽脑汁,却都很没有效率,然而,我感受到的是,内心真诚想要沟通互动的渴望,一种极大的善意,这股善意,在我心中超越了美景。最后我跟最聊得来的一位先生,在十二湖车站合影,纪念这段登山战友情。







从十二湖到弘前,纵然麻烦,班次少又慢,仍特意走五能线,为的就是夕阳西下时的无敌海景,就在窗外,仿佛触手可及。火车用超大窗户,并刻意放慢速度,誓要让乘客醉心于美景。
每次出国能成行,我都要感谢一群同事,永远的同事们,有他们在群组的经验跟分享,跟定期聚餐研讨,我少做非常多的功课。
犹记得神户行,我出发前一周,才突然确定可以出国,还不知去何处?向小孙要来行程表,马上成行,按表操课,轻松写意。
这次东北北海道行,虽然还没功德圆满,但说感谢永远不嫌早,多亏老杨的葵花宝典,让我行程更显顺畅,他对五能线记忆深刻,特别提醒我,要走滨海,真的要走滨海,现在我能理解,因为这一片波光潋滟的海域,你很难忘记。



7/9(日) 大沼 函馆夜景
从弘前出发,第一站是弘前城,来之前,就可以预想得到的是,在看过姬路城后,其他的城大概也不需要看了,曾经沧海难为水啊。
虽说如此,还是绕了一圈,花半小时走走逛逛,看到很多晨间运动的人,很早到的一个好处是收费人员还没上班。



中午到大沼,功课没作全,到大沼站时,想下车,可是这站的状况,我嗅一嗅,没有一流景点该有的气质,感觉怪怪的,该下车吗?
这是local train,车上没啥人,班次很少,下错了,不知道要等多久才有下班,有对老夫妇要下车,我快速的写下"大沼"趋前问问,老先生很友善的赶我回座位,然后自己下车了。
这...会不会是沟通障碍?还是玩我啊?车门关了,我的选择也被迫决定了,看着窗外的 "大沼"站牌,我想着"这决定对吗?"我赶快研究一下,几分后,终于安心了,是"大沼公园"站!!! 所以我不在"大沼"下车是正确的。
大沼公园,风景还行,只是太热,感觉体力不济,我寄放背包后,逛两个小时,不想逗留了,只想早点到函馆酒店补个眠,三点多进酒店,本想小睡的,结果睡到快九点,差点把世界三大夜景睡掉,赶紧出门,步行上山去搭缆车,刚好避开人山人海,幸运的一睡。







看完夜景后,走下山才想到还没吃晚餐,便绕去港区逛逛,下午走过时,人很多,想说以函馆这样的大都市,夜生活应该是五光十色的,结果大街上没啥人,有一种安详入睡的感觉,上堤防,望向漆黑的海洋,听着海浪拍打堤岸的声音,似乎与世隔绝,万径人踪灭.....

7/10(一) 洞爷
昨天体力不济,让我觉得该帮背包减肥了,结果发现一块液体面包,就赶快把它消灭了,避免危害人间,整理下杂物,一直找不到件长裤,不知跑哪里去?
明明脱下后,都会记得穿好的,居然就这样离我而去...呜...祝它幸福。(结果二天后,在脏衣服那袋又找到了。)



函馆朝市,是我唯二有作食物功课的地方,按图索骥,特意找书上推荐的店,一到店外,一些人在等,我观察下店内,跟店员说one person,结果就在一个小座位坐下了,这是一个人的好处啊....







从函馆出发前往札幌,中途停留洞爷,本来还规划登别的,但行程有些赶,不想匆忙一直看时间,毁了悠哉的度假心情,便删去登别,在洞爷好好溜达,这大概是不先订好票的好处吧,每天总有些变量,天气,心情,念头,陌生朋友,意外...影响着,我大概做不到有些人,可以在台湾在线订好票,然后抵达日本时,就在机场取票,取好取满,这样对我而言,实在不够自由。
不过,旅游方式千千万万种,唯一的标准就是开心,没有甚么客观标准,完全是因地制宜,因人而异。
我粗估了一下,我从东京到洞爷的旅行距离,已超过环台一圈所需,而且还没到折返点知床,这其实不算我喜爱的旅行方式,到现在没有一地住第二晚,匆匆像过客...。
出洞爷车站,上公车,我在抵达洞爷前几站,提早下车,为了去看火山口,约略50分绕完,蛮失望的,火山喷发是在2000年,到现在17年了,喷发口早已长满杂草,难以想像当年情景,只剩看板上的照片,既然看照片,那我干嘛来.... ,还好就损失一小时,下班公车一小时后来,这次有特别留意了,不然又像田泽湖一样,必须竖起大拇指。

我一直把所有家当背着旅游,事后想来好处多多,在洞爷等船时,去泡脚,泡完就拿出毛巾擦擦,而之前白神山地,爬山爬到整件衣服都是湿的,马上换,后来去美茵骑脚踏车,淋雨变落汤鸡,找厕所变身,马上一身舒适,车站餐厅...可以充电时,马上三个插头,充手机,充IPAD,充WIFI机....家当在身,真的好处多多。

洞爷湖,北海道必到景点,果然有可观之处,观光设施相当完善,应有尽有,让我想到日月潭,日月潭除了人太多,天气太热外,相较之下也不遑多让了。来此,一定要搭船出游。



到札幌时,接近八点,开始找酒店,酒店当然是离车站越近越好,可也越贵,我可以接受的距离是2公里,步行再加上找路,约略三十多分,不论繁荣或偏僻都走,除了省钱外,也当作多认识当地 (之前秋田,就偶见七夕表演,十分开心 )如果走的路线,经过景区,那更要走,我喜欢看一地的清晨与夜晚,早晚穿越景区,看到的感受到的是截然不同,景不同,人也不同。
走了近两个小时,走过大通公园跟狸小路,进房间后,马上被两个韩国室友问好,开始交流旅程,十点多,一个韩国人说没吃饭,饿啊,我问可以跟吗? go!
去了一家,他看韩国书籍推荐的咖哩店,等一个小时才吃到,等待却一点都不觉得久,我们越谈越深,从孔刘 bisu,一直到南北韩,两岸开战,最后来到了韩日,台日的历史纠葛,午夜才回到酒店,完美的夜晚,完美的一天。





7/11(二) 美瑛
一早起床,我的韩国室友还在睡,没有共进早餐的机会,我收拾一下,便下楼退房,走之前,绕绕这间背包客栈的公共区域,环境很不错,有厨房可以用,餐桌跟方桌够大,可以让一群背包客环绕用餐聊天,甚至玩桌游,价格也很漂亮,值得推荐。再次走过大通公园跟狸小路,夜晚跟白天的风景,果然大不相同。







到札幌车站后,凭着PASS跳上车,在旭川转车,准备到美瑛看「拼图之路」,等车时,便出车站逛逛旭川,遇到一群小朋友涌上来,每个人拿着板子,似乎是访问旅人的功课,七嘴八舌开始发问,我一阵黑人问号,可爱的小朋友,虽然我很想帮忙,可是我不会日文,而你们肯定不会英文啊。
无奈之余,我只能开口say sorry,然后摇头拍胸说nihome,瞬间,小朋友全都傻住,小脑袋上冒出比我更多的黑人问号,脸上呈现痴呆疑惑的表情,心里肯定想着「怎么回事?这个是火星人啊? 都听不懂耶!」他们不知该作何反应,围绕着我不知所措,直到旁边骑楼纳凉的老师,自己笑到扑街,笑完了,才的高声指挥小朋友鸟兽散,真是有趣的一幕。

在日本各地,我很常遇到幼稚园到高中的学生,由老师带领,整班外出到「非」游乐园式的景点旅游,这样的乡土教育是极具意义的,我非常推崇,只是,台湾的教育环境、氛围与制度不支持,在国中,我罕见这样的活动。

在美瑛,最佳旅游方式就是骑单车看风景,于是我献出了我的第一次,第一次海外骑单车。
台湾人在日本,尤其是北海道,出车祸出到日本租车业受不了,我可以理解一二了,左驾右驾真的有差!尤其转弯时,怎么转是门学问?先看右边来车,还是左边来车?别告诉我两边都看,因为,最好你是可以两边同时看啦,总有个先后,我有个同事在冲绳就撞过... ,北海道的冬天,台湾人更不行了,极少台湾人有雪地驾车经验,所以就一直撞.... ,导致北海道租车业者冬天不租给台湾人。
现在是夏天,而且,我只是骑个脚踏车罢了,没事的,就休闲休闲、悠哉一下。租单车时 老伯说没电动车了,我想价格是三倍,干嘛租电动?我好歹也单车环台过,当然要"脚踏"车啊,反正也没得选,就脚踏车了。
老伯很细心的用日英中文介绍路线,还会说「慢慢的」「慢慢的」,提醒我走哪一段路是下坡,要slow,很快地,我就出发啰!
习惯于走路的亀速后,骑车,速度一下子快很多,感觉真不错,我总是既来之,则安之,天晴炎热,就说拍照好看,天阴昏暗,就说很凉爽,美瑛今天的天气真是凉爽,超级凉爽啊。遇到爬坡,嗯,慢慢踩上去,看地图,不长啊,有点喘,这地方风景不错,停一下,拍个照,喝口水吧。



顷刻,又继续骑,看着眼前上坡,怎么就没个尽头啊?情况有点不对,烈日加坡度,我的体力显然是不行的,看四周没人,牵一下车,不会丢脸的,结果一牵牵上瘾,只要遇上坡,不管有人与否,国外也没人认识我,就是牵上去,骑上坡实在累啊。
感觉 我比较像是来牵脚踏车的,唉!真的要租电动的,电动会被租光,是有原因的。美瑛的后半旅程是个悲剧 ,超级大凉爽!




飘小雨时,我跟一群大陆人躲雨树下聊天,有个老伯知道我是台湾人,一直跟我炫耀大陆的发展,高铁几条又几条,我实在很想回「你知道,为什么你们来北海道玩,不能租车自驾吗?」。
雨稍歇,我赶紧上路,避开一些不健康的交流,然后雨转大,下个没完,沿途也没个地方可以躲雨,我半湿,帮背包穿雨衣后,也不作他想,就是一路踩踏回车站,当落汤鸡当了半个多小时,还好我一身家当,全在身上,干衣服还是有的,进厕所换衣服,十分钟后,舒舒服服的,买杯咖啡驱寒。



7/11(二) 美瑛_大木屋
算起来,我在日本住过的酒店 40间以上,这间算得上前三印象深刻的了
非常原始,如同台湾高山的山屋一样(其实比山屋高级很多,光是有水有电有网络就打趴山屋了,这里使用了夸饰法。),我在接驳车上,听两个上海小孩子斗嘴,一个说,你昨晚洗澡被虫子吓到,一个说,你早上起床,旁边一只被你压死的蛾,巴啦巴啦的吵个没完,我听了略带期待,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好酒店啊!
晚上有点暗,车到林区,还看不清楚,进室内后,才发现这就是我所要的,下次来,我也要学那上海家庭,住它个三天。
去洗澡时,男女分开,女生的部分我不清楚,男生的部分,没有门,当然也就没有锁了,就单单两道防水大门帘,进一道后,脱光,把衣服放进冰箱里,一台坏掉的冰箱摆在浴室里,权当置物柜,这酒店老爹也真有才,再过第二道后,可以洗澡了,我一边看着不知名的昆虫飞来飞去,一边舒服的享受,美瑛的单车行,让我略感疲惫,这热水澡换来了通体舒畅。

山屋里,有四个台湾男生,我的经验里,日本很容易遇到台湾女生同性携手同游,我数都数不完,台湾男生则非常罕见,在我为数不多的相遇里,台湾男生会出现在日本观光的,就两种情形,不是爸爸就是男友,旅游这件事,台湾女生比台湾男生热爱多了。

这四个男生显然不符合爸爸与男友的角色,我好奇过去交流一下,才知道原来是当兵退伍一起出国庆祝的。
房间里没法充电,我在客厅里边充电边上网,顺便等洗衣服烘衣服,待了一阵子,觉得倦了,便进房梦周公去。

一早,我出门绕了一下,看看周遭环境,空气非常清新,几座木屋坐落在林木之中,给人一种自然翠绿之感,完美的背包客栈!





7/12(三) 富田薰衣草
用过早餐,我退房搭接驳车,又回到了火车站,到富良野,步行到富田农场,整片刻意摘种的薰衣草田,近在眼前,美不胜收,这大概是北海道夏日里,最美丽的景色了!



以前的书本一定会老套的,用这么一句「谋杀了多少底片!」来形容,然而随着科技的进步,这句一讲就透漏出LKK的年龄,所以我不打算用这句来形容薰衣草田,时代在进步,我们摇笔杆的,当然也要进步啊,要不落俗套的翻新形容句,所以我该怎么讲呢?好问题,我还在想…. ,等我想到了,我会告诉你。
进农场是不收钱的,这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买个东西消费一下好了,有许多小小的纪念品,一来我没兴趣,二来我不想天天揹着纪念品上山下海,所以还是找,可以装在肚子里的东西吧,吃了只薰衣草冰淇淋,算是我消费力的展现了。

今天要搭四五个小时的火车,拉车到北海道的东边,这带少有台湾人到访,是我此次旅行的重点。我抓了下时间,该离开薰衣草田了,搭车经美瑛时,居然又下雨,这天公真不作美,连两天雨日了。
之前在大沼遇到一团台湾大兴旅游团,有短暂的交流,他们的行程北海道五日游,应该会遇到美瑛(北海道中部)连续两天的雨日,泡汤两天,够让人无奈了。天气是难以掌握的,我有个同事小孙,正在名古屋,大雨造成火车延迟7小时,人到酒店,都快天亮了。我想,对抗天气的方法,就是延长假期吧,如此一来 才能分散风险,给旅游增添弹性,事实上,当你玩到觉得够了累了时,甚至宁可在酒店瞎晃,出去小绕一下,这时管他雨不雨日的,都不感无奈。
到旭川,直奔网走,四小时车程,沿途都是茂密森林、阳光普照一扫阴霾,隔着车窗欣赏,也是一乐。近网走车站时,我提早一站下车,去看看网走湖,人不多,几朵帐篷在湖边,一片闲散宁静,让人忘却时间的存在,这导致我后来要飞奔赶火车。



网走车站是前往日本三大自然遗产之一「知床五湖」的门户,去五湖的大众运输工具不多且耗时,我只能在此留宿一晚,待天明,再出发。

7/13(四) 知床五湖

一张是网走海岸,季节对的话,海上都是流冰,壮哉!无奈,我来的季节不对,这次来,也算是为来年隆冬探路的。另一张是角馆的桧木内川,我就在樱花树下躺卧,角馆,一个小小的乡镇,拥有两个日本樱花百选称号,在日本是罕见的,怒放时,樱花朵朵铺天盖地而来,落英时形成樱花河,绝美!可惜,我来的月份不对,运气?时机?天命?



有些事,就是规划不来的,伊达政宗曾说过,希望能早生二十年,与信长之流战国大名一较长短。武田信玄堪称战神,上京途中,不幸染病而亡,这些千古风流人物都会有时不我予,有时而穷之叹,凡人如我,有些事,实在不必执念过深,二十年后回首,小事一件。(近日几起情杀案,多导因于加害者执念太深放不下,人生数十载,有时真的可以想想,二十年后你还在乎这件事吗?情绪是一时的,加害却是永远的。)
从网走到宇登吕,再转往知床五湖,游客几乎都是日本人,外国观光客在函馆、 札幌 、旭川、富良野很多,路上一堆讲中文的,随便喊一句台湾独立,可能被围殴,到了道东,没了,没有外国人,自然也没有台湾人,有缘的是,我却遇上台中人,一家四口,夫妻加上小一小三女儿,太太在荣总,这夫妻太奇葩了,专走自然路线,来北海道几次了,就是没到札幌、函馆,只玩道东,真有想法。


知床五湖是我旅程的最大目的,中午时,终于到了,我没有预约向导,只能临时乱入,又因为车班因素,只能参加1.5小时的一二湖之旅,无法五湖全览(事后觉得,幸好没有五湖全览。)。
看完熊攻击的宣导短片后,我学习到一个观念,大自然是动物的家,我们是外来者,虽然我们没有敌意,但要尽量减少「可能带有敌意」的行为,避免误会,这是作客之道。

进场后,林相相当原始,有鹿径、熊脚印与抓痕,熊在夏季是活跃的,所以进场必须要有导览员,导览员除导览外,也肩负了游客安全的责任,如果秋冬来,没有熊的威胁,进场可以省一笔不小的导览费用。
号称五湖当然有五个湖啊,但我参加的是小导览,只能看两个湖,另外三个湖,必须参加三小时的大导览才看得到,导览员会带领到更深入、毫无人迹的区域探索。还好我无法参加大导览,因为小导览的一个半小时解说,让我深感无聊至极,我听不懂日语啊!多半时间我都在欣赏风景。湖泊除了美,我找不到形容词了,旅游作家杨春龙称知床是日本最美的地方,我不像他走遍全日本,但他的话,我信了。



7/13(四) 宇登吕港小感
有朋友问我,怎么每天有哪么多东西可以写,我说因为无聊或者讲好听一点放空,所以很多想法,自然倾泄而出。如果你总是让自己有聊,手机一直滑、一直接受讯息或者一直跟人讲话,那不无聊也不空,自然没有想法形成,只是不停的接受讯息,不会反刍成自己的思想。
放下网络,享受独处吧!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傅斯年的三小时、蒋勋的孤独六讲,也都为独处提供一些见解。现代人比过去几世代人,更害怕独处,有太多专家学者研究显示,我们越来越不会与孤独相处,没有通信、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我们越来越焦虑,仿佛被世界所遗忘或者失去世界。我们不断刷讯息、刷照片,只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但刷出来的东西,一个月后没人记得,连自己都忘了,你会去看自己一个月前刷的东西吗?到头来,我们不仅没有证明自己的存在,反而证明自己在网络世界的可有可无。

独处是必要的,所谓文化、文明,就是闲闲没事做,无聊时所干出来的事情。牛先生看到、捡到的苹果,肯定难吃之至,所以他可以想到别的事,如果又大又甜,又多到可以卖钱发财,我们肯定少个科学巨星,多个商贾大户。独处是文化文明的发韧,多少伟大的发明发现,都发生在独处时!
又有朋友问我,国外独游可以忍受几天不说话?我迟疑了一下,我没想过这问题耶,我的答案是:不需要忍受。事实上,我很享受「不与人交换讯息」的时光,在台湾我可以不说话,但无可避免的,必须要听话,大街喧哗或细语呢喃,总是尽入我耳,国外,只要我不专心听,英文就成了我的背景音乐,我可以完全沉溺于自己的世界里,不受任何干扰,这大概是英文不够好的一大优点,因此我爱国外独游,借此倾听内在、沉淀心灵、涤净思维。
从知床五湖返程,车行在马路,撞见两只野生鹿,吸引了乘客的目光,这里生态极佳,不愧为联合国认证的世界自然遗产,沿途还有游客中心、小景点、健行路线等,非常精彩的旅区,我评估值得住上两三晚,可惜的是,我只待一晚而已,在宇登吕港留宿。

放下背包后,我带着一小袋换洗衣物,踩踏着落日余晖,登高来到了一处温泉,汤屋主打的就是边泡汤、边赏夕阳,我慕名而来,尽兴而去。

7/14(五)知床岬
一早闻鸡而起,我便轻装出门,搭船绕行日本大地的尽头_知床岬,知床岬没有公路可到,是一块突出海中的小半岛,未经开发、没有人烟,想看只能搭船从海上看。我搭的是大船,来回近四个小时,优点是座位宽敞、餐点一应具全,缺点是无法像小船一样,紧贴岸边行驶。


船上许多人显然有备而来,不断用望远镜搜索岸上,除了欣赏风景外,据说也可以看到熊出没,但我一直没听到惊呼声,也没看到骚动,可以想见,今天的熊不太给面子。
朗朗天际、湛蓝水色、氤氲缭绕、奇岩飞瀑、葱郁翠林,大自然的多色彩多面貌,又再次超乎我的想像,搭配得如此相得益彰,展现出超越所有画作的构思,倘佯其中,已不是「犹如画里」可以形容的了。

海上的水气与大风,虽然凉爽让人暑气全消,但随着接近中午,太阳的恶毒已不是我可以忍受的了,甲板上的人几乎都跑了,我也跟着下到船舱吹冷气,顺便找了饮料大口畅饮。

下船后,我开始我的「大返程」,准备回到1500公里外的东京。搭公车一两个小时后,我来到了知床斜里火车站,准备等一个多小时后的车班,无聊随意逛逛,看到车站外有个小弟,满载露营装备,骑机车而来,又挂个牌子「日本一周」,这种人,机车环日的,肯定闲闲没事、穷极无聊,我一个外国人观光客身分,过去找他哈啦,肯定行!
孤独旅人嘛,总会互相丰富生命,你去找一家旅游的、一团旅游的,时间这么赶,还要跑行程,谁鸟你啊,聊一两句就没了,互相没吸引力。看到这种独行侠,我见猎心喜,马上剑及履及,步出冷气房,微笑着过去打招唤,对方虽然英文不好,可是很热情,是学生,但不知是什么学生,4/27出发环日,8/31再回到大阪,四个多月的假期!

他环日已去过九州、四国、本州了,刚好我也去过,照片都有分门别类整理在云端,于是可以秀照片互相交流,这招与外国人拉近距离的方法,随着我去过的国家越来越多,威力也就越来越强大。前几天,我在札幌遇到的韩国人室友,我就跟他分享了2017年二月首尔光大门,我在倒「朴槿惠」游行示威现场的照片。看到我对他们国家如此关心,韩国青年很是开心。

这环日弟弟是大阪人,我们聊到了职棒Tiger球队,他的最爱,我说我要去横滨看巨人打海湾星,他问我爱棒球吗?其实没有耶,我的棒球魂早在黑鹰事件后就没了,天马行空的聊,虽然有干掉的时候,可是在双方的热情下,一点都不尴尬,我有点无礼的问环日一天花多少?2000圆!三餐和油钱,真是省!我有点怨叹,火车太早来,但这几乎是末班车了,我必须走,不然找他一起去吃饭,是个不错的主意。
再次回到网走前,途经一个滨海小公园,我下去踩踩沙滩,看看大海中的夕阳,浪花的声音很美。
感谢 7
3879 次查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