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美国中部]1995年我拿了全额奖学金独自飞到美国接受一个月的语言训练,之后再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念书。24岁念完研究所再出国,其实真的算有些老了,...知老铁匠是否还在人世?或者已经成为天使了?不管他身在何处,他的爱已经吸附在这只沉淀的马蹄铁上,而他对异乡人的善念也继续在我心中增生着!
酒店比价
Barbarakern Barbarakern 已通过手机验证. 门号所属国家:Malaysia
背包大侠
#1
帖子: 138
感谢: 27次/13帖
注册日期: 2005-02-28
旧 马蹄铁的爱心_Cleverland秋收农展会偶遇打铁匠 - 2005-12-29, 11:23
1995年我拿了全额奖学金独自飞到美国接受一个月的语言训练,之后再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念书。24岁念完研究所再出国,其实真的算有些老了,连在心境上都是敏感与自我局限的,不若大学生青春飞扬的活力,或者学童孩子天真浪漫的好奇。

  八月飞抵俄亥俄州的克里芙兰时,那年美国遇到扰人褥暑,我在寄宿家庭的屋顶小阁楼里,在没有电风扇或冷气的状况下,室内温度逼近40度,让我第一星期就感冒发高烧,全身疼痛又不知如何就医,病体让我情绪消沉了好一阵子。后来,感冒症状舒缓后,我的寄宿家庭带我去参加秋天的农产品展览,可能希望让我快乐一些吧!

  习惯台湾的摩肩擦踵,我真的被眼前一望无边的农田给震慑住了,我的眼界极限几乎是地平线所在,我缓慢地转个身,天呀!感觉是飞起来的!原来农展会就位在四方无限延伸的秋收平原,农夫们从遥远的八方赶着牛羊牲畜,堆栈着硕大饱实的农产品,就这么数百辆大型拖车整齐排列,再加上干麦草的简单陈设,现场马上就温馨活络起来,他们每个人不仅人高马大地,还豪迈粗声地讲着浓重的口音,大家各忙各地准备为期一个月的赶集生活。
  
  因为的住宿家庭妈妈,本身也有一些手工精耕的农作,所以这个农展会就成了她的种植信息交换中心,与挑选种子的最佳时机,我们约好三个小时后在她的休旅车前碰面,之后我和她的三个小毛头们就各自地逛了起来。我们晃到一个打铁匠哪里,眼睛盯着他钳子上的火红铁块,而另一只手不停地拿着铁锤「叮!叮!叮!」敲着,身边还排满了一只只骏伟的马儿,大半天之后我这城市乡巴佬才搞懂,原来这是打马蹄铁的铁匠呀!这年约七十多岁的老铁匠,有着高大的身材,脸颊上两坨红通通的,嘴上一直是挂着专注的笑容,他的几个孙儿牛仔模样地在一旁玩闹着,个个身手矫健,头发奔放地像刚晒好的麦草,他们会主动招呼上门的马场主人,甚至有时还会帮忙他帮马儿装上马蹄铁,我出神地望着他们一家人的温暖互动,有时是孙子爬高替老铁匠擦汗,不一会则是老铁匠要儿孙为过来,看他示范一些独门密技,这一方小小的空间里,不仅有打铁声,还有他们一家子爽朗的大笑声,在黄昏后的温度骤降中,不仅那口打铁的火炉持续提供着热气,那全家聚拢的温暖,更是循环地窜动着,看着看着,一时之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寂寞,独自在语言不通的异乡,尤其下星期又要飞往另一个陌生的加拿大,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的陌生,自己是否能承受?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6840

  打铁老爷爷似乎看出我的伤感,突然放下手边打铁的工作,交个身边较年长的孙子继续工作,他走过我身旁慈祥又好奇地问我:「小姑娘,你打哪儿来呀?」当时,面对一位慈祥长者的殷殷垂询,我感动得情绪上来,而眼中开始有泪水打转,我用着破英文跟他解释我目前在美国的孤独,以及面对加拿大的惶恐与不安,这时,他伸出厚实宽大却又长满厚茧的温热右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他低沉却又朴实的嗓音说着:「孩子!你辛苦了!」,接着他从他的原木头工作箱中,拿出一个陈旧磨损的马蹄铁来,「来!别怕!我送你一个宝贵的东西,它会在你徬徨而不知道脚应该往哪里摆时,给你一点点踏实的重量;它也会在你害怕地想哭泣时,让你有一点依靠的重量」语毕,老铁匠将那只马蹄铁交付到我手上,果然在我掌心一落,沉甸甸的却是一种踏实与安定,他再次摩着我的头说:「孩子!我祝福你!也希望这块马蹄铁能在你觉得没有依靠时,给你继续向前走的支持!你会幸福的!」他对我眨了一下眼睛,刹那间我以为自己遇上了小说里的奇幻仙人,而因为他的宝物与祝福,我与周遭突然光华起来,那是被爱包围的温香柔软。

  后来,这只马蹄铁真的陪伴我到加拿大,然后念完书后再度跟着我的皮箱回台湾,而嫁到异乡德国时,它也在我的诸多嫁妆里,十一年的流转岁月里,这只马蹄铁陪伴我走过千山万水,历经了生命的无数转折与历程,果然应验了老铁匠的祝福,我总是在情绪崩溃前的一秒钟,突然有种被爱包围的安心与踏实。

  不知老铁匠是否还在人世?或者已经成为天使了?不管他身在何处,他的爱已经吸附在这只沉淀的马蹄铁上,而他对异乡人的善念也继续在我心中增生着!
3775 次查看


搜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