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2019乡巴佬的朝圣之旅

2 2 1376
chenproth chenproth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1
旧 2020-04-19, 16:50
脚力
年轻时主要运动打篮球。老了体力不如从前就改爬山,虽然也是高耗能的运动,至少可以控制节奏,甚至中途喝口水做短暂停留休息,篮球讲究的是速度、爆发力、弹跳。该卡位、抢篮板、篮下冲撞都马虎不得、可无法让我中途喝杯水休息。加上抽烟的我肺活量的确也不好,况且球场都是年轻人的天下。现在去比赛主要都是看看二三十年的老球友聊聊聚聚拉低赛。相信很多运动、活动亦是如此。
这几年的运动改为爬山。爬了些中级山、十来座入门的百岳,所以也加入了一些爬山的社群。前两三年在社群中隐约看到”朝圣之路之路”,因为社群人数多达四五百位,相对讯息也蛮多的,一开始并没去留意”朝圣之路”后来又陆陆续续看到”朝圣之路”这词,引发我的好奇心、上网爬文了一下。喔喔!! “走路”有意思。我喜欢走路,大甲妈祖绕境。全程的走了四年了,单一天也走十来年了。超爱绕境走路的感觉。运动、反省、心灵沉淀、认识新朋友、热情的信众和沿途陌生朋友的互动。台湾最美的风景”人”的确是如此。亦可以做平时不敢做的事,如超商睡觉、速食店休息、骑楼、火车站过夜!!
大甲妈祖绕境约300公里,如真要走完全程没事先锻炼一下或平时有在跑全马、爬百岳,难度的确很高,十之八九无法走完全程。我亦是如此。绕境走路我唯一的目标是不仰赖双脚以外的交通工具。所以绕境时我只走主线(台一线)离主线太远的宫庙我就没绕进去了(如彰化市区、豍头、虎尾等…)要认清自己的脚力和体力。
我并没虔诚的宗教信仰、也没跟妈祖打契约(假如…..怎样,我就….如何之类)每年我只祈求妈祖让我绕境时一切平安顺利。三百公里的妈祖绕境让我知道如何控制我走路的节奏。个人觉得”节奏”是长距离走路关键中的关键,即使你有很好的脚力无法控制节奏你无法在长距离行走中完胜,必须仰赖交通工具的帮忙。
路线
朝圣之路之路,有北方之路、银之路、葡萄牙之路……..很多条。爬文了一下”法国之路”是最多人选择的一条路,补给也最多。我没国外独自旅行的经验,再加上英文认识大概300个单字(有那么多吗?),而且我很懒得做功课,就这一条吧,800公里之遥。没错,妈祖经验,我至少有办法走300公里吧,剩下的500公里就见机行事了。因为懒得做功课,行事风格就是”见机行事”。我为何一定要走完800公里呢 ? 只不过是走路看风景。干嘛自孼。所以”法国之路”我可以成行的。
准备

A. 背包45+5L
B. 帽子。防紫外线(好像老家健走时送的)
C. 垃圾袋(后来也没带出国)
D. 蓝白拖(台湾意象。有点重,但为了让别人知道我是同乡)
E. 牙线
F. 超轻薄防风外套
G. 医药箱(酸痛贴布、万金油、缓解肌肉疼痛的凝胶、OK绷、家医科开的B群、普拿疼、肌肉松弛剂,三天分量。别针+锁钥圈三只…..…)
H. 登山长裤一件
I. 四角内裤三件(万一没干至少可以挂在包包后面边走边晒,三角裤感觉有点突兀..)
J. 毛巾
K. 头巾
L. 腰包(放钱和方便取物)
M. 记事本。数据、地图…..
N. 牙膏、牙刷
O. 护照
P. 数据、地图、外交部驻外馆处联系及急难救助(法、西)、交通相关数据
Q. 高尔夫球(按摩用)
R. 橡皮筋
S. 宝矿力粉(后来也没带出国)
T. 温水瓶
U. 防晒乳液
V. 一般袜子(两双)
W. 五指袜(三双)
X. 羊毛袜(一双)
Y. 转接头2个(怕遗失)
Z. 行动电源、耳机
A1 小飞侠雨衣
B1 头灯
C1 耳机
D1睡袋
E1 两短一长圆领排汗衫、运动短裤三件
手机、球鞋、警示灯(不在图中)
走了四次妈祖经验似乎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但有些东西还是得多带
些。爬文有人说包包约身体重量的十分之一,所以我只能7.8KG(听听就好..别太认真。女性朋友体重如果50KG,那怎办呢)。除了包包减重之外还是减重(绕境心得)。含包包装一装总重约9KG。事实上我还能多背负。而且包包还有些空间(爬山的经验)想一想似乎也没什好带,机场还有一条烟还没装,苦行曾的方式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似乎都够了。
交通
我最艰难的点,从法国戴高乐机场到走路的起始点法国SJJP以及终点圣地雅哥孔布拉斯到机场,这是我不太想面对的。而且我又是大路痴,至今还没遇过比我更没方向感的男人,近半百的年龄在台湾连交流道北上南下还会搞错。也有蛮多次出差及出国旅游的经验。但是出差都有同事带。旅游都是参加旅行团。真的考倒我了。网络上搜索是否有人也要去走法国之路,心想只要跟他们到起始点就好其余的随遇而安,见机行事。有努力还是有结果,的确网络有人找伴要走朝圣之路,我也加入了那十来位的通信群组中,时间我是可以弹性毕竟我是个人工作室,客户也不多,只须跟客户打声招呼即可。后来发现走朝圣之路这些朋友。打球的朋友叫”球友”,爬山的朋友叫”山友”。在此称呼他们为”朝友”。朝友多数不只走这条路,有的先去别的地方再走朝圣之路,有的走完朝圣之路还有别的行程。而我的能力只能走朝圣之路(语言问题),又因和朝友陌生,真不知如何开口协调,生性不喜欢麻烦别人。哎哟!! 左思右想还是作罢吧! 自己来啰。虽时间充裕,剩下一个月(中秋节过后)再晚天气会越来越冷,况且我是心血来潮,又卡到中秋节所以中秋节过后必须成行。成行之前公司出差时买机票都有同事专门处理。我只要把护照给航空公司看就可以了,那现在自己订购也是吗 ?
应该先订机票吧。没错是应该先订机票。又上网研究了一下,机票越早订越便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这样。上网试着订购机票,那我是要由哪个城市进,哪个城市出呢? 这牵涉到交通的复杂度,越简单越好。很多种排列组合。有点头大,只是走个路有那么困难吗?请教亲友似乎他们无法给明确的答案,好像还是要做功课。算了,还是找旅行社帮忙处理吧。
旅行社。旅行社的安排是最好的安排吗?不….我要找个常去国外旅游的朋友跟我一起去听听看,至少能帮我提醒些什么之类的,当下我想到了前同事R小姐。因为前公司是外商(我靠技术存活,不仰赖语文喔),台湾分公司刚好收掉不做,R也一并被资遣,所以他现在时间是有的,所以走朝圣之路前我有问过R要不要一起去走,R说:一直都走路,又走那么久她不感兴趣。的确每个人兴趣不尽相同,况且要走800公里,相信有人会认为这是疯子的举动。电话筛选了几家旅行社,R跟我到台中XX旅游,接待我的是一位亲切黄小姐,我就把我的需求告诉黄了。同样问题,出发时间和返台时间?那个城市进哪个城市出? 心想,真的没详细做功课,也没有详细计划。我只是想走法国之路就这么简单。
我笑着再次告诉黄,我只想走法国之路,问她有何建议安排,她也跟我说很好啊,就去走啊 ! 心中又着低估着:废话,我知到怎么走就不用来这边了,我一向尊重专业,也乐意接受专业的建议,后来她建议我巴黎进巴黎出,当下也帮忙我看机票的时间,而我正琢磨着,既然巴黎进巴黎出,应该安排个两三天去看个巴黎铁塔、凯旋门、罗浮宫之类的….我也把我的需求告诉了黄,而黄说那些没什么好看的…去走就对了。她也说你不是说你的英文不好吗?对喔!!我的确无法去。又问我英文有国中程度吗? 当下我还真不知怎回答。她是指国一、国二还是国三。国一我是有,国二国三我就编到放牛班了。我回答”应该”有吧。黄说:那够了,可以去走了。是我在走又不是妳黄在走。既然你时间比较充裕,直飞跟转机差了七八千块,我帮你安排转机,况且不用等很久,你觉得呢? 当下我说好啊!!
作业到一半时,我问黄,我是否应该由马德里出呢? 不同的机场看看有什么差别,也不一样的国度。黄说:可以啊。
隐约感觉到黄的服务不错,把我的事当作她的事在办理。服务业就是要这样啦! 讨论了约两个小时,黄的建议是去程巴黎进再由机场坐车到蒙帕那斯车站再到巴约那,巴约那再坐火车到SJPP。回程由圣地雅哥孔布拉斯坐火车到马德里,马德里再住一晚,再由饭店到马德里机场,总共约37天,心中想着完美的安排。你回去再想想,黄这么说着。我问R:你觉得呢? R说:我可以就可以啊!! 黄故意问我R是不是我女儿? 我心想R肯定HIGHT翻了,我说她是我前同事啦,我请她来这边当我顾问,呵呵。R也不过小我九岁好吗 ?『和黄讨论了很久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只是赚我个手续费而已,浪费别人的时间是违反了我的本性』我是这样对黄说,黄说没关系 。接下来是淡季所以没什么客人,况且现在都直接在网络订票,再来办公室没什么客户,让她这一说,办公室客户的确只有我,就当作闲聊啰,事实上我想是我够帅吧….哈哈哈,黄才会那么有耐心来帮忙我吧!
回家后琢磨两三天,我干嘛让时间绑住我的行程呢,也许我早早就走完了,也许我还可以在马德里多晃个几天,或者我走不完,那么长的时间,世事难料,但听说申根地区无法买单程机票(后来发现没这回事),真是举棋不定,似乎只能自己做决定了,不然这样好了,回程的火车和马德里的饭店取消好了,到时再见机行事啰。立马又到XX旅游找黄小姐,就这么定了。黄看我是懂非懂一直叮咛嘱咐我整个过程,还特别用铅笔圈选(好像在画流程图),事实上我是觉得很简单。戴高乐机场搭公车或火车到蒙帕那斯火车站再刷手中这张二维条码。搭火车到巴约那时,进车厢找座位,到达巴约那时再搭火车到SJPP大功告成。
我确信我26个英文本母我都懂,那些数据我还多少懂一些单字,
如真有问题再比手画脚。况且现在手机的APP那么方便,都有翻译软件了,不难。
手机
由于交通是我最大问题,这功课我似乎要做足,所以我下载了很多APP,甚至开始研究GOOGLE的一些工具进程,如翻译、地图、时间轴…等等,也请就读大学德姪儿教我如何下载MP3到手机,至少走路无聊时可以听听喜欢的音乐,SIM卡怎么使用也请XX TRAVEL不厌其烦透过LINE教我如何使用(转接头就是买SIM卡附赠的)…也在网络买了一颗容量大的行动电源,看来手机应该没问题了。我知道长时间的旅行或多或少会丢掉一些小东西。护照丢了,可以用手机来求救再办。手机丢了就玩完了,看来手机比护照还重要,护照可以丢,手机千万不可以丢。反正我的大原则就是以金钱和时间换取这趟旅行顺利归来。

出发
出发前我再拨电话给黄问她可不可以加入Line好友,目地是遇到状况可以即时位我解围(我太厉害了)真的是狡兔三窟。从新查看我的包包内容物,”宝矿力粉”法国之路补给那么多干嘛带,又不是再爬山。垃圾袋只带两只,备而不用,但不用带整捆啦。看来其他东西跟爬山所要带的东西几乎差不多,这些内容物大多都是我登山时的东西。登山杖我也没带,不拖运任何东西(担忧拖运是个变量,下机后要去哪个转盘取我的包,怕自己会搞错,缺点是我指甲剪、剪刀就得走路时才能买,无法从台湾带去),包不离身,买一个可以上机的登山包,每家航空公司规定的HANDCARRY的体积不尽相同,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买了一个新的45+5L的便宜登山包,香烟对我很重要,不查数据了,反正就在桃园机场买一条吧(可见我包包还有很大的空间),一包约两天,不够时当地再买。台中→桃园→香港→多哈→戴高乐。XX旅游,黄小姐安排的转机时间都蛮短的。


,我在转机时逛个免税店,抽根烟,上上网、伸伸懒腰刚刚好。有时想想有些钱还是给别人赚,值得啦,除非自己够专业。还是台湾方便,机场上网不需要坐一些无谓的动作,都会自动侦测连上网。

错愕的开始
当地时间约早上八点戴高乐机场下飞机后,如同SIM卡网络卖家所指示,我换了SIM卡(Vodafone)无法上网。在出境前折腾了许久还是无法搞定,离蒙帕那斯车站开车时间还有四五个小时,时间还够。不然先出境找个比较没人来人往的地方再试试看。出境时发现台湾护照似乎很好用,海关人员不假思索先盖了章,再抬头看了我一下。就出境了。出境找了椅子坐定位后继续弄我的SIM卡,摊开我之前打印出来的步骤,啊!! 我发现台湾的SIM卡不见了,肯定刚刚换SIM卡不见了。心知肯定找不到了,但是还依原路地上找了一下(没方向感的我,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走过那些地方)完蛋了。冷静…冷静。我先 止付台湾SIM卡。出国前我复印了一份数据给我哥,万一有什么问题他可以帮上忙,包括机票、信用卡、身分证……….能印的都印了,我知道我会掉东西,但没料到我会掉SIM卡。还好机场网络可以用,我透过通信软件交办我哥,止付台湾SIM卡。哥回电说SIM卡必须当事人来 止付,我就是无法拨电话才请人止付。还好后来还是说之以理动之以情还是止付了,我也安心了。我确认戴高乐机场WIFI信号不是很稳定。接下来无法靠 手机了。蒙帕那斯车站怎么去?之前有上网作功课,搭火车、公车都行。很容易。机场不比一般车站,都很大,还有好几层。因为无法使用APP翻译,心中说不慌乱 是假的。”I”找到服务信息站,别问我为何知道,即使没写你看到那柜台有人坐着也知道,简易的英文加上很容易理解的肢体语言我拿着纸本问说蒙帕那斯车站怎么去,之前我问了三四位工作人员了,还是一样用手指了方向。”他X的”我也知道。重点是我要买车票吧,我要怎么买? How can buy ticket to “蒙帕拉斯。我都能讲英文,你们怎么都听不懂呢?? 好吧!! 我去售票机买车票(没售票人员)。看了一长排人龙在排队买票,我排的这路线是对吗?等我排到售票机时,一个小时 要吧!!心想….这不妥。应该还有更好的方式,冷静冷静。
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又上上下下逛了一大圈,发现有两台售票机没人在排,我太幸运了。赶快跑过去。正当我要操作售票机时,发现屏幕的字我根本看不懂,更别操作了(因心慌没想到要搭出租车)。当我转身从另一边要离开售票机时,糗了,我插队了。我进去的方向是出口。反之另一边是入口,有几个人在排队。就在转身那一霎那,有个亚洲妹妹(MaryAnn的表情问我是怎呢 ?用我擅长的肢体语言和那破英文 告诉她我的状况,此刻我需要买票到”蒙帕那斯”车站,但我不会操作那部机器。妹妹带我去机器那边操作了一下帮我买了车票,当我给她车票前时,因为没零钱,她说0.5. 欧不用了(她很坚持)。
比手画脚再加上用她的手机翻译。原来她是来华裔美国人,她来法国旅行(看得出来,那旅行箱还真大)她问我你知道么搭车吗 ?我还没开口,她心想这位大帅哥肯定不会。她要我跟着她走她会带我去搭车,我也太幸运了吧。她跟我同一个路线,对吧!!上了车后,如同台湾捷运,她手指那站名,说我要在那边下车,我算了算好像还需要好几站,过了一会儿,旁边有个法国妇人加入。似乎想用中文与我交谈。说她曾学过中文。Maryann 跟她聊了一下,法国妇人知道我的处境,同样手指告诉我应该在哪一站下车,我微笑点头道谢! 搭车过程中并无太多的交谈,还是彼此”语文”的问题。为了答谢她的帮忙我顺手把台湾带来的绕境锁钥圈送她。MaryAnn仔细看了一下锁钥圈的图腾,微笑跟我答谢,我心想是我应该谢谢你,MaryAnn先到站下车了,她再次提醒我记得要在那一站下车。MaryAnn下车后我继续研究我的SIM卡,没手机我什么都无法做。约两三分钟过后MaryAnn回头冲进车厢找我,我才发现火车是静止的。她要我跟着她走,我继续提着她厚重的行李箱快速往车外走,边走着,她说我应该要在这车站再转车她说她好像错了,我连忙说谢谢。此刻,我发现我的护照不见了。从下机后最为重要的东西护照、手机我都紧握在我手中。一来怕丢掉,二来方便使用,再者据说欧洲大城市扒手多,反正两样东西我紧握在手中。直觉反应护照应该在火车上,还好火车还没开动,的确,护照留在我刚刚坐的位置上。再返回找MaryAnn她告诉我必须要在这边转车,我问她我是否还要买车票,她跟我说她也不知道。从她神情中她有点担心我无法到达”蒙帕那斯”车站。我怕耽误到她的行程,我告诉她”Don/t Worry “,说了三次。因为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心中的感谢,离开时我向她要了她的E-mail顺便和她和拍了一张照片。想透过E-mail写封信给她表达我的感谢之意。
面对现实吧! MaryAnn告诉我必须到几号月台搭车,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找个女性再次坐确认(女性总是比较安全)人生地不熟。眼睛搜索了一下,经验告诉我不要找太年轻也不要找太老,太年轻她肯定会怕我,太老又容易搞错方向。找了一位法国大妈。比手画脚(我手中有蒙帕那斯的数据),法国大妈说没错,你要去那个月台搭车。
当我走地下道时我又再次找人确认,没错就是那个月台(我也不管到底要不要买车票了)即便要,我也没那个能力去买,就这样吧。不久车已进站(我觉得应该是捷运),上了车厢后。人还蛮多的,但不拥挤没位置坐而已,手紧握我的护照和手机。至于我的钱分开两个地方放,一则背包底部,另一部分是腰包里面。眼睛扫瞄了一下我周围的人,似乎很安全。应该没小偷。而我前方站着一位美女对我微笑着,我说咩,人帅是不分肤色的。而我故技从施,再问美女我搭这班车对吗?她微笑着跟我说没错,顺了她手指的方向告诉我再过几站就到了。我一直盯着车厢的信息,她告诉我别担心,道德时候她会提醒我。我确定她不是讲英文,即使她会讲我也是一知半解。但她的微笑和肢体语言很容易懂。车站到了,她对我微笑点点头,就是这里了。
我也微笑点头对她道谢(至今我扔不知道法文”谢谢”怎么讲)我又自恋了。人帅还是有优势的。出站时好像也没再检查车票,只是个旋转门而已。离要开往”巴约那”的TGV时间12:47时间也所剩不多。整个早上处于紧张状态,滴水未进,真的口很渴。车站旁的小摊商有在卖矿泉水,天啊!!Evian一小瓶1.9欧。比台湾小七还贵。太渴了,还是得买。到了”蒙帕那斯”车站,还好XX旅游事先有帮我订车票,不然真的玩完。故技从施两次后确认这月台无误,上车前必须扫描我手上纸本的二维码,奇怪,别人都会感应成功,只有我的不行,前面老先生帮我忙,也不行。他笑着耸耸肩,我微笑脱口跟他说没关系(中文)。他也听不懂,没关系,我的谢意表达了。反正我有票,也不理它。

上车找座位啰。车厢发现法欧洲人有阅读的好习惯,都拿着实体书本,而且书都不大,方便携带吧,台湾似乎应该也这样做! 坐在我身旁一位老先生穿着蛮伸仕的,不……应该是老大哥。一直找我聊天,而我是一直想搞定我得SIM卡,还是不通,不然就可以透过翻译与他聊天了,直到语言不通才悻悻然说他要去喝酒。喝酒?这地方怎会有酒喝呢 ? 后来我上洗手间时发现车厢中有卖一些零食、咖啡、酒之类的BAR 。可惜我不会喝酒。不然应试试融入当地的生活。到巴约那 的车程约4个小时左右,我忘了。高铁沿途除了农村还是农村,挺悠闲的生活。到巴约那时,必须解决我SIM卡的问题,车站附近隐约看到一家通信行,我表明我得来意得知我要来走朝圣之路,他建议我到西班牙再去买,事后我有点后悔,接下来的旅途是越来越乡下了。巴约那逛了一下,我觉得还不错,心中燃起在这边驻留一晚,算了,SJPP我已经在台湾订好了,前也缴了,不可以退费。我需再搭火车到SJPP。老样子,火车票我不会买。毕竟机器不懂我的肢体语言。还好有看到服务员在帮当地老奶奶买车票,我顺便请服务人帮我买,我不懂为何不可以用现金,而必须用信用卡。我的第一张信用卡不行,换了第二张才有效。R小姐有提醒我势必要有VISA和MASTER。所以出国前还刻意去办了一张,有派上用场的感觉真好。确认车票(10.3欧)和火车站显示时间无误。放心许多了。但售票员手指示意要我去外面搭车呢?怪怪…可能他表达得不好…外面???心想外面又是哪边呢 ?这里不是火车站吗?(后来推测应该是火车罢工)他请车站有位骑单车的小伙子带我去搭车。离火车站旁约100公尺有公车站牌,身旁有几位十来岁的小朋友也在等公车,我再次与他们确认到SJPP是不是在这边搭车。当下我心中很平和,不再担忧,跟早上比较起来。车子来了,小朋友告诉我不是这班车,还要等会(他们天真指着他们的手表让我看)18:30会开车。车子走了,整个车站只剩我孤独一人,今天的第一根烟终于让我点起。心中踏实多了。18:00时陆陆续续有很多朝圣者相继来这边等车了。刻意偷拍朝圣者等车,另一张这位亚洲小妹妹背的东西也太多了吧,包包块根她的身高一样高了,可能吹风机、化妆品、面膜都在里面了,这样有办法走吗 ?

上了巴士,看来全部都是朝圣者了,印象中开蛮久的时间约一个多小时吧,抵达SJPP。拿起我GOOGLE的截屏,我的下塌酒店在河的旁边,哎哟!!没SIM卡如何导航,我又没方向感,很累加上天色已晚不想走冤枉路。当下看到一位亚洲男人似乎也没目标,我上前请他帮忙导航一下我酒店的方向,肢体语言很简单的。他是位韩国人,他今晚并没预订酒店,他问我住的酒店还有房间吗?我无法表达(肢体语言耸耸肩)他懂..到了我住的酒店已经没房间了,酒店老板介绍他到另一家离这边不远。

讨厌的联合国餐

一进酒店,酒店老板详细为我解说如:浴厕、餐厅、床位…口中念念有词,巴拉..巴拉用英文介绍着。心中想着你不要再介绍了,我根本听不懂,我只能点头说Yea、ok。从他耸耸肩的表情判断我听不懂。太好了,你就不要再介绍了,我听得懂你讲什么,才有鬼。即使你说中文我也不见得听得懂。但有句话他重复问我三次,逼着我必须回答,重点我不知道你再问什么 ? 太好了,有位女生问我是不是台湾来的,我回答是。她告诉我老板在问我荤食还是素食? 我说荤食,感谢她充当我的即时翻译。林小姐说她来自爱尔兰也是来这边走朝圣之路。喔!!我回答着。事实上绷紧神经一整天真的很累,不想多说话。他说完就转身跟她朋友们继续聊天了。晚餐,我肚子有点饿了,我不记得老板跟我介绍晚餐时间和地点,我主动问老板Dinner What/s time ? Where ?(国中一年级学的,我还会啦) 老板的说明和手势似乎答案很明朗。晚餐时间快到了来我也来不及盥洗。在我的床位卸下包包后四处看了一下。晚餐时间到了。一只大长桌,我后悔坐在里面了。晚餐依稀记得可以让你吃到饱,但内容物忘了,我心思根本不在内容物,反正我不挑食,什么都吃,能吃饱就行我只想吃饱逃离现场,依稀记得约十来位一起共进晚餐,餐后,心里感觉得出来老板站着很仔细说第一天行程注意事项,朝友也一直在问问题,但我耳朵总是听不懂。大家彼此讨论着,观察他们多数彼此不认识,只有我呆坐在那边,此时肢体语言没什用处,坐在里面的我都不知如何离开,太早离位似乎不太礼貌。至少听到有来自澳洲、德国、爱尔兰、韩国。还好它们并没聊太久。盥洗后倒头继续研究我的手机,还是无法上网。老板有说楼下可以上网但速度很慢。算了。我手机需要充电,睡饱明天再说吧!
早上我很早就醒了,梳洗后就到楼下上网,很扯的是能收到信号的地方就只有那张桌子共四个位置。如你没身历境,是难以想像的。没错就是那张桌子。我确定了。我坐在靠近走道边,研究着手机,隔了一会儿来个东方脸孔的女生往我这边走来,心想她来这里上网吧,没错!! 重点她可以坐在我的对面啊!干嘛跟我挤呢?位置又不是很大,太扯了吧!! 我有那么吸引她吗?算了,她微笑着说要坐里面,我能说什么?就大方点啰,如我换坐到她对面,那对她也不礼貌,对吧。心里这样打量着。接着她就找我聊天,韩国人。聊着聊着还动起手来,如拍我的肩膀,拉我的手臂等..让我有点惊讶…你也太三八了吧。同时跟她拍了张照片。事后我觉得她主动找我谈天是因为她看到东方脸孔,想知道我是不是韩国人,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吧。其实在整个旅程中,我也渴望遇到台湾人,我带蓝白拖目的不也是如此吗?第一天的早餐很西式,面包、自制果酱(好吃)、果汁,一晚不到七百元台币+早餐,大概就是如此,我也只预订这一天,接下来住哪?吃那?见机行事啰。稀饭、馒头、蛋饼……等中式的早餐,在未来一个月是看不到。



新鲜的一天
早餐过后第一站就是要去朝圣者办公室买朝圣护照。我知道据我住的地方很近,且同一条街上,就因为如此我才预订这家酒店,没方向感的我一走出门,又犹豫不决了,两个方向都有人走。一种是买到护照开始走了,另一种是要去买护照,我无法判断我应该往哪边,反正就在附近猜一下吧。
走了约20公尺。算了还是问一下好了。这下我的肢体语言表达不出来了,两边都有人说。后来我想了一下英文怎说呢?
“I went buy passport,Where”应该吧!! 希望有人听得懂,太好了,有人懂了,我也确实找到买护照的地方。心想我的手机能上网,都不会有这方面的困扰。真是的。

买到护照时,工作人员问了我一些事,我真的听不懂。他是讲法语还是英语我都不知道了,哪有可能懂。后来彼此都放弃了。Can you give me information”手指顺便指了桌上的地图。我猜工作人员听不懂,因为他思考了一下。接着他塞给我一些数据,我猜是他的例行公事吧! 走出办公室,还没天亮,多数商店没在营业,我走进一家有在营业的商店,买个白色贝壳绑在我包包后方。贝壳给我心里踏实,我猜他有点像妈祖绕境时我包包后面那只令旗。

妈祖绕境时我都心中对妈祖说让我一切顺利平安走完全程
,当我把背壳绑好之时,我正要说这段话时。我忘了应该对谁说。天主教、基督教我都搞不清楚了,我真的是喜欢走路而已,我也知道这里不是妈祖的地盘。主啊!!保佑我一切顺利,
(电影不都是这样讲得吗?)我讲中文他懂吗? 没关系,有颗谦卑的心就好(心里这样琢磨着),照片中的的USB显得我有点蠢,我带它来这边做什么呢 ? SJJP小镇给我感觉宁静、平和。也很漂亮,值得在这边待个一两晚。走吧,因为上下坡的关系,所以方向绝对没错。 一路上都是朝圣者,不用怕迷路,跟着人群走吧,沿路都是开放式的农场(庇里牛斯山),感觉好像合欢山的放大版,多了些牛、羊、马…..风光明媚,随便拍都漂亮。

早上看到一群人在休息,很懂事的狗,主人吆喝着。我顺道点起一根烟(抽烟时我都会找下风处、烟蒂也不会乱丢)一会狗主人跟我要了根烟,比手画脚说着他的目地是SJJP
,啊!!那不是反方向吗? 他已经走了四趟往返了(天啊!! 一趟往返1600公里,四趟不就6400公里。今晚他要在山上搭帐过夜,手指着插件在他包包上的帐棚。看这打扮似乎狗吃得远比他好,他的穿着有点像流浪汉,我连忙再递给他三支烟,太不可思议了….
唉…..不就是昨晚那位林小姐吗? 原来她比我早出门,而我的脚程快追上她了。接着就跟她边走边聊天,原来她在爱尔兰打工,时间快到了,她从爱尔兰来这边走朝圣之路。昨晚以为她是嫁到爱尔兰,因为她跟一群人在聊天,我以为是她家人。中餐在山上看到餐车有在卖东西,我买了块乳酪,和林小姐一起分享。途中又遇到早餐那位韩国三八妹,跟她打声招呼,问她为何不跟韩国人一起走呢?她回答说这样英文不会变好,看来她来这边是要学英文吧! 顺便问她要不要吃乳酪,她说不饿。感觉她走走停停、若有所思和早上判若两人,如同林小姐所说每个人的来这边走路的目的有很多种,就不便打扰她了。似乎申根区国家没边界的样子,没看法国和西班牙的边界。可能我只顾着欣赏风景,没看到吧。(庇里牛斯山)难度跟我家后面大肚山差不多,说真的坡度不陡。重要的是我掌握自己节奏,放慢脚步,享受爬山的乐趣不知不觉走了25公里,舒服过瘾四字来形容今日旅程。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24304
我是来走路欣赏风景的。毫无计划见机行事,也不知道今天的住宿地点,林小姐有做了功课,所以今天就当林小姐的跟班了,晚上和她一起投宿公立的Albergue,这Albergue需要填写很多表格,我猜测是田野调查吧! 年龄、国籍、性别、为什么来走这条路呢? 不用说,我也是看不懂,最后由林小姐帮忙,完成问卷。
晚餐和林小姐共桌,不一样的是,这次是圆桌,依旧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人,他们彼此还是聊着天(废话!不聊天,那不就很尴尬),听说身旁那一桌有位韩国老爷爷73岁,他来第三次了(“林”听身旁的人这样说而告诉我。是朝圣者餐(面、鱼、薯条)面有很多种吃法,多数混着橄榄油搅拌在一起吃。也有人加盐巴也有人加着醋(对面那位大男孩很熟练地这样做)。盐巴、和醋,不是放在我触手可的地方,所以我就没这样做了。混着橄榄油吃还蛮不错。餐后我就去盥洗,和洗昨日的衣裤。
餐后回房时遇到帮我导航的韩国欧爸,欧爸说用餐时有看到我,顺便问用餐时坐我旁边那个女生是谁?今天横越比里牛斯山陆陆续续休息时,至少有五位在问相同的问题了(Poor english+ body language) 。
隔壁床来自爱尔兰,老样子没什么交谈(Alburge还是会依性别分配床位)。我整理东西写日记。屏风高约70公分,隔壁有两位来自韩国的女生(我的社会经验隐约听得出来他们交谈来自哪里),站起来偷喵一下她们,哇 !敷面膜吹头发,太神奇了。
斜对角有两个女的(国家不明)已经对我微笑很多次了。我也是微笑点头以对。朝圣者办公室给的数据(中译:小小的挥手致意不仅远超过已你的母语把招呼说哈啰也代表向放牧人表示尊敬)我喜欢这段话。这也是语言障碍加上扑克脸的我正在做的事。



耳背
一觉好眠,早餐(如照)在另外一栋建筑物,门口排列很多包包,没什么位置,就把背包背近去餐厅,用餐时被引导到一张四人桌上,服务员送上餐点。想想被包似乎没地方放,算了,还是排放在门口好了。当我又进门时发现有位先生背对着我跟我同桌用餐,唉…桌子又不大。万一找我讲话真不知道怎么办? 我默默低头走过去坐下用餐,我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更不想四目有所交会,对方不主动,我绝不会主动找你交谈。我也没那能力。此行是走路看风景好吗,当我坐下正要取刀叉时。对方讲了”Le Tai………………..”,压根我都不知道你在讲什么。等他说完一霎那,我正抬头(再怎说也要有礼貌)回答Sorry, My English is poor。而他放慢速度再讲了一次”Le Tai pa Li yea all “ 你台北来的喔(台语) ,靠…..我微笑地对他说”我台中人”台语。我问他怎会认为我来自台北呢? 蔡大哥说:昨晚跟我睡同一层楼,有看到我挂在床位隔板上的毛巾写着台北。回想了一下,不说我还没注意,那毛巾是妈祖绕境送的。绕境时会送很多的物资,包跨这次我带来的毛巾、钥锁圈、手环、警示灯、五指袜、酸痛贴布、万金油、缓解肌肉疼痛的凝胶…..等等。和他寒暄了一下,顺便告诉他我有遇到前晚的台湾”林”,因为我们睡不同楼层、也没约定要一起用餐,所以她身处何处,我也不知道,也许她已经开走了。

几点开始走和温度我并没详细去记,很舒服的让我忘了注意时间和温度。很享受一个人走路的过程。沿路真的很漂亮,房子、街道感觉很清洁。很多房子的阳台都有种花,让我想到小学时教室打扫比赛,有锦旗。
一路走来多数都是单独一个人,我判断约有九成吧。三八韩国妹、林(小秘书)、蔡…..都是一个人。走了一段时间又遇到蔡兄了,寒暄了两句,又各走各的,偷拍了一张蔡兄的背影,但愿你不介意。因为休息个关系又遇到小秘书和蔡兄,既然这样,我就跟着他们走了(多数还是各走各的,先休息的人会等最后那一位会合再继续走,脚程不一样)。毕竟他们都有做功课,这样我食、衣、住、行就跟着它们了。我喜欢捷克妹背影的感觉,脚程跟我差不多,微笑点头过好几次了,有时她追过我,有时她又出现我前面,好几次了,妹妹的五官很立体。

Line的群组中我称呼她是辣妹,明天果再遇上我要找她合照一张。很奇怪,一路走来很多外国人都会找我聊天,让我有点尴尬,小秘书如在旁边她会帮忙翻译解说,如我独自一人的话就微笑点头啰!

装备和准备。
进超商买个补给品,水果放在包包里面要吃就有,没做功课,下一站补给不得而知,找不到单支刮胡刀(门面总是得打理),只能买整包。蔡兄什么都带了,连随身包的卫生纸也带了一打,其余家当更是不用数了,(让我惊讶连连),就是找不到刮胡刀。给了蔡兄两三把。小秘书甚至带了吹风机,真的败给她了,小秘书的包包重量约15kg,天啊!! 我怀疑她能走的完吗? 她有丰富的国外打工经验,语言自然不是问题,蔡兄则是以前国外出差,旅行,语言风俗民情自然也不是问题。蔡兄为了这趟朝圣之旅半年前就开始准备了。爬山、健走…笔记更是一大本,中文、西文、英文如何说,都准备好了。

也一再告诉我欧洲的生活及饮食文化,注意事项…等等…心中觉得他们也很惊讶我毫无准备,语言又不通只身前来,说真的我一直无法上网是目前最大的窘境。我倒不怕这边治安,行前亲友问我不怕被偷被抢吗? 我不要偷抢别人就好了,还他们偷我抢我哩! 认为人与人之间抱持着”诚实尊重”应该可以迎刃而解,或许我天真吧!!
哈哈哈哈哈
感谢小秘书为我和蔡兄打理三餐和订房。蔡兄和我有个优点,随和什么都吃。所以就由小秘书拿定主意,事后看多少钱再跟我们收
就可以了。事实上我也不会点啦,也懒得点餐,此行的目地是走路看风景,对吃的随意就好。

有伴一起走路旅行,对我而言有个大优点”分食”,大家点不一样的餐,可以吃到更多种不同的料理,那怕一小块肉。因为他们做足了功课,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食物亦是如此。

女人
我佩服我的英文程度,我想我大概看得懂意思。当下我看到这一幕,到觉得有点恶心,竟然有人把贴身衣物留在外面。而我是想把我的蓝白拖放在世界的尽头。对了,到今天还没有人因为我穿蓝白拖而认识我,这不是我所预期的。^_^

沿途这些朝圣者大家目的地是一样的,彼此都知道是来朝圣的,也没什么戒心。很容易跟陌生人当上朋友,就像蔡兄、小秘书和我。"朝友”们的年龄几岁呢 ? 分布的相当广泛,眼见为凭不见得是正确的。我觉得年龄不重要,有时间和健康的身体才重要。今早又遇到捷克妹了,捷克妹坐在草皮休息主动对我挥挥手,顺势而为请她和我一起拍了照,聊了几句得知她来自捷克(秘书远在我后方)。事实上昨日遇到她好几次了,秘书刚好在旁,我怕用破英文搭讪捷克妹让秘书笑。
晚餐(13欧)在投宿点旁的小餐馆,秘书点完菜,正要用餐时有一股小骚动,用餐者拿着手机对正前方一直拍照。餐馆老板正介绍一位”朝友”。哇!! 我看到的是上了年纪的老奶奶,慈祥的外貌很吸引我,女人的年纪不重要啦,内在散发出的个人气质才重要,即使她93岁了,我也想多看一眼,无关样貌。秘书向我解说那位老奶奶高龄93岁了,她来走朝圣之路(心中怀疑着)。当下我只想到如果那是台湾人的话,儿孙早就被骂翻了(文化不一样吧)。呵……当然她也是我的榜样!! 你呢? 93岁你还在吗? 你又再做什么? 坐轮椅比较快吧!!呵

回Albergue。今晚这间房有上下舖,三位台湾人,一位澳门女生。这位女生”自称”来自澳门说中国话姑且称她为”奥客”,事实上从前天就有跟她陆陆续续遇到她了,今天也是。很聒噪、又有公主病。打从前天我就不想再遇到她了,没办法,昨日、今日还是又碰上了。今晚更是同房。我推测她有问秘书今晚要住哪? 就跟着我们住进来了,话真的话太多了,多到用噪音来形容。我都让大哥、和秘书睡下铺,这样他们比较方便,毕竟我身手敏捷。”奥客”后面再进来,没得选只能睡上铺,她跟我只隔着走道。不知是什原因?不知道是谁把窗户打开,昆虫有趋光性,一大堆粉蝶冲进来了。赶也赶不走,陆陆续续掉落在床铺上,我能理解每个人对昆虫喜恶。但那位奥客的尖叫声,我实在无法接受。声量不只大时间又久(五分钟有吧)。那声量让我很讶异老板为何没冲进来了解一下? 还好不是孤男寡女……不然明日隔壁房想必会用异样的眼光投射我。


动物
微笑是共通语言。我对它们也是微笑着猫、狗都不怕生,甚至我休息时还会走过来对我撒娇要东西吃。找个椅子顺便整理自己的脚(起水泡是我出发前评估范围内)”欧爸”追上来了,坐在我身旁一起休息,我递根烟给他,他不抽烟。我自己到点了根烟,这种情境抽烟放松休息真是种享受。他问我脚怎了? 我说ok,没问题。早在欧爸问时,就有路过的朝友在关心我的脚,包刮爱尔兰人,还有没见过的朝友,少说也有五位。欧爸拿了一颗维他命C给我吃,盛情难却当下就吃了(记忆中好像没吃过这种药丸,我真的不需要),然后跟欧爸合照了一张相片。
过了一段时间,秘书、大哥和我又走在一起了。大哥是走到哪喝到那,啤酒、咖啡来者不拒真是享受。我只喝可乐跟咖啡。酒就是没口福。沿途风光明媚,无花果、小红莓、不知名黑色野莓,农场一座接着一座。当地生活很优闲,步调很慢。看到的宠物马、猫、狗比当地人多。很少看到当地人,我猜…应该在睡觉吧,这慵懒的天气很适合睡觉。
大哥告诉我今晚要入住潘普洛纳的地方会有牛在跑。啊 !! 走过古桥有一所小教堂参观了一下,宗教我不懂,电影中胸口由右而左还是由左而右话十字野搞不清楚。教堂不大,感觉很庄严,很难用言语形容。入住的Albergue感觉像是电视介绍的胶曩酒店,大哥说
来的时间点不对,不然走出门会被牛撞到喔 !! 我是知道奔牛节,但不知道会在这个城市(我没做功课)。

聊天
9/26潘洛普那很热闹。秘书带我取买SIM卡,沿途的城镇都没在卖,秘书说你只是要查个数据,传些照片而已不用买那么多流量啦。不管了,挑个流量多的省得担忧orange 20GB 15欧,店员的服务一般般,没大哥所说要小心,如何怎样的。晚餐50欧,三人分摊。买SIM卡时,顺便在市区逛了一圈,很热闹,巷弄旁大家都在喝酒聊天,走到一座教堂看着有导游对着观光客解说着,此教堂应大有来头,不过我不感兴趣。
SIM卡买到了网络通了,心里踏实很多。人山人海。街道上三五好友人手一杯啤酒也没别的东西就只是杯酒,就开喝了。超爱聊天的,站着(有椅子的都被坐满了)也可以聊,台阶坐着也聊,脸颊亲来亲去,不用上班吗 ?大哥说这城市,是观光城镇,很热闹。
9/27 早上当地时间五点我就起床了。天未亮继续朝圣之旅。一出门,整条街道浓浓的啤酒味,当下联想载啤酒的卡车翻掉了吗? 扫地车、垃圾车天未亮一直在清扫街道,有好几组人站在街道拿着空啤酒杯继续聊着,可以想像他们聊多久了。
朝圣之路不用怕迷路跟着人走,即使没人也有黄色箭头火贝壳指引你,如还不行我也曾问过当地人哪个方向 ? 不用开口,当地人肯定知道你在问路。潘铺洛纳它的确是观光大城,我发现有点滥用预算,整个城市街道都是不锈钢的贝壳,我猜不到三公尺就有一个,多到会迷路。在SJPP出发时绑在包包的贝壳早就掉了,路上又买了一个。


The way
The way这部电影多年前就看过了,上个月因应这趟旅行关系,在网络又看了一次。电影中的场景似乎对我这次的旅行毫无帮助,我还是没方向感。而今天的目标是山上的大风车和人型立牌。一望无际有两种看法。漂亮和路途真的遥远。看你如何解读了。今天将会翻越这座山。


The way剧中的场景到了我也请身旁休息的朝友帮我拍了一张,这几天我的穿着就是短裤、圆领T shirt排汗衫。因为山顶风大流鼻水没有好转,穿起防风的薄外套。居高临下,一望无际,自己来体会吧!! 山顶上的世界各城市方向和里程数,背光拍得不好。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24304


魅力
遇到了两位台湾小妹妹,她们的旅程35天,因为节奏关系就没跟她们多聊了,看来我的脚程算快。
坐在前面阶梯下方这位德国女性朝友,我对她的中餐充满了好奇,面包、大黄瓜、蕃茄、优格。她就这样解决了一餐。这是她们的日常吗? 可以断定她已经这样吃好几餐了。国民所得那么高,需要那么克难吗? 吃的比我还差….

Albergue住宿5欧不含早餐(秘书为了节省旅费…..我猜)。到后院休息抽烟。别有洞天,有人在做伸展,有人躺着休息,有人正享受着她的大餐(我礼貌性的偷拍)。我也是拿张桌椅,脚翘在桌上慢慢享用我的烟,没多久那位享用大餐的法国大哥吆喝着我过去,原来他要和我聊天请我喝酒吃东西。刚好大哥也到后院来,从大哥得知他来自法国,是位退休机师,曾在长荣开过飞机,三十年前曾走过一次法国之路。这是他的第二次,我礼貌性的用我保温瓶杯盖喝了一口红酒,而大哥刚好有酒伴….呵。得知大哥先去超市买东西才来后院,我怕超市关门,就离开去买东西了。

超市离这边有段距离,有google我倒是不怕。拐了好几个弯,又问了几位当地人,终于找到超市了,买了些水果走路可以果腹,超市又遇到朝友,一直要跟我讲话..巴啦.巴啦…..我用手机跟他聊了约10分钟。就离开了。离开很简单但还是要仰赖google,抄捷径似乎不是个好方法。
前方的路口很多人围观,好奇心驱使看了一下,猴因仔啊!!
竟把街道用栅栏围起来玩牛,看了一会。当下要是我没拿东西,我也想翻过去尝试看看。


回到床位,床铺刚性不好,稍微起身床铺就嘎嘎作响演奏着,不打紧我睡上铺两侧竟然没围篱扶手之类,这辈子可没睡过,我会滚下床吗?有点高耶(心里想着)。外观看来那床铺年纪应该不会比我小。看到床铺前都吊着大浴巾。回想起来一路上只有用毛巾。我在这边用小毛巾似乎有点奇怪。

巧的是,那位德国女生不仅跟我同个住宿点还睡在我旁边,她在床上做伸展时偷拍的)。偷拍她的食材到这Albergue 之前在路上已经和我打招呼好几次了,上床前又对我微笑点头了好几次(整个旅途中太多女朝友对我这样做了,我真的无法意会,还是我想太多呢?),跟她寒暄一下(我的能力只能说Where are you come from?),记性不好的我对朝友来自哪个国家特别记得起来,名字就不行了,有点绕舌。秘书的名字还要卷舌,还教我舌头要顶住上颚发音,我真的做不到。心里想着在职场中如我是你老板,肯定要你改名。
9/28早餐前德国妹换装毫不遮掩就在我眼前换裤子,我确信是一见黑色三角内裤,对我而言蛮震撼的。内心想多看一眼,但她更换速度太快了,欧美的文化的确比较开放。用餐时看到一位少说有八十岁的奶奶,又撞见那位93岁的奶奶(之前以为是诈骗集团)。80岁,当下给我让我感到和谐平静,老奶奶妳的魅力我看到了,因为我想找妳谈天。


早餐过后正当我回床铺领药出发时,我确信德国妹坐在那边准备好了等着我,她的眼神和羞涩的微笑透漏着她想要跟我一起走(不是私奔啦),而我也用微笑头偏了5~10度回应她了,相信她收到我的答案了。果不其然她先行离开了,开走30分钟后我又追上她了,还是老样子,点头微笑。隔天我再也没遇到她了(脚程节奏比她快),人生中我记住这一幕了,德国妹那你呢??
上传的缩略图
 

 

此帖于 2020-05-05 12:16 被 chenproth 编辑。
感谢 2
1376 次查看
rcchen 的头像
rcchen rcchen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2
旧 2020-04-20, 13:18
谢谢你分享这么有趣跟详尽的经验,朝圣之路还没踏上就已经经历一番波折。
期待帅哥后续的分享。
dekiboy
#3
旧 2020-05-04, 17:00
引用:
隐约感觉到黄的服务不错,把我的事当作她的事在办理。服务业就是要这样啦! 讨论了约两个小时,黄的建议是去程巴黎进再由机场坐车到蒙帕那斯车站再到巴约那,巴约那再坐火车到SJPP。回程由圣地雅哥孔布拉斯坐火车到马德里,马德里再住一晚,再由饭店到马德里机场
黄的建议不错, 我当年也是巴黎进, 走到圣地雅哥, 然后再去波多, 马德里, 巴塞罗拿玩.

Vodafone的电话卡现在比较麻烦, 因为预付卡需要激活. 不是随插即用. 你的情况我深深明白, 那时候我也是用Vodafone的卡, 然后上不了网, 没有地图那种感觉很徬徨...在有wifi的地方联系卖卡的人才给我激活了.

大概明年我会去走北方之路, 那时候应该会买3UK的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