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 注册 登录
游记

蜜月,莱茵的黄金

2 2 7912
mysmalllamb
#1
旧 2013-12-26, 17:53
续前篇:《蜜月,天鹅的国度


阴雨绵绵的巴伐利亚草原行,即将为我们的曲折蜜月画下一个不上不下的句点时,这趟惊奇的旅程突然间意外地延长了!在回家的火车半途下车从古腾堡之城 Mainz 玩起,一路沿着莱茵河谷顺流而下,行经葡萄酒乡 Rüdesheim、健行过 Assmannshausen 满山遍野葡萄园、伴着夏夜烟火朝圣 Koblenz 德意志之角,再快游莱茵河谷中下游 NRW 邦全德人口最密集的工业城市们 Bonn, Wuppertal & Essen,在小日本天堂 Düsseldorf 装满日系美食补给品后,回到比利时小窝迎接两年一度的最大盛事 - Bruxelles 广场大花毯。


Day 33. Mainz 古腾堡印刷,千年犹太城

从天辽地阔的巴伐利亚突然回到 Mainz,突然有种从德国天堂回到现世的感觉,街上再也没有阿尔卑斯小木屋、再也没有拜杨少年男女的短裤与蓬蓬裙、也没有自顾自吃草的牛群了。回到德国大城市,就来过大城市生活吧 - 先从最热闹的市场广场 Markt 与 Liebfrauenplatz 开始,正逢一周一度的广场市集,就在仿罗马大教堂的旁边,广场上还有全德国最大的文艺复兴喷泉 Marktbrunnen。

缅因兹 Mainz 虽然名字很像法兰克福那条缅因河 Main,它旁边那条却是莱茵河。Mainz 之名另有其源,得自于罗马帝国时代莱茵河前线的军营 castrum Mogontiacum,其字根 Mogons 甚至还是罗马帝国敌人的赛尔特族神祇名字。后来很快就有了 Mainz 大主教,并且在查理曼催生神圣罗马帝国时位于帝国中心,因此 Mainz 拥有德国少见的千年仿罗马式大教堂 Mainzer Dom。

在西元 9 世纪这个查理曼的时代,Mainz 与周边的莱茵河谷在整个欧洲最是最长治久安的乐土之中心,因此吸引了法国与意大利无数的犹太人远道而来这里定居(当然也带来了犹太人最擅长的繁荣商业,因此基督教当局也相当欢迎),包括无数研究教义扎根教育的犹太拉比与犹太神学家们,在莱茵河谷聚居而形成了三大犹太城 Mainz, Worms & Speyer 并联合组成犹太议会,成为中欧与西欧犹太律法与教育法的最高指导机构。然而,经过千年来的许许多多分裂、迫害、驱离与屠杀,现在市中心已经看不到任何犹太区的痕迹了,不过我们运气很好,今年来刚好遇上已经完工还没开幕的新犹太教堂。

世人能知道 Mainz 之名,当然不是因为它的犹太学术中心历史,而多半是因为 Mainz 史上最出名的市民 Johannes Gutenberg,就是以活字印刷印了《古腾堡圣经》并整个革新欧洲知识版图的古腾堡。市中心最着名景点就是展览古腾堡事迹、Mainz 历史与印刷科技发展的古腾堡博物馆 Gutenberg Museum,户外有趣的装置艺术把古腾堡的名字和身体给拆解成活字小方块,放在地上给我们坐下歇歇腿。

Mainz 在二次世界大战后是法国占领区,也是法国重点开发的理想城市模型,不过旷日废时,法兰克福早在 1950 前就雨后春笋地盖回来了,Mainz 却一直详细规划按兵不动直到 1958 才制定建筑管理规则开放民间住宅修复行动。无论如何,Mainz 现代机构、文化活动、以及理性都市规划和现代建筑,大多是法国当局孕育出来的,而且慢条斯理地盖房子让进度严重落后,说不定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西德莱茵河谷大城市的共同命运,就是在二次大战时被疯狂轰炸,而战后德国的现代建筑师们更进一步见猎心喜地把侥幸没被炸到的老城都顺便铲除掉了,以实践他们心目中最新锐的现代化商业化城市更新,也因此造就西德城市千篇一律的市中心钢筋水泥 shopping 大街。Mainz 尽管古城在二次大战中被炸了 80% 以上,但在西德战后一窝蜂的现代化重建风潮下,法国人慢半拍的重建步调,碰巧让 Mainz 至少在大教堂南面这一块选择性地保留了一块中世纪老城没有急速拆除,而让慢慢成长的古迹保存概念在此萌芽,而改以详细的历史考察与原样修复,重现了 Mainz 今日绝无仅有的古色古香老城购物小巷们。

老城区出来转个弯,是席勒广场上的嘉年华喷泉 Fastnachtsbrunnen,一堆金雕的狂欢小人物敲锣打鼓游行去。这就是莱茵河畔第三大嘉年华 - 仅次于科隆与杜赛道夫的缅因兹嘉年华 Mainzer Fastnacht 游行主场,于每年 11/11 11:11 开始这个莱茵河的「第五个季节」,直到翌年二月的 Rosenmontag 最高潮结束!看来这个 Mainz 非常具有历史深度、非常好玩,我们昨天从巴伐利亚上火车时还听都没听过,就这么幸运地误打误撞来了一趟意外旅程。

Mainz 终究还是知性的莱茵河谷文化之旅,而要看莱茵河美景,就要搭个巴士来到邻近的葡萄酒庄小镇 Rüdesheim am Rhein,这个全名非常重要,因为近在十几公里外就有另外一个小镇也叫作 Rüdesheim,还让我们买错了票去找 DB 柜台人员帮忙换… 一到 Rüdesheim 当然先上山找个酒庄吃晚饭,品尝莱茵河谷特产的雷司令白酒 Rheingauer Riesling,酒庄附设的餐厅还会体贴地推荐本区道地特色菜搭配葡萄酒。



Day 34. Rheintal & Koblenz 葡萄园,就是莱茵的黄金

莱茵河谷要怎么玩?深度背包客会去河谷沿岸一间一间城堡参观并且居高俯瞰莱茵河,这个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而速战速决的背包客往往就从 Rüdesheim 一路搭船到 Koblenz 或中途停一两个小镇。我们就来折衷一下吧:搭游船快游莱茵河美景之余,也要往高处选一小段莱茵河谷山脊健行一下,从至高点欣赏河谷美景。因此我们的一日船票就先来搭一小段:从 Rüdesheim 到不远的下一站 Assmannshausen 然后健行回来。

Assmannshausen 比 Rüdesheim 少了一分观光气息,但该有的古色古香可爱小酒装还是到处都有。现在才早上店家才刚刚开门,我们俩个酒鬼居然就跑进去品早酒了,平常可不能这么不乖,不过在莱茵河酒乡短短俩天当然要把握每一个机会呀,而且居然尝到了稀有的 Red Riesling 雷司令红酒!乘着酒意搭缆车上山,这里已经看得到对岸雄据山腰高地的莱茵河谷城堡了!

山脊在线的健行,果然心旷神怡,不过山坡的路线也相当复杂,时常这一刻还走在山坡上的葡萄园赏尽对岸美景,下一刻不经意就走进阴暗密林里要好一阵子才能穿越。葡萄园的排列随着不同的葡萄园有不同排法,有的平行河谷有的垂直河谷,最漂亮美景的当然要走进垂直河谷的,才能在葡萄园的珍珠隧道中缓缓往下走向莱茵河谷的怀抱。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一串串葡萄,满山遍野如入珍珠宝山,是千年以来莱茵河谷赖以繁荣的经济武器,在《尼贝龙根之歌》中拥有无限力量的《莱茵的黄金》,岂不就是这些葡萄珍宝的化身吗?

终于穿出了这一大片山脊在线的 Niederwald 森林,豁然开朗的高台上就是睥睨莱茵河的 Niederwalddenkmal 纪念碑,让雄健美丽的 Germania 女神,在战争与和平双女神左右护法下,昂扬站在最神圣莱茵河谷居高临下庆祝普法战争击败老法国,让日耳曼诸邦统一德国扬眉吐气!

搭上缆车飞越满山葡萄园回到 Rüdesheim,已经快过了午餐时间,观光客早已出笼将班鸠小巷与一间间酒庄餐厅挤得水泄不通。午餐总是正当的品酒时机了,餐后咖啡时间还见识了老板娘特别推荐,号称 Rüdesheim 独门手艺的火烧奶油咖啡。

从上个礼拜的波登湖,一直到这几天的 Mainz-Rüdesheim,还有我们曾经去过的瑞士巴赛尔、法国史特拉斯堡与荷兰鹿特丹,从阿尔卑斯流到北海,莱茵河在西欧真是无所不在呀!莱茵河谷总长将近 1300 公里,只有在我们眼前 Rüdesheim 一路到 Koblenz 这段地形特别壮观,由于远古时期此段地层一面缓缓上升莱茵河一面缓缓侵蚀,而造就了中欧戏剧化的峡谷地形。中世纪时整条莱茵河都是日耳曼各地部落的生命之河,要取水要排水要防御都要靠莱茵河,给小朋友讲故事当然也都讲莱茵河英雄传说,从上游到下游的商业贸易当然也别走陆路,就利用莱茵河顺流而下一路轻舟。

顺应这个极佳的河口地形,莱茵河俩畔领主们纷纷在两岸高丘筑起城堡与碉堡,以管制河上商船狠狠敲一笔过路费,甚至河中岛都能像高速公路收费站一样大喇喇地盖个城堡。城堡领地们顺便把周边经过河流气候调节的河谷山坡地开发为葡萄园,才有我们这两天尽情品尝的莱茵河谷 Rheingauer Riesling。可惜那些中世纪两岸城堡绝大多数经过了战火摧毁,只剩下遗迹引人浪漫绮想。这一段在两岸左右逢源的城堡葡萄园峡谷,于是被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莱茵河谷中上游景观」。

的确,这里也是德国浪漫主义的重要地标。继英国工业化污染了英国田园乡村,19 世纪初德国也很快工业化起来,丑陋的城市生活引得文学家艺术家纷纷走向郊外自然美景、与大自然中古老中世纪英雄传说。如果英国浪漫主义的自然美景以湖区为首,在德国就是「莱茵河浪漫主义」,连英国浪漫主义画家与诗人拜伦也创作了无数作品歌颂她,莱茵河于是迅速地在欧洲打响国际名声成为欧洲青年壮游 Grand Tour 的必游景点之一。今日莱茵河畔的古堡们,最美丽最完整的往往不是真正的中世纪古堡,而是 19 世纪莱茵河浪漫主义下创造的中古骑士公主主题古堡,其中最出色的一栋 Schloss Stolzenfels 居然还请到打造普鲁士民族建筑形式的国家建筑师 Schinkel(代表作包括柏林 Altes Museum & Konzerthaus Berlin 等)设计。

最后经过莱茵河最热门景点 Lorelei,游船马上应景放了海涅诗作谱写而成的《罗蕾莱之歌》,这真是太有跟团走马看花的观光气氛了 XD 罗蕾莱 Lorelei 之名的由来就是 lureln (低声细语) + lei (岩石),观光客无论从船上导览还是从旅游书上都知道它的故事:是莱茵河里有个作怪的女妖搅乱河水弄翻船只,后世更把这个形象浪漫化为投河自尽的失恋少女,对爱情的执着阴魂不散,成为这里日复一日出水芙蓉梳着秀发唱歌的倩影美女,让船上少年廊如痴如醉地陷入爱情陷阱一去不返。

不过对我们来说,Lorelei 还有另一个更令我们感兴趣的身分,她就是华格纳《尼贝龙根的指环》中三位莱茵少女 Rheintöchter 的灵感来源之一。莱茵少女们作为指环歌剧从头到尾一众堕落角色中唯一出淤泥而不染的清流,日复一日在这里守护河底《莱茵的黄金》。我们更喜欢这个故事,女妖在这里兴风作浪不是为了扭曲的小情小爱,而是为了守护大地生机的神圣任务!无论我们喜欢听哪个传说,这个 Lorelei 岩石弯道的确水流湍急暗潮汹涌,船只非常容易失事,也因此让一位中世纪救生员决定定居于此每天救人,他就是后来被封圣的圣高尔 Sankt Goar,两岸的小镇 Sankt Goar & Sankt Goarhausen 都是以他为名。已经快要傍晚了,就从 Sankt Goar 下船去搭火车吧。

火车来到柯布伦兹市中心,已经傍晚,市中心已经充满夏夜的阴凉,只剩莱茵河谷旁正要夕阳西下。无论是市中心还是莱茵河畔都挤满了人,因为这几天有莱茵河最大盛事 Rhein in Flammen 莱茵火祭,今天晚上就在 Koblenz 举办!

柯布伦兹有莱茵河中上游谷地最后一个雄据高丘的碉堡 Festung Ehrenbreitstein,尽管这区被法国攻打过很多次,此城堡从未被攻击过。这里倒是有一个旅游书上都没提到过的景点:居然可以搭跨河缆车直接飞越莱茵河到对岸参观城堡,应该要价不菲吧?没想到一问之下居然免费!原来这是柯布伦兹才刚刚盖好的新建设,为了迎接明年春天即将隆重举办的联邦园艺博览会 Bundesgartenschau (BUGA 2011),刚刚落成的缆车现在正在开放免费试乘,真是给我们小俩口的蜜月大礼!从缆车上俯瞰橘红夕阳下的莱茵河,与地面上三角洲万头钻动的河畔节庆,可不是天天都看得到的。

柯布伦兹 Deutsches Eck 德意志之角,是德国命脉莱茵河迎接支流莫赛尔河汇流之处,立着率领普鲁士统一日耳曼诸邦成立德意志帝国的皇帝威廉一世雕像。这个海纳百川殊途同归的壮丽三角洲,是最经典的德国统一象征,在 19 世纪末立碑纪念威廉一世统一数百年来一盘散沙的德国、在 20 世纪中立起了德国统一旗向东德兄弟挥手、到 20 世纪末终于再次立碑庆祝东西德统一。看来德国人也很需要罗贯中的「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今晚柯布伦兹的重头戏 Rhein in Flammen 莱茵火祭,最佳观景点当然在德意志之角,不过今天早在我们刚到 Koblenz 夕阳尚未西下时这里早就挤满了人而禁止进入了。没关系,城堡对岸视野还有很多其他地方挤得到空位而且视野一样好,不过可要我们人挤人等上两个小时到 23:00 才终于等到华丽烟火,这也是个完美的蜜月句点呀!不过这个晚上还有接下来的行程,因为今晚 Koblenz 酒店早就爆满了,只好订了隔壁 Bonn 的酒店,要等我们搭午夜班车去 late night check-in。



Day 35. Bonn, Wuppertal & Essen 鲁尔区,后工业文化之都

昨日完美的莱茵河谷一日游后,今天无论是多么阴惨的天气也无法影响我们的好心情。从 Bonn 起床,德国又恢复了下个不停的大雨天。反正莱茵河谷中下游这一带 NRW 邦的重度工业化人口密集区我们很熟,三不五时可以从比利时来晃一晃,那今天就随意一点,撑着雨伞信步所之吧。

上一次的 Bonn 之旅是圣诞假期来的,有热闹的圣诞市集簇拥着严肃的贝多芬雕像,不过没有圣诞市集又下雨的广场显得相当空旷寂寥… 就去老市政厅旅游信息中心随便买张明信片到此一游,顺便向贝多芬打声招呼。反正 Bonn 我们很熟,广场、市政厅、贝多芬,足矣。

一张 NRW 邦票带我们先去 Düsseldorf 酒店放下行李,马上转车到另一个莱茵河支流工业城 Wuppertal。Wuppertal 顾名思义就是 Wupper 河河谷,于德国威玛时代联合河谷间七个小镇而成立,是德国独一无二的带状城市,带状城市特色的最着名景点就是世界独一无二的高架轻轨 Wuppertaler Schwebebahn,在许多德国的国际名导如文温德斯与汤姆提克威的电影中都出现过。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来 Wuppertal 专程要坐高架轻轨,可是居然第二次刚好遇到它在维修停驶中…

好吧,高架轻轨等第三次再来,Wuppertal 剩下唯一还值得朝圣的,是当代「舞蹈剧场」创始人 - 德国舞蹈家 Pina Bausch 的舞团 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 乌帕塔舞蹈剧场。Pina Bausch 才去世一年,不知舞蹈剧场的未来走向如何?能够一直演出老总监的作品呢、还是能够培养一代代的新锐舞蹈家改朝换代?

NRW 邦票的下一站,又要去另一条莱茵河支流的工业大城 - 着名的鲁尔河流域 Ruhrgebiet 工业大城 Essen,这个城市从历史到当代都充满工业痕迹,曾经在 Essen 以无冕王之姿实质统治四百多年的商人家族 Krupp,就是今天许多办公大楼电梯可以看见的工业大品牌 ThyssenKrupp。Essen 的市中心非常现代化,连市政厅都是如巴黎新凯旋门般的 20 世纪末前卫建筑,几乎找不到任何古城痕迹,也没有任何重要的历史地位,但光靠 19 世纪崛起的工业化就从无到有跻身德国前十大城,并且聚集了超过十分之一的德国百大工业总部。

Essen 最重要景点就是 Zeche Zollverein 关税同盟煤矿工业遗产,其从头到尾完整的生产革新使其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而对全欧甚至全球的后工业国家包括台湾来说,这里更是经典的工业遗产再利用案例,公共电视也制作过相关节目,大力赞颂即为成功的 brownfield into greenfield 案例,既恢复了生态与生活品质还带来了文化创意产业… 当然这种天花乱坠的说法听听就好,Zeche Zollverein 本身的确是德国的当代文化创意产业火车头,但满心欢喜地师法它却落得软硬件青黄不接之失败下场的欧洲其他国家工业区也很多。

今天的 Zeche Zollverein 下着倾盆大雨,反而更增工业遗产的灰色浪漫。搭着雨天更鲜明的亮橘色电梯直挺挺插入煤矿工厂建筑内核,这里的室内展览从来不令人失望,拥有丰富信息与处处令人惊奇的互动媒体,有各种不同气氛的机房锅炉间等巨大工业设施,看主题导览讲述「煤矿的一生」更是德国小朋友们最期待的节目。事实上,鲁尔工业区 Ruhrgebiet 还有其他将近一百个再利用为创意文化园区的废弃工厂,Zeche Zollverein 只是其中公共交通工具最便利可及的一个,再加上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采矿工厂正立面,于是成为鲁尔工业区再生的旗舰指标。

2010,Essen 带领整个鲁尔工业区一起担纲史上最大文化盛事 Ruhr.2010,也就是今年的 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 欧洲文化之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以一个区域之姿被选为欧洲文化之都,由 52 个小工业城轮流主办各一周文化盛事,而由带头大哥 Essen 连续主办一整年。

在巴伐利亚田园的一整天大雨凛冽而狼狈,但在莱茵河谷工业都会区的一整天大雨凉爽又充满趣味。傍晚,NRW 邦票的最后一程,带我们回到 Düsseldorf。这个西德媒体时尚工业大城,在没有商展也没有美景的暑假期间,一晚高档商务酒店双人房只要 €42!更棒的是,就在火车站前大道旁的日本区里。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来 Düsseldorf 了,还没有在这里吃过德国餐厅喝过德国啤酒,因为每一次都在火车站前就被日本餐厅给拦截走了… 杜赛道夫,是我们在欧洲的小日本天堂!



Day 36. Düsseldorf 小日本,美味的蜜月终点

这是我们第三次的杜赛道夫旅程了,每一次都一样,我们都才在火车站出站不远处的日本商业区就被拖慢了脚步,东逛西逛买东西、有三越百货又有一堆日本超市、又是拉面荞麦面与泡面、又是香料药品与保养品,德文版甚至法文版的 Manga 在这里更是超齐全... 杜赛道夫已经变成我们的东亚生活补给站,每次来这里都花一大堆时间在这日本城买东西,杜赛道夫老城与港边反而都看不到几眼。

杜赛道夫是个多层次的莱茵大城,日本商业区只是站前第一层,站前第二层的 Stadtmitte 里就是正港欧洲都会商业区了:血拼大街「国王大道」Königsallee,西德人就暱称这条酷街为 Kö,尽管才一公里左右的长度远不如柏林那条酷街「酷丹大道」Kurfürstendamm/Ku'damm,但高档商店与百货云集的密度与奢华风景、以及大道中央宽敞悠闲的运河与森林,使得国王大道远远胜过酷丹大道而成为德国第一精品商店街,也一年到头不停举办各类德国时尚秀。毕竟杜赛道夫是全德人口最密集、经济与工业发展也最旺盛的 NRW 之首府,拥有惊人消费力也被德国时尚工业重点打造为时尚之都,尽管未必能和巴黎米兰匹敌,总也是在欧洲时尚版图插了一支旗子。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90223

国王大道的森林运河早在 19 世纪初神圣罗马帝国解体的前夕就盖好了,作为杜赛道夫最清新美丽的风景,于 19 世纪西德工业起飞后迅速成为商业中心,1920s 更开德国风气之先开始盖高层办公与百货大楼,其中许多百货公司至今仍然留有形式简约抽象但如宝石般瑰丽的 Art Deco 室内空间。路旁这栋 Wilhelm Marx House 虽然只有 12 层,但在 1920s 已经是欧洲第一栋高楼建筑,开启了欧陆各国学习美国盖摩天大楼的新风潮(虽然很快就胎死腹中)。

这条漂亮森林运河所引的水来自 Düssel 河,原来 Düsseldorf 就是「杜赛河的村庄」之意,如同缅因河的法兰克福与缅因兹、聂卡河的海德堡与 Mannheim、莫赛尔河的特里尔与柯布伦兹、还有鲁尔河的 Essen 与 Wupper 河的 Wuppertal、杜赛道夫也堂皇地站在莱茵河的另一个三角洲,标志着一条新的支流又举着大旗流入莱茵河母亲的怀抱了。这样一一点起名来,西德几乎所有历史名城几乎都在莱茵河的羽翼下万众所归,莱茵河成为各地不同日耳曼诸邦心中共同的民族长河,当之无愧,就像中国的长江黄河一样。

杜赛道夫的第三层,是老城中心 Altstadt,算是这个摩登时尚的杜赛道夫中稀有的曲折小巷露天餐饮区,甚至还说不上古色古香,至少一点点中世纪城市里尺度亲密的街道气氛是有啦。来这里应该要来尝尝发源于杜赛道夫的 Altbier 啤酒,与科隆自成一格的 Kölsch 啤酒是几百年的死对头。城里目前还有好几家酒厂仍在酿造 Altbier,挂着 Altbier 牌子的酒吧与餐厅更多,多到于二次大战的市中心商业区重建后迅速在此聚集起了号称「世界最长酒吧」的餐饮街区... 不过这个听听就好,我们在比利时的大学城的啤酒广场也有「世界最长酒吧」之名呀,就不用太认真比较了。

老城中心仅存还比较古色古香的地标大概只有两个吧,一个是老市政厅,前面站着马背上的公爵暨选帝侯 Jan Wellem 雕像。这老建筑虽然名为「市政厅」,却不见得意味着市民权有多独立,因为神圣罗马帝国旗下的杜赛道夫是 Jülich & Berg 联合公国首府,Berg 公爵一手掌握贵族君权与城市治权,公爵召集封臣们的宫廷会议,有时心情好居然就大喇喇地从城堡搬到市政厅来办... 工会行会等一般市民代表当然也有会议空间,不过显然矮了一截。

然而,马背上的 Jan Wellem 公爵也是厉精图治影响深远,成立歌剧院美术馆与各类学院将杜赛道夫打造为西德一众地方势力中独树一格的艺术文化中心,连美术史上都有「杜赛道夫学派」在德意志帝国发起类似法国印象派的运动,还有在莱茵河谷写了《罗蕾莱之歌》的浪漫派诗人海涅,更别说浪漫乐派的才子家人舒曼与克拉拉了… 可惜这些知性的杜赛道夫景观,我们连第三度造访本市都还没能去瞧一眼。Jan Wellem 的主场毕竟不是市政厅,而是在另一个古老地标 - 岸边的公爵城堡,今日只剩下一根 Schlossturm 一根圆塔再利用作为 Schifffahrtsmuseum 船运博物馆,若想要以知性眼光看莱茵河自古以来的区域经济、船运贸易、航运科技与沿岸土地开发,这根小塔就算是莱茵河的必游景点。

老城区还可以看到三个令人好奇的雕像,诉说三个杜赛道夫的传说故事。河岸边 Burgplatz 的体操小朋友喷泉 Radschlägerbrunnen 取材自杜赛道夫处处可见的小朋友翻筋斗市徽,综合好几个传说典故,包括杜赛道夫击败科隆取得城市宪章后小朋友欢乐地翻筋斗庆祝、公爵大人迎娶新娘路旁小朋友翻筋斗庆祝... 等等,传说久了也传开了,19 世纪来到杜赛道夫的旅人们都想见识见识当地小朋友的翻筋斗绝活,往往愿意打赏一块钱请小朋友翻翻看,于是杜赛道夫小朋友们纷纷学起翻筋斗来,真正把传说变成了传统。

河岸边 Burgplatz 另一个更复杂的雕像则充满令人一眼看不完的历史典故与象征,它是 Stadterhebungsmonument 城市崛起纪念碑,于 1988 年创建以纪念杜赛道夫取得城市宪章 700 周年。杜赛道夫的崛起与 Berg 公爵击败科隆密不可分,而且雕像上的科隆市民居然也一起力挺 Berg 公爵率领的杜赛道夫军,仿佛他们来解救被科隆大主教欺压的科隆市民似地。科隆与杜赛道夫真的从古到今都是死对头,直到今日不论政治还是商贸都磨拳擦掌针锋相对,连啤酒和嘉年华都采用类似风格各辟蹊径硬要打对台。

除了民俗传说与城市历史,Burgplatz 还有最贴近我们小市民的情侣雕像,穿着简单的 T-shirt 牛仔裤站在圆形广告柱头上,和我们当代年轻人完全没有两样。类似风格的雕塑在整个杜赛道夫处处都可以不经意发现,从火车站开始就有。这是从 2000s 一个一个立起来的公共艺术系列作品 Pillar Saints,以中世纪以降建筑广场上处处可见的柱上圣徒雕像为灵感,把圣徒们都替换为我们凡人,有母女、情侣、新娘、上班族、观光客等等,没有面貌的凡人只要从街道被抬升到高高的柱头上,突然间每个面貌都如此清晰、每个角色都如此有个性、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都如此神圣!

杜赛道夫的第四层,是老城区莱茵河岸边林荫散步道,是年轻人溜滑板、小朋友溜冰、中年人溜狗、上班族清晨慢跑中午吃三明治的好地方。旁边有惊鸿一瞥的中世纪城墙碉堡痕迹 Alter Hafen,是杜赛道夫掌控莱茵河贸易的战略据点,今日也围绕着怡人的博物馆花园与水岸餐厅酒吧们。再往南走向高耸的电视塔,就快到更超现代的码头区了。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090223
经过 NRW 邦政府议会大厦前卫的大圆嵌小圆建筑,高耸入云的电视塔迎接我们进入杜赛道夫的第五层领域:媒体港 Medienhafen。杜赛道夫也是西德媒体、出版与电影之都,与北德汉堡分庭抗礼,大大小小的电视台、报社、出版商、制片公司办公室大都集中在这个「媒体港」。不过媒体港 Medienhafen 最出名的观光景点却是三栋住宅建筑:拥有洛杉矶解构建筑师 Frank O'Gehry 歪七扭八注册商标的 Neuer Zollhof。

这里是蜜月真正的最后一站了,装了两大行李箱的居然只有寥寥几件奥地利与捷克纪念品,其他全部是日本食物与药品。上火车前吃了最后一晚热呼呼的拉面,才想起我们第三次造访杜赛道夫还是没有吃到当地料理也没喝到杜赛道夫特色啤酒,即使身在拉面店,还是要点一杯 Altbier 浅尝一下,不然这个观光客实在当得太没诚意了 XD



Bruxelles 大花毯,缤纷的接风洗尘

ICE 回到比利时小窝,迎接我们蜜月归来的是布鲁塞尔两年一度的广场大花毯 Les Tapis de Fleurs / Bloementapijt。多少比利时游客在明信片和旅游书上看了这么多大广场照片,但只有一小部分有缘的游客能够看到这每两年只有三天的布鲁塞尔最美丽景观。

尽管在比利时也住几年了,但每年夏日假期不免都跑到外国去玩,从来没有机会看到大花毯。今年暑假虽然度了这么长的蜜月,还是要赶在大花毯开幕前回到比利时。明日才要开幕,今天下午正在最后准备,比利时各地最菁英的花农早已为了这一天悉心准备最佳品质的花材,各自组织动员在这里排了一整天了。花毯从中央到边缘整个大格局已经成形,花农小弟小妹们仍在晚上开幕式前几个小时努力完成最后的收边工作。

看比利时花农们辛勤工作、看一车车货车送来细分了各种颜色式样的花材补给、看广场边人们兴奋雀跃地期待大花毯一点一点成形,这比完成后光鲜亮丽的大花毯开幕式还要好看多了。布鲁塞尔,谢谢你,为我们准备了最华丽的接风洗尘;尽管不如美丽的奥地利捷克德国如此山明水秀风情万种,你总是我们最温暖的比利时小窝!


全文完
此帖于 2014-01-02 10:50 被 mysmalllamb 编辑。
感谢 2
7912 次查看
julia1102
#2
旧 2013-12-26, 21:18
真幸运!
正在计划明年夏天的莱茵河之旅就看到这篇文章
介绍得比旅游书还详尽喔!!
谢啦!
ps.我的 Dresden行程也是根据您之前所介绍的路线来排喔 !!!
mysmalllamb
#3
旧 2014-02-04, 19:51
引用:
作者: julia1102 (原帖)
真幸运!
正在计划明年夏天的莱茵河之旅就看到这篇文章
介绍得比旅游书还详尽喔!!
谢啦!
ps.我的 Dresden行程也是根据您之前所介绍的路线来排喔 !!!
那我要说「真荣幸」:一点小小的游记分享可以给你有用的信息,其实德累斯顿或是莱茵河谷我也都只是匆匆玩过而已,相信你一定有机会玩得更深入,也还请不吝分享你所见到的有趣景点与事物~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