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南亚综合]在2015年去尼泊尔走过EverestBasecamp、Gokyo健行,一直难忘这种在世界级壮阔层峰间徒步十来日的震撼感,心想既然走过...这多困难、多远、路多烂,我就是愈走愈慢、走不到目的地;但当我把全部的注意力只集中在目标,就能发挥出超过百分之百的能力,创造理想的成果。
酒店比价
首页 论坛 攻略 机票比价 酒店比价 旅游相册 用户相册 景点地图 背包帮 搜索 今日新帖 注册 登录论坛
回复   发表新主题
 
主题工具
nienhsintsai nienhsintsai 当前离线 nienhsintsai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背包客
帖子: 6
#1
旅游相册: 3
性别: 男生
感谢: 3次/2帖
注册日期: 2012-06-29
旧 前进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K2基地营健行 - 2019-08-11, 16:37

在2015年去尼泊尔走过EverestBasecamp、Gokyo健行,一直难忘这种在世界级壮阔层峰间徒步十来日的震撼感,心想既然走过了世界第一高峰Everest的基地营,不如就去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K2基地营看看吧!



俗称K2的乔戈里峰(海拔8611m)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吉尔吉特地区的喀喇昆仑山系,虽然尼泊尔喜马拉雅山系有著世界最高峰,不过喀喇昆仑山系却有著更密集的8千公尺以上高峰聚集,而且是仅次于南北极的大面积冰河汇集区。K2基地营这条健行路行就必须在Baltoro冰河上行走大约一周,这就是行程困难的地方。这一趟走下来,真的是深深震撼了我,如果说EBC是徒步者天堂、K2 BC这条路线绝对是地狱级考验。

我对巴基斯坦这国家的认识来自:美国派遣海豹部队是半夜潜入巴基斯坦境内斩首盖达恐怖组织首脑奥隆玛宾拉登(Jessica Chastain主演电影「凌晨密令」超好看);跟印度之间在克什米尔地区的长年冲突(就在我出发前二个月,也是发生印巴领空战机冲突,导致巴基斯坦关闭领空,我原本买的机票因此被取消);与阿富汗交界处的塔利班政权问题;伊斯兰信仰什叶派与逊尼派互相之间的冲突。怎么看都不会是个友善的观光国家啊?!外交部也将巴基斯坦列为旅游红色警戒国家,加上我是一个人从台湾出发参加巴基斯坦的登山公司行程,所以出发前对于这趟旅程其实充满不安。但既然假期都安排了,也折腾地买了两次机票,还是出发吧!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21547

【惊吓插曲】
我的旅行计划是从北京直飞伊斯兰堡,在伊斯兰堡待1至2天,搭巴基斯坦国内航空飞往吉尔吉特省的Skardu与登山公司会合。当我抵达伊斯兰堡,一下飞机就觉得这座机场跟其他国家相当不同,入境区域没有任何旅游或入境相关信息指引,非常的空旷冷清。顺利通过海关及行李安检后,却发生很夸张的插曲,我在入境大厅被军人拦下来表示要检查我的行李,我表示我已经通过海关X光检查了,但他仍执意要搜,结果翻半天原来是在找钱包。本来想说这大概像某些落后国家的海关人员要贿赂,应该几块美金意思一下就可以打发,想不到他直接把我钱包抢走,自己从里面抽美钞,抽了2张10元美金还想继续拿,我赶忙抢回钱包。后来我看到这些军人是锁定亚洲人进行盘查,强索金钱,这已经不是要求贿赂,根本是抢夺了!
离开机场后,登山公司的接机人员把我送往万豪酒店入住,万豪酒店是该区域仅存的五星级酒店,因为曾遭恐怖份子炸弹攻击,所以对于入住的房客也运行严格的安检,门口也是一排持抢保全人员。所以我入境巴基斯坦的第一晚,对这国家的体验可说是充满惊吓。

【纯朴吉尔吉特地区Skardu Valley】
在白天气温达摄氏42度的伊斯兰堡待二天后,终于等到飞机前往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吉尔吉特省的Skardu。吉尔吉特的Balistan地区是Shigar河、印度河在喀喇昆仑山脉汇流的河谷地区,Skardu是主要城镇,也是进入喀喇昆仑山区的主要门户,距离伊斯兰堡仅约2个钟头航程(但常受天候影响而取消航班,我去程及回程都碰上航班取消)。如果没能搭上飞机,而走陆路交通,就必须耗费2天的车程通过喀喇昆仑公路到达Skardu。








前往攀登K2或健行的队伍必定落脚Skardu,登山公司也聚集于此,在这里办理入山许可、采购补几、安排挑夫向导等,因此这里也充满登山客的足迹。走在路上,当地人虽然也会很好奇地猛盯著外国人瞧,但这里的感受确实跟伊斯兰玛巴德常见武装军警的紧张气氛不同,果然如许多游客所分享,即便是有动乱的国家,但到了乡间区域还是可感受最纯朴的人民。我的登山健行行程也将从Skardu展开。







(喀喇昆仑山区都有不少佛教踪迹,在伊斯兰教进入巴基斯坦之前,这个地区的主要信仰是佛教)





【健行行程摘要】

Day1: Skardu - Askole (海拔3050m、搭吉普车车程约7小时、露营)
Day2: Askole – Joule (海拔3218m、徒步、露营)
Day3: Joule – Paju (海拔3407m、徒步、露营)
Day4:Paju– Khoburtse (海拔3816m、徒步、露营)
Day5:Khoburtse– Urdukas (海拔4186m、徒步、露营)
Day6:Urdukas– Goro2 (海拔4320m、徒步、露营)
Day7:Goro2– Concordia (海拔4600m、徒步、露营)
Day8:Concordia– K2 Basecamp - Concordia (海拔5100m、徒步、露营)
Day9:Concordia– Urdukas (海拔3816m、徒步、露营)
Day10:Urdukas– Paju (海拔3407m、徒步、露营)
Day11:Paju– Joule (海拔3218m、徒步、露营)
Day12:Joule– Askole – Skardu (海拔3050m、徒步、吉普车、饭店)

Askole是进入喀喇昆仑山区前最后一个有人居住的村庄,也是徒步的起点。从这里走到K2基地营必须花整整7天,喀喇昆仑山虽然被巴基斯坦政府划为国家公园,但只是管制登记出入的人数而已,没有作任何的建设或规划健行步道、指引标示,尤其进入冰河区,很难看出徒步的路径方向。也没有任何通信设备,只有卫星电话才有信号;遇到雪融严重河水上涨情形,就必须拉绳下水渡河。

我的徒步行程是从海拔3000公尺走到5100公尺,到达K2基地营后原路折返,我走了11天,有7天单日里程是20公里以上,平均每天走7-10小时。没有一天的路是平的、没有一天脚掌可以完整踩踏著地,整个山区几乎没有树!没有阴影屏蔽,头二天,顶著42度的烈日穿越沙漠化的河谷、就像是在走沙滩,每一步踩踏都会陷入沙里;路面更是覆盖的大小不同的石块,每一脚步都是不自然角度扭曲著地。第三天开始进入Baltoro冰河,我原本想像的冰河是一片雪白平坦可以滑雪的平面。但实际上,冰河切凿贯穿山脉,本体是冰,但上面全是岩石、尖锥状的石块、上下起伏极大,就像砂石踩矿场一堆一堆的山丘,而且坡度都超级陡,脚下的冰也在融化,踩在石块上也是不断扭脚。

随著海拔愈走愈高,但每天一样暴晒,尢其进到积雪区白反射更严重。每天的地质状况会随融雪情形,而有雪崩落石土石流,连营地都不是百分之百安全,我们出发前一个月,有2人在Khoburtse营地死于雪崩;跟我们同一天出发的另一支欧洲队伍,也在Khoburtse遇到雪崩整个帐棚被冲走,有三个队员受到严重骨折伤势,最后他们整队撤退下山。所以我的队伍没碰上意外,平安下山真的很幸运。




































【最困难的一天】
前往K2基地营那一天,是我的徒步第7天,按计划要在凌晨5点出发,从我搭营的Concordia营地走到K2基地营,再返回Concordia。向导原订10小时完成,但出发时其他登山公司的队伍日本、加拿大都认为太耗时费力会影响隔天行走,决定不走。我的队伍共3名队员(台湾、中国、新加坡),新加坡人也直接放弃不走,所以当天就只有2名登山客前往K2基地营。在出发3小时后,向导认为我们前进速度太慢,照这种速度要再走5小时才会到K2基地营,再加上折返回程体力衰退,恐怕全程要17小时才能回到Concordia,无法在日落前走完太危险,积极劝退,要我们立即折返,另一队友立刻接受向导建议,于是向导留了一位挑夫给我说「依你的速度,往前走约1.5小时,会先到BroadPeak布罗峰(海拔8051m)的基地营(4900m),你顶多走到那,就务必立刻返回!」

所以前往K2基地营之路,只剩我、巴基斯坦挑夫。其实我那天出发后3小时的内心对话都是:「这什么鬼路!?陡上陡下每一步都踩在不同石块上,是怎样走啦?」但当其他队员都撤退只剩下我一个人时,反而全身心武装起来,不再抱怨一心只想走到目的地。我只花了30分钟就走到BroadPeak基地营,碰上瑞士攀登队,他们的巴基斯坦向导热情为我跟挑夫煮了碗面、泡了红茶。我心中盘算著该继续往K2基地营前进?或听我向导的话就此折返?于是问了瑞士队:「从这走到K2基地营还要多久?」他们向导答说:「一般人3小时,强壮厉害的人1小时」。此时⋯⋯我那不太会讲英语的挑夫立刻比手画脚”no K2,we,3hr,we go back”







我犹豫了一下,请瑞士队向导帮忙跟我挑夫翻译,我说:「每一个来这里健行的人都是为了K2基地营而来,今天其他人都放弃了,只剩我在这了,我一定要走到K2基地营,更何况我来自台湾,现在K2基地营就有一支台湾攀登队在那准备攀登,我更要过去!但没有你陪我走,我到不了。」他们用巴基斯坦语交谈了好一会后,我的挑夫决定陪我前进。最后,我们只花了1小时就走到K2基地营。

当我疲惫不堪走到K2山峰下,看到各攀登队的帐棚时已眼泛泪光,进到营地很快的找到「台湾攀登队」帐篷,更是感动万分,当时留守的是陈德政,攀登队员张元植跟吕忠翰已前往camp2。不过对我来说,近距离跟世界顶尖攀登队伍接触、聊天,已是很特别的体验,更何况有还有自己国家的队伍!

我千里迢迢终于走到K2基地营,却只待30分钟,因为我怕走不回去!我也真的气力放尽,在天黑前一刻才走回Concordia营地,当时我队的其他巴基斯坦挑夫都出来救援了。我得靠他们上拉、下推才爬得上陡坡。陪我走完全程的那位巴基斯坦挑夫叫Shaffri,他因也一天狂走而引起高山症反应。但那天之后,我们创建了男子汉之间的兄弟情谊。这一天是最辛苦的一天,但对我而言却有个很特别的体验:「原来人内心的信念,可以改变人的身体行动!产生力量!」当我只顾著抱怨这多困难、多远、路多烂,我就是愈走愈慢、走不到目的地;但当我把全部的注意力只集中在目标,就能发挥出超过百分之百的能力,创造理想的成果。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321547
























上传的缩略图
 

 

 


此帖于 2019-08-11 18:53 被 nienhsintsai 编辑。
被阅读169次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发表新主题



主题分类清单
游记行程交通住宿景点购物饮食
金钱证件其他全部
主题工具
论坛跳转
主题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