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蜜月,拜扬山水间

3 4763
mysmalllamb
#1
旧 2013-12-23, 09:06
续前篇:《蜜月,浮华萨尔兹

再次离开奥地利,我们蜜月的维也纳华丽风与萨尔兹堡浮华世界风终于告一段落,进入德国最热门的旅游邦巴伐利亚 / Bayern,这个蜜月也要摇身一变转向青春健康的湖光山色路线。先跟着巴伐利亚少年的脚步登上壮丽的鹰巢与楚格峰,再跟着德国中年上班族到暑假最热门的海水浴场波登湖 / Bodensee。


Day 24. Berchtesgaden 三面环山的鹰巢

Berchtesgaden Provostry 贝特斯加登教长国,与萨尔兹堡有类似的命运,是左右两边巴伐利亚与奥地利两大势力的缓冲区,更厉害的是连旁边的小主教国萨尔兹堡都几乎把它完全围绕!这个历史政治处境真是险上加险,不过比起萨尔兹堡已经很险要的地形优势,Berchtesgaden 的地理优势更高一筹,除了从萨尔兹堡今日搭巴士可达的那条小小谷地隘口之外,几乎固若金汤,谁也攻不下来!

当然,这是在 ancient regime 中松散的神圣罗马帝国局势下才容许这两个小国得以独立一方,不过到了 19 世纪初民族国家崛起的年代,萨尔兹堡与 Berchtesgaden 这对难兄难弟就变成两个人球被踢来抢去,一下子是奥地利一下子是巴伐利亚… 终于,两个缓冲小国家的命运就是一边一国,一个给巴伐利亚一个给奥地利老大哥,也就成了今日德奥边界的特别地形:小小一块 Berchtesgaden 硬生生地凸出来,穿进西奥地利的盐之领域中。

Berchtesgaden 本身就是个有山有水超丰富的度假好去处,不过我们倒觉得它不见得适合华丽蜜月旅行,说不定以后小宝宝长大后,阖家来此租个小屋住上一周过个山居岁月会更棒。这里不但是德国中老年人、登山客与带宝宝年轻夫妇的理想度假地,甚至连台湾背包客都络绎不绝,诸如 Königsee 国王湖(其实「国王」之名恐怕是误植,因为巴伐利亚一带在 1806 年前都没有国王呀,当地历史学家的推测是当地史上乐善好施贵族 Kuno 的湖 Kunigsee)与洋葱头教堂、Ramsau 兰绍与溪边教堂那一景、兰绍的兴德湖 Hintersee 甚至湖畔私密小步道魔法森林 Zauberwald 都被台湾人游遍了!不过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从萨尔兹堡搭巴士来回,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希特勒的鹰巢 Kehlsteinhaus。

鹰巢的历史毋须多言,拍马屁纳粹高官在 1938 给希特勒盖的五十岁生日礼物,还夹带了墨索里尼送的意大利大理石,不过希特勒本人在这里待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天… 要看历史,可能就不用聚焦在鹰巢本身。毕竟上鹰巢的过程非常烦人,跨国巴士搭到 Berchtesgaden 还要搭地方巴士、搭到山腰旅游信息中心买票后还要搭上山巴士再搭电梯,而且都要预约时间还要等待... 而等待时间最适宜的去处就是 Dokumentationszentrum Obersalzberg 上盐山文档展示中心。

展示中心也是个非常严肃的纳粹与犹太人大屠杀景点,不过相较于那些集中营景点,这里并没有排山倒海的悲惨景象用悲伤情绪席卷我们,而是冷静地用有系统的解说牌、历史影像与历史小对象来展示犹太与日耳曼的冲突历史、还有纳粹崛起与巴伐利亚的关系。希特勒与纳粹党就是在这个重视传统的巴伐利亚邦崛起坐大,这个人人都知道,但对我们来说更新鲜的是一张张美丽健康的巴伐利亚山间青年男女面孔,生活在山间、勤奋劳动、奔放运动、重视家庭、爱乡爱土爱德国,如此健康青春的身体,就是纳粹德国所诉求的纯种日耳曼人完美形象。就这点来说,不论我们造访过了多少被纳粹侵略过的国家、或去过东南西北德多少地方,都不如在这巴伐利亚山巅的体验来得深刻而具体。

旅游欧洲各国,看遍欧美各国电影与文学,很容易对纳粹德国留下一面倒的邪恶印象,但邪恶的背后的动机其实如此纯洁美丽,甚至纳粹席卷欧洲时,许多德国继承自俾斯麦普鲁士传统的整齐、效率、荣誉、健康等价值,还受到许多百病丛生欧洲小穷国的向往,就像拿破仑席卷欧洲时各地都有进步知识分子一呼百应迎接他。可是最可怕的邪恶恐怕不是丑陋,而是扭曲的美丽,扭曲到连正在为恶都不自觉。

鹰巢山巅,的确是美得令人赞叹的景观,尽管这里称不上德国前几高峰在阿尔卑斯山中更只是个小老弟,但一条突出的山脊在鹰巢嘎然而止,眼前三面辽阔的山谷尽收眼底,仿佛世界都在自己的脚下,这是健美德国山间少年们人人都该登的山、人人都该赞颂的自然,千辛万苦爬到山巅的木十字架前感谢上帝赐与的勇气与力量…



Day 25. Zugspitze 楚格峰,轻衣雪山行

二度出境奥地利,离开萨尔兹堡小民宿搬进另外一间,这次有更浓厚的阿尔卑斯山风情,这里可是德国第一高峰楚格峰 Zugspitze 的山脚下!从 Hallstatt 的纯木造小民居一直住到这个双子镇 Garmisch-Partenkirchen,阿尔卑斯 Chalet 一间住得比一间更宽敞高档,我们住的这一半 Partenkirchen 算是比较现代化的小镇,一堆砖造的现代三四层楼度假别墅、独栋住宅甚至小公寓住宅,都仍然遵循木构架大屋顶 chalet 的基本型制,阿尔卑斯山谷的传统景观堂而皇之地流传到 21 世纪的今天。

民宿柜台前贴了一张每日气象预报,除了平地温湿度外更重要的是楚格峰顶上的温湿度,最重要的观光信息则是楚格峰顶能见度,今天是个幸运的大晴天,能见距离有 200 公里以上!事不宜迟,民宿主人一声令下,我们也不用等下午房间清理好后再 check-in 了,直接行李一丢拿着相机和水壶出发就是了。嗯… 至少该把我们行李箱里准备已久的雪衣拿出来吧?民宿主人摇摇头说不用了,峰顶就算气温不到 10℃,给太阳一晒就暖和了。唉唉,那我们塞了两件雪衣在行李箱千里迢迢搬来这里,所为何来呀?还不如前几天上阴雨天上 Dachstein 时拿出来用,结果那天反而是穿薄衬衫就上山冻个半死…

的确,楚格峰虽号称德国第一高峰,但前几天那个西奥地利距离德国也不远的 Hoher Dachstein 就已经比楚格峰高了三十几公尺 -_- 不过何必比这高度呢?我们难道会因为 Taipei 101 赢过欧洲所有高楼,在欧洲各国旅行时就不登高楼望远了吗?还是带着满心雀跃出发去,不过上楚格峰的这一段路可不好走,先搭了地区火车到了售票处,还要再搭爬山火车与两段缆车,每一段都多多少少还要再等一阵子,尤其这爬山火车穿越隧道令人看不见窗外的这一段还搞得我有点晕车,还好有号称「天使眼泪」的 Eibsee 美景让我们远眺一下。

楚格峰还没登顶,才在登顶缆车出发站的山巅,就是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如此大片的平台,远山峰峰相连到天边看不见尽头,能见距离岂止两百公里?夏日山顶仍然盖着皑皑白雪,是冬日大地留下的冷冽血脉。尽管有这么多观光客待在这片海拔近三千公尺的高台上,大地却广袤地让人觉得孤独,信步所之彷若天地间只有我们两人。

在这高山之颠,除了楚格峰登山观光业之外,还有德国的高峰气象测候站,当然植物动物含地质学家也不时组队上来研究调查,因此这个高山之颠像个完整的德国小村落一样什么都有,有德国最高海拔的教堂 Kapelle Maria Heimsuchung,连巴伐利亚邦处处可见的五月柱 Maibaum 在这里都有一支。

夏季海拔两千多公尺的峰的确冷冽,但是艳阳照在身上暖洋洋地,打在雪上反射回来更是耀眼,如果冬天来楚格峰又会是怎生光景呢?弯弯曲曲的雪坡上一道道小门,是楚格峰的滑雪竞赛场之一。如果冬季来楚格峰,不知道我们这种初学者有没有地方学习滑雪,但肯定可以见识专业滑雪竞赛,毕竟这里好几十年前就举办过冬季奥运了。

搭上最后一段缆车,是楚格峰旅程的终点展 Gipfelkreuz,德国海拔最高点金色十字架,据说德奥边境就在这里,过去两国还没签申根公约时,在这十字架旁边还有设边境检查哨。这个苍劲寂寥的高山之颠,是孤鹰乘风滑翔的地盘。有少部分专业登山客扎扎实实地爬上楚格峰在此光荣攻顶,而我们观光客只要从旅游中心走出去,小心地走个百余公尺就可以攻顶了。

这个顶攻起来其实很舒服,不需要什么努力也没有什么成就感,还是待在旅游中心里喝杯山巅的啤酒就好了。比起楚格峰顶,我们更喜欢缆车站的那块高台,不论近景远景处处是自然的惊奇,尤其加上了来此赞叹大自然的游客们,壮丽的景观更充满了情感,这才是文化景观呀。

楚格峰,见证一段段友情,不论是手牵手上山的好姐妹,还是远从印度来的背包兄弟们,能够一起安排旅程、长途跋涉、不管旅途中有多少小摩擦小别扭,到这蓝天白云的山巅,一起坐在奇岩上共赏美景,什么都不重要了。楚格峰也见证一段段爱情,有穿着巴伐利亚传统服饰的德国高中小情侣,也有老夫老妻相依偎在群山浮云间… 这种美景我们两个也想拍一张,可是需要仔细的取景构图与超长镜头,怎么可能请别人代劳呢?

楚格峰,看来也是希特勒心目中年轻朝气德国人应该征服的山峰,姑不论纳粹意识型态里的美丽身体论述有什么神话与阴谋,楚格峰绝对值得孩子们一游,看这小妹背着个书包,中午放学下午爸爸就带她上来爬山了,这和我们在台北爬四兽山一样稀松平常,却有我们小雪山等级的天辽地阔。这个孩子既生长在现代化的平地小镇,又保留着一分高山之子的开阔心胸… 真希望我们未来的孩子也能有这样的成长环境。



Day 26. Garmisch-Partenkirchen 湿壁画里的冬季奥运

还好昨天有把握机会上楚格峰,因为今天不但全天没有一丝阳光、楚格峰顶能见度不到 50 公尺、甚至还下一整天的阵雨!没有关系,蜜月旅行时只要心情好,就算要我们两个撑着雨伞一起横越巴伐利亚泥泞草原都没问题!

Garmisch-Partenkirchen 这个双子镇简称 Ga-Pa,也有很多观光客就直接以 "Garmisch" 简称之,不过这样子说有些当地人可不会高兴的。原来,这里数百年来都是两个不同的小镇,直到 1936 年纳粹德国为了宣扬国威筹办夏季与冬季奥运(这也是最后一次,同一年的两个奥运由同一国举办)时,硬是强迫 Garmisch & Partenkirchen 两镇合并作为冬奥会场。因此今日的地图上,只有 Garmisch-Partenkirchen 一个小镇、只有一个行政中心与一个火车站。

不过两边居民仍然保留着他们截然不同的文化认同。而由于两块地方不同的地理位置与行政资源投注,一个小镇的确发展出两个截然不同的面貌:铁路东边的 Partenkirchen 古色古香、如中世纪般的小镇中心家家户户墙上画满了巴伐利亚传统湿壁画;铁路西边的 Garmisch 拥有众多行政与文化设施,是滑雪胜地山下的观光小镇,充满酒店、餐厅、啤酒花园与运动器材等相关产业。

从我们住的 Garmisch 这一边出发,且先往楚格峰山脚下乱走,观光地图也没写什么景点,不过雨下得越大,我们越是疯狂地想着往草原里走,走得鞋子与裤管越脏越好!一路上尽管民宅都很现代化,但该有的湿壁画也没少,而且很多现代主题,并不比古色古香的古老湿壁画逊色。

很快地就走进了乡间一片大草原的 Grainau,这里几乎连柏油路都找不到第二条,处处只有牧草地间的田间小径,一间间迷你可爱的木造斜屋顶 chalet 已经不是拿来住人的,而是牧场里拿来存放木柴与农具的工作小木屋,甚至走着走着往往就经过了猪圈鸡舍还有乳牛。连家禽家畜们都知道要躲雨,牠们一定觉得这两个人类真是穷极无聊,下雨天跑来这穷乡僻壤干嘛?

其实我们的目标很单纯,就只是看了两眼地图后,傻傻地觉得往楚格峰山脚下走就会到昨天看见的「天使眼泪」美丽湖泊 Eibsee,走个两小时还真的走到了,不过有些景观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晴天时从楚格峰山腰上往下看的 Eibsee 浮着一片深邃湛蓝还有几个晶莹剔透的小岛,但今日雨天站在一片平平的 Eibsee 湖畔看鸭子,只觉得这和我们一般社区公园里的水池没什么两样嘛…

搭巴士回到 Garmisch,这个西半部小镇交通四通八达,火车站与巴士站出来走个两步就是可吃可玩可购物的观光区,街上从来少不了像我们一样的观光客。这里有宽敞街道、茂密行道树、还有广大的广场与喷泉可以办户外节目,甚至餐饮业商家就跑到街上来招揽客人了。我们居住的 Garmisch 这一半,充满浓浓观光风。

不过 Garmisch 观光区的湿壁画也不含糊,虽然看这些房子这么新颖巨大多半是加强砖造甚至钢筋混凝土结构,外墙粉刷还是扎扎实实地以现代精致画了各种宗教神话故事与巴伐利亚地方文化符号。尽管现代建筑景观新颖,Garmisch 这个地名却早在八世纪时就以 "Germaneskau" 为史料所载,这个阿尔卑斯山隘口正是南方威尼斯与北方奥格斯堡之间南北向商路的要冲,这条商路经过今日北意大利与奥地利的 Tyrol 山区这一大段阿尔卑斯崎岖山路后,终于走出群山来到了「日耳曼人的地盘」German District,也就是 Germaneskau 之名的由来。

东边的 Partenkirchen 历史更是悠久,罗马帝国时代就是这条南北商路的穿山隘口城镇 Partanum,则有「出发」的意思,也就是帝国北疆的人要「出发」穿越阿尔卑斯山往帝国南疆前进之意。相比之下这 Partenkirchen 就神秘多了,从火车站向东走去还要走过好一阵子路面宽大建筑稀疏如郊区般的街廓们,才渐渐接近 Partenkirchen 的古镇中心街道,其实就是短短窄小的一条主街道 Ludwigstrasse 而已,这边几乎没什么观光气息,很多密集的木造民宅,看起来很多当地人忙进忙出,只有零星几家特色小餐厅与小酒馆。

随着较小的建筑物尺度,Partenkirchen 小镇湿壁画也走稍微小巧古朴一点的风格,不过笔触与主题都看得出来多半是 19 世纪中之后的作品,甚至若是 20 世纪末作品也不令人意外。巴伐利亚邦南部观光,据说观光客们也都很爱着名的「湿壁画小镇」如 Oberammergau 或 Mittenwald 这些地方,也许那些地方的湿壁画真的又古朴又完整又原汁原味吧?根本没听人提过来楚格峰也能在山脚下看湿壁画。不过如果不去考究什么古朴或真实性,我们倒是看这些新壁画一间间都看得津津有味地,毕竟湿壁画是一个生生不息的地方传统,并不只是让外人来猎奇的古迹,更是今人代代相传的传统技艺呀。

Partenkirchen 小镇的观光餐厅与酒店没有几家,晚餐大家都来到地方风味最浓厚、观光气氛也最欢乐的 Gasthof Fraundorfer,每天晚餐都有民族歌手驻唱也有巴伐利亚小弟跳竞技民族舞蹈,就是大家一想到德国就会想到的、那支双手轮番拍打大腿、膝盖、脚尖、脚踝的舞,德国版的「头儿肩膀膝脚趾」 XD 这古色古香的客栈有餐厅也有民宿,双人房一晚也才不到 €100,看来是更棒的蜜月小窝选择。还是这个交通不太方便的 Partenkirchen,才是楚格峰脚下的浪漫阿尔卑斯小镇呀。



Day 27. Bodensee 湖面上的歌剧夜:Lindau & Bregenz

炎炎夏日最热门昂贵的度假地不是鹰巢或楚格峰这些磨练身心的高山,而是给人穿比基尼晒日光浴的海滩。真的有钱有闲的人不是跑到太平洋度假小岛就是跑去南欧地中海沿岸了,没办法跑太远的德国人,就来到德国境内最热门的湖滨度假地 Bodensee / Lake Constanz / 波登湖。因此在这次行程中,这里的酒店特别难订,不但湖畔各城精华区房价到了暑假都抬高一大截,我们提前半年订甚至都只找得到双人房一晚 €100 起跳,再不然就要住到需要花很多时间搭公车得偏僻内陆… 结果在 Lindau 住到了这趟旅程第二贵(仅次于奥地利的百水温泉酒店)但品质最差服务也最差的一间。

Bodensee 是莱茵河从瑞士发源后,所经过的第一个节流湖,是德瑞奥三个主要德语系国家的交界点,果然是政治混乱的三不管地带,这里湖畔的几个城市都拥有大国之间小城邦虚与委蛇的共同历史命运,和前几天才游过的 Salzburg & Berchtesgaden 都差不多。看来沿着德国南部边境玩真的处处都很有趣,大家都是小主教国或自由城,既不是财大势大的哈布斯堡奥地利、又不是骁勇善战又团结的瑞士联邦、也不是帝国下任一个雄霸一方的日耳曼公侯贵族领地。

我们下榻的的 Lindau 是个湖中岛,非常适合渔业与航运,更有天然屏障孤悬湖中,正是适合修道士们清修的好所在,因此 Lindau 就从一个个男女修道院的设立开始了中世纪历史。它也像 Garmisch-Partenkirchen 一样位处阿尔卑斯山南北商路的交通要冲,因此富裕了地方经济也得到「帝国自由城」的独立小城邦地位。不过 ancient regime 结束、神圣罗马帝国解体后,也像 Berchtesgaden & Salzburg 一样变成巴伐利亚与奥地利两强之间抢来抢去的棋子。

最后终于还是归于巴伐利亚王国统治,这个王国尽管为国际观光客所熟知的形象都是那个多愁善感又散尽家财盖城堡的国王,但它的现代化工业可一点也不含糊甚至在中欧一直居领导地位,很快地就把 19 世纪的 Lindau 建成了巴伐利亚唯一的现代化港口,立起了巴伐利亚唯一的灯塔和镇守港口的雄狮雕像,这就是今天搭船来到 Lindau 的门户。波登湖的城市们,其城市意象都不在于路上地标,而是湖畔远景。

Lindau 小岛,市政厅与许多其他市民建筑,一样涂满了丰富多彩的湿壁画,这么一个完整的中世纪城市曲折幽深古城格局,居然还有环岛的海滨度假风情,一次吸引文化旅游与海滨日光浴两种截然不同取向的观光客!难怪 Lindau 小镇中心每条街上总是如此生生不息地热闹,像 Garmisch 观光小镇一样应有尽有但又更古色古香,一个冰淇淋摊子才刚摆出来十分钟,整条街就变成冰淇淋甜筒街了,不论大人小孩还是小狗一体沉浸在无忧无虑度假气息中。

为什么要在这个昂贵的旺季来波登湖和 Lindau 与德国度假客们凑热闹呢?都是为了离 Lindau 近在咫尺的奥地利最西端城市 Bregenz。这地方在一般旅游书上恐怕不会多提,玩奥地利的人不论是玩维也纳多瑙河还是湖区与提洛山区都不会玩到这里,我们以前对这名字也是半点印象都没有,但 2008 年看过《007 量子危机》后,大家应该都对那场 007 在湖滨舞台上一个大眼睛的歌剧院,用计引出坏蛋现形的那场戏码印象深刻,这地方就是 Bregenz!那个舞台就是最着名的湖上浮动歌剧院 Seebühne,那场大眼睛歌剧就是一年一度的夏日户外歌剧节 Bregenzer Festspiele 于 2007 年制作的《托斯卡》Tosca

今年 2010 的制作是《阿伊达》Aida,比托斯卡还要更大众化也更朗朗上口,这个古埃及王子的故事在湖畔舞台上的呈现却非常的后现代,居然把表面上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自由女神像给打碎了留下两只断手、一双断脚和半张破脸,而且以超巨大尺度让歌剧演员们像小蚂蚁爬在脚趾头上演出,两台毫不掩饰地主宰舞台天际线的起重机,则摆明了这档歌剧一定会有飞行特技,绝对要我们与歌剧演员一起捏把冷汗!

提早来到 Bregenz,就别去逛什么其他市中心景点了,就提前进场来看最后的舞台准备工作更有趣。如果稍微多看几出欧洲自 2000 以来的歌剧制作,很容易发现这种前卫舞台早已不是新鲜事,歌剧这种 19 世纪的大众娱乐产物能够在 20 世纪一演再演历久不衰,靠的绝不是任何作曲编曲或乐曲诠释这种细微工作,而是整体表演艺术的革新,其中能做最大幅度改动的当然是视觉效果,因此处处可以看到一群穿西装打领带的登徒子骚扰茶花女、一群从天而降的歌德风黑眼影少女竟是女武神… 等等。这个 Bregenz 更着名的是把舞台与广袤无边的波登湖景观给结合在一起,在湖面的大块景观里,当然要制作最夸张尺度的舞台背景,渺沧海之一粟,让阿伊达与埃及王子在自由女神陨落的遗迹里挣扎流浪。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88157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88157

湖畔歌剧要等 21:15 才开演,比起一般城市乐季中惯例的 19:30 或最晚 20:00 还要晚很多,这个安排非常具有度假的气氛,因为夏日日落时间本来就晚,西下的艳红夕阳直射时,歌剧观众们才搭着一艘艘小船从波登湖其他城市赶到,从舞台后面的小码头甲板上鱼贯入席;等直射的夕阳沈入湖中,歌剧才在夕阳余晖下展开,能够欣赏粉红色天亮的上半场与天黑后打上华丽灯光的下半场。结束时都已将近午夜了,正好带着看完歌剧的震撼与感动回到酒店入眠。



Day 28. Bodensee 湖面上的宗教战争:Friedrichshafen, Konstanz & Meersburg

波登湖不只是横跨德瑞奥三国,甚至在德国这边还横跨巴伐利亚与巴登符腾堡两邦,因此德国小区域旅游最好用的邦票在这里完全派不上用场,尤其我们还住在巴伐利亚唯一的湖畔城市 Lindau… 没有关系,既然是湖畔旅游,当然是要搭游船啦,不然巴伐利亚王国 19 世纪以最先进技术打造的 Lindau 港是拿来干嘛的?一张一日船票可以跳很多个点,今日就来把所有湖畔德国城市一网打尽吧。

游船第一个停靠站是 Friedrichshafen,停船码头看起来不太像码头船坞,反而更像机场航厦,原来不亲身来一趟还不知道,这个 Friedrichshafen 尽管是湖畔最年轻的 19 世纪现代工业城,却是鼎鼎大名「齐柏林飞船」Luftschiff Zeppelin 发源地,也是创始人 Zeppelin 的老家!

湖面上真的处处可见胖胖的齐柏林飞船高悬天际,真想做一做,这个蜜月旅行功课毕竟还是没做足,要是早知道有这种行程的话就算一个人花两百欧也要上去坐一次!不过蜜月嘛,这趟旅程只是个开始,不用一次把所有事物都玩完,就让我们羡慕地看着天空勾勒绮丽想像也不错,期待有朝一日再来就是了。

离开令人像小孩一样雀跃的 Friedshafen 飞船城,下一站 Konstanz 却充满血泪争议历史。这是莱茵河流经的第一个德国城市,最有名的历史事件是 1414-1418 年大公会议解决基督教会大分裂争议,并在会议中烧死第一个宗教改革势力扬胡斯 Jan Hus。经过半年前的布拉格之旅与半个月前的 Tábor 一日游,没想到我们在遥远的西南德与扬胡斯第三度见面了!这为充满争议的宗教改革先驱,游布拉格时他看起来是个搞种族清洗的排外民族主义者、游 Tábor 时他仿佛被当成精神导师一样敬重崇拜、而到了 Konstanz 这个葬身之地,他却又看起来像个可怜无助的殉教者。

这个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主导的大公会议,美其名是平息教会分裂争端,实际上根本就是趁机权力大洗牌,藉着杀死扬胡斯以杀鸡儆猴,更趁机拥立了新的马丁五世教皇与皇帝一起敲定独尊天主教会,自此 Catholism 这个本来只指涉一种教义路线的字眼正式变成那个保守传统又腐败的罗马天主教,而这真的平息了什么教会分裂吗?并没有,只是把逆我者一律打为异端,反而让他们真正脱离出天主教成为雨后春笋的新教改革势力。Konstanz 的街上建筑与 Lindau 一样处处有湿壁画,而这里的特色就是有很多 1414-1418 大公会议中各个主教与诸侯势力彼此拜码头乔事情的场景。

这个充满权力欲薰心的大公会议,四百多年后被巴尔札克以讽刺散文 La belle Impéria 狠狠嘲弄了一番,以一个高级宠妓 Impéria 的角色穿针引线,把这些道貌岸然的教会男人都玩弄在石榴裙下,靠美色与床功实质主宰了欧洲天主教的三国演义。这个八卦传说居然变成 Konstanz 的现代新地标:一个身着暴露充满东方异国风情的媚艳女子,堂而皇之地站在港边迎接每一个造访 Konstanz 的来客,两手玩弄着教皇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 两个全身赤裸只戴着皇冠与教皇袍的早泄男 XD 这个当代艺术实在太挑衅,当然在当地引起很多争议,不过以我们这些置身事外的异教徒眼光来看,very very well done!

Konstanz 在神圣罗马帝国中,也和 Salzburg 与 Berchtesgaden 一样是个独立的康斯坦兹主教国 Hochstift Konstanz,主教王子就同样以地方小霸主之兹周旋在瑞士联邦与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两大势力间。不过宗教改革的年代,这里可一点都不平静,南有新教势力瑞士、东有天主教势力奥地利、北有新教势力施瓦本。很快地祸起萧墙,城里的市民们被帝国授与了世俗的独立特权「帝国自由城」,Konstanz 仍保持独立却渐渐走向流行的新教改革,代表神权的主教国就这样被迫迁往了对岸的 Meersburg - 今日游船之旅的最后一站,是今日三个停泊点中最美丽的、依山傍水风景如画的葡萄酒小镇!

与充满现代工业气息的 Friedrichshafen 和充满大城商业气息的 Konstanz 不同, Meersburg 小镇具有起伏地形与曲折的中世纪格局,许许多多古朴的木构架屋爬满了葡萄藤,居然也是 Deutsche Fachwerkstrasse 德国半木造屋大道成员之一,没想到在这个胡畔小山坡没有邻近什么森林木材的地方也能有这样的木造风土建筑传统。

小归小,Meersburg 的历史地位并不逊于 Konstanz,这个十几分钟就能走完的小镇就有两个城堡:中世纪早期的 Burg Meersburg,号称是查理曼大帝之前的梅洛温王朝遗迹,比欧洲绝大多数的中世纪城堡还要老得多了;另一个华丽堂皇像个宫殿一般的,是康斯坦兹主教国迁到 Meersburg 来后,于 18 世纪的巴洛克新城堡 Neues Schloss。

然而 Meersburg 最重要的景点还不是这些城堡古迹,而是在这湖滨山坡上的葡萄园,拜波登湖之赐,温度调节使得湖畔的气候宜人,每年都能有一个漫长而温暖的秋天让葡萄顺利成熟。今日满山遍野的葡萄园分属各种国营与私营酒庄,不过在 19 世纪之前它们全部都是康斯坦兹主教王子的产业,也是主教国能在本区保持独立地位的重要经济支柱。

所以在 Meersburg 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找个漂亮的 Weinstube,一起坐在广场上对酌一杯,我们的蜜月行又一次在产地品酒,像在 Wachau 河谷一样随便乱试都是上品,更是价廉物美一杯只要两三欧元。乘着酒意在明信片上写些胡言乱语,等清醒时拿出来互相笑一笑。波登湖短短两天的走马看花之旅,参加了梦寐以求的湖畔歌剧节,也惊喜地发现了本来根本没有期待的悠远历史、如画景观和令人雀跃的飞船,就在这杯 Rosé‎ 里轻松地结束,明天要折回阿尔卑斯山脚下朝圣那个德国最知名最拥挤的景点 - 新天鹅堡。



待续:《蜜月,天鹅的国度
此帖于 2013-12-24 16:59 被 mysmalllamb 编辑。
感谢 3
4763 次查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