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南亚旅游好文]「如果你已经清偿了债务,下定了决心,处理好了一切事宜,而且是一个自由人,那么,你就可以整装待发,前去漫步了。」— 亨利·梭罗,《一个人...年届30在前途茫茫时去了一趟澳洲,人生开始走在曲折的山路上。现居苏黎世,常去一些没太多人的地方健行,顺道将所见所闻及当下悸动记录下来。
酒店比价
miminic miminic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Taiwan
背包大侠
#1
帖子: 112
性别: 女生
感谢: 230次/32帖
注册日期: 2006-06-30
旧 尼泊尔|多日健行随笔|安纳普纳Larjung的牧牛人 - 2020-05-14, 18:06


「如果你已经清偿了债务,下定了决心,处理好了一切事宜,而且是一个自由人,那么,你就可以整装待发,前去漫步了。」— 亨利·梭罗,《一个人的远行》

在安纳普纳大环线(Annapurna Circuit Trail, ACT)上走着,日子一旦久了,好像就免不了跌进日复一日的漩涡,起床走路吃饭走路吃饭休息,没什么特别。这一切都是等待徒步者回归都市后,才能明白那些岁月静好、简单纯净的日子有多么得来不易。两年前,大概也是这个时节,尾随着牛群和牧牛人,对人性抱持着正面的态度,让平凡的山中日子,转化为生命中的一道印记。

日期:2018/05/01(ACT / D20)
足迹:Larjung(2560m)-Titi Lake(2670m)-Ghasa(2000m)



步道上的第20天,在早餐吃腻了综合牛奶谷物(Museli)后,我多半选择omelets和pancake,再来杯就算上瘾我也不在乎的综合香料奶茶(masala tea)。所谓的omelets,不是那种早午餐店会出现的饱满蛋卷,而是比较贴近于我们认知的煎蛋。pancake的话,则是每家teahouse仿佛都有其独家配方,纵使都叫pancake,但卖相和味道也可以截然不同,这就是尼泊尔teahouse神奇之处。餐点来了,吃了一口苹果松饼,苹果内馅不知道是以什么调味,让我立即产生一股难以下咽的排斥感,勉强吃了几口,为了避免吐出来,我停止了,从大包包内拿出饼干和花生酱,希望可以用熟悉的味道冲淡那股特殊的风味。

走了19天后,自以为已经很习惯步道上的一切,但总会有什么提醒着我,我这外来者的身分。



踏出teahouse后,遇到一位女健行客,看到我就劈头问:「你接下来要往哪个方向走?」脸部表情僵硬,态度不是太友善,我匆匆答理她,她也快步离开,像早晨的一阵风吹佛过我后,Larjung小镇又恢复平静,几头牛在村子主要道路上徘徊。村民和牛只们,想必对于我们这些来来去去的健行者感到困惑,不知道我们这样一个村子一个小镇的快步行走,看似徒然,质疑所求为何?



我试着在行经的小镇多留点时间,不急着往前走,先在小镇绕了一绕,看一下早已斑驳的小镇地图,无缘再进行更深度的探索。反射动作的再看一下maps.me显示的路线,右边是车道、中间是河谷,往河谷走应该有步道可以走,于是我就往河谷方向前进。离开Larjung后,举目所及都是白雪覆盖的高山,此刻云层正好散开,视野极佳,雨季还没来临,偌大的布满鹅卵石的河床,我就站在河谷上开心的享受这一刻。刚开始走的时候我连河在哪都看不到,还心想,也许枯水期河道都干涸了,这样按照地图上的步道路线往森林方向走应该没问题。走着走着,眼看前方有一条小河,再走更近一点时赫然发现:这应该是一条若没有桥就无法通过的「小」河。



正要往前走时,不经意的环顾四周,眼看一群牛只在移动。虽然看到牛早已不稀奇,但看到远方一群动物移动着,仍产生一种独特的美感,让人驻足以观。索性停下来,拍照、观察牧牛人的举动、看到牛群在过河,这下我注意到的不是牛,而是桥!直觉的想说跟上它们吧,也许是个通往步道的方法。就这样我跟在牛群和牧牛人后方不远处,尾随他们过了几座木桥,眼看离森林越来越近,我停下来查看maps.me的路线,想确认自己是否正在前往步道的方向上。此时,远方的牧牛人举起手向我示意,要我往他的方向走,我不疑有他就往前走了。不知为何,当下的我相信他可以带我去我要去的地方。就这样我持续跟在牛群后方,直到到了一片开阔的大草原,牧牛人把牛只留在原地后示意我继续跟他走,我稍微警觉的查看了一下maps.me,发现他前进的方向正是步道的方向,也就放心的跟上去。





进入森林后,右侧仍可看到刚才走过的那一大片河谷,我确定我已经在步道上了,若我自己走应该不会迷路,但仍跟在牧牛人后方,我们之间始终保持一段距离,没有言语交谈。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27106



我开始想,为什么他愿意这样带着我走(起码已30分钟以上了)?他大可指引方向就好,会不会等一下要跟我要钱?会不会有其它企图?我脑中开始浮现各种可能。



走着走着,他停下来并转过来跟我说话,似乎是要跟我确认我打算前往的村庄是哪个。但我无法理解他的话语,给他看手机地图内显示的村庄地名,他也露出疑惑的表情,不知是不是有看没懂。短暂却没有达到沟通意义的对话就这样结束,我们继续一前一后走着,右侧有河谷和山景的交织的风景,内心想着纵使待会他要跟我索取费用也值得吧!生活在所谓文明社会的人,纵使来到了旷野,想的还是利益交换和银货两讫的这些事。



走着走着,看到他往山上的小路走,我正要跟上时,他示意我往山下的路继续走,就可以到我要去的村庄Kokhethati,原来,他看得懂地图上显示的地名,他指引完后就迳自往山上走。我没有向他问路,他是出自於单纯的好心肠而带领着我,不求回报,我先前的想法真是邪恶。我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听见,我只好用小跑步的试图离他近一些,终于他听到而回头,我从钱包内拿出500卢比要给他(大概是台币140元,以当地人的物价,一餐大概70卢比可以解决),他没有拒绝,他的表情顿时变得好开心,笑嘻嘻的朝着我的方向走来,收下500卢比,脸上的笑容代表着他是多么的满足。



在给钱之前,我曾经犹豫着,我怕他从此觉得帮助别人就可以获得金钱回报,那份单纯助人的心渐渐的被污染了,但是,天下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免费的吧!你觉得他市侩吗?不,他付出劳力(也许他认为只是顺便带我走一程而已),我获得方向指引,因此给予他报酬、他收下也是合理的吧!从他的衣着来看,明显的不富裕,对于金钱的渴望和喜悦是源自于长久以来的匮乏。倘若没有他的带领,我可能要花费好些时间才能找到步道,或着根本找不到而必须走回车道。我觉得给予他合理的金钱报酬绝对是我能力范围内能付出的(我辞职旅行暂时是没收入的人,但不是没能力赚钱的人),无论是否改变了他,他的付出都值得我给予他回馈。金钱或许粗鄙了些,但却是非常实际的东西。



与牧牛人道别后,我独自往Kokhethati前进,途中再次巧遇法国母女档,已经是第三次还第四次遇到他们了,彼此也开始认识到对方的脸孔,停下来短暂寒暄。法国母女说他们巡着车道走,再从吊桥走过来,他们的向导有些惊讶的问我是如何走进森林里的步道?我说我是跟着牛群和当地的牧牛人而进入森林的,向导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回应我。这下我才知道,我走了一条连当地向导也不知道的步道,有一种误入秘境切换至另一个时空的感觉。



与法国母女档道别后,我继续前往位于2670公尺的Titi Lake。经历一连串的缓坡后,先抵达Titi Village,整个村子没有太多「人气」,时间已接近中午,想说看看这小村子有没有餐厅或民宿可以让我吃个午餐。花很短的时间就从村子头走到村子尾,眼看就只有一间类似叫Titi Lake Hotel的地方有可能提供餐饮。外表看起来像已歇业,但门有开,里面好像有人,就姑且问一下吧!有位妇人回应我的询问,她看起来没有很意外我的出现,但也没有甚么兴致招呼我。小地方没有菜单,我就要了一盘炒面和一杯Masala tea(到底要喝多少才够阿!)。





卸下装备,背部早已被汗水浸湿,呆坐在Hotel的大厅,大部分的东西都蒙上一层灰,椅子也好像很久没拿下来了,桌上的蜂蜜也已过期,时光就这样冻结,我进来用餐显得唐突。随后老板娘走来大厅,从柜子取出两包尼泊尔泡面,完全可以理解,唯有泡面的保存期限才符合此地的现实需求。事实上,老板娘端出的蔬菜炒泡面并不难吃,能在爬山途中吃到热食已该感恩,又能喝上一杯兼具各式辛香料和牛奶的Masala tea,回忆起来,这顿用餐经验是美好的。





老板娘除了来拿泡面和送餐过来,就放任我一个人在大厅,吃饱我也不急着启程,开始以一种考究的心态参观着这个大厅,看到一份大月历,还是2018年的,每个月份都有一些名言佳句,我就把每个月份的都看了一次,拍下自己喜欢的,就这样心满意足吃饱喝足的离开酒店。离开前付钱时,我问老板娘这边有旺季的时刻吗?老板娘淡淡的说:没有阿,旅客很少。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427106

Titi Lake就在村子旁边,与我想像的及先前所看到的高山湖泊不同,比较像是生态池。湖泊对尼泊尔来普遍都是神圣的,这里水草丰沛、鸟儿们恣意的游水飞翔,不受打扰,十分惬意,至今我还能记得那份宁静和自在。独自在大自然里待着,真的是件很快乐的事。旅客不来,老板娘没钱赚,然而大自然及其它物种得以回归最原始的模样。没有什么绝对好、绝对不好,只是切入的角度不同而已。



之后就开始往下坡的方向走,担心走到Ghasa已经天黑了,就没有再绕进去更里面的村子Kunjo和Taglung,只能远眺。在那些遥远的、你以为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其实还是有很多生命努力活着。随后直接从Parsyang这条路往Chhayo走,缓下坡走起来轻松悠哉,沿途村庄和河谷的景致错落有致,就那层层山峦被云朵都遮住了有点可惜。



等步道接至车道后,走起来就比较无力,尘土飞扬,一心一意就想赶紧到达Ghasa。Ghasa这个村落分前中后,我硬是走到最南端,入住书上推荐的Eagle’s Nest Guest House。书上写这是Ghasa位置最好的旅店,确实,远离闹区比较遗世独立,但食物单价明显较高,老板就是生意人模样,和我早上遇到的牧牛人有着极大的反差,很难讲价,摆明了就是爱住不住随便你的态度,但我也懒得在往回走,就住下来吧。房间没有网络,洗了很热很舒服的热水澡后,干净安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一天的所见所闻,期待着明天太阳升起后未知的旅程。

每天早上都问自己:还想走吗?想,就继续;不想,就搭车。明天早上的答案是什么?明天才知道.....





原文出处:http://miminic.blogspot.com/2020/05/larjung.html#more

吸附走的路 Nicoles Wanderweg FB
Blogger朋友都戏称我为王吸附(seafood),但其实我就是个流浪律师。花了人生最精华的青春岁月都在念法律,年届30在前途茫茫时去了一趟澳洲,人生开始走在曲折的山路上。现居苏黎世,常去一些没太多人的地方健行,顺道将所见所闻及当下悸动记录下来。
此帖于 2020-05-15 15:53 被 小眼睛先生 编辑。
27人感谢
1566 次查看
tomlai8 的头像
tomlai8 tomlai8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Hong Kong
客栈之光
#2
帖子: 327
性别: 男生
感谢: 90次/85帖
注册日期: 2007-07-11
旧 回复: 尼泊尔|多日健行随笔|安纳普纳Larjung的牧牛人 - 2020-05-16, 09:17
谢谢分享 收藏有用
1人感谢


搜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