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秘鲁]前言: 整理了一下四年前的秘鲁行杂记,也算是给自己的一点纪念吧先粘贴前半部-------------------从芝加哥到休士顿,再从...勒令铲平的命运。这事考古家们说来还是难掩愤慨之情。 离秘鲁之行结束还不到一个月就发生这种事,或许我们该庆幸自己不是被困的观光客之一吧?
酒店比价
首页 论坛 攻略 机票比价 酒店比价 优惠专区 用户相册 景点地图 背包帮 搜索 今日新帖 注册 登录论坛
回复   发表新主题
 
主题工具
revoldas revoldas 当前离线
背包客
帖子: 7
#1
性别: 男生
感谢: 0次/0帖
注册日期: 2007-03-26
旧 迟了四年的秘鲁游记 - 2008-07-02, 20:14

前言: 整理了一下四年前的秘鲁行杂记,也算是给自己的一点纪念吧
先粘贴前半部

-------------------

从芝加哥到休士顿,再从休士顿到秘鲁的首都利马,搞了半天才知道位于南美州西边的秘鲁竟然和美国东岸是同一个时区。原来南美州和北美州比起来本来就偏东一点,算算从休士顿往南还得偏东才飞的到利马。抵达利马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夜半十一点多了,小小的海关却还是挤满了以外国人为大宗的观光客。

老实说,从机场内到机场外,秘鲁给我第一个感觉竟然和台湾有那么点类似。尤其是稍带点潮气的夜风吹来、机场外人声吵杂等著客人的出租车司机们、和黑暗中全都是带著黑头发的脸孔,如果不是传来阵阵有听没有懂的西班牙话的话,这环境和南台湾还真有点神似。花了六美元搭上巴士后就这样被左开右绕的在利马市内绕了近两小时,只为了分别载不同目的地的旅客。虽然这也算是有机会一览首都风光吧,不过在长途跋涉之下实在只想快点到酒店好好睡一觉。等好不容易打抵达位于似乎是市政府大楼的希尔顿饭店时已经是夜半一点多了。下车时忍不住想著车上仅剩的那名乘客、一身紧张感一手握著护照、一边紧抱著胸前背包的年轻台湾女孩子,不知道她是否真是单身旅行?

虽然早知秘鲁前任总统是日裔,但是要到下榻的酒店一看才知道日本人在本地的势力有多大。大厅中三三两两似乎都是日本观光团的老先生老太太们,就连柜台服务人员都有一位能说日语的帮忙。到了房间倒了给它睡四个小时不到又得起床赶七点的飞机,迷迷糊糊中不忘免费的早餐,到了餐厅一看除了毫不稀奇的西式自助餐外,竟然还特别准备了许多为日本人打点的日式餐点。鸡粥、味矰汤等等口味均甚为道地。看来日本在此著力甚深,秘鲁已经很习惯招待这些高销费的外国观光客了。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99075

下一站是位于亚马逊河中的集散城(啥名我老是记不起来)。除了机场认识后来又很巧坐隔壁的热心老伯外(教了我们半天的西班牙语),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当地机场的迷你,就连行李传输带后面都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景色。也没有所谓的海关可言,入口处还有一摊注射疟疾疫苗的摊位。虽然知道丛林中蚊子昆虫扰人不浅,但是比起被扎一针也不知会不会有副作用的疫苗我们还是决定听天由命希望我们带来的驱虫剂真有广告的那么神效了。

一出机场我们事先已经安排好的的导游就已经在外等著我们了… 这个身材高挑、皮肤黝黑、理个小平头的年轻人站在那一堆绝大多数矮他一个头以上的人群中显得有些喜剧性的突兀。这就是我们的导游曼纽(Manuel)。他的名字后来好不容易记起来的原因是因为发音和英文中马粪有点类似…

二十一岁的曼纽目前正在利马念观光系,目前暂时休学一年在这打工赚学费,也算是增加经验的好方法。他的家乡依桂多(Iquido)位于丛林的更北方。以当地人来说,他的英文算是非常不错的了,至少基本沟通上没什么问题。同样是大学生,他的成长经历就和台湾年轻人截然不同:他自己伐木盖起了自己的小木屋、拥有两艘小木舟、对丛林生态和当地土著的知识或许还比他学校中学得的东西懂得更多更深入。好玩的是,他的女朋友是位来自奥地利的十九岁女孩妮琪(Nikki)。妮琪在校主修也是观光,副修西班牙文,这次和另一个朋友来南美州半工作半旅游,在秘鲁碰上了曼纽就这么留了下来。这个日耳曼血统的金发白晰皮肤女孩讲起话来却轻声细语的,看他和瘦高黝黑的曼纽站在一起还真是有点绝配的感觉。

这里的河道既宽且广,河水中夹杂著大量的泥浆以至呈现黄褐色。在几日的行程中不管到哪几乎都是得靠坐船,坐车的机会几乎等于没有。大到有帐篷遮日的马达长舟、小到自己划桨的小艇,就看到目的地所经过的河道为何了。或许电影看多了吧,身处真实的热带雨林,我们既没有看到闻名的巨蟒(Anaconda),也没机会见识到如雷贯耳的食人鱼(Piranha)、或是只有在更北方一点的流域才有的粉红海豚,就连辛苦坐船到猴岛第一趟也扑了个空,只看到树上高挂的香蕉还完好如初。仔细想想本来就该这样吧,就连野生动物园中要看到什么都得碰运气了,在真正的原始环境中更是可遇不可求了。大概也只有人类会因为看到其他生物而感到兴奋高兴的吧?不管是长手长脚的蜘蛛猴、对鞋子情有独衷的大嘴鸟、还是半夜河床上被我们吵醒的鳄鱼…

其实想起来,那几天在丛林的生活中最怀念的还是午后躺在小木屋前的吊床上,面对著亚马逊河一边晃著一边沉入梦乡。说也奇怪,明明每天都八九点就早早上床,却还是每天都睡眠不足的感觉。与其说是都市人不习惯这种肉体劳动的日子,我倒宁愿相信是因为丛林中自有一股另人沉沦到另一个世界的魔力。

因为晚上无电,所以除非你能在大厅酒吧喝上四五个小时,否则除了早早上床也别无它事可做。每幢小木屋配备三盏煤油灯,我们就偏偏有一盏是点不到半小时就只剩袅袅烟絮。男子气概的老婆婆拼命怂恿我去别的小木屋再『换』一盏来,奉公守法(或该说没胆)的我怎么说也不愿意做这种被抓到就尴尬死了的事,最后还是她大小姐亲自出马,我则提心吊胆在一旁把风。夜里并不是真的深手不见五指的那种漆黑,相反的,你会听到各式各样不知名昆虫或动物的声音,不分远近。河上夜半掏金的船只灯火隐约摇曳,还隐隐传来阵阵马达声。躺在小木屋中简单木床上的洁白床单上,在防蚊虫的蚊帐包围中逐渐进入梦乡,梦中还传来不知真实虚幻的夜半细雨声。

白天的丛林就是完全另一种感觉了…


话说几日的热带雨林之旅后我们的下一站马上转到海拔高达三千三百公尺的秘鲁古迹名城、同时也是古印加帝国的首都库斯科(Cusco)。上午一飞到酒店行李一放就赶场参加已经安排好了的行程。因为是古都吧,城中那些被西班牙搜刮一空的神殿还处处可见,而直接拆掉一半上面盖教堂(用天主教的耶稣和圣母来压被视为异端的当地信仰)的更是数不清。秘鲁人有90%以上都是天主教徒,可见西班牙人的影响有多深。但是在接受统治者和欺压者宗教和语言的同时,他们又对自己过往辉煌的文化充满骄傲。这种吊诡的冲突在城内和其居民身上四处可见…
原帖地址: 背包客栈自助游论坛 https://www.bbkz.com/forum/showthread.php?t=99075

开往城外前往一个被腻称为『性感女人』的古战场,其实这也只是因为原文发音听起来很接近英文中那句话的发音罢了。『赛休娃玛』其实是昔年最后一任印加国王和西班牙人最后一战的最后堡垒,外面一片草原就是当年的古战场。印加帝国武士们虽然人数上远胜过西班牙军队,不过连铁器和座骑都没有的他们对抗用犀利火枪的骑兵队下场还是全军覆没。当然,西班牙这方也是损失惨重,而印加帝国也正式声明终结。

这里倒是发生了点事后觉得很有趣、当时却大概吓坏所有人的小插曲。话说在雕堡遗迹内某个原本放置木乃伊的石室中我不顾老婆婆的警告还是好奇的拍了几张照,之后再继续往内走时一边爬著上上下下的阶梯,我就开始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当然一开始也只是稍为不适罢了,倒也没想太多。不过才几分钟光景呼吸困难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就当我开始觉得眼前景物似乎有开始发黄现象时才警觉不对,拍了拍老婆婆肩膀悄声道:『我好像快不行了…』

好像影片被剪接一样,下一幕我看到的是一半天空、一半草地的景象。原来我已经横倒在地上啦。

耳边听著老婆婆和导游两人在争到底是腹著地吸取地气好,还是脚朝空让血液流回脑袋好,一边脑筋有点一时转不过搞不清楚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只听到自己很愚蠢地说出、好像电影中昏迷后苏醒的人说的话:『我怎么倒在地上啊?』侧看草地上离脸不远处,赫然还是块沾了口水的黄金糖。

原来我才刚说完那句话拍著老婆婆肩膀的那只手就直接软了下去,整个人根棵被砍倒的树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老婆婆一惊之下一把拉拉不动我,差点连她也一起拉倒在地上。行前才看过有关登山症的数据的老婆婆当下马上往我嘴里塞块黄金糖,也让我补充血糖。而我们的导游大姐似乎也是带过这类不支的游客经验丰富,马上要把我翻过来和另一位同行的美国女孩一人抓一只脚朝天。不管到底是谁的方法有效,总之对我来说好似影片直接剪接过去的断格其实也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罢了。

等看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之后,不经思考下一句吐出来的话却是:『竟然没有人赶快拍一张照啊?』我可是很认真的想著机会难得呀。不过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不禁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大概还觉得我竟然还可以保持这种幽默感呵~

PS. 离开秘鲁不到一个月就看到以下新闻

【法新社利马十日电】秘鲁印加古迹马丘比丘今天发生两件山崩案,摧毁了一些住家和一段火车轨道,十人失踪,六人受伤和一千五百名观光客受困。秘鲁总统托雷多在山崩发生时恰巧正在马丘比丘,他立即协调救援和清除工作。托雷多总统是在本七日与旅行频道和发现频道的电视工作人员乘坐直升机到附近的库斯科市。地方官员说,托雷多总统指示救援工作的优先任务是找寻失踪的十人下落和修复火车轨道,以救出受困的观光客。

嗯,说到直升机和马丘比丘,就想到那时那位导游讲的可笑事实。话说九十年代某位秘鲁政府高官为了视察一向被当局视为摇钱树的马丘比丘遗迹,特别搭乘直升机前往查看。不过为于高山上的古迹没有可供直升机降落的平台,只有一块面积虽然够大、但是中间一块遗迹巨石挡路的草坪。于是在高层一声令下,这数百年历史的巨石就为了让直升机能降落而遭到被勒令铲平的命运。这事考古家们说来还是难掩愤慨之情。

离秘鲁之行结束还不到一个月就发生这种事,或许我们该庆幸自己不是被困的观光客之一吧?
被阅读4437次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发表新主题


主题分类清单
游记行程交通住宿景点购物饮食
金钱证件其他全部
主题工具
论坛跳转
主题工具