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亚西综合]『我的名字叫做Deniz,』正当我看著眼前辽阔的黑海的时候,她带著海边阳光般的笑容出现在我眼前。『...D-e-n-i-z,是海的意思...穷时会吐吐舌头、在海边那个爱笑的小萝莉; 就像我希望她在伊斯坦布尔的某个地方,可以骄傲的向她土耳其的朋友写著歪歪扭扭的方块字---小海。
酒店比价
首页 论坛 攻略 机票比价 酒店比价 优惠专区 用户相册 景点地图 背包帮 搜索 今日新帖 注册 登录论坛
回复   发表新主题
 
主题工具
阿布卡斯特 阿布卡斯特 当前离线
背包高手
帖子: 70
#1
感谢: 42次/8帖
注册日期: 2004-07-26
旧 小海 - 2008-06-21, 16:21

『我的名字叫做Deniz,』

正当我看著眼前辽阔的黑海的时候,她带著海边阳光般的笑容出现在我眼前。

『...D-e-n-i-z,是海的意思唷!』

嗯,真美的名字,你就像是这片大海的精灵唷!我在心里这么说,但是没讲出来。

===

下了车,最重要的事情是搞清楚基本的情况。

可惜到这黑海边的小城,根本是我意料之外的事,因此完全没有任何行前功课;

更惨的是,我赖以维生的旅游书,JTB自由行,完全没有写到这个城市。

天啊!我开始有点后悔,真想不管眼前的黑海如此壮阔马上找台车跳上去就走。

不管怎样,先确定回安卡拉的车,再找住宿的地方吧!



还好,下一班往安卡拉的车四点就开,这样万不得已要回去也不至于太晚。

接下来是要找便宜的住宿地点。

因为昨天在番红花城大肆血拼的缘故,加上今天这临时起意的行程,

导致原本就不宽裕的预算十分拮据;

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二十块里拉左右的住宿地点,我还是必须搭上车回安卡拉。

更惨的是,这里算是个小型度假胜地,从街上的行人就可以看出来,

每个人都是墨镜加海滩裤加游泳圈的标准度假打扮,

因此原本就所剩不多的酒店单人房都被订满,就算还有也价格高昂。

被我缠住无可奈何的旅客服务中心管理员也几乎已经走投无路了:

『好吧,我帮你问一下一个当地的家庭,看看愿不愿意接待你,稍等一下。』

经过一串批哩趴拉的土耳其话交涉后,『20块里拉,要不要?』



当然要!



于是正在等人来接我时,管理员热心的跟我讲著圣索菲亚大教堂里面的遗物,

有第几世穆罕默德用的剑,甚至还有摩西用来劈开红海的拐杖(真的吗?);

而我的眼光却早就飘向那一片湛蓝的大海...



『你好~你好~』等等,我没听错吧?

这不是天线宝宝说你好唷!

转过头去,在我会意过来那是中文还是长的像中文的土耳其文之前,我就看到了她;

一个大概国小三四年级,身高只到我胸口的小萝莉漾著夸张的笑容蹦蹦跳跳的过来。

很典型在海边常见的健康黝黑小萝莉,有著海浪般优美线条的棕色头发随性的扎起;

略显宽大的背心领口伸出两条泳衣带子绑在纤细的颈后。

第一次接触到她的眼神,好清澈!仿佛在那双灵动的水汪中撞见黑海的深遂。

『你从哪里来呀?台湾?哇!我前两年有去过那边耶!(真的假的?)

没有跟我把拔马麻去,跟我同学一起去哦!那时候我才十岁而已。』

等等,也就是说你现在差不多国小六年级啰?怎么看起来好小...

我一直有著西方人比较容易看起来早熟的错误印象。

『对啊!去那边比一个民俗舞蹈的比赛,跟学校的同学去的喔!

所以我现在会说一点点中文;你好!谢谢!』

可以算是字正腔圆。而且她英文真的不错,甚至是我离开安卡拉之后,

除了准备骗观光客钱的纪念品店以外最好的。

这时候她表哥来了,带我们去我今天要落脚的地方;

先跟我们致歉迟到,管理员卸下重任回去他的小屋子里,

我们就这样在熙来攘往的观光客之中走著。

『我还会说很多国话喔!德文、俄罗斯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等等』她各烙了几句,

『不过我最喜欢德文了,因为德文跟英文很像。』

我们走上罗马时代建造的城堡,当然这座城堡已经只剩下巨大石砖的城墙

居民在城墙上建自己的木造房子,微妙的与两千年前的古迹共生。

『你现在几岁呀?才21岁!天啊,好年轻!』她夸张的吐了吐舌头,做个讶异的表情。

你没什么资格说我年轻吧,我心里想著。


===


进了她的房子,恕我直言,真是超破旧的。

整座房子似乎都在吱吱作响,楼上的人走动你会以为旁边有人经过的错觉。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95957
屋子里面很多人,大家友善的打招呼,好像彼此是复杂的亲戚关系。

我的房间很大,不过除了快作古的床、小茶几、以及感觉随时会垮掉的木地板以外,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95957

什么都没有。

长的像忧郁版亚当山德勒的表哥给我一个巴黎铁塔钥匙圈说,

这个是钥匙,可能我们会都跑去海边玩,你要自己进来。




于是,今晚就住下来了。

===

整理东西,卸下背包中杂七杂八的纪念品什么的,换上海滩裤跟凉鞋,出发啰!

东晃晃西晃晃,正在跟摊贩买水煮的玉米棒时,突然背后又听到『尼好~尼好~』

原来是小萝莉跟她妈妈还有亲戚一起,也要去海边玩,当然就一起同行。

先在沙滩上把东西摆著,小萝莉兴奋的又叫又跳冲下去玩水;

我则是先把东西摆著去便利商店买罐可乐悠闲的喝。

其实黑海的水近看并不干净,沙子也是会黏脚的灰沙,

因此黑海边并不像爱琴海是最热门的度假地点;

但是这样的黑海,却自在的保留了属于自己的云淡风清。



因为是临时起意,当然没带泳裤,只好眼巴巴的看著海中浮沉嬉戏的人们。

太阳西下,小萝莉玩累了上来,看到我还坐在这里,话题又继续展开。

『恶...我讨厌沙子』她做了个恶心状的鬼脸,

『因为会把泳衣弄脏...你看,你看,就像这样!』一边说,她一边哭丧著脸指著泳衣。

也是有些沙滩很美的啊,白色的沙子。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开始身家调查,满意了之后『我叫做Deniz,海的意思喔!』

什么?我听不太懂。他重复了一遍『D-e-n-i-z,是土耳其文的大海。』

她戴著遮阳的牛仔帽,两眼瞇瞇微笑的望著我。

海风吹起她如波浪般温柔的秀发,在夕阳下潾潾波光的海面,

她身后海面上嘻闹的人们仿佛缓慢的停格下来,化为模糊的背景。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要错以为她是自黑海泡沫中,蕴集海的灵秀所生的精灵,在我眼前。

美的令人屏息的画面。

===

虽然我自己在外面打点了晚餐(半只鲜嫩焦黄的烤鸡,只要台币一百出头),

回到家还是被招待了正统土耳其的晚餐:番茄汤、浓郁的土耳其肉酱、以及饱实的面包。

饭后的水果是西瓜,因为是日照强盛又少雨的地区,所产瓜类特别甘甜。

主妇们去厨房打理了,我跟Deniz就这样一面享受夏天海边吹来的晚风,

一面吃著西瓜闲话家常。

『你在哪个大学交换啊?安卡拉大学医学院?哇喔!』她妈妈发出了惊叹,

『那很棒呀!哪像Deniz,成绩都很差...』

Deniz不服气的大声抗议:『哪有!?我只是文法不好啦!问你喔,我的英文好不好?』

矛头指向我。不过老实说,她的英文真的不错。

Deniz得意洋洋:『看吧看吧,我就说嘛。』

话题扯到语言方面去,『欸欸,你能不能写一下我的名字的中文本?』

你说《海》吗?我在纸上写了一遍。

『唔...』她看起来很为难的、皱著眉头,握著笔努力的照著我的字写一遍。



不对哦,这两点是由左上往右下,你错边了啦;还有中间的这一横要超过那个框框...



她专注的在纸上一遍一遍的努力的学著写这个对她来说很陌生的方块字,

专注的神情像是即将准备完成一件会留名千古的艺术品。

『呼!完成啦!』她松了一口气,看著纸上虽然歪歪扭扭可是已经明显认得出的字,

『以后就可以写给别人看,我叫做《海》。』她非常满意的抬头看著我。

不过这样讲有点怪。我思索了一下,在她写的《海》前面加了个《小》。



小海。



这样子意义上没什么改变,可是听起来比较可爱。

『我...叫...小...海...』她学著我的语调念著。

嗯,没错!我也把我的名字写给她。

『天啊...这太难了啦!』好吧,我的名字的确有点复杂,我当初也学了很久。

不如你叫我的绰号好了。我在纸上写了《阿布》两个字。

这也是我在土耳其第一次用到我的绰号。

她开心的笑了。『哦喔!这个我就会写啦!』

果然一下就学会了,虽然依然是歪歪扭扭的。

正想教她另外的字的时候,突然看到她妈妈从房间里拿行李出来。

怎么了?只见她们用土耳其话快速交谈了很久。

『啊啊...怎么办,我妈说我们改搭晚上11点的车先到巴尔丁,再去伊斯坦布尔。』

她哭丧著脸说。

虽然下午曾陪她去问车票时就知道她只是从伊斯坦布尔来这边亲戚家度假,

但是还以为能够明天早上再各分东西,没想到离别猝然降临。

等等,下午跟你们去问的时候不是打算明天才走吗?怎么要晚上走了?

『我们在巴尔丁有一栋房子,打算晚上先去哪里。所以我们要走啦!』

说著,小海靠近我,轻轻的抱了我两下。

好轻,好软。像是海风一样温柔的小小拥抱。

这是土耳其式的打招呼,象征著相见或是别离。

我不明白这算是离别,还是相见。毕竟我们才相处六个小时而已。

等一下!



我从房间拿出相机。从刚见面的时候就很想拍这可爱的女孩子,但是她都拒绝了。

另外一次是在海滩上,她戴著牛仔帽迎著海风瞇著眼睛的时候,

我也曾经想要拍下那永恒的瞬间,可是也没成功。

这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



这次她没有拒绝。



我把数位相机拿给她表哥,半蹲下来,和她合照了一张仅有的合照。

然后就是快的令人措手不及、令人无法思考的再见。

===

于是,她就这样走了。

像是精灵一样消失在黑夜里,只剩下阴沉沉的老屋,

跟忧郁的亚当山德勒,而且还没有水可以洗澡。




她的笑声好像还回荡再嘎吱嘎吱的木板之间,

我也曾以为打开门可以沐浴到她阳光般的笑容。




就这样。

海的精灵曾经短暂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如同我旅途中曾经短暂的偶遇这深深黑海旁的古老小城。



不过我不会忘记如海水般湛蓝的眼神、阳光般的轻笑、以及海风般的拥抱;

那个夸张的皱著脸、辞穷时会吐吐舌头、在海边那个爱笑的小萝莉;

就像我希望她在伊斯坦布尔的某个地方,

可以骄傲的向她土耳其的朋友写著歪歪扭扭的方块字---



小海。
被阅读1429次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发表新主题



主题分类清单
游记行程交通住宿景点购物饮食
金钱证件其他全部
主题工具
论坛跳转
主题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