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日本东北]网志 风雪在电动门打开的时候吹了进来,往外头一看,只见粒粒的白色点状物充满空气中,几乎掩盖了所有景色,挂在屋簷下的冰柱仿佛抵挡不住强...地饮干它。一股淡发酵甜残留在嘴里。※注 据说雪屋起源于寒冬中饮用水会严重不足,于是为了祭祀水神会盖起雪屋,并在里头刻上屋形洞穴来祭祀。
酒店比价
machadango 的头像
machadango
客栈之光
#1
帖子: 783
性别: 女生
感谢: 796次/340帖
注册日期: 2006-08-16
旧 冷团子之旅‧秋田~一股淡淡发酵甜 - 2008-09-23, 12:52
网志 http://machadango.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3712.html

风雪在电动门打开的时候吹了进来,往外头一看,只见粒粒的白色点状物充满空气中,几乎掩盖了所有景色,挂在屋簷下的冰柱仿佛抵挡不住强风般向旁倾斜,在北国度过不下几十冬的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猛烈的暴风雪,不禁怕了起来。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120859

拉起雪衣将围巾包在领子里紧紧、拉起面罩保护耳鼻、戴上毛帽盖住脆弱的耳朵,模样与跑进银行大喊抢劫的家伙没啥两样,我掏出手套准备冲进风雪,却发现不知何时遗失单只;走回生剥馆绕了一圈,也不见我那可能是救命的关键,无可奈何只好离开。

不走,待在生剥馆也只是浪费时间,浪费时间,这四个字才是旅程中最叫人害怕的事情。

走在阵阵迎面而来的白雪里,落单的手紧握唯一可依赖、却失温的暖暖包,风雪大得打在脸上都有些刺痛,我拿出太阳眼镜想维持视野的清晰,但光是要在这种暴风雪中看清步伐都显吃力,更别提雪花一接触镜片不是迅速融化就是附在上头,闭不得已收起眼镜半闭着眼,用我那稀疏的睫毛来抵挡狂暴的冰晶;循着路旁红白相间的灯笼,迟迟不见其他建筑,我不断地告诉自己神社一定就在不远的前方,就在不远的前方。

我这样催眠自己才十分钟,就慢慢了解事情的严重。

全身上下贴了十几片暖暖包有吧,没一包抵挡的住这种低温,纷纷缴械变成一袋袋冰冷的硬块,为了防止雪花弄湿脚而穿的雨鞋,里头穿了两双袜子却没有任何保暖的效果,连脚尖踩着的鞋用暖暖包也变成石头般硬得我难受。

再撑一下,一定能马上找到暖的地方,我喃喃自语着。

远远前方出现小小的水泥建筑,方方正正,灰色外墙没有多余的装饰,像是沙漠中遇见绿洲,我们急忙钻进这间位在神社参道正对面的小杂货店里,紧抓着大衣的雪花纷纷变成颗颗水滴滑落;放在暖炉上的关东煮不断冒出沸腾的烟雾翻滚着,一位老伯坐在一旁小口小口餟吸着热茶,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老板娘问我需要什么,看看墙上挂着一双似乎不怎么保暖的手套,也只能要了,请老板帮忙把标签给剪了,我迅速套上冻红的右手。

假装看着店里其他的商品,其实简陋的杂货店里东西少的可怜,我原地一个转身就能把店里有的东西全部看毕,只是身体贪婪着店内的温热不想回到外头那冰冷的天地,但最终意志力战胜,谢过老板娘,我走到外头;本打算就此步上参道,走没几步看见杂货店后方一个圆滚滚的白色物体。

「雪屋耶!」

走到雪屋前,白白圆圆的外观很难叫人不喜爱,我们都想到里头一探究竟,犹豫了一下便回到杂货店里。

「请问…」

喝着热茶的老伯已经离开,老板娘正收拾着,看见我们又露出了亲切的笑容,跟她询问关于雪屋的事。

「那是我老公作的啦,你们想进去吗?」
「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
「那可以带甜酒进去喝吗?」
「没问题。」

从老板娘手中接过两杯滚烫的甜酒,兴奋地就朝雪屋走去,只是雪屋的洞口极小,一次只能容纳一位成人穿越,同伴将甜酒交给我,弯下腰身先士卒钻了进去坐定位后,将甜酒交给他,我才跟着进入;正对着洞口的壁面上刻有小小房子,放了根蜡烛及橘子用以祭拜水神(※注),我们捧着甜酒互望,两个大人塞在雪屋里其实有些勉强,我想就算只有一人也未必比较舒适,事实上,雪屋的天顶极矮,即便坐着也需稍稍驼背低头。

第一次看见雪屋的那份高昂情绪在钻进雪屋后跟手中甜酒的温度一般,很快地降了温,我迅速地饮干它。

一股淡发酵甜残留在嘴里。

※注 据说雪屋起源于寒冬中饮用水会严重不足,于是为了祭祀水神会盖起雪屋,并在里头刻上屋形洞穴来祭祀。
1563 次查看


搜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